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無敵組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百純步入書齋,阮修真起立相迎,坐好後、百純問道:「丘九師哪裡去了?我有急事找他。」

    阮修真道:「九師出外辦事,百純姑娘有甚麼事,可向我說嗎?」

    百純道:「這裡說話方便嗎?」

    阮修真露出訝色,喝道:「關門!」

    門外的手下應令把門關上。

    阮修真道:「沒問題了,姑娘放心說話。」

    百純俯前少許,壓低聲音道:「辜大哥要我來告訴你們,機會來了。」

    阮修真精神大振,道:「甚麼機會?」

    百純道:「鳳公公正率大軍從水路來,最快大後天抵達岳陽。」

    阮修真失聲道:「這算甚麼機會?」

    百純尷尬的道:「我只是個傳信人,辜大哥要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現在辜大哥去見季聶提,想找他問清楚也不成。」

    阮修真沉吟道:「辜兄怎會找姑娘來傳話呢?」

    百純猶豫起來。

    阮修真苦笑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百純姑娘不須再有顧忌。現在我們和五遁盜不但並肩作戰,且是同病相憐。命運真諷刺,以前我們千方百計去破局,現在卻要竭盡所能去保局。」

    百純聽得一雙眼睛亮閃閃的。

    辜月明進入風竹閣,入目的情景令他嚇了一跳。

    「我在這裡!」

    辜月明循聲找到坐在登上二樓木梯最低一階的烏子虛,沉聲道:「是哪個惡客來訪?」

    烏子虛微笑道:「是個懂妖術的蒙面人,你道是誰呢?」

    辜月明冷哼一聲,道:「戈墨!」接著在烏子虛前方側身挨壁坐下,曲起雙腿,淡然道:「難應付嗎?」

    烏子虛從懷中掏出無雙女義贈的十字索鉤,遞給辜月明,欣然道:「尚未出動老子遁術的終極法寶,你說有多難應付?這傢伙被我潑了一臉汙水,又中了我兩記重的。但坦白說,如果不是有女神助我,說不定已被他生擒擄走。這傢伙的功夫很紮實,韌力驚人,非常難纏。」

    辜月明接過索鉤,把玩半晌,道:「哪裡弄來的?」

    烏子虛道:「是美人兒雙雙送的,肯定是看在辜兄份上。哈!我最明白女兒家的心事,口說不愛,其實心中愛得要命。」

    辜月明像沒有聽到他說話似的,看著手上的索鉤,道:「你試過嗎?」

    烏子虛得意洋洋的道:「正為試玩這個寶貝,我沒有時間收拾這裡的爛攤子。這個東西很棒,比我以前所有用過的更棒,可長可短,甚至可作暗器用。」

    辜月明沉聲道:「即使被重重包圍,你有把握憑此器突圍逃走嗎?」把索鉤還給烏子虛。

    烏子虛露出錯愕神色,邊把索鉤納入腰囊去,邊道:「我有十足的把握。我的天!事情是否又有變化呢?

    辜月明說出最新的情況,烏子虛聽罷,大訝道:「竟會有如此曲折離奇的變化?如非由你說出來,我真不敢相信。現在事情是變好還是變壞呢?鳳公公殺到時,我們該在往雲夢澤的途中。」

    辜月明道:「事情要分幾方面來說。首先是錢世臣的反應。鳳公公應該是從海路來,所以錢世臣收不到任何風聲,可是當鳳公公的船隊進入大江,大有可能驚動錢世臣……」

    烏子虛道:「為何只是有可能,而不是定會驚動他呢?」

    辜月明道:「這就要看季聶提的本領,能否清除錢世臣在岳陽外的眼線。在正常的情況下,所謂猛虎不及地頭蛇,季聶提一時間亦沒法辦到。可是季聶提有皇甫天雄這另一個地頭蛇助他,將是另一回事。季聶提深諳鬥爭之術,肯定會設法封鎖消息,不讓錢世臣收到任何風聲,直至兵臨城下,始悔之晚矣。」

    烏子虛明白過來,點頭道:「好了!假設錢世臣收到風聲又如何?」

    辜月明道:「那就要看他知不知道丘阮兩人的處境,如果清楚情況,只有立即棄城逃亡,如仍蒙在鼓裡,錢世臣將立即起兵造反,首先殺我,接著把你抓出來,逼問楚盒下落,然後才將你轉交大河盟。那時紅葉樓的十週年晚宴肯定泡湯,因為岳陽城已進入備戰狀態。」

    烏子虛沉著的道:「這個可能性有多大?」

    辜月明道:「一半一半。」

    烏子虛道:「我們如何應變?」

    辜月明道:「我明早必須離城,留在這裡也幫不上忙,還要玩捉迷藏的遊戲。所以我才問你,憑這個玩意,你有應付突變的能力嗎?」

    烏子虛目光投往外面掛瓢池的方向,道:「只要掛瓢池東北方的出水口暢通無阻,我有十足把握脫身,何況城外尚有快馬,又有辜兄接應,該沒有問題。」

    辜月明道:「沒有了丘九師和阮修真兩個敵人,錢世臣該不難應付,剩下就是季聶提,如果對他沒有防範,我們肯定吃大虧,甚至一敗塗地。」

    烏子虛一呆道:「季聶提不是站在我們這邊嗎?至少在得到楚盒前,他是合作的夥伴而非敵人。」

    辜月明道:「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但現在再不敢如此天真。季聶提和鳳公公最大的分歧,是前者著眼的是如何維持權勢,後者則認為沒有任何事比楚盒更重要。」

    烏子虛不解道:「這算是分歧嗎?」

    辜月明道:「不但是分歧,且直接影響他們在此事上採取的立場和態度。要明白季聶提的立場,須先剖析他和鳳公公的關係。表面看,他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可是像他們這類長期處於鬥爭的人,一切向利益看,那鳳公公得到楚盒,或許對鳳公公有利,但季聶提可以從中得到甚麼利益呢?」

    烏子虛點頭道:「不論盒內所藏何物,對季聶提的確沒有好處。真古怪!辜兄對權力鬥爭似是很內行。」

    辜月明道:「能令鳳公公動心的,當然不是一般凡寶,所以盒內的東西,亦非凡物。鳳公公等於另一個秦始皇,世間珍寶任他予取予求,只有像不死藥那類超凡珍物,方可令他動心,我敢肯定盒內藏的是類似的東西,否則他怎會長途跋涉的到這裡來?」

    烏子虛點頭道:「我也有這個想法,所以……嘿!所以才有神靈護盒的異事。」

    辜月明道:「像季聶提這種人,不擇手段的向上爬,最終的目標不會是當個二當家,只要鳳公公一去,便輪到他,說不定還可以謀朝篡位,過過做皇帝的癮。現在鳳公公忽然服下甚麼仙丹靈藥,壽命大幅延長,你說對季聶提是有害還是有利呢?」

    烏子虛色變道:「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

    辜月明道:「季聶提當然不會與鳳公公對著幹,卻會陽奉陰違。他會乾掉我,因為我不住的觸怒他,更明指他不把鳳公公的最高指令放在心上,犯了他的大忌。他現在肯容忍我,正因他有殺我的手段,故可暫忍一時之氣。」

    稍頓續道:「他也會殺你,因為你是我口中尋找古城的關鍵,幹掉你,鳳公公或許在有生之年都沒法找到古城。這個險絕對是季聶提值得冒的,誰都知道鳳公公來日無多,鳳公公本身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的情況,所以等十天半月的耐性都沒有,親自南下,拿到楚盒的一刻,就是他啟盒享用裡面靈物的一刻。還記得我來前鳳公公患了風寒,咳了好幾天,他的身體是愈來愈差了。」

    烏子虛倒抽一口涼氣道:「季聶提會於何時發動?」

    辜月明道:「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今早我回君山苑,季聶提在廳內等我,拿著紅葉樓十週年的請柬用神的看,一臉若有所思的神情,如果我沒有猜錯,那時他心中盤算的,該是如何利用晚宴的時機,完成他心中的殺人大計。他要殺的,是丘九師、阮修真、你老哥和我,至於錢世臣,反變為次要。」

    烏子虛道:「這麼說,他該已成功截斷岳陽城的對外通訊,不讓任何有關鳳公公南來的風聲傳入錢世臣耳裡去。」

    辜月明道:「千萬不要對季聶提掉以輕心,此人城府極深,做事謀定後動,令人在他出手前完全沒法掌握他的虛實。在知己知彼上,我們已輸得一塌糊塗,最可怕是他沒有任何顧忌,不像戈墨或丘九師般必須生擒你。現在他已知你是五遁盜,要殺你,一般手法肯定難以奏效,必須巧佈陷阱,將你逼進絕地,始有殺死你的可能。」

    烏子虛雙目精芒閃動,完全進入「五遁盜」的狀態,沉聲道:「那匹快馬!當我取馬時,只要有幾副四弓弩箭機瞄準我發射,我就必死無疑。」

    辜月明欣然道:「你終於明白了。我會在城外令壞事變成好事,待會我去向雙雙藉些煙花火箭,作為與你遠距連繫的工具。這次你要使出真功夫了,幸好有女神保護你,不論敵人用甚麼手段,我深信你必能化險為夷。你若要和丘阮兩人通消息,可透過百純這個傳信人,如此可掩人耳目。告訴百純,晚宴後,紅葉樓的人必須疏散,撤往鄉間去,以避無妄之災。」

    烏子虛道:「明白了!」

    兩人又商量了煙花不同色彩代表的意義,辜月明伸出手來,微笑道:「我們這個組合才是無敵的組合,對嗎?」

    烏子虛伸手緊握辜月明的手,輕鬆的道:「絕無疑問,因為我們有神通廣大的女神作為我們的組合成員,管他千軍萬馬,最後的勝利必屬於我們。」

    辜月明收回左手,兩人四目交投,均有生命正烈燒著的感覺。

    辜月明道:「城外見。」

    飄然去了。

    離開風竹閣,辜月明思潮起伏。

    他有一個感覺,他對季聶提的猜測,是正確的,季聶提最想殺的人,不是他辜月明,不是丘九師,而是烏子虛。

    換句話說,季聶提最不想見的情況,是楚盒落入鳳公公手裡去,那是不測的變數,能令季聶提苦待多年的好夢成為泡影。

    也因為如此,季聶提故意洩露皇甫天雄與丘阮兩人間的秘密協議,好堅定辜月明的信心,不疑他會設陷阱對付烏子虛。

    當年雙雙的娘選夫猛而不選季聶提,是不是因雙雙的娘看穿了季聶提的本性?

    他穿過雨竹閣的月洞門,雙雙淡淡的清香傳入他鼻子裡,令他記起雙雙紅透了的脖子和耳朵。

    他沒有踏上通往大門的石階,繞過雨竹閣,雙雙優美的倩影出現在湖旁一塊大石上,她背著他坐在石上,一動不動,像一尊美麗的塑像,更似烏子虛筆下的畫中人物,背景是星羅棋布的深黑夜空。

    她的嬌軀輕顫一下,該是從足音猜到是他來了。

    命運的確無比的神奇,當日津渡邂逅,第一眼看到她,已被她深深的吸引,從那一刻開始,他再不是以前的辜月明,對生命的體會和看法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辜月明來到她坐的那塊大石旁,道:「我要走了!」

    無雙女呆了一呆,訝道:「你要走了!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辜月明朝她看去,她清楚分明的輪廓在星空裡如靈山秀谷般起伏,有種持久永恆的美態。道:「我要暫時離城,因為城外比城內更危機四伏,所以須到城外清掃障礙,好在大後天十週年晚宴時,在南門外接應你們。」

    無雙女垂下螓首,輕輕道:「你要小心點。」

    辜月明道:「姑娘在想甚麼呢?」

    無雙女搖頭道:「沒有甚麼,只是不想睡,想東想西罷了!」

    辜月明記起烏子虛說的話,甚麼他最明白女兒家的心事,口說不愛,卻是心中愛煞了。顯然是雙雙曾向烏子虛說過沒有愛上他辜月明諸如此類的話。

    他和雙雙的關係,不僅磨難人,更是不可思議,在前世中,他們究竟是甚麼關係?確實耐人尋味。

    她曾和他說過一句甚麼話呢?

    他從不相信愛情,但自與她相遇後,縱然最初時他不肯承認,但他正一點一滴逐漸品嚐到了愛情的滋味,體會到愛情的全部魔力。

    眼前美女,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

    辜月明扼要地解釋了最新的情況,來此的目的,然後道:「在晚宴前,姑娘不要離開紅葉樓的範圍……」

    無雙女冷冷的截斷他道:「我自有分寸,雖然我會隨你們到雲夢澤去,卻不表示我要聽你的指令行事。」

    辜月明愕然道:「我的語氣用錯了,惹姑娘不快,請姑娘見諒。當是我的請求如何?」

    無雙女終朝他瞧來,眼神一觸,又別轉頭去,目光投往湖水,低聲道:「不知道為甚麼,我受不了你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

    辜月明苦笑道:「我的前世肯定是一身冤孽,更做過對不起姑娘的事。」

    無雙女默然不語。

    辜月明道:「我要走了。」

    無雙女移轉嬌軀,面向著他,柔聲道:「我到屋內給你取煙花火箭,以後再不要提起前生,好嗎?」

    丘九師進入紅葉樓,南院一主二輔三座建築物仍是燈火輝煌,婢僕們忙著佈置。

    在紅葉堂內遇上周胖子,後者截著他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百純只告訴我要這樣做那樣做,偏不肯說出原因,我快給嚇壞了。」

    丘九師隨他穿過布置得色彩繽紛、美輪美奐的大堂,朝臨湖的池台走去,心忖百純確實有分寸,因為說到底周胖子和錢世臣關係不錯,如他一時情急,把情況盡告錢世臣,便大大不妙。問道:「百純在哪裡?」

    周胖子道:「百純回閣去了,她猜到九師會來找她,請九師到晴竹閣去。唉!九師尚未答我的問題。」

    丘九師迎上周胖子憂心仲仲的眼神,道:「周老闆就當沒有發生過任何事,開開心心的照計劃舉行十週年慶典,且千萬不要向錢世臣探聽消息,老天爺自然會為我們作主。」

    周胖子失聲道:「老天爺?」

    丘九師欣然道:「的確關老天爺的事,所謂吉人自有天相,周老闆不用擔憂。」

    此時辜月明的身影映入眼簾,丘九師拍拍周胖子肩頭,道:「我的老朋友來了,我和他聊幾句後,再去找百純。相信我!老天爺的確站在我們這一方。」

    辜月明和丘九師在湖邊的小亭坐下,兩人四目交投,均感有會於心,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丘九師欣然道:「想不到還能與辜兄坐下對話,人生的奇妙,莫過於此。」

    辜月明道:「長話短說,我明早會離開岳陽城,在南門外接應你們。你們必須和五遁盜保持緊密連繫,但當然不可以直接去見他,須透過百純互通消息。」

    丘九師點頭道:「明白了!」

    辜月明略一沉吟,道:「我想找丘兄做一件事。」

    丘九師訝道:「甚麼事呢?只要我辦得到,必不會教辜兄失望。」

    辜月明仰望夜空,徐徐道:「我想托丘兄帶百純到雲夢澤去。」

    丘九師一愕道:「不怕把她捲入此事內嗎?」

    辜月明目光回到他身上,沉聲道:「她已被捲入此事中。」

    丘九師露出堅決的神色,道:「辜兄放心,我會竭盡所能,送百純到雲夢澤去,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辜月明道:「還有是阮先生,最好是趁季聶提發動前,先一步離開。現在季聶提的主要目標,已移轉到五遁盜身上,詳情可讓百純去問五遁盜,在這樣的情況下,憑阮先生的智慧,該可想出萬無一失的逃亡大計。」

    接著長身而起,微笑道:「情況絕非如表面看般一面倒,只要能逃抵雲夢澤,一切沒不可能的事,都會變得有可能。」

    接著道別離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