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星夜遊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解釋後,風過庭道:「平時我最看不起來俊臣,現在卻希望他大展身手,從那人口中榨取有用的情報。」

    龍鷹一邊欣賞洛河區人來車往的熱鬧情景,一邊道:「此事明天可見分曉。嘿!有你陪我一起遲到,閔大家將難以怪責小弟。」

    風過庭道:「只要太陽未出,不算遲到。因為照慣例閔玄清的園遊夜宴是通宵達旦的舉行。」

    龍鷹嚇了一跳,道:「不用睡覺麼?」

    風過庭笑道:「想睡覺便不要去。你和閔玄清有進一步的發展嗎?」

    龍鷹苦笑道:「這幾天小弟忙得一頭煙,昨晚到現在只睡了一個時辰,今晚又不知可抽多少時間出來睡覺。如此下去,肯定剩下半條人命,可以和她有甚麼發展?」

    風過庭道:「你是當局者迷。在下曾為你探聽軍情,直接問她,閔女冠笑而不語,但只要不是盲的,都看得出她對你有很大好感。否則依她一向的作風,怎都月旦幾句。」

    龍鷹道:「忘了問你,有收到武三思的帖嗎?」

    風過庭冷哼道:「怎會漏了我?仞雨也在邀請之列,我也像你們般被打為狄仁傑的一黨,屬‘中宗派’,宴無好宴,屆時肯定有我們好看的。」

    龍鷹道:「該不會吧!武三思與我的關係,目前空前良好,張氏昆仲又向我擺出友善姿態,連武承嗣那混蛋也遣來俊臣來向小弟探路修好。」

    風過庭道:「武三思是被武承嗣和二張利用,而他們與你修好是做門面工夫給聖上看,笑裡藏刀,你在神都時日尚淺,很快就能習慣。」

    龍鷹哈哈笑道:「原來如此有趣。到哩!我的娘!恁地多人。」

    如是園中門大開,十多輛馬車排著車龍的魚貫駛進去,三、四騎從兩人旁疾馳而過,其中一騎還回頭和他們打招呼,全是去赴宴的。

    風過庭道:「閔大家當然魅力十足,一呼百諾。今晚又有你這個大紅人助陣。誰不想一睹鷹爺的風采?」

    龍鷹本想入園後找個地方閉閉眼,聞言苦笑以對。

    龍鷹從沒想過如是園可變成這樣子。不由記起初遇時胖公公說過的兩句話:「權貴生活的奢華,恐怕你做夢都未想過。」

    光是在湖面自由飄浮的近千盞彩燈,已教人目眩神迷,嘆為觀止。沿湖遊廊掛上紅紗燈籠。如若繞湖的紅絲帶。數組庭院燈火輝煌,連接的園林則隱透點點光芒,令燈火的分布錯落有致,動靜有別。蔚為奇觀。

    以百計的賓客分散於曲廊亭台、園林庭院,沒有擠迫的感覺,也不聞喧譁之聲,更有人三三兩兩泛舟湖上,閒適寫意。管弦絲竹之音不知從何處傳來。在庭林環湖的空間若隱若現,彷似從星空降落大地的天籟。

    循路而去,更是目不暇給。就像一下子鑽出無數美女,個個錦繡羅綺,衣香鬢影,施脂抹粉,珠翠華飾,在湖風吹拂下,彩衣繡裙迎風飄揚。宛若眾仙下凡。

    兩人甫進如是園,即備受仕女矚目,紛紛上前結交,他們應付得非常辛苦,好不容易闖到繞湖長廊。朝閔女冠的庭院舉步。

    兩人沿途不知接了多少媚眼兒,嗅過多少陣香風,大有花不醉人人自醉之感。抵達臨湖平台,風過庭被熟人截著。龍鷹趁對方尚未曉得他是誰,慌忙開溜。正要去向閔玄清報到,然後逃離現場,返上陽宮慰妻,未入門樓便給兩個豔光四射的美人兒截著,齊喚鷹爺,情如火熱,如果不是附近有人,肯定是投懷送抱的香豔場面。

    龍鷹定神一看,竟是七美中的留美和留香,打扮得花枝招展,又不失清秀淡雅,難怪自己認不出她們來。

    兩女左右牽著他衣袖,拉他到一邊,留香道:「終盼到鷹爺來哩!」

    眾女裡留美年紀最小,俏臉羞紅,忽然一雙美眸紅起來,嚇得龍鷹慌忙湊過去在她臉蛋香一口,哄道:「不要哭!該笑給我看!」

    留美不好意思地舉袖拭淚,然後甜甜一笑,彷似雲開見月,光耀大地。

    留香扯他衣袖,不依道:「人家呢?」

    龍鷹也香她臉蛋,留香美方轉嗔為喜,充滿少女的嬌柔婉順,令龍鷹次明白自己將多麼珍貴的東西慷慨送人,道:「如此兵荒馬亂,閔大家如何為你們挑選夫婿?」

    留香莞爾道:「鷹爺說得真有趣。早在遊宴舉行前,天女早讓入選者和我們七姊妹見面,他們都很熱烈呵!」

    龍鷹訝道:「入選者?」

    留美道:「天女定下條件,先須獨身未娶,其他人品、作風和操守都要符合她的標準,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是要過白老的一關。」

    見龍鷹一頭霧水的樣子,留香解釋道:「白老在神都很有名,是術數大師李淳風的三傳弟子,精通相法。」

    龍鷹嘆道:「現在我真的放心了。」

    留美笑道:「全仗鷹爺,最好笑的是天女告訴他們,我們七姊妹是你的義妹,如果有人敢欺負我們,鷹爺會找他們算賬。嘻嘻!」

    龍鷹記起太平公主指他是「神都惡霸」,雖是惡名,但在有些情況下壞事可變好事,起威嚇作用。

    閔玄清銀鈴般的笑聲一陣風般吹過來,道:「原來鷹爺溜到這裡來。」又向兩女道:「快回去!很多人拆屋破牆的在找你們兩個。」

    留美和留香依依不捨的返庭院去。

    閔玄清扯著他朝園林深處走,踏著碎石路,龍鷹道:「閔大家不用招呼客人?」

    閔玄清改為輕挽他的臂膀,道:「這麼多人,招呼得哪一個?」又喜孜孜道:「第一次相見非常成功,個個神魂顛倒,落選者回家會捶胸頓足三天三夜。真好玩!」

    穿過一座茂密的竹林,園湖重現前方,還有個小碼頭,泊有三艘小艇。閔玄清輕盈地躍往一艇,坐在船中處。

    龍鷹這才曉得風流女冠要和自己泛舟湖上,忙解索划船,淨盡朝小湖無人處駛去,不時遇上飄浮的彩燈,左繞右彎。聽著岸上傳來的樂音人聲,湖風輕吹,面對的是風格獨特的美女,大有暫離人世的安靜寧洽。

    閔玄清美眸凝望他,唇角含春的道:「你的小魔女來了!」

    龍鷹苦笑道:「我的小魔女?小魔女怎可能是我的?」心中接下去的一句——她是屬於神都的。

    閔玄清哂道:「明人不做暗事。誰人公開向小魔女送贈定情之物?誰看不到小魔女和神山之星形影不離?誰看不到你們兩人並騎出城?」

    龍鷹奇道:「閔大家在吃醋?」

    閔玄清舉起纖手,食指和拇指分開少許,一臉嬌痴的道:「有這麼的一點點!」

    龍鷹難以相信的看著她收回纖美的玉手,說不出話來。

    閔玄清拋他一個媚眼,道:「鷹爺的男兒氣概到哪裡去了?」

    龍鷹道:「當時受贈的還有太平公主呵!」

    閔玄清道:「一矢雙鵰鵰嘛!再說下去更欲蓋彌彰啦!」

    龍鷹感到很難在這方面說得過她,道:「閔大家是否愛上了小弟?」

    閔玄清再以食指和拇指比擬分量,比剛才少了些許,香唇輕吐道:「也有這麼的一點點。」

    龍鷹的心給她逗得變成一團火炭,籲出一口氣道:「看來老子不顯點手段,閔大家是不肯老實的了。」

    閔玄清嬌笑道:「那就要看鷹爺有甚麼了不起的手段哩!」

    龍鷹哈哈笑道:「原來和閔大家,竟是如此引人入勝。咦!那是甚麼燈號?」

    閔玄清別頭瞧去,訝道:「那是召喚玄清的燈號,有甚麼急事呢?」

    遠岸一盞綠色的風燈依著某一節奏亮起又熄滅。

    龍鷹道:「該怎麼辦?」

    閔玄清道:「氣死人哩!偏在這個時候找人家,搖過去看是怎麼一回事?」

    艇泊小碼頭旁,迎上來的是陸石夫,一臉凝重神色,湊到龍鷹耳旁道:「聖上找你!」

    龍鷹嚇了一跳,來到俏立一旁的閔玄清身前,低聲道:「有十萬火急的事,小弟須立即離開。」

    閔玄清輕輕道:「玄清不依呵!除非你答應明天多騰出些時間來陪玄清,否則不放你走。」她的神情恬靜無波,像只是普通的交談對話,內容卻是香豔綺美,情意綿綿,擺明是向情郎撒嬌獻媚,那種矛盾合起來形成的誘惑力,可把任何頑鐵化為繞指柔。

    龍鷹差點克制不住擁她入懷,終領教到她的敢愛敢恨,哄她道:「遵旨!」

    鐵著心腸轉身與陸石夫朝正門匆匆而行,道:「究竟是甚麼事?」

    陸石夫壓低聲音道:「若是別人問我,我寧死不會說半句,但鷹爺垂詢,我當然不敢隱瞞,如果聖上不說出來,鷹爺當是沒有聽過。」

    龍鷹保證道:「陸大哥放心直說,小弟會當作陸大哥沒說過半句話。」

    陸石夫道:「聖上吩咐下來,若找到任何疑人,必須立即向她上報。所以鷹爺將北市擒到的那個傢伙交到我們手上後,我曉得事關重大,一邊把他押返刑捕房,另一邊使人飛報聖上。」

    兩人怕遇上熟人,離開繞湖長廊,專揀園林裡的小路走。

    龍鷹愕然道:「這麼快逼問出口供?是不是由來大人出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