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天威難測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從未見過她生這麼大的氣,柔聲道:「聖上息怒。唉!聖上好像忘了小民是甚麼東西,魔性發作時當然無法無天,但在大方向上卻比任何人更效忠於聖上。小民不相信聖上對小民沒有這個理解。」

    從武曌與法明那晚的真情對話,他曉得任何解釋都被她視為廢話,反坦然承認,再來一口蜜糖,反可收奇效。

    果然武曌現出個哭笑不得的怪異表情,苦惱道:「真拿你沒法。淨念禪院乃佛門最高的象徵,每年只有幾個大節日,開放予民眾拜佛上香,那時千千萬萬的人會不惜千里而來,只為在禪院點一炷香。如此佛門聖地,怎容冒犯?如果可以的話,那晚朕早將禪院夷為平地。」

    龍鷹明白過來,武曌之所以能登上則天門樓稱帝,不論在佛說上和實質上,均大大得力於佛門的支持,且深入人心。故雖心恨法明,仍不得不克制,以免動搖她稱帝的根基。試想若她將佛門的象徵變為碎瓦殘片,民眾會怎麼想?這確是說不出來的苦衷。

    龍鷹道:「聖上放心,小民燒的只是禪院的後院,沒有波及殿堂。嘿!小民已很小心。」

    武曌又往他走過來,直抵他身前半步處,雙方氣息可聞,沒好氣道:「虧你說得出口,更是毫無悔意,朕真想打你一掌看看你的狼狽樣子。整個神都,由老至幼,人人看著禪院火勢沖天,你打擊的不是法明那畜生。而是朕的威信。」

    龍鷹哄孩子般道:「聖上只要下一道公告,最好找上官大家起草,借她的文采風流,指出佛祖顯靈,大火燒至佛殿,竟忽然自動熄滅,且不傷一人,包保凶變為吉,以後節日到禪院上香的人,會把禪院擠爆。哈!」

    武曌白他一眼。道:「滾回你的桌子去。」

    龍鷹喜出望外,返回己桌,尚未坐穩,武曌的聲音傳入耳內道:「法明滾到哪裡去了?」

    龍鷹恭敬答道:「他因要照料受傷弟子,大有可能仍留在神都。」想到待會要帶三女到董家酒樓,忙拿起毛筆,開始工作。

    武曌移到他桌前,俯首瞧他,眉頭淺皺。道:「你又有甚麼事瞞朕?」語氣出奇的溫柔。

    龍鷹仰首迎上她的目光,現出個燦爛的笑容。道:「大混蛋率領四個小混蛋,在如是園附近伏擊小民,被我重創其中一個小混蛋,輕創兩個小混蛋。法明該仍未從丹清子那一掌復元過來,與小民過兩招後便退往一旁,到小民借水遁時,想親自出手已遲了。小民遂覷準他未返禪院,偕端木菱到禪院偷東西,小民負責引開最厲害的大和尚。端木菱則負責硬闖銅殿,來一個寧為玉碎,不作瓦存。哈!小民怎敢瞞聖上,只是前晚噩耗傳來,忙著和聖上說其他事,一時忽略了。聖上大人有大量,原諒小民的無心之失。」

    武曌忍不住的露出笑意。道:「這算是邪帝式的道歉!唉!朕怎捨得殺你?你現在和那丫頭的發展如何?」

    龍鷹暗鬆一口氣,悠然自若道:「小民很想碰她,她似是拒絕,又不真的拒絕。小民弄不清楚和她的關係,恐怕她也是一塌糊塗。」

    武曌苦忍著笑,點頭道:「說得兜兜轉轉的,令人難受,那就是欲拒還迎,小丫頭春心動哩!」

    龍鷹頹然道:「拒是不在話下,但尚未迎過。小民因不敢隱瞞,故儘量形容確切些兒。」

    武曌終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氣結了的道:可以想象端木菱那妮子給你纏得多麼慘。朕還有話和你說,你黃昏前找個時間到貞觀殿見朕。」

    說畢離開御書房。

    龍鷹伏到桌上去,心忖總算撿回小命,又想起一夜未睡,該否先去好好睡一覺?

    董家酒樓。

    在令羽的安排下,曾至芳華閣的原班人馬全體出席,包括小馬在內。在軍醫的悉心料理下,加上喜聞戈宇黯然離京,三天工夫他的傷勢竟大有起色,怎都要來湊熱鬧,當然不准他喝酒。

    他們把兩張圓桌合併連環,加上人雅三女,十多人鬧烘烘的濟濟一堂,氣氛高漲。

    人雅她們還是首次和這麼多雄糾糾的男兒漢同桌吃喝,兼之酒樓提供的菜式口味大異宮廷,興奮開心得三張俏臉紅撲撲的,小馬等可以親近絕色,更不時說笑逗她們,光是人雅嬌稚漫無機心的笑聲,就迷得他們人人暈其大浪,說話的不知在說話,吃東西的不知在吃東西。

    龍鷹故意坐在三女對面,後面窗外是洛河區的美景,入目的是三女迷死人的嬌姿美態,心中充盈夫妻間刻骨銘心之愛和兄弟間肝膽相照的情義。

    不知說到哪裡,小馬忽然道:「不知我們的令統領,何時迎娶我們的舉舉美人兒呢?」

    龍鷹回神都後,一直沒有機會詢問眾人與芳華閣諸美發展的情況,聞言大喜道:「統領畢竟是統領,在這方面的本領顯出王者風範。」

    他可不是故意誇獎他,而是像舉舉此等美女,藝高人美,多少王侯大公競逐裙下,令羽以區區一個御衛統領,能獨占花魁,是很不簡單的一件事。

    麗麗等連忙追問,小馬說清楚前因後果,氣氛更熱烈。

    令羽老臉脹紅,不過由於他皮膚黝黑,並不顯眼,道:「諸位放我一馬,談婚論嫁,仍是言之尚早。」

    御衛小曾哂道:「甚麼言之尚早,早上到城外郊遊,黃昏又去遊夜市。」

    小馬嘿嘿笑道:「統領大人勿以為紙可以包得住火,大人休勤三天,舉舉也三天不返芳華閣的陪大人你,只是念在大人一向關照我,罵也罵得有節制,才為你隱瞞。」

    眾人登時起哄,人雅等推波助瀾,人人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

    小馬壓低聲音道:「統領大人究竟嚐過舉舉的胭脂沒有?」

    眾人慣了小馬的粗野,不以為異,三女是首次聽到龍鷹外的男子如此肆無忌憚的說男女間事,羞紅俏臉,又豎起耳朵,怕聽漏了答案。看得龍鷹心迷神醉。

    廂房首次靜下來。

    令羽頹然道:「我不敢!」

    房內爆起震天笑聲,問得直接,答得坦白,人雅三女笑得花枝亂顫。

    眾衛里最斯文英俊的小徐忍不住調侃令羽道:「頭兒勿要告訴我們,連舉舉的小手也尚未碰過。」

    眾人笑得更厲害,人雅等連淚水亦嗆出來。

    龍鷹似是為令羽主持公道的道:「你們好像忘了他是頭兒,可以公報私仇,有些東西預支了會影響未來的樂趣,將來洞房時才更有勁兒。哈!」

    眾衛和三女全笑得前仰後合,起初還以為龍鷹說話挺令羽,到最後一句露出尾巴,竟是和小馬蛇鼠一窩。

    人雅嬌喘氣絕的道:「笑死人家哩!」

    龍鷹抓著令羽肩頭,忍笑道:「告訴我,統領大人有沒有非舉舉不娶的決心?」

    令羽毫不猶豫的點頭。

    龍鷹道:「這就易辦,待我去找聶芳華,由她撮合你們。」

    眾人鼓掌喝彩,三女叫得最厲害。

    小馬抹著淚水,另一手撫肋骨,苦樂難分的笑道:「我不但差點笑死,還差點痛死。」

    秀清狠狠道:「你叫自作孽,不懂感恩圖報,還要洩露令統領的秘密。」

    小馬笑嘻嘻道:「小人知罪。少夫人這麼維護統領大人,何不透露少許鷹爺的手段予大人參考?那肯定大人可提早洞房。」

    秀清大嗔,人雅和麗麗幫腔指責,鬧得日月無光,人人開懷大笑。

    小馬忽又扮正經,向龍鷹道:「言歸正傳,鷹爺為大人向聶大家提親時,提醒她幾句,說若她再不親自坐鎮芳華閣,聲望早晚被飄香樓蓋過。」

    龍鷹心中一動,想起風過庭回神都後不住到飄香樓去,那晚張易之的目的地又是飄香樓,忙問其故。

    眾人中小馬最清楚青樓的行情,擺出專家款兒道:「原因在琴棋書畫無一不精、紅透西京的花秀美到飄香樓來了,人人都說她是聶大家的接班人,聲色藝不在聶大家之下,現在不論男女,誰不想得睹她的絕世芳容?」

    換過初抵神都時的龍鷹,肯定千方百計但求見她一面,可是現在周旋於小魔女、端木菱和閔玄清三女間,分身乏術,怎還有這種逸致閒情?聽過便算。又見時候差不多,結賬下樓,陪三女去逛南市,讓三女瘋狂購物,滿載而歸的返甘湯院去。

    安頓三女後,匆匆出門,到貞觀殿去見武曌。

    抵達貞觀殿,武曌在主殿不知接見甚麼人,上官婉兒知武曌心意,領他到後宮的內堂等候。進入園林後,道:「龍大哥好關照,要婉兒生安白造的為你掩飾,聖上修改三次才滿意。」

    龍鷹好一陣子後終會意,笑道:「要小弟怎樣賠償上官大家?小弟哄上官大家開心好嗎?」

    上官婉兒領他進入內堂,遣退兩個來伺候他們的俏宮娥,並排坐下道:「大後天四月十五,梁王將在他的府第大排筵席,今天龍大哥會收到請帖。梁王特別吩咐下來,龍大哥務必賞面出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