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噩耗傳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涯瞇上了眼,打量了一下這一百多個魔界獸,滿意地道:「不錯嘛,三個九級的,十多個八級的,其他的全是七級的,實力足夠了,現在,我的寶貝兒們,咱們似乎應該讓冥界的朋友們了解一下輕視咱們魔界的下場了」

    留著黑色捲髮的男子輕鬆地道:「前輩呀,您就放心吧,那四個最強的傢伙,嘿,帶頭的我們當然要留著孝敬前輩您啦,其餘三個,兩個九級高段,一個九級中段,我們三個都是九級高段的,包準吃定他們,另外還有六個八級高段的傢伙,我們這裡有十幾個八級的呢,二打一還玩不死丫們的,我們不如找根麵條吊死算了。」

    就這樣,一個跑,一個追,兩個極其迅速的人影漸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範圍內,伴隨著他們消失的,還有一連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以及,那釁天不知道從哪兒學來的美妙絕倫的形容詞兒。

    黃天嘿嘿笑道:「我說過,在人界,我的逃命水平絕對名列前三名。」天涯還沒琢磨過味兒來,黃天已經哈哈哈哈狂笑著衝到冥軍那邊去了。

    就當魔界和人界方面的人戰意高昂,信心滿滿的時候,三冥主忽然lou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只聽他大聲道:「老七,還不快出來,再不出來你四哥我可就要掛啦,你沒看見魔界的混蛋們要欺負你四哥麼」

    就當一百多個魔界的垃圾,恥辱淫笑著飄向冥軍的時候,人界的大軍也慢慢地縮小了包圍圈,同時法器門和神器門難得一次地大放血,各自把乾坤袋裡珍藏多年的各種法器神器免費大放送,於是乎,幾萬人爭先恐後地挑選著趁手的傢伙,只有那些組織的老大或一些老傢伙們矜持地沒有去跟弟子一樣地拼命搜刮,僅挑選了一件比較合自己胃口的法器或神器,看著自己辛苦煉製的無數法器神器被一幫瘋子拼命地搜刮著,法器門門主厲義以及神器門門主葉知良心裡這個痛哦,不過只要能操翻了這幫冥界來的混蛋,他們心裡還是比較安慰的。

    不知什麼時候,全身纏著繃帶活像隻木乃伊似的黃天悶聲不響地出現在天涯旁邊,一開口把天涯嚇了一大跳,差點使出自己最厲害的絕招:「喂,天涯,這傢伙才是你感覺到的那股強大的力量吧,維斯特那幫人真是成事沒戲,敗事無敵,想解除屍皇的封印,卻連這傢伙也放出來了。」說完,黃天還用唯一lou在外邊的雙眼狠狠盯了一下維斯特一夥閃人前待的那塊地方,至於維斯特一伙,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藍影再一閃,已經到了三冥主身旁,和三冥主並肩飄浮在空中,三冥主嘿嘿笑道:「老七啊,你還真是跟以前一樣呢,龍將說你的氣息突然消失,我還著實急了幾秒鐘呢,不過,幸虧我嗅到了咱們家族特有的氣味,我這才放心,你也真能讓人著急,那麼早就出來了,幹嘛還一聲不吭地躲在下面?」

    幾萬人飄浮在天空,卻連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如果此時有根針掉在地上,那一定是非常醒耳的老彤都不禁捂住了自己的雙眼,唉,鼎鼎大名的靈異界的靈異學院,怎麼教出來這麼個東西……

    事實上,在六冥主出現的同時,黃天就已經恢復了意識,雖然全身撕裂般的疼痛,但他還是強忍著加入戰局,他也知道此刻的情況糟糕透了,就算加上他或許也沒什麼幫助,不過現在是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量的時候,早在意境中痛慣了的黃天這時候還是能忍痛出招的。

    黃天開朗地笑道:「當然,我的身體比普通人恢復的稍微快點而已。」

    另一邊,五萬多名人界的大軍傻愣愣地飄浮在空中,這麼多人氣勢洶洶地湧來這裡,似乎,應該他們才是主角的吧,怎麼卻被晾在一邊了?最後還是老彤拿了主意,畢竟雖然他們人數最多,但卻是最弱的一撥,大家決定配合魔界獸行動,儘管心裡有點彆扭,不過對冥軍的仇恨早已戰勝了一切其他的心理。

    上空,一男一女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的發生,只聽那個女的喃喃道:「這傢伙有毛病吧?」

    天涯不放心地打量著黃天,道:「算了吧,你就別死撐了,再說,就算加上你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你以為你很厲害麼?你只不過是九級初段而已,那傢伙最少是十一級上段的,唉,反正沒戲了,一會咱就拼吧,拼不過就閃人吧。」

    黃天看了看那一百多個魔界獸,道:「一百個七級魔界獸都不能砍死這臭娘們?」

    魔界和人界兩方人馬就這樣瞠目結舌地看著這個突然從地底「鑽」出來的強敵,還有幾個人界的年輕弟子竟lou出愛慕的神情。

    留著一頭金髮的粗壯男子一看就知道他是帶頭的大聲道:「那當然,這些冥界的小崽子今天全都必須交代在這裡,一個都甭想跑」

    一百多個魔界獸中,一個留著紅髮的歐洲人笑嘻嘻地道:「不愧是前輩啊,竟然知道我們幾個早就到了,其實也不能怪我們的嘛,先前的場面前輩一個人就能應付了,我們何必還出來湊熱鬧呢?」

    那個男的糾正了同伴的錯誤:「他是瘋子」

    天涯越來越覺得不安,似乎三冥主不應該這麼鎮定啊,為什麼?為什麼他知道了四周有那麼多七級到九級的魔界獸卻還是那麼從容不迫呢?但天涯也覺得差不多了,該讓這幫小崽子亮亮相了,於是天涯大叫道:「你們這群小王八蛋,還不快給我滾出來,躲在一旁看戲很爽是不是?」

    女的非常誠心誠意地祈禱道:「拜託,上君,千萬別讓那傢伙去咱們那裡……」

    黃天轉過頭看著冥軍,語氣平淡地問道:「現在怎麼辦呢?這回可麻煩了。」雖然語氣正常,但從黃天轉頭後的眼神裡瘋狂湧出的痛意可以體會出,他此刻的情況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好,黃天心裡也把天涯的一千八百代祖宗都問候了一遍,操,你沒事碰我幹什麼,我他媽能不痛麼

    黃天忽然lou出狡猾的笑容,道:「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一句話麼?」

    黃天終於能轉過頭來,淡淡的笑意出現在他的眼神裡:「如果加上我呢?」

    天涯輕輕地敲了敲黃天的身體,看他的眼神沒有絲毫變化,這才放心下來,大笑道:「哈哈哈稍微?我看你簡直就是個怪物」

    狂雷一式隨手而出,上萬道紫黑色的雷電瘋狂地衝向六冥主,當然,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六冥主雖然有點措手不及,但還是佈下了一個冥力防護網,絲毫沒有損傷,瞪大了一雙美目,六冥主氣惱地看著偷襲她的人,此刻正在她正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手舞足蹈地大聲叫嚷著:「你個臭婊子破爛禍千人騎萬人壓的sāo胚子人與獸的女主角要不是當年我養的那隻狗沒戴避孕套,你早就被沖進下水道了還有你現在威風的份?有種你來殺我啊來啊來啊你個……」又是一連串是女人聽了就會發瘋的美妙詞語……

    一聲尖銳的嬌笑隨著一道藍影一閃,頓時從剛才崩塌的山峰下面不知多深的地方衝了出來,只聽一個嬌美的聲音狂笑道:「哈哈哈哈,我自由了,我終於自由了,該死的曹風,竟封印了老娘好幾年老娘還不是出來啦,哈哈哈哈。」

    天涯疑惑地看著黃天,遲疑地問道:「你……你……你沒事了嗎?」

    天涯冷哼道:「如果是我以前訓練出來的精英也許可以牽制那傢伙一會,這幫垃圾,它們一會不逃跑我就阿彌陀佛了。」

    天涯突然有種不怎麼好的預感,他道:「哪句?」

    六冥主平時的幹練老辣都在這一瞬間消失了,瘋狂地一聲怒吼:「我要活活撕碎了你個小王八蛋」藍影一閃,已經到了黃天剛才飄浮的地方,而黃天卻在她的正前方一千米處,連串的美妙形容詞兒依舊不斷地傳進六冥主的耳朵裡,氣得她恨不得狠狠自己咬自己一口懈氣。

    不一會,各組織的弟子都拿到了一件或幾件或十幾件或幾十件的法器或神器,看著空空如也的乾坤袋,厲義和葉知良突然有一種幾十萬個非洲難民突然衝進了自己開的麵包店裡的感覺。

    接著,一萬多冥軍同時向著藍影在空中跪了下來並恭敬地齊聲道:「恭迎六冥主」原來是被曹風封印的冥界六冥主,怪不得黃天在飛機上的時候對這裡的力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他感應到的是曹風布下的封印的力量。

    天涯無奈地搖搖頭,看來這幫小傢伙肯定是在魔界的搗蛋鬼,在那裡混不下去了,才來的人界,其實也對,按自己以前的脾氣,如果見到他們,非宰了他們不可,簡直是魔界的恥辱啊不過說句心裡話,天涯認為還是人界適合這幫傢伙,同時心裡很是悲哀,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和他們一樣了?

    天涯搖搖頭,無奈地道:「沒辦法,想不到他們竟多了一個實力比我差不了多少的大援,誰去單挑她都是死,層次差得太遠了。」

    另一個環境,黃天的體內,六大絕獸正在痛扁狂刃,加納大叫道:「你有毛病啊,以那小子的實力,你還敢輸出信號讓他打三冥主」接著,傳來狂刃的慘叫聲以及無數句:「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接著,一個個哄笑聲出現在四周,開始在現場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有人躲藏在周圍,以及潛伏在什麼地方,等這一百多個人形魔界獸出現在天涯身旁後,那些人依舊沒看清它們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六冥主的外形很是討人喜歡,如玉般的潔白皮膚,似能勾人魂魄的一雙丹鳳眼,小巧玲瓏的鼻子,嬌豔絕倫的紅紅的小嘴,只聽她嗔聲道:「哎呀……四哥,我不過就是多看了一會戲嘛,你來得晚沒看到,之前一幫小傢伙在這裡打鬧,特有趣,好象雙方還是天敵呢,比貓和老鼠好玩多了……」

    弘時沒事兒了就上我家來跑著玩,弘晝和他也走的近些,倒是弘曆,就是在四哥家也少有出來。

    「叫你別喝你還喝。」我一邊給他餵菜一邊笑著埋怨他,老十就在那兒一個勁的笑。

    我聽到馬蹄聲,想著應該是老十回來了,弘晝也聽到了,把小鞭子遞給我就往外跑,邊跑還邊喊十阿瑪十阿瑪。

    老十一把把他抱起來,往我這邊走來,在我臉上親了親,又逗著弘晝:「晝兒今天乖不乖?陀螺喜歡嗎?額娘有沒有教你寫字啊?」

    常遠在邊上對小十八說:「喂,你夠了哦,他才多大的孩子啊,來晝兒,叔叔抱你去找你額娘。」

    弘晝在我懷裡委著,好像是睏了,我抱著他搖了搖問他是不是睏了?他點了點頭就不出聲了,我讓老十吃飯,然後抱著弘晝上他屋裡去睡覺。

    「我寵了還是你寵了?那天把墨扔地上說不寫字,我說要打,你就是不讓,還我寵咧。」

    「晝兒睡著了?」回來後老十已經吃完飯,側坐在貴妃椅上看書呢。

    誰知道弘晝還真拿了酒杯跟老十喝了個,我們兩個大人看他喝下去的反映,結果他一皺眉,哇的一聲就哭開了,我們兩個笑的啊,忙給他吃菜。

    我打他手下,笑著說:「多大的孩子你讓他喝酒。」

    帶著他時間長了,對帶孝子也有些心得了,他也變得越來越纏我,我可離不開他了,用常遠的話就是耿氏怕見這小子的時間也沒我們見的多。

    「晝兒,走咱們玩陀螺去,你看你十阿瑪給你做的可以晚上玩的陀螺哦。」我舉著個大陀螺來找這小子。

    「嗯,那就好,你不嫌他煩就好。」他說著就抱了抱我,他吻著我,我好像聽到門響,他也抬起頭,看到晝兒抱著枕頭站在門邊上,看著我們這曖昧的樣子,他揉了揉眼睛,我趕緊站起來。

    常遠和老十沒事兒就帶著他做些男孩子的遊戲,什麼上樹啊,練功夫啊,沒事兒再來個飛天大鞦韆,這小子纏他十阿瑪不行,不過對常遠倒不是很親熱,沒人知道原因。

    邊說邊往屋子裡走,我給了他一巴掌,亂說,他嘿嘿笑著。

    老十躺在外面,小聲說:「他在最大的不好,就是我想抱你還得隔著他。」

    「嗯,睡了,今天沒有午睡,說非要記住那十個字不可,還問我為什麼人會性相近習相遠,我還給他講了講咧,呵呵,長本事了吧我。」他坐好,喝著我遞過去的茶,我坐在他邊上,幫他捶著腿。

    弘晝不笨,歲數小但是挺會來事兒的,忙說:「阿瑪,額娘剛才帶我玩陀螺來著,她還是不會,都是我在玩呢,下午寫了十個字,額娘說我寫的不錯。」

    小十八拉著弘晝的手說:「小子我告訴你,你得聽我們的話,不然我不讓你十阿瑪帶你玩了。」

    弘時過繼給八哥的事情應該是假的,反正到現在四哥也沒了動靜,他呢,看他爹還要他心情也好多了,小心眼子一個。

    老十在家的時候教他認字,帶他練練劍,給他把小小的劍,他拿著還挺有意思。

    小十八在他們身後張著嘴伸著手,我在窗邊看著他們,笑了起來,老十小聲跟我說:「小十八有時候會在皇阿瑪面前說弘晝比弘曆好哦。」

    弘晝這小子鬼靈精的很,有聽說我和老十商量不再去辦差後,這小子賴這個府裡不走了,原來一週七天四三開,現在成了雙休日了,在我們這邊待五天了。

    四嫂挺滿意耿氏的低調,比年氏強,反正不是我們府上的事兒,我們也就是聽聽算了。

    常遠衝他做了個大鬼臉,看著他們這一大一小的鬧騰,我們幾個亂笑一通。

    小十八跑著跟進來:「喂,常遠,你夠了哦,哪有你這樣子告狀的啊?」

    其實我不會抽,就是在邊上看著他玩,看他玩的高興我也高興。

    弘時對弘曆一直不親,現在弘晝和弘曆也不如原來了,我問過弘晝,他就說四哥不親了,為什麼不親了,他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不如三哥親。

    「你不在家還讓我把他送回去,我哪捨得啊,他在還能陪我說會兒話,你別看他小,挺懂事的。」

    弘晝喜歡玩陀螺,說打來打去的有意思,晚上又看不清,老十就找來了好多的貓眼石鑲嵌到陀螺的周圍,晚上一打就是亮的,好看的不得了。

    「也沒,就是說弘晝跟著咱們的話,就別去景仁宮住了,來回跑著不方便,他最近住暢春園多。來晝兒,跟阿瑪喝一個。」他給晝兒拿了個酒杯。

    「呵呵,我的錯我的錯。我過一段會很忙,皇阿瑪一直在說海禁的事情,不在家的時間多,你要是不想帶他,就讓他回四哥那邊,不過我怕你現在是捨不得了哦。」

    弘晝在外面都叫我叔,回了家就叫我們阿瑪額娘,他小腦袋瓜轉的挺快。

    老十也不知道給弘晝下了什麼藥,這小子被迷的不行,成天不回四哥府裡,就是回也是晚上回,白天就跑過來了,我因為送他沒事兒跟四嫂那兒多走動走動也不錯。

    弘晝來後,我到點就和他吃飯,老十有時候回來晚,也不讓我們等他吃飯,怕餓著孝子。

    我驚訝的看著他,他也笑了起來:「畢竟跟著咱們時間比較長嘛,人心是肉長的,怎麼會不近啊?」

    老十回頭衝我挑了一下眉,意思是說怎麼樣,我教出來的,換來我一臉的無奈。

    老十走過去問他怎麼了,他說想和我們一起睡,我無奈的衝老十笑了笑,把晝兒抱到床上,哄他又睡著。

    「今天進宮,皇阿瑪說什麼沒?有什麼交待的嗎?」老十回來後我問他皇上的意思,不會沒事兒讓他進宮的。

    常遠把晝兒抱進來,往我懷裡一放:「你可得看好這孩子,現在這孩子是個異類,別讓他們這些市儈孝子給帶壞了,就像小十八這樣子的。」

    我點他腦袋下,他也無奈的笑了笑,這在別的小阿哥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我們就是希望晝兒可以和別的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樣,能幸福快樂些。

    「晝兒剛來的時候,我還真怕你不會帶孩子呢,現在看來不錯啊,不過不要太寵他,畢竟是個男孩子,以後是要成事兒的。」

    「阿瑪,這個好辣啊。」他一直張著嘴哈著氣,看他眼都紅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