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封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岳陽城。

    君山苑。

    黃昏。

    辜月明正要出門去見季聶提,叩門聲響,不由心中嘀咕誰會在此時來訪,開門,赫然見到神色慌張的百純立於門外,忙請地進屋。

    百純迫不及待的掏出竹筒子,道:「是第三封飛鴿傳書,這回沒有師姐的蓋章。」

    辜月明拿著竹筒回到圓桌去,先要百純坐下,然後取出密函細讀。

    百純見他閱信時神態冷靜,無憂無喜,稍為放心,到看著他點火燒信,才敢問道:「師姐沒事吧!是不是她寄來的呢?」

    辜月明直至書信盡化飛灰,才往她看來,沉聲道:「不論這封密函是誰交給你的,百純須警告他,立即帶同家小逃亡,如果鳳公公一日在位,一日不要回來。」

    百純花容失色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師姐呢?師姐怎樣了?」

    辜月明道:「這或許是命中注定的,我本盡力避免百純捲入此事內,可惜事與願違。鳳公公現正率領大軍從水路開來,如若順風順水,可於大後天到達岳陽。」

    百純淒然道:「師姐是不是出事了?」

    辜月明雙目神光電射,冷然道:「可以這麼說,但只要我辜月明命在,鳳公公絕不敢動你師姐半根寒毛,還恐保護不周。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師姐正隨鳳公公一道南來。」

    百純咬著下唇,好一會後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辜月明淡淡道:「此事說來話長,我現在要趕去見一個人,百純先回紅葉樓去吧!」

    百純憂心仲仲的道:「鳳公公是不是要收拾大河盟?」

    辜月明心中一動,道:「百純回樓前,可順道到八陣園去,知會他們這件事,並為我轉告一句話。」

    百純間道:「辜大哥要我轉告他們甚麼話呢?」

    辜月明輕描淡寫的道:「告訴他們,機會來了。」

    岳奇進入花夢夫人船上的香閏,先令伺候她的傭婦避往外艙房,然後到床沿坐下,關切地看著擁薄被躺在床上的花夢夫人,道:「夫人服藥後好點了嗎?」

    花夢夫人睜開眼睛,道:「藥很苦。」

    岳奇哄孩子般道:「良藥苦口嘛!大夫說夫人只是因舟車勞頓,沒有甚麼事的。」

    花夢夫人柔聲道:「摸我的額頭。」

    岳奇依言伸手按在她秀額上,半晌後露出不解的神色,皺眉道:「很正常呵!沒有燒。」

    花夢夫人嘴角溢出甜絲絲的笑容、道:「你的手又厚大又溫暖,很舒服。」

    岳奇舒了一口氣,撫摸一下後收回手,如釋重負的道:「原來夫人在裝病。」

    花夢夫人白他一眼,佻皮的道:「不這樣你怎會來看我?」

    岳奇不以為忤的道:「我在這裡了,夫人有甚麼話想說的?」

    花夢夫人道:「我們是不是已進入大江?」

    岳奇道:「夫人察覺了,船隊在半個時辰前進入大江,今晚靠岸補充物資,大後天清早可抵達岳陽。」

    花夢夫人輕輕道:「我騙你來,如此不分輕重,你生氣嗎?」

    岳奇憐惜的道:「我怎會生夫人的氣?夫人受苦了。」

    花夢夫人柔聲道:「你會保護人家嗎?」

    岳奇毫不猶豫的道:「夫人放心,岳奇會盡所能保護夫人,不讓夫人受到傷害。」

    花夢夫人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徐徐吐出道:「岳大人今年貴庚?」

    岳奇露出笑容,道:「剛好三十歲,尚未娶妻,夫人喜歡這個答案嗎?」

    花夢夫人雙頰出現紅暈,半張美眸淺嗔道:「你有沒有娶妻,關奴家甚麼事呢?」

    岳奇欣然道:「夫人未嫁,不才未娶,說起話來會少了很多顧忌,怎會不乾夫人的事?」

    花夢夫人又閉上眼睛,柔聲道:「奴家今年二十八歲,比岳大人少二歲。」

    岳奇感到自己的脈搏在劇烈跳動,深吸一口氣道:「若換了另一個地方,千軍萬馬也沒法驅趕我離開,希望會有那麼的一天吧。夫人好好睡一會,我要回去向大公公報告。」

    花夢夫人沒有說話,仍是閉著眼睛,微一點頭,表示答應。

    岳奇為她蓋好被子,悄悄離開。

    辜月明把四弓弩箭機和剩下的箭矢放在桌面上,季聶提打個手勢,兩個手下過來拿起它們,退到廳外去。

    兩人對桌坐下。

    季聶提定睛看著他,唇邊掛著一絲令人莫測高深的笑意,神態明顯和以前有點分別。道:「月明今天做過甚麼事?」

    辜月明猜到他已收到鳳公公寄來的飛鴿傳書,卻不清楚自己有沒有收到冀善的訊息,故出言試探。冷冷道:「我從不會向別人報告我的行蹤,季大人問錯人了。」

    同時想到,對今日岳陽城發生的事,季聶提肯定耳目失靈,皆因錢世臣借搜捕五遁盜一事,全城搜索,季聶提和手下忙著躲藏,其廣布城內的情報網處於癱瘓的狀態,所以這句回答亦是有感而發。

    季聶提毫不動氣,一副今時不同往日的姿態,平靜的道:「月明想殺我嗎?」

    辜月明沒好氣的道:「只聽季大人這句話,便知冀善垮台了。季大人並不是今天才認識我,該清楚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是不是要我重新聲明,我接受這個任務,是要脫離朝廷而不是要升官晉爵。季大人不要弄得本來簡單的事變得複雜起來,我的任務是找到楚盒,親自交給大公公,再從大公公手上接過解除軍職的聖諭。其它一切,與我無關。」

    以季聶提的城府,給他當面搶白,也為之臉色微變,狠盯著他道:「既然如此,為何收到冀善叛上造反的兩封密函,竟不知會我一聲?」

    辜月明理所當然的道:「我不希望花夢被捲入此事內。」

    季聶提嘿嘿笑道:「原來月明竟是個為別人著想的人,真是天下奇聞。不過月明不用為花夢夫人擔心,大公公會好好的照顧她。」

    辜月明露齒一笑道:「我當然放心。」

    季聶提愕然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月明的笑容。」

    辜月明從懷中掏出沒有光澤的夜明珠,遞給季聶提,道:「人有七情六慾,我是人而不是鬼,亦不例外。就是這粒珠子,令錢世臣肯以重金作交易,還虛構天女玉劍被人偷了。」

    季聶提接過夜明珠,摩娑一會,然後拿到眼前仔細研看,不片刻眉頭大皺道:「月明或許不知道,我對珍珠有特殊偏好。天下珍珠,莫過於合浦、南海、洞庭和太湖出產的珍珠。此珠粒大珠圓,光滑潤澤,質地細膩凝重,似合浦南珠,但卻不像南珠的銀白晶瑩;其略帶金黃色,似南海珍珠,又欠其虹彩艷麗;說是洞庭的出產嗎?則太大太重。來人,給我熄掉所有燈火。」

    四個手下聞召從後門走進來,執行指令,到廳堂陷入黑暗裡,悄悄退回後門外去。

    夜明珠不現絲毫芒光。

    季聶提嘆道:「我又猜錯了,洞庭珍珠以夜明珠最罕有稀貴,日間光澤照人,夜間持續放射藍色黃光,即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相隔二、三丈猶見其熠熠光輝,但這顆顯然不是夜明珠。」

    辜月明心忖若此時拔劍動手,憑自己夜視之能,說不定能以快制快,在數招內取季聶提的小命。

    冀善有個極有見地的看法,這個看法打動了辜月明,就是鳳公公太老了,誰都說不準他會不會在明天歸西,所以朝中人人心裡有數,鳳公公一去,權力大有可能重歸皇上手裡去,唯一懼怕的是手握兵權的季聶提,故而不敢露出絲毫反對鳳公公之意。可是如能成功除去季聶提,人人顧忌大減,又欺鳳公公日漸衰老,局面將大大有利皇上和冀善的一方。

    能否殺季聶提,實是整個權鬥的關鍵。

    季聶提苦笑道:「還有是太湖的淡水無核珍珠,與此珠更是無一相似之處。我玩珍珠多年,還是首次沒法一眼看出其產地和價值。錢世臣怎會為這麼一粒珠出賣大河盟,確實令人費解。」

    辜月明道:「或許此珠的價值,就在它的與眾不同,世所罕見。」

    季聶提把珠子交回他,點頭道:「這的確是一顆非常特別的珍珠、我拿著它時,好像有某一種神秘的力量支配著我,今我心中一片平和,忽然不想再和月明斤斤計較。我有一個猜想,是此珠乃一種極為罕有的靈藥,像千年靈芝又或成形的何首烏般,有起死回生的功能,而錢世臣是識貨的人,故不惜一切的去和五遁盜交易。」

    辜月明暗叫糟糕,因知道接踵而來的問題,非常難應付。

    果然季聶提接著問道:「五遁盜肯定也是識貨的人,否則不會拿此珠向錢世臣漫天索價,一副不愁錢世臣不和他交易的態度。五遁盜怎樣解釋此珠的來歷呢?」

    辜月明道:「我沒有問他,因這牽涉到他發財的大計,而我們的信任亦是這樣建立起來的。他助我找尋楚盒,我確保他挾財離開。」

    季聶提沒有懷疑,點頭道:「他是個聰明的人,曉得若惹上你這個敵人,逃到天腳底也會給你追上。」

    接著沉吟起來,欲言又止。

    辜月明心知肚明他想問冀善有沒有第三封飛鴿傳書,但又知如此將洩露冀善仍然在生的秘密,故猶豫起來。

    照道理,在那樣的情況下,冀善能立即逃離京師,已非常難得,怎還有時間寫信傳信。可是辜月明的確收到冀善的飛鴿傳書,由此可見冀善早預料到有此一天,故有應變的方法。

    季聶提道:「你猜大河盟的人會不會參加紅葉樓的十週年晚宴呢?我必須弄清楚情況,方有辦法助你們逃出岳陽。」

    辜月明記起今早見他時,季聶提拿著晚宴的請柬若有所思的情景,又記起季聶提說過或許不用擔心丘、阮兩人的話,明白過來。道:「只要五遁盜參加晚宴,丘、阮二人怎會缺席?」

    季聶提點頭道:「好!一切依計劃進行,我會在指定地點備妥速度最快的駿馬。如果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月明最好不要來找我,我自會去找你。」

    辜月明答應一聲,起身去也。

    烏子虛蹺起二郎腿,坐在豔娘和蟬翼兩幅畫像前,頗有大功告成的滿足感覺。由這刻開始,他可以輕鬆地等待逃走的機會。

    不知是不是用盡了畫情,他有一種以後再也不想動筆寫畫的念頭。唉!他厭了。這正是他的個性,無法長期的耽在某一個行業。

    畫中的蟬翼似喜還嗔,正是烏子虛最愛的神態,有種比真人更真的離奇味道,完全掌握了少女的動人神韻。

    就在此時,他的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幅戴著黑頭罩、身穿水靠的人,靈巧的從掛瓢池攀上岸來的畫面。

    烏子虛猛地驚醒過來,一時間尚未弄清發生了甚麼事,異變已起。

    「嗤!」

    破風聲響。

    烏子虛想也不想,連人帶椅轉動,變成椅背向著原本右手的一方。

    「篤!」

    一枝鐵針插入椅背,深入盈寸,幾乎透椅而出。

    燈火倏滅。

    畫桌上的燈和另一盞壁燈無後被鐵彈子擊中,應彈熄滅。大廳陷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與閣外的黑夜渾融無間。

    烏子虛心忖難道是丘九師?在他認識的人中,除辜月明外,只有丘九師有此身手本領。更令他相信這個揣測的是,對方如不是一心生擒他,那麼射來的就該是一枝弩箭,取的部位也不該是大腿。針上肯定餵了麻藥。

    烏子虛夷然不懼,他再非那個賣蛇膽的小子,又或畫仙郎庚,而是五遁盜,五遁盜是沒有恐懼這回事的。

    雙手反掌抓著椅背,就那麼翻上椅背上,雙腳朝後急撐,椅子仍是文風不動,盡顯他平衡的功力。

    來襲者正從後撲來,哪想到他有此反守為攻的奇招,忽然間烏子虛雙腳離胸口不到一尺,他也是了得,兩手回護胸前,化拳擊出。

    烏子虛身子弓起,就在敵人封擋前的一刻,放開雙手,身體彈直,全身之力盡在腳上,撐中敵人的雙拳。

    「蓬!」

    敵人往後鎗踉跌退,他不是勁力及不上烏子虛,而是吃虧在臨時變招,沒法用上全力,登時吃虧。

    烏子虛卻藉反震之力,來個正前翻,雙腳觸地,順手提起椅子,一個旋身,追上敵人,椅子兜頭照腦疾砸對手。

    那人怒哼一聲,左手橫肘擋格,下面一腳踢出,取的是烏子虛下陰。

    烏子虛哈哈笑道:「你肯定不是丘九師。」

    「砰!」

    椅子碎裂。

    那人被轟得再往後退開,下面的腳差寸許才可踢中烏子虛,非常狼狽。

    出奇地烏子虛沒有趁勢追擊,連續三個翻騰,返回廳堂正中處,忽然消失不見了。

    那人顧不得手臂的痛楚,搶了上來,一腳往擺在正中的桌子撐去,桌子應腳滑開,撞得另一邊的三張椅子東倒西歪,桌腳與地面摩擦,更發出尖利難聽的噪音。

    烏子虛在暗黑裡現形,兩手捧著筆洗,把筆洗內混和墨汁的汙水,就在桌子移開的剎那,朝對手照臉潑去,時間的拿捏妙至毫顛。

    即使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烏子虛仍可以善用環境的特性,把「隨機應變」的策略發揮得淋漓盡致,何況是風竹閣這個熟悉得像「家」的環境。

    這招確實擋無可擋。

    來襲者只好閉上眼睛,往橫移開,但已給汙水潑個正著,接著小腿劇痛,又被烏子虛貼地掃至的腳擊中。那人慘呼一聲,卻沒有應腳倒地,反一連兩個後翻,往後退走。

    烏子虛以手法擲出手上筆洗,瓷碗旋轉著追擊敵人,自己又彈了起來,往敵人追去。

    「當!」

    那人剛站穩腳步,筆洗襲至,仍能不慌不忙,揮掌拍下筆洗。

    筆洗觸地碎裂的當兒,烏子虛殺至。

    那人橫移開去,接著穿窗而出,落往閣外地面。

    烏子虛撲至窗旁,往外瞧去,在星光下,那人半蹲地上,抬起頭來目光灼灼的盯著他,雙目奇光進射,一時間,他再看不到其它東西,心中模模糊糊的。

    這情況只維持了彈甲的剎那光景,腦袋像被靈光重燃點亮,眼前景象回復正常,唯一不同處是一團濃煙正撲面而至。

    烏子虛哈哈一笑,離開窗台,改由大門搶出去,剛巧見到那人投往掛瓢池去。

    烏子虛心曠神怡的走到那人投水處,伸個懶腰,長笑道:「不送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