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愛的見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烏子虛從夢中醒過來。

    風竹閣靜悄悄的,像隨他一起沉睡了。昨夜夢境發生的地方,既不是神秘的古城,也不是奇異的雲夢澤,究竟是甚麼地方?為何能予自己那麼深刻的感覺?漫天金雨,仍是歷歷在目。

    烏子虛睜開雙眼,重返人間。

    窗外的天空昏沉沉的,但沒有下雨,太陽雖躲在垂雲後方,仍有其一定的影響力,使他從其熱力感覺到它的位置在中天偏西處。

    只是自己可安寧的醒轉過來,對他已有很大的啟示。他有點不想起床,留戀那懶洋洋的感覺。今天是在紅葉樓最後的一天,不論將來發生甚麼事,他永遠不會忘記在風竹閣度過這段動人的時光。

    今天主宰岳陽城的是錢世臣還是季聶提,對他來說分別不大,皆因五遁盜式的思考方法,預期的是最惡劣局面的出現,絕不會有僥倖之心。

    烏子虛起來坐在床沿處,精神體力全處在五遁盜的顛峰狀態。

    他直覺感到最壞的情況已經出現,岳陽城已落入季聶提的魔掌裡。但直到此刻季聶提仍未能控制全城,否則便該調動兵馬,在天明前收拾他和丘阮兩人,不會待至雙七的七巧節。黃昏後處處燈會,舉城慶祝佳節,如被他逃出紅葉樓,便只餘下城門城牆的最後防線。

    蟬翼的呼喚聲從樓下傳上來。

    烏子虛摸摸藏在腰間的夜明珠,燃燒著鬥志,從床上彈起來。

    證明他是古往今來最出色大盜的時刻,終於來臨。

    丘九師策騎來到紅葉樓的外院門,夕陽在城市西面破開雲層,染紅了小塊的天空,為紅葉樓的十週年晚宴送上第一份賀禮。

    貴賓們乘著華麗的馬車,四面八方的駛向紅葉樓,為佳節平添不少熱鬧的氣氛,加上城內家家戶戶張燈結彩,頗有盛況空前之概。

    丘九師跟在一輛馬車後,馳入廣場,以百計的彩燈映入眼簾,過半被點著了,數目還不住增加,可以想象天黑後燈火輝煌的情景。

    數十健僕美婢,在艷娘指揮下,忙個不休的迎賓接客,安排車馬停放在廣場兩邊馬車間的指定位置,又把來賓請進左右兩座輔樓內去,等待晚宴吉時的來臨。

    兩座爆竹塔,被紅紙封著,是正常不過的事。可是紅葉樓大開的正門也被紅紙密封,卻使丘九師有點摸不著頭緒。會不會是百純出的主意?頓令紅葉樓充滿神秘兮兮的味道,也使人生出窺祕的渴望。無論如何,這一手耍得很漂亮,大收先聲奪人之效。

    丘九師甩鑑下馬,浮想聯翩之時,艷娘迎上來道:「丘公子!終盼到你來了。百純在紅葉堂後的池台作最後的彩排,奴家為公子引路,馬兒可交給我們處理。」

    丘九師從容道:「有勞大娘了,我想安置馬兒到馬廄去。」

    艷娘媚笑道:「沒問題!公子請隨我來,噢!胖爺來了。」

    周胖子從紅葉堂和右輔樓間的廊道現身,隔遠見到丘九師,揮手打招呼,又打手勢要豔娘去招呼其它賓客,他會親自伺候丘九師。

    丘九師牽著戰馬朝他走去,周胖子停步等候他,圓臉再沒有似永遠掛在那裡的笑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到丘九師來到他身旁,他轉身和丘九師並肩沿廊漫步,道:「老錢應該出事了,我剛才去布政使司府,卻被他的手下胡廣截著。胡廣雖保證今晚一切依我與老錢原先商定的方法進行,但我卻知老錢應該出事了。胡廣怎曉得我與老錢的關係?憑我和老錢的交情,老錢怎樣忙也會抽空見我。」

    丘九師道:「你們作好了離城的準備嗎?」

    周胖子一震止步,色變道:「真的這般嚴重?」

    丘九師隨他停下來,道:「不用擔心,周老闆忘記了我曾說過老天爺是站在我們一方的?總言之當我們硬闖南門,你們便從北門撤走,就是那麼簡單。」

    周胖子沉吟片刻,點頭道:「明白了!可是如果季聶提關上北門又如何?」

    丘九師沉聲道:「百純告訴你了?」

    周胖子道:「我這個乖女兒,怎會在這樣重大的事上瞞我?」

    丘九師道:「季聶提只能透過胡廣去控制錢世臣的人,諒季聶提絕不敢驟然逆轉錢世臣的命令,免得引起錢世臣派系將領們的疑心,致橫生枝節,所以只要我們能引走季聶提的人,北門該是暢通無阻。」

    周胖子輕鬆了點,道:「希望是這樣吧!」又心情沉重的道:「我的乖女兒不會有事吧?」

    丘九師雙目閃閃生輝,微笑道:「我可以向周老闆保證百純的安全,任他千軍萬馬,也沒有人可以攔得住我們。」

    布政使司府。

    大堂。

    季聶提坐在錢世臣往日的主座上,胡廣和韓開甲分站兩旁。

    胡廣報上有關岳陽城的情況,最後道:「丘九師目送阮修真和隨員登船離岸,然後孤人單騎的到紅葉樓去,情況耐人尋味。」

    韓開甲道:「阮修真如此率數十人忽然離開,恐怕其中有詐,若真的去見皇甫天雄,實用不著這麼多人一起離去。」

    胡廣同意道:「最奇怪是這麼重大的事,丘阮兩人並沒有親來向錢世臣解釋,只派人送一封信來,擺明敷衍了事。」

    季聶提雙目殺機閃閃,沉聲道:「要怪就怪世臣,捏造五遁盜偷去天女玉劍一事,令丘九師和阮修真對他失去信任,更懷疑世臣受我指示,佈下陷阱。

    不過丘九師既然留下,顯示他已中計。若我所料不差,丘九師已改變對五遁盜的策略,再不是要生擒五遁盜,而是要斬下其首級,如此亦可向皇甫天雄交代。「

    接著向胡廣道:「有沒有人對世臣的情況生出懷疑?」

    胡廣恭敬道:「暫時仍沒有異樣的情況。周胖子在午后時分曾到使司府來求見錢世臣,由我代錢世臣見他,安他的心。表面看來,周胖子該沒有起疑。」

    韓開甲道:「我方五百兄弟,已分批入城,集中在府內候命。」

    季聶提目光投往窗外,皺眉道:「今天的天氣很古怪。」

    胡廣道:「我還以為今早會有一場大雨,怎知直到現在仍沒灑半滴下來。」

    接著又道:「我們有個難題,就是我們對五遁盜的認識,只限於大河盟的懸賞圖,而看五遁盜可輕易化身作畫仙郎庚,證實此人精於易容改貌之術,只要他化身為另一個人,混在眾多賓客裡,極有機會魚目混珠的瞞過我們,成功溜出城外去。」

    季聶提胸有成竹的道:「如果我到現在才想這個問題?五遁盜恐怕早離城遠去。這個難題由阮修真替我解決了,五遁盜被他以巧計下了神捕粉,而神捕粉亦是我們用慣了的伎倆,我的親隨中便有人能純以鼻子,憑氣味千里追蹤任何被做了手腳的人。所以即使五遁盜能化身千萬,也注定沒法逃出我掌心外。」

    胡廣一聽便曉得季聶提在丘阮兩人的心腹手下裡有內應,難怪對阮修真的離去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連忙閉口。

    韓開甲苦笑道:「可是若這場大雨下得成,會大大影響莫良這方面的能力。所以我們很擔心天氣的變化。」

    季聶提心中升起一股寒氣,暗忖如果真有鬼神在背地裡作祟,於自己最不希望下雨的時候下雨,自己會有甚麼感覺呢?不過他再沒有另一個選擇,必須繼續堅持下去。

    他同時記起辜月明說過「沒人可以有另一個選擇」的話。

    季聶提沉聲道:「當爆竹轟鳴的一刻,就是行動開始的時間,一切依計而行,只要我們能在紅葉堂內解決五遁盜和丘九師,任它狂風暴雨,對我們仍是沒有影響。」

    韓開甲道:「我們應否把其它三道城門也換上我們的人呢?」

    季聶提道:「今晚的行動成功與否,關鍵在控制岳陽城。為免動搖軍心,愈少變化,愈可掩人耳目。五遁盜這回冒險到岳陽城來,還混進紅葉樓,不外是求財,可知此人揮霍慣了,不可一日無財,這正是他不住盜寶的動力。他既然和錢世臣約好在南門外交易,不到那裡看一眼豈會死心?所以如他能離開紅葉樓,必闖南門。而他到哪裡去,丘九師會追到哪裡去。」

    說畢長身而起道:「是時候了!」

    丘九師登階從後門進入紅葉堂,腦海仍充滿百純美麗的倩影。她正忙於在池台排練晚宴頭炮的歌舞表演,沒法分身和他說話,只遣蟬翼送來佩劍和內藏折疊起來的「雲夢女神像」的小包裹,要他一並掛在馬側,令他生出與這美女「私奔」的動人感覺。

    他盼望今夜那一刻的來臨,從那一刻開始,他的生命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未來雖仍是茫不可測,但命運卻再次掌握自己手中,他會為百純和他的未來奮鬥。

    踏足紅葉堂,更是精神大振,以百計的彩燈,從上方垂下來,懸吊在大堂的上方,照得紅葉堂五光十色、富麗堂皇,又增加了空間的縱深感。

    一隊由三十多人組成的樂隊,分布在大門兩旁,各種樂器齊備,正靜待晚宴開始的隆重時刻。更引人注目的是兩條長達四丈的金龍,並排放在大門後宴席中的空地處,直延往大堂中央。龍旁各站著一組二十多個舞龍健兒,人人身穿黑色錦衣,腰綁金帶,雄姿赳赳,可以想象當兩組健兒舉龍勁舞,破封而出八面威風的情況。

    丘九師從沒想過紅葉樓的晚宴如此大陣仗,尤其想到一切全是百純想出來的主意,心中特別有微妙感覺。

    然後丘九師注意到掛在兩壁的八幅高過人身的美人捲軸,看到唯一的觀畫者。

    丘九師一眼認出他是五遁盜,雖然五遁盜再沒有絲毫「畫仙郎庚」的感覺,不是因他沒有了頰下的長鬚,也不是因他換上了黑色的長袍,而是因他從容不迫的神態和閒適瀟灑的氣度。

    這才是五遁盜的真正本色。

    丘九師信心陡增,有這樣了得的戰友,與敵人周旋時將更得心應手。至少他不須多擔心一個人,可集中全力照顧百純。

    不過,這感覺確實古怪至極。勢不兩立的死敵,忽然來個大逆轉,變成自己的夥伴。

    五遁盜似察覺到他,別頭過來向他招手,道:「丘兄請到我這裡來,讓我給你看愛的證據。」

    丘九師舉步往他走去,不解道:「甚麼是愛的證據?我不明白。」

    烏子虛微笑道:「證據就是這張畫,你自己看看。」

    丘九師終醒覺他指的是百純的畫像,目光移往掛壁的捲軸,立即心神劇震,甚麼心理準備都不管用。

    確是我見猶憐。

    烏子虛的聲音在他耳邊道:「我是名副其實你們愛火情花的見證人,你們初次相遇一見鍾情,我正在街邊賣蛇膽,目睹整個過程,還羨慕得要命。百純為你灑下情淚,又由我親筆記錄,作為證據,令老哥你不會因不在場而錯過。」

    丘九師呆看著畫中泫然欲泣的百純,心神俱醉、熱血沸騰。自懂事以來,從未如此神魂顛倒,如此心痛。

    錢世臣策馬馳出布政使司府,雖然仍是前呼後擁,心情與以往任何一次都有天壤之別。

    與他並騎而行的是季聶提,前後均為廠衛高手,在他們的外袍裡,暗藏具有可怕威力的殺人武器四弓弩箭機。而自己仍受藥物的影響,虛弱無力。不過縱使他情況如常,仍是絕沒有機會。季聶提太厲害了,其快刀早摧毀了他的信心。

    錢世臣自知再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乖乖的合作,還要裝作一切正常,到紅葉樓參加晚宴,做主禮的嘉賓,為紅葉樓點燃爆竹塔。

    一切都完蛋了。

    現在他唯一的願望,是能選擇自己死亡的方式,這是季聶提親口答應的。

    烏子虛的聲音在耳鼓內響起道:「丘兄!情事暫停,讓我們研究一下今晚的逃生大計如何?」

    丘九師清醒了點,目光仍然沒法離開晝中動人心弦的美女,道:「烏兄有甚麼好提議?」

    烏子虛道:「首先我們要掌握季聶提的實力。這次他到南方來,是要捉拿薛廷蒿,地方官府當然任他調動,不過廠衛是獨立的系統,有他們行事的方式,不會隨便夾雜地方的兵員,避免拖低他們的效率,這是貴精不貴多的道理。」

    丘九師完全清醒過來,望向烏子虛,訝道:「原來烏兄竟是精通兵法的人。錢世臣肯定成了傀儡,真正控制岳陽城的再不是他,而是季聶提。不過季聶提仍未能公然行事,只能以偷偷摸摸的方武暗算我們。」

    烏子虛道:「很高興丘兄有相同的看法。照我估計,季聶提的精銳部隊,今天才進入岳陽城,伏在暗處,當晚宴開始,將全面發動。第一步是進入紅葉樓,然後趁我和你都在紅葉堂的時刻,重重包圍紅葉堂,完成部署後,就在堂內以四弓弩箭機射殺我們。以正常情況論,我和你肯定難逃毒手。」

    丘九師輕鬆的道:「烏兄有何應付之策?」

    烏子虛微笑道:「隨機應變。」

    丘九師皺眉道:「隨機應變?這是否說烏兄根本沒有逃走的辦法?」

    烏子虛道:「不是沒有計劃,但計劃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對我來說,最佳的計劃是隨機應變。暫定的計劃是這樣子,宴會的頭炮,是由百純領導的歌舞表演,肯定極盡視聽之娛,只要是男人,絕不會在這時候發動襲擊,亦不宜發動襲擊。可是歌舞結束的一刻,最佳時刻便來臨,季聶提為免夜長夢多,是不會乾等下去的。」

    丘九師興致盎然的問道:「我們如何應付呢?」

    烏子虛微笑道:「我們不會讓表演停下來,輪到我們表演幻術的美人兒出場了,不過為免影響丘兄欣賞表演的樂趣,請恕小弟在這裡賣個關子。」

    丘九師又好氣又好笑的道:「烏兄不是在和我商量逃走的大計嗎?現在似是有點本末倒置。」

    烏子虛理直氣壯的道:「計劃是表演開始了,就不會停下來,到小弟登場,表演我最拿手的遁術,就是丘兄和百純離開的時刻。一切隨機應變,如果丘兄能配合我共闖南門,又有月明在城外接應,一切將變得完美無瑕。」

    剛說畢最後一句話,轟天震地的爆竹聲在門外廣場處響起來,掩蓋了所有聲音。

    鑼鼓聲「砰!砰!砰!」的敲打,三十多人的樂隊起勁吹奏,似要與爆竹聲一爭長短。

    兩條金龍活了起來,破封而出。

    晚宴的時刻終於來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