第四十四~五章 神兵利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今次輪到龍鷹給嚇一跳,這個題目太大了,教郭元振如何回答?。

    豈知郭元振想也不想,變成另一個人似的,昂然答道:「首先是鞏固邊疆,以臣將以前駐守的涼州疆界為例,南北不過四百餘里,北有突厥,南有吐蕃,如若來犯,每殺至城牆下,令百姓苦不堪言。但如能在兩邊築衛城,以重兵駐守,不但可占據邊疆的戰略要地,更可拓展州境,令外敵難以深進。另一方面可使戍軍閒時開置屯田,令生產蓬勃,當百姓富裕,軍糧儲積充足,始可言對敵用武。敵不能攻我,故我能攻敵。聖上明察。」

    武曌沉吟片刻,倏地龍目異芒大盛,先望龍鷹,然後目光移到郭元振身上,斷然道:此戰若勝,朕就封郭卿為幽州都督,絕不食言。」

    郭元振撲跪地上,高呼萬歲。

    龍鷹不曉得幽州都督是甚麼東西,但看武曌如此煞有介事的許諾,郭元振則歡喜如狂,可知定然非同小可,且是郭元振的夢想。

    武曌又道:「朕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處理,郭卿去見張柬之大人,放膽說出你的要求。龍先生和郭卿都是性情中人,肯定可合作無間。可是郭卿須銘記心頭,每當陷於絕境,不論龍先生的提議表面看來多麼荒謬,郭卿定要絕對相信龍先生,不許有絲毫猶豫。退!」

    龍鷹和郭元振施禮告退。

    離開武成殿,約好再次見面的時間地點,郭元振往見張柬之,龍鷹則策騎到大宮監府去。

    胖公公坐在中園的涼亭裡,手執煙管,吞雲吐霧,兩個俏宮娥分立他後方左右,為他推拿肩背。

    龍鷹在他對面坐下,道:「幽州都督是甚麼?」

    胖公公道:「幽州在神都之北,北枕長城。東臨渤海,而為幽州都督者,必兼河北道節度使。如果你仍不清楚幽州的重要性,公公可以告訴你,外族若要入侵。必須攻陷幽州。然後一個月內可殺至神都城下。」

    使退兩婢,道:「發生甚麼事?」

    龍鷹遂把這幾天內的事一一奉上,胖公公聽罷,放下煙管。道:「隨公公來!」

    龍鷹喚道:「我的娘!」

    廣闊的空間內,兵器架排列成陣,放滿各式各樣的兵器,刀、槍、劍、戟、棍、棒、槊、鉤鏡、斧、鉞、鏟、鈀、鞭、鐧、錘、叉、戈、矛等十八般武器外,還有飛鉤、飛撾等奇門兵器。弓、甲冑、盾等式式俱備。數以千計,看得人眼花撩亂。

    胖公公先囑小太監把大鐵門關上,挺著肚腩負手悠然道:眼前所見就是戰爭的工具,是漫長戰爭歷史的具體反映,亦代表兵器工藝的發展,每一種形態,均是千錘百鍊下的成品,智慧的結晶。看它們,我們需抱恭敬之心。」

    龍鷹驚嘆道:「想不到國庫內藏有這麼多神兵利器。」

    胖公公道:「太宗皇帝最愛收集兵器。加上外來的貢品,民間的捐獻,數目遠不止此數,有部分經賞賜等形式送了出去,否則多幾個殿堂仍容納不下。但說到神兵利器。這些仍夠不上級數。像飛天神遁和袖裡乾坤,另有藏處。」舉步便走。

    龍鷹跟在他身後,左顧右盼,目不暇給。

    胖公公笑道:「有沒有能令你心動的寶貝?」

    龍鷹搖頭道:「仍未有感覺。」

    胖公公道:「天下間。恐怕你是最有資格品評庫內所有武器的人,魔種的確神通廣大。竟在法明親率四大弟子圍攻下,不但給你脫身而去,還給你傷了幾個人,第二晚即偕端木菱那丫頭大鬧淨念禪院。看著濃煙沖天,公公已知必是你幹的好事。打鐵趁熱,明天那丫頭出關,定要再接再厲,向她展開全面攻勢,務要粉碎她對魔種的抵禦力,收得她帖帖服服,那將代表聖門徹底的勝利。」

    龍鷹苦笑道:「我倒沒公公那麼樂觀,仙心難測,仙法更難防,我有張良計,她有過牆梯,否則那晚早和仙子成其好事。她忽然閉關三天,正是對付我的仙家手段。他奶奶的!」

    胖公公領他來到庫內一道上了鎖的大鐵門前,上有橫木匾刻上「神兵庫」三個大字,下款是「李世民敬題」。

    胖公公道:「仙子對你情根深種,否則怎肯讓不能觸碰的仙軀任你摟抱親熱?為何不可以從樂觀處去想,她正力圖以仙胎促進玉成你的魔種,到時機成熟,心甘情願將仙胎交入你的魔手中,任你品嚐?哈!想想都令公公心花怒放,聖門仍是前途無限。」

    龍鷹嘆道:「可惜成也聖門,敗也聖門,先不說我能否鬥得過武曌,法明復元後,第一個要找的肯定是我。」

    胖公公哂道:「我們的邪帝怕過誰來?道心種魔更是聖門之最,武曌和法明適足是催魔的最佳材料。」

    又道:「純比武力,當然不是武曌對手,可是你這小子渾身法寶,運氣又好,令武曌不得不倚重你,現在你跪地哀求她向你施展姹女大法,她也會斷然拒絕。唉!誰比公公更明白她?首要之務,正是要保她的江山,其他一切,暫擱一旁。」

    說畢掏出鑰匙,開鎖推門,進入神兵庫去。神兵庫的空間只有主兵庫四分之一大小,但已非常可觀,陳設逾千件各式兵弓盾甲。龍鷹心神一震,連跨數步,來到一個兵器架前,道:「我的娘!這是甚麼東西,如此怪誕?」

    胖公公好整以暇來到他旁,道:「你覺得古怪,皆因不曉得這兩支分別長八尺半和六尺,關刀非關刀,似戟非戟的兵器,事實上是可二合為一的奇門兵器,也是罕有的組合兵器,最長可達一丈二尺,還可以調校至最短的九尺,重七十斤,以純鋼摻和特異的礦石,經烈火淬鍊打製而成。不過極難使用,太宗皇帝曾有口諭,除非能發揮此器的特性,否則不准拿離國庫,所以直到今天它仍被幽禁於此。」

    又試探道:「你對它有特別的感應嗎?」

    龍鷹舉起兩手,「鏗鏗」兩聲,兩支長短粗細不一的兵器,從架裡彈跳出來,落入他掌握中。一端是戈和矛的混合體,尖錐加橫刀,具有勾、啄、撞和刺的效能;另一端像關刀和刀的合體,不過卻是波捲形的寬直刃,刃頭鋒利如劍尖,不論用砍、劈、削、刺,均有靈動如神,可千變萬化的奇效。現在分執兩手,則為可各自單獨使用的奇門兵器。如此一器之中,暗藏十八般兵器的所有效能,是龍鷹想也沒想過的。

    龍鷹發出震庫狂笑,氣勢陡增,道:「此正為本邪帝仗之以縱橫戰場,殺敵制勝,破契丹滅突厥的神兵利器。」

    胖公公知他登入魔極之態,往後飄退,消失在一排兵器架後,不旋踵又回到龍鷹身前丈許處,右手握著把特大的厚背刀,另一手持著古怪的圓形步盾,擺開架式,雙目異芒爍閃。

    龍鷹轉過身來,長的奇器扛到肩頭上,短的奇器垂在一邊,自然而然便有一種人器配合得天衣無縫的意味,雙目魔芒大亮,以胖公公的修養,亦見之心寒。

    龍鷹從容不迫的打量胖公公的刀和盾,訝道:「這把是甚麼刀?竟重達百斤,比老子的怪兵器更重,且是烏光閃閃的,天下間竟有這麼奇異的刀。」

    胖公公苦笑道:「還是邪帝老哥你在行,不但一眼猜出它的重量,還可看到它烏光閃閃,公公便甚麼都看不到。此刀的原材料來自從天上降落於南詔的一塊怪石,南詔王將它獻給李世民,當作天大吉兆。李世民命宮內鐵匠將它煉而成器,確是夠鋒快了,可是百斤之刀誰吃得消,故只得留在庫內作觀賞用。因它從天而降,故名之為‘天刀’,也有向宋缺那把真正天刀致敬之意。」

    龍鷹傲然道:「天刀今天終遇上它的真主,公公想不給老子也不成。哈哈!你持的圓盾似盾似甲,重一百二十斤,軟硬兼具。他奶奶的,若將所有這些重東西帶上戰場,馬兒要多負重三百斤,如何吃得消?」

    胖公公終成功抵著他君臨天下般的磅礡氣勢,變得氣定神閒,緩緩道:「韋師當年告訴公公,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曾化身太行雙傑陪李淵與波斯人打馬球,其馬技超凡入聖,可令馬兒脫胎換骨,能其之所不能,事後苦思良久,方悟出他們注真氣入馬體之法,只恨知易難行,沒法辦到,但肯定難不倒我聖門最超卓的邪帝。」

    龍鷹忽然道:「最超卓的尚未輪到本帝,公公可知你幾句說話,已足令我的蹄踏雪變成天馬。哈!棒極了。」

    胖公公道:「我這張盾,來自太宗時代的箭大師,本是贈給為他雪血海深仇的少帥寇仲,豈知寇仲白馬之盟後,歸隱嶺南,只好改為獻給太宗。此盾以鋼絲絞捲成線,編織而成,作盾時需貫注真氣,使其變硬,不作盾時可穿在身上當護胸背的甲冑。」

    接著大喝道:「來!」

    龍鷹笑道:「正有此意。」

    隨著身子移前,左右長短兩兵像兩道閃電般朝胖公公打去,胖公公吆喝一聲,左盾擋開他長器的當胸一刺,天刀疾劈。

    金鐵交擊聲震徹神兵庫,火花濺射。

    胖公公被魔勁沖得連退三步,但也將龍鷹的攻勢氣焰硬壓下去,令他沒法乘勢追擊。

    龍鷹大樂道:「想不到公公盾法刀術,如此了得。小心呵!」

    話猶未已,兩手分別展開不同的技法和攻擊,像兩個人般長江大河似的攻打胖公公。當軟硬盾擋上長器,會發出「篤」的一聲,另一邊則是「鏗鏘」不絕,一時「錚篤」之聲不絕如縷,火花如煙花盛放,場面火爆目眩。到百招之後,胖公公不住敗退。

    龍鷹佔著主攻之勢,說走便走,抽身退後。

    胖公公仍被他的魔氣鎖緊死鎖,但終是魔功深厚,略一調息,回復過來。苦笑道:甚麼長江後浪推前浪,原來真不是騙人的。」

    「錚!」

    長器以閃電的速度插入短器裡去,精準得使人難以置信,龍鷹又賣弄的利用器身的凹位和凸牙拉長縮短,千變萬化,最後調節至最長的一丈二尺,手執正中,往胖公公攻去。

    胖公公使盡渾身解數,勉強擋著他的幻變無方、,奇招怪式層出不窮的三十多招,終告後力不繼,往後飆退。

    龍鷹當然不會追擊,哈哈笑道:「公公尚未說出此雙端奇器的來龍去脈。」

    胖公公喘息道:「不是不想說,而是無可奉告。當年李世民攻克洛陽,從王世充處得此奇器,不旋踵王世充遇襲身亡,有關此器的事不了了之。」

    隨手將天刀朝他拋過來,龍鷹一手接著,失聲道:「我的娘!真的墜手。」向胖公公咧嘴笑道:「擋我一刀如何?」

    胖公公大吃一驚,步盾變軟,給他捧著來到龍鷹身前,嘆道:「你最好找萬仞雨或風過庭那兩個小子給你試刀,剛才推拿的功效全給你硬生生打走,變得腰酸背痛。俯身!」

    龍鷹將兵器擱放旁邊的兵器架處。俯頭,胖公公將變成軟甲的盾子由頭套下去,化為前後一副的鏈子護甲,直蓋至腰下,非常稱身。

    龍鷹嘖嘖稱奇。胖公公一邊為他扣緊。邊道:「看來你和少帥寇仲的身材差不了多少,所以貼體合身,像專為你而製一樣。」

    龍鷹大喜道:「有這護身寶貝,不怕刀斧臨身哩!」

    胖公公道:「你如不氣貫寶胄。給人劈得骨折肉裂莫要怪我。」

    龍鷹道:「明白!這件東西叫甚麼名字?」

    胖公公道:「箭大師名之為‘百變’,是否名副其實,須你去揣摩領悟。」

    又道:「來!還有一樣絕不可缺的東西。」

    龍鷹隨胖公公往神兵庫一端走過去,道:「天刀、百變,就只剩下那怪東西沒有名字。取個甚麼名字好呢?最好要威風一點,叫起來似個模樣,敵人喊‘看槍’時,小子叫看甚麼東西好呢?」

    胖公公莞爾道:「真給你笑死!這東西非槍非矛非戟,實在難以名之,待公公為你想想吧!」

    靠牆處置一幾,上放雕著龍飾的精緻木盒子,長兩尺寬尺半,神秘兮兮的。

    龍鷹大訝道:「難道是暗器?否則怎能裝進盒子裡去?」

    胖公公嘆道:「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盒內裝的。是少帥寇仲除井中月外,藉之縱橫塞內外的超級武器,可殺人於無影無形間,你自己打開看吧!」

    龍鷹伸出雙手,恭敬地掀開盒子。劇震道:「我的老天爺!這才是我夢寐以求的異寶。」

    胖公公大訝道:「很多人拿上手把玩仍弄不清楚它是甚麼東西,你竟能一眼覷破玄虛?」

    龍鷹雙手小心翼翼的將仿如玩物、結構精巧的怪東西取出來,再改為一手抓著,移到身側。

    機栝聲響。金屬結構伸展擴張,玩魔法似的變成一張大弓。金光閃閃。

    龍鷹長笑道:「棒!棒極了!今天就像入寶山,滿載歸。」

    胖公公像看怪物般將他由頭看到尾,道:「這是箭大師精製的三張摺疊弓之一,一張隨跋鋒寒到了塞外去,一張不知所終,你手上的一張屬寇仲所有,贈予李世民。」

    龍鷹大奇道:「這麼方便好用的神弓,為何仍留在庫內發霉?」

    胖公公道:「試拉拉看!」

    龍鷹隨手拉弦,連拉十多次,次次張如滿月,不解的往胖公公瞧去,道:「有何特別之處?」

    胖公公驚訝得合不攏嘴,好一會嚷出來道:「你是否仍可算人?其他人坐馬沉腰,吐氣揚聲,始拉得開一次半次。這至少是二千石的弓,你卻像看書揭頁般的輕鬆容易。」

    龍鷹笑嘻嘻道:「可能我是天生吃戰爭這碗飯的。嘿!從這裡拿了這麼多有歷史價值的東西,武曌會否不高興?」

    胖公公好整以暇道:「放心!待會我去和她打個招呼。脫下你的百變,穿著這東西走出去,別人會以為你瘋了。待會公公會使人把這批上戰場的好拍檔送到甘湯院去。」

    龍鷹扯著胖公公的衣袖道:「小子有一事求公公。」

    胖公公訝道:「說吧!」

    龍鷹言辭懇切的道:「我不在時,請公公照顧人雅她們。」

    胖公公道:「不用你求我,公公也會這樣做。在上陽宮發生的每一件事,沒有一件能瞞過公公。」

    龍鷹大喜道謝。

    龍鷹策騎沿神道馳返上陽宮,剛進皇城,給風過庭攔途截著。躍下馬來,笑道:「公子別來無恙。」

    風過庭細看他的神情,道:「你可知閔玄清到西都去了。來!一邊走,一邊說。」

    龍鷹放開馬韁,讓蹄踏雪跟在身後,道:「我還送她一程。咦!到哪裡去?」

    風過庭回頭瞥蹄踏雪一眼,道:「好小子,竟能收得蹄踏雪帖帖服服的,教人驚異。此馬野性難馴,我試騎過牠一次,雖未像其他人般被掀下馬來,但牠紿終不肯就範。現在去皇城軒,國老在等你。」

    龍鷹忍不住問道:「玄清今去西京,為了道尊仙遊的事,關乎道門紛爭,有凶險嗎?」

    風過庭道:「道尊仙去的事,轟動神都,但因道尊一向支持中宗復辟,所以聖上只循例發出訃聞,沒有下旨舉國致哀。玄清在道門有很高的地位,暫時該沒有危險,可是一旦道尊之位爭持不下,情況失控,將難以猜估。聖上和武氏子弟一向支持天師席遙,令情況更趨複雜。」

    龍鷹明白過來,不用說席遙是站在擁武氏子弟的一方,所以道尊之爭,變成政治的鬥爭。

    皇城軒位於皇城西南隅,接近上陽宮,是一座兩層高的木構建築,規模宏大。與八方館不同處,於二樓設置廂房,由於木質特異,有良好的隔音功效,故廂房清幽寧靜,說密話不虞被人聽到。狄仁傑所在廂房位於一端,門外有親衛把守遠近,見兩人到,先報上狄仁傑,方讓兩人進入。

    龍鷹想不到的是除狄仁傑外,張柬之、郭元振和萬仞雨都在座,似個機密會議多於午膳的聚首。

    在圓桌旁坐下,萬仞雨為兩人斟茶,狄仁傑笑道:「先吃點東西,論菜式,皇城軒更勝八方館。」

    張柬之拈鬚微笑,道:「八方館因要網羅天下名菜,所以不若皇城軒只攻地道菜式。專怎都勝過雜,只有我們的鷹爺例外。」

    龍鷹忙說不敢當,舉杯向各人敬茶,眾皆舉杯回敬,氣氛融洽。佳肴奉上,吃到一半,狄仁傑轉入正題,道:「老夫是代元振問龍小兄,元振百思不得其解之事,是小兄怎能那麼肯定,契丹人將於短期來犯?」

    郭元振不好意思的坦言道:「不是懷疑鷹爺的判斷,而是此事關係重大,牽涉勝敗。」

    龍鷹欣然道:「箇中內情,正要向國老和張老稟上。」遂將前晚如何擒下奸細,接著藤纏瓜、瓜纏藤的搗破敵人陰謀,擒下真白拿雄的事說出來,當然瞞著自己戴面具和武曌親自出手的事。

    郭元振首先動容道:「真白拿雄是突厥的厲害人物,鷹爺能把他生擒活捉,非常了不起,此人是出名的硬漢,怎肯吐實,其中會否有詐?」

    龍鷹大感頭痛,難道告訴他武曌向真白拿雄施展搜心竊魂之術?只好胡謅道:「真正的情況,我並不清楚,聖上只暗示出動了奇人異士,以製神之術,先迫得北市被擒的那個傢伙如實招出當晚敵黨的密會,後又令真白拿雄吐露內奸的身分和突厥人的陰謀。事屬機密,但為堅定張老哥的信心,不得不說出來。」

    他最聰明處,是將從北市擒獲的傢伙和真白拿雄連在一起說,北市傢伙的口供已被證明是千真萬確,真白拿雄的口供當亦是事實。

    郭元振現出釋然之色,雙目光芒大盛,顯示對未來與契丹人之戰大添勝算。

    狄仁傑與張柬之交換個眼神,後者道:「聖上不肯吐露這位懂製神之術的高人,大概與上陽宮女觀的觀主有關係,事屬聖上欲隱之秘,不宜深究。」

    龍鷹心忖張柬之說的該是過世了的婠婠,沒有放在心上。

    狄仁杰欣然道:「那老夫尚未多謝小兄,如不是給你識破陰謀,仙兒大有遭劫的可能,因為敵人確有足夠實力。」

    又精光閃閃的打量他,道:「龍小兄怎會這麼巧剛好身在北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