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活的兵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是夜甘湯院後院變為舞榭歌台,三女使盡渾身解數,向夫君大人表演歌舞麗麗和秀清已是非常出色,但人雅別具一格的體態、美貌和聲線,令她的歌舞明顯地勝上她們不止一籌。她帶著童稚的嗓音,純淨潔美,縹緲優雅,如雲似水,脫俗神祕。隨著她的舞姿,東一簇、西一抹的,吟唱出既似伸手可掬,又是遙不可觸的情歌。

    那晚當然是極盡男女之歡,魚水之樂。翌日絕早,龍鷹策蹄踏雪馳出上陽宮,趁人少車稀狂奔於定鼎大街,出城門,放騎平野山林,憑著魔種的靈異,人和馬化為不可分割的整體,記起當日被莫問常一方追殺,兩匹戰馬先後被射殺和力盡而亡的往事,心內充塞椎心的悲痛,暗自立誓拚死也要保護胯下愛騎,不讓牠在戰場上受到任何傷害。

    自然而然,他的魔氣貫注蹄踏雪每寸肌肉筋骨,乖馬兒彷似得到魔種的靈性,毫不費力做到所有他心想的事。

    回城後人車大增,龍鷹放緩馬速,快抵天津橋,小魔女策著她的愛馬黑兒,飛快從後方追上來。

    龍鷹笑著向她打招呼道:「小魔女大姐你好!」

    狄藕仙一臉不依的神色,道:「這幾天你這小子滾到哪裡去?最可惡的是前晚,明知人家有參加天女遊宴,卻故意開溜,仙兒恨死你。」

    龍鷹哂道:「還敢來說我,只不過說了句要你嫁我,立即一溜煙的逃個無影無蹤,害老子在你老爹前顏面無存。老子麵皮雖厚,怎都知點廉恥,小魔女既看老子不入眼,老子還要去自討沒趣?」

    小魔女苦惱道:「人家不是不願嫁你,可是仙兒還未玩夠呵!你是最可惡的笨蛋。」

    龍鷹呵呵笑道:「原來如此,那大小姐是鐵定嫁小弟哩!只是個遲早的問題。對嗎?老子沒聽錯吧!」

    兩人並騎走上天津橋。

    小魔女羞紅嬌嗔道:「人家只是打個比喻,休要想歪。」旋又嘻嘻笑道:「你這匹馬兒從哪裡來的。是否剛從城外回來?明天我們比拚騎術如何?」

    龍鷹欣然道:「比拚甚麼都可以,只要你肯將剛才那句令我想歪了的話,再說一次。」

    天津橋盡,他們朝皇城的端門緩騎而行。

    小魔女瞇著眼皺起鼻子向他裝鬼臉,道:「說便說!人家不是不願嫁你。但是你這小子如此可惡。如果仍是死性不改,教人家如何嫁給你。嘻嘻!」

    龍鷹知她雖然多加了條尾巴,將最精彩一句的意思扭轉,但以她的脾性來說。已代表有限度的屈服,非常難得。策馬停定,笑道:「我的耳朵該出了問題,只聽到第一句,嘿!早嫁遲嫁都沒關係。老子何時興起就向國老提親。哈!還有的是,老子會預支和未來嬌妻的親熱溫存,令大姐你處處中招,大姐最好心裡有數。哈!老子要返皇城辦公哩!」

    狄藕仙踩足嗔道:「中招便中招,還未說好呢。」

    龍鷹一頭霧水道:「還未說好甚麼?」

    狄藕仙小耳根赤紅,罵道:「死龍鷹!死蠢蛋!」

    龍鷹終於會意,道:「明天城開,老子在城外等我的未來嬌妻。」

    狄藕仙橫他嬌媚誘人的一眼,逕自去了。

    龍鷹得知小魔女真正心意。滿空陰霾盡消,心情暢美的抵達武成殿,殿外的大廣場停滿馬車,早朝仍在進行中。

    榮公公迎上來道:「上官大家仍在殿內,郭將軍則在內殿恭候鷹爺大駕。」又使人伺候蹄踏雪。

    龍鷹隨榮公公沿繞殿長廊。往內殿的方向走,道:「設法通知胖公公,這處事了後,我會到大宮監府找他。」

    榮公公欣然答應。道:「鷹爺為留美等做的事,令我們非常感動。」

    龍鷹心中一動。問道:「如果我想弄國老的千金到上陽宮去,該怎麼辦?」

    榮公公道:「最直接的,是得到聖上賜准。但如只一次半次,鷹爺徑直帶她入宮便可以了,誰敢攔阻鷹爺?也不會有人敢通知聖上。很大機會聖上會將告密者斬了。哈!」

    龍鷹開始感受到自己在宮內的威勢。點頭表示明白。

    甫踏入大殿,一個身穿將軍服的彪形大漢離座而來,伸出雙手與他緊握,激動的道:「鷹爺是怎樣的一個人,國老已和末將說個一清二楚,大恩不言謝,郭元振願為鷹爺效死命。」

    郭元振乍看有點像陸石夫,不過比他高上幾寸,只矮龍鷹少許,面相粗豪,雙目精芒電射,不單顯示出他精湛的武技,且是精明厲害、一無所懼的超卓人物,難怪求助於狄仁傑和張柬之時,兩人都不作第二人想。

    榮公公知機告退。

    龍鷹對這真性熱血的漢子,打心底歡喜,牽他到一旁坐下,道:「將軍不是我的下屬,而是我的兄弟,大家並肩作戰,不但要粉碎外族的入侵,還要將突厥連根拔起,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將軍對契丹人有甚麼認識?」

    郭元振訝道:「為何不是突厥人而是契丹人?」

    龍鷹道:「因為我們掌握確切情報,契丹人在短期內大舉來犯。」

    郭元振大喜道:「若真是如此,我們可從容部署,對敵人迎頭痛擊。」

    接著道:「契丹人悍勇善戰,但現時人數遠及不上突厥,故而無力擴展國土。太宗時,契丹大酋窟哥率各部落歸降我朝,我們遂於其地設置松漠都督府。窟哥死後,契丹曾與奚聯合叛變,被我朝派兵討平。但到窟哥孫盡忠得勢,又來寇邊,我軍屢戰屢敗,究其原因,皆因契丹出了個無敵猛將孫萬榮,此人智勇兼備,不可小覷。」

    龍鷹聽得矛塞頓開,道:「對付契丹人,有何妙法?」

    郭元振像變成另一個人,侃侃而談道:「外族最可畏者,不是其平原野戰難擋的鋒銳,而是一旦失利,可遠撤草原大漠深處,休養生息後再次來犯。契丹與奚,唇齒相依,時戰時和,到孫萬榮崛起,不時以不同藉口,向奚敲詐苛索,令奚人非常不滿,如果我們可聯奚制契丹,包保可將契丹滅掉。」

    龍鷹拍腿叫絕,又問道:「今次是要憑三千奇兵克敵制勝,郭老兄有何看法?」

    郭元振道:「只從此點,可看出鷹爺是知兵的人。且國老指出,只鷹爺一人,已勝比千軍萬馬,何況還有名震天下的風過庭和萬仞雨?。」

    龍鷹道:「不要誇小弟,要到戰場上才見真章。這三千精騎該如何處理?」

    郭元振道:「若依我朝編製,一府轄四至六團,每團兩百人,設校尉統率。每團轄兩旅,每旅一百人,置隊正。每隊五伙,每夥十人,設夥長,此為正規編制。不過末將卻愛用李靖的‘結隊法’。每一大隊合五中隊,五十人為之;中隊合三小隊。最重要的是隊友之間心意相得,如此方能將士歸心,如臂使指。不過最後如何編制,由鷹爺決定。」

    龍鷹道:「當然用老哥最愛用的編制。這三千人將是隨郭老哥轉戰北疆的班底,我們三人沒有任何官職。嘿!聖上有沒有擢升老哥呢?」

    郭元振道:「末將給革職時是副將,現升為主將,全拜鷹爺所賜,令末將不致辜負平生所學。」

    龍鷹道:「將軍究竟分多少級?」

    郭元振道:「大致可分大將、主將、副將、偏將和裨將五級,不過同一級內也有不同的封號和等級。」

    龍鷹興致勃勃的道:「一切依賴老哥。三千精兵可在甚麼地方挑選?,最重要的是避過敵人探子耳目,直到我們奇襲敵人,敵人才如夢初醒,曉得有這麼一支精銳部隊。」

    郭元振道:「如蒙聖上賜准,我會到北疆去挑選慣於在塞外作戰的悍勇者。張老答應末將要甚麼有甚麼,餉銀加倍,不論兵器、弓弩、火器、甲冑、戰馬、糧草、醫藥都挑最好的給我們。我郭元振立誓如果這樣都打不贏這場仗,願以一死謝罪。」

    龍鷹心忖若自己是活著的《道心種魔》,郭元振便是活著的兵書。更有個直覺,中土將來的安危,全繫於眼前猛將的身上。笑道:「郭老哥說起戰爭,便如我要去比武交鋒般興奮。」

    郭元振壓低聲音道:「國老指只有鷹爺可說服聖上,讓我們可放手而為,不像以前般畏畏尾。」

    龍鷹道:「今次是全騎兵的戰隊,編制上有不同嗎?」

    郭元振道:「最大的分別,是‘馬皆有副’四個字,每個騎兵擁兩匹戰馬,交替而騎。戰馬的訓練更要嚴格,除能高速奔馳外,還要求跳躍、臥伏、渡水、上坡,能在戰場交鋒的千變萬化中,熟練地聽從騎手的指揮,配合得天衣無縫。所謂‘前後左右,周旋進退,越溝塹,登丘陵。冒險阻,絕大澤,馳強敵,亂大眾’是也。」

    掌聲從殿外傳來,武曌的聲音響起道:「說得精彩!」

    「聖上駕到!」

    武曌登上龍座,令一眾隨從退出內殿,只留下上官婉兒侍立身後,向仍跪伏地上的郭元振道:「卿家平身!」

    郭元振直立垂。

    武曌道:「賜坐!」

    郭元振大嚇一跳,道:「臣將站著。」

    本已坐下的龍鷹不好意思的站起來陪他。武曌亦不勉強,道:「告訴朕,如何可以將突厥人連根拔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