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血薇,不祥之劍也。嗜殺,妨主,可謂之為‘魔’。」

    下著雨的初秋之夜,風裡有菊和蘭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間小小的酒館裡,人聲寂寥,風燈飄搖,只有一人獨坐。燈影雨聲裡,連外面河水靜靜流淌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那個女子低著頭,看著自己手裡那本翻得捲了邊的古舊書卷。

    那是一百年前相劍大師孟青紫所著的《刀劍錄》。開篇赫然就是這樣一句話。古書上墨跡斑駁,不知道百年來被多少人看過又合上,就如在這一百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血浸沒過那把傳說中的劍一樣。

    她無聲地笑了笑,倦倦地將古書合起,握起酒杯,一飲而盡。

    ——在她的手邊,有一把劍正在燈下折射出一道緋紅色的光芒。

    她握著酒杯的右手有略微的顫抖。一道傷痕從袖中蔓延而出,直至手腕尺關穴。雖然洗過了無數遍手,但指甲上似乎還殘存著微微的殷紅和濃郁的血腥——她忍不住閉了閉眼睛,想把那種殺戮後的反胃感覺給壓下去。

    然而,一閉上眼睛,眼前便是一片潑天血紅。

    半空中有個剛被斬下的頭顱還在飛舞旋轉,口唇開合,厲聲詛咒:「君子之澤,五世而斬!」

    她猛然一震,睜開了矇矓的醉眼。

    一切幻景都消失了,唯有耳邊的風雨聲依舊。她用顫抖的手握著酒杯,急急一飲而盡,長長嘆了口氣——今夜,他大概不會來了吧?

    翩翩飛鳥,息我庭柯。

    斂翮閒止,好聲相和。

    豈無他人?念子實多。

    願言不獲,抱恨如何!

    初秋的冷雨裡,她獨自坐著,思緒如飛。想著當初他在洛水上彈奏的那一曲《停雲》,一襲白衣如雪,翻飛在江水之上,溫文爾雅的貴公子眼裡深處卻藏著刀鋒一樣的光芒,她不由得握著酒杯,無聲笑了一笑。

    是啊,十年了。天地廣大,豈無他人?

    只是……為何她卻無處可去。

    她捏著酒杯,垂下頭,耳邊一滴翡翠墜子微微搖晃,映綠了耳根。

    「姑娘還要酒嗎?」店小二過來,小心地問。

    十年了,這個女子一直是這家小酒館裡的常客,而最近幾年來得更是越發頻繁——還記得她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模樣,風姿楚楚,清拔一枝剛抽出嫩箭的蘭花。在她身邊站著一個玉樹臨風的白衣男子,一對璧人,如玉樹瓊花交相輝映。

    然而,這些年裡不知發生了什麼,她卻經常獨自一個人來這裡。每次出現都更加憔悴。

    「當然!快去拿!」剛問了一句,她卻猛然一拍桌子,不耐煩地回答。她一拍,桌上的那把劍便跟著一跳,錚然一聲響,有寒氣逼來,刺人眉睫。

    「好好,」店小二嚇得往後退了一步,有些為難地嘀咕,「只是……只是姑娘你存在賬上的酒錢,已經花光了……」

    「什麼?花光了?」那個女客這才有些愕然地抬起頭,吐著酒氣。

    「是是,上個月就光了,」店小二賠著笑臉,小心翼翼地算賬,生怕激怒了對方,「姑娘最近三天兩頭地來喝酒,每次喝的都是店裡最貴的十年陳菊花釀,每罈要二兩銀子,光這賬上記著的已經有五十三壇了……」

    「好了好了。」她不耐煩地打斷了他,抬手探入懷中,卻不由得一愣。

    手觸之處,居然囊空如洗。

    出門時,趙總管讓樓裡給了她一整封銀子,作為這次去江城的盤纏。她數也沒數地收了,沿途花銷,自以為足夠——卻不料,在回來時候就已經告罄。這一路恍恍惚惚,殺人如麻,滿目是血,她都記不清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又如何把那些錢花光了。

    「我看,姑娘還是不要再喝了,」看到她沉默,店小二趁勢委婉地勸著,想把這個煞星給勸回去,「這樣沒日沒夜地喝,很傷身的……姑娘不如早點回家去歇著……」

    「回家?」她卻冷笑了一聲,「哪有家?」

    一邊說著,她一邊搜檢了一下身邊,發現自己居然身無長物,身上連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找不出來。店小二皺了皺眉頭,打量了一下她,視線最後落在了她頰邊那一對青翠欲滴的耳墜上,脫口:「這對耳墜是翡翠的?倒是值錢,不如……」

    「做夢!」一句話沒說完,醉醺醺的人厲叱——那一瞬,她的眼睛亮如寒星,似是有利劍直刺出來。

    「是是是……」說完店小二噤若寒蟬,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不如……」她喃喃,視線落下來,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把緋紅色的劍,忽然冷笑了一聲,一把拿了起來,唰地扔給了他,「不如就拿這個抵押吧——上酒!」

    店小二下意識地接住了那把劍,不由得低低啊了一聲。

    這把劍並不新,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頭了,看上去頗有滄桑之感。烏木吞金的劍柄上鑲嵌著墨玉,素面的劍鞘上傷痕累累,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在幽幽暗色裡呈現出緋紅的色澤。最詭異的是,雖然比一般制式的劍短,卻反而出奇的重,一入手直往下墜,他猝不及防,連忙伸出雙手用了很大的力才剛好托住。

    難道是玄鐵的?那可是好東西!光這上面的墨玉,挖下來應該也值一點錢吧?倒是個好生意……然而剛想到這裡,就覺得劍在鞘中躍了一下,一股刺骨的寒意直刺入掌心。店小二失聲驚呼,那把劍幾乎脫手落地。

    「小心點!」她拍了一下桌子,一根筷子斜斜飛出,啪的一聲擊在劍柄上,一股力瞬地傳來,點在劍鞘末端,將搖搖欲墜的劍重新一送,快如閃電。

    劍停穩了,似乎有些不甘心地落回了店小二手裡。

    「給我拿穩了,」她冷笑,「等會兒去換錢,買你們一百座酒館都夠了。」

    「姑娘別說笑,」店小二小心翼翼地捧著這把劍,不敢放下也不敢收起,苦笑,「哪有當舖會出幾萬兩銀子來換一把舊劍的?」

    「誰叫你去當鋪?」她冷哼一聲,「那麼腌臢的地方!」

    「那……該去哪裡?」店小二有些迷惑。

    「去哪裡?呵,」那個女子抬起頭,似是定定看了洛陽城中闌珊的燈火,眼神迷濛,半晌才道,「去聽雪樓!」

    「……」聽到這三個字,店小二倒抽了一口冷氣。

    「你聽說過聽雪樓嗎?」她笑了一聲,側過頭看著他,帶著濃濃的酒意,「就在洛陽的朱雀大道上——」

    「當……當然聽說過!」店小二連忙點頭,「誰沒聽說過呢?」

    聽雪樓,天下第一的武林名門,世代的江湖霸主。在總樓所在的洛陽地界上,更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誰敢說自己沒有聽說過?特別是昔年的人中龍鳳,夕影刀和血薇劍,如今都已經成為說書人口中的傳奇,在洛陽家喻戶曉。

    難道這個日日買醉的女子,竟然和聽雪樓有什麼關係不成?

    想到這裡,店小二忍不住低下頭看了一眼手裡這一把緋紅色的劍,那一刻,忽地明白過來,脫口而出:「天!難道……難道這把劍,就是……就是……血薇?」

    她笑了起來,微醺地問:「那麼……知道我是誰了嗎?」

    「血薇的主人?難道……是傳說中的靖姑娘?」店小二脫口而出,但瞬間就知道自己說了傻話——聽雪樓的靖姑娘,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又怎麼可能在這個雨夜歸來?店小二打量著她,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搖了搖頭,表情懵懂而緊張。

    「……」她的笑容漸漸凝住了,許久,忽然嘆了口氣,無限寂寥。

    ——是的,自從離開風陵渡踏入江湖,她縱橫天下已經十年。對決過許多高手,斬獲過無數榮耀。然而即便如此,這個天下和江湖,記住的卻依然是「血薇」兩個字而已。

    她,蘇微,除了是「血薇的主人」之外,又算是什麼呢?

    那個女子在燈下嘆了口氣,沉默了一下,又問:「那麼,你知道如今聽雪樓的樓主是誰嗎?」

    「這個知道!」店小二鬆了口氣,連忙回答,「聽說也姓蕭,卻不是蕭樓主的後人,而是南楚南樓主的獨子——為了紀念以前的蕭樓主而改姓了蕭。」

    「是了。聽雪樓如今的樓主,叫作蕭停雲。」她捏著酒杯,嘆了口氣,輕輕說出了那個名字,凝視著杯子裡那一汪碧色的酒,低聲,「你拿著血薇去找他,就說是我押給你抵酒債的,他自然會給你錢。你要多少,他就會給多少。」

    話剛說到這裡,卻聽後堂一個聲音道:「姑娘太客氣了……這點小錢,算什麼呢?儘管喝便是。」

    聞聲走出來的是這家小酒館的老闆,一邊團團和氣地賠笑,一邊對著店小二瞪了一個眼色。店小二乖覺,遲疑了一下,立刻把血薇劍小心翼翼地放回了桌上,囁嚅道:「是啊,還……還是算了。」

    「怎麼?」她微微有些不悅,一拍桌子,「你難道信不過我?」

    ——那一瞬,她眼裡散漫慵懶的酒意瞬地不見了,流露出一絲冷意和不耐煩。那一絲冷光就如同出鞘的劍一樣,讓人有刀鋒過體的寒意,全身一凜。

    「小的……小的不敢。」店老闆一下子變得結結巴巴,往後又退了一步,堆起一臉討好的笑,「但既然……既然姑娘是聽雪樓的人,那……那這點酒錢,小的……也不敢要了。這洛陽,誰還敢去找蕭樓主要債?」

    她有些愕然,冷笑了一聲:「要債怎麼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聽雪樓從不欺凌百姓,難道我還能憑著這金字招牌來吃霸王餐不成?」

    「小的不敢……只是小的實在不敢收這把劍啊!」店老闆急急忙忙地賠笑,從後堂裡抱了一堆酒瓶子過來,堆了滿桌子,然後往後退了一步,笑道,「姑娘想喝,那就喝吧……喝多少都沒關係!小的先去休息了。」

    一句話沒說完,他便拉著店小二溜得沒影兒了。

    不敢收這把劍?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難道,血薇這把魔劍之名,連天下普通百姓都已經知道了嗎?

    已經是子夜時分,深冬的江邊冷雨飄搖,破舊的酒館裡再也沒有別的客人,那個女子獨坐燈下,自斟自飲,也不知道心裡想著什麼,表情黯然。

    忽然,垂落的門簾動了一動,竟然有第二個客人在深夜到來。

    風夾著雨從門外吹入,燈火搖晃。然而那個人卻沒有踏入酒館,只是站在門口的陰影裡,袖著手,垂著頭,聲音輕微而寒冷,似乎已經冷得牙齒上下打架,細聲道:「蘇姑娘,樓主讓我來問:月前交付的那個任務,是否已經完成?」

    那個女子趴在骯髒的酒案上,似是早就喝得酩酊大醉了,然而聽到那一聲問話,卻忽然模模糊糊地發出了一聲冷笑:「他呢?……為什麼自己不來?」

    彷彿知道女子問的是誰,那人低聲回答:「樓主不在洛陽,日前和趙總管去了嶺南,要和羅浮試劍山莊的掌門共商明年的武林大會之舉——而梅家是否已被誅滅,對樓主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籌碼,所以特地派在下來查證。」

    「趙總管?」她沒有理會他後面的一串長篇大論,只是對著這個名字微微冷笑,喃喃,「果然,他是和她一起去的……對吧,宋川?」

    暗影裡的那個人沉默著,沒有回答,似乎那是個不便觸及的問題。

    她停頓了片刻,忽地用腳尖挑起了地上的一個包袱,低聲道:「拿去吧!」

    包袱在半空散開,露出了一蓬烏黑,血腥味頓時瀰漫在這個小小的酒館裡——在那包袱裡裹著的,竟赫然是一顆血跡斑斑的人頭!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忽然間,那個醉了的女子吟了一句詩,看也不看那個來人,隨手將包袱扔了出去,一仰頭,又喝下了一杯酒,冷笑,「這……這就是梅家最後一個男丁了!——拿著人頭,滾吧!」

    來客拂袖一卷,人頭瞬忽被收走,卻不肯走,又問:「總管說過,梅家尚有二十七口人,如何只得一顆人頭?以蘇姑娘的身手,一旦出手,絕不會讓其他人漏網……」

    「我都放了。」她截口回答,冷笑。

    宋川似是吃了一驚:「可是樓主吩咐,要將江城梅家滿門——」

    「那就讓他自己去!」那個女子忽然重重一拍案,聲音裡氣性大作,厲聲道,「滿門滿門,動不動就滿門!姓蕭的要殺個雞犬不留,就讓他自己去殺好了!或者趙冰潔能行,讓她來也可以!——但別指望我會做出這等事來!」

    「蘇姑娘?」宋川退了一步,似乎被那種殺氣驚住,不知說什麼好。

    這些年來,只要樓主一個命令,無論是多麼危險的任務,她都會赴湯蹈火地去完成。從不爭論,從不置疑——而今日,為何忽然來了這樣一句話?

    然而,一語畢,她又軟軟地伏倒在案上,似乎已經不勝酒力,埋頭喃喃:「算了吧。自從梅景浩死後,上天入地追殺了這幾年,梅家死得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全都是女人和孩子……還不夠嗎?……別逼我了……再這樣下去,我會瘋的……會瘋的!」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疲倦,漸漸微弱。燈下,只見一個單薄的影子伏在酒案上,似是醉了,一動不動。

    「……」宋川不再說話,深深行了一禮,便如幽靈般退去。

    只是一個眨眼,酒館裡又只剩下了女客孤身一人,彷彿沒有任何人出現過一般。那個女客人咕噥了一聲,摸索著將酒杯抓在了手裡,對自己低聲道:「好了,沒人來煩我了……來,喝酒……喝酒!」

    一杯入喉,似乎冰冷的胸腔裡有火漸漸燃起來。

    她醉眼矇矓地斜覷了一眼那把緋紅色的劍,忽然覺得無邊的厭惡。是的……她沒有家,沒有親人。姑姑死了,師父也離開了……孤身一人飄搖在天地之間,整個人生也已經被封在了這把劍裡。

    她,只是一把劍而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