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拱橋激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此十式靈感來自唐初開國時的道門大宗師寧道奇的「散手八撲」,亦是法明向此武道巨人的致敬訪問下載TXT小說第一式名「魔由心生」,可以任何手法施展,最厲害的是直指對手本心,令其錯覺叢生,生出無法逃避的驚怵,接著的九式連綿而出。試問能擋格他第一式者,天下已沒多少個人,縱擋得過,也將被迫落在守勢下風,如何可捱得過他一招比一招厲害,融合禪法和魔功的可怕招數?。

    當日大戰五僧,法明就是憑此十式,硬將五僧從主動上風,壓得有力難施,令他可安然脫身。

    現在一上場便以此十式招呼龍鷹,可知他對這邪帝是何等重視,不敢掉以輕心。

    倏地龍鷹拔身騰升,兩腳連環踢出,拿捏的時間和角度精準得匪夷所思,以法明之能,亦沒法變招應付。

    「砰!砰!」兩聲,勁氣爆破。龍鷹兩腳先後踢中法明腕底的位置。

    法明長笑道:「不愧邪帝,領教哩!」往橋的另一端腳不沾地的後飄,兩道人影在左右與他擦身而過,往龍鷹殺過來。

    龍鷹足點地面,暗叫厲害,難怪武曌說自己想殺他仍是力有未不逮。只看他要退便退,自己竟纏不著他,可知法明高明至何等程度。如果他沒有負傷,只他便可緊纏自己不放,加上四大弟子,明年今日肯定是自己的忌辰。

    不過龍鷹並不曉得,法明比他更要吃驚,因法明自出道以來,還是首次沒法將「魔佛十式」連綿不斷的施展下去,關鍵在龍鷹的第一腳,解去他第一式,第二腳卻令他下一式沒法一氣呵成的繼續。箇中情況,非常微妙。

    從法明左方衝過來的人,出奇地年輕,頂多比龍鷹年長三、四歲。一襲青衣,頭紮文士巾,俊俏清秀,乍看宛如臨風玉樹,一派風流書生的本色。但龍鷹總感到他散發著妖邪之氣。他用的是青光閃爍的長劍。此時劍化數十道寒芒,繞身疾走,朝他直衝過來,絲毫不予他喘息之機。劍法凌厲狠毒。看年紀,他該位列法明四大弟子的末位。

    從法明另一邊搶出來的卻是個高大胖子,驟看似座肉山,但龍鷹偏感到四大弟子中不論武功地位,均以此人居首。首先是掌握不到他的虛實。又感到他靈動如神,在這等兵凶戰危的情況下,仍是笑容可掬,若如來赴朋友的約會。到離龍鷹左側二十步許遠的位置,驀地騰升數尺,足尖往橋欄一點,凌空往龍鷹投過來,肥手一抽,腰帶變成長達丈半的軟鞭。鞭梢往龍鷹頭頂點來,比邪書生的劍來得更快,後發先至。

    一下子,兩人不但完全封鎖了他的進路,且隱然形成緊纏不放之勢。

    龍鷹哈哈一笑。道:「法明你再不來陪老子玩,老子失陪了。」

    說罷竟筆直往後方傾斜下去,胖子的鞭梢立告點在空處。

    法明的聲音傳回來道:「怎會不陪邪帝玩呢?我會唸大悲咒超渡你。」

    龍鷹雙腳一撐,砲彈般往後方射去。這是他的獨家祕技,純憑魔勁爆發的動力。迅如雷疾如風,剎那間已脫出可怕胖子和邪書生的夾纏。

    他凌空翻身,拳掌齊施,向倉卒躍空攔截仍處下方的羊舌冷攻去。大笑道:「仍是我上你下,二師叔真不濟事。」

    隨後而來的三真妙子嬌叱一聲,從香袖內射出彩帶,長暗器般直射龍鷹,取的是他面門必救的部位。

    此四人各有驚人技藝,一旦給他們形成合圍之勢,龍鷹肯定沒命。最糟糕的是不知法明到了哪裡去,若他在另一邊等待,離開拱橋將無異於踏進鬼門關。

    「砰!砰!砰!」在眨兩眼的高速裡,羊舌冷挨了龍鷹三拳四掌,龍鷹不住騰起,羊舌冷則慘被迫落往地面。但龍鷹卻是暗暗吃驚,這才算是他首次和「二師叔」正面交鋒,發覺他一雙手軟柔如綿,似若無骨,像兩條軟鞭多過像人手,故招式刁鑽難擋,防不勝防,如果在地面與他纏戰,只他一人已非常難應付。而他的內功更是古怪,如波浪衝擊,一浪比一浪猛烈,令人難以抵擋。

    三真妙子的彩帶攻至,今次她學乖了,彩帶竟生變化,化作七、八道帶影,也不知哪一條是真的。只可惜她沒見過龍鷹在易天南府第接槍的驚人手法,否則不會再犯一次剛才被龍鷹借力脫圍的錯誤。

    胖子和書生斜衝而上,力圖迫他落回地面。龍鷹喝道:「多謝三師叔!」

    一腳撐出,踩進帶影裡。帶影消散,變回一條彩帶,三真妙子氣得嬌叱時,龍鷹破空而上,幾個翻騰,落在拱橋的另一端。

    羊舌冷和三真妙子從仍在空中的胖子和書生下掠過,朝龍鷹殺去。

    龍鷹暗呼好險,若他剛才心存僥倖,往拱橋另一邊逃跑,肯定是向法明投懷送抱。不過明知法明尚未抵達橋的這一邊岸,他亦絕不會從陸岸逃走,因為他正殺得性起,如此難能可貴的機會,有這麼多厲害的對手,怎可不盡興?

    此一拱橋,是他最厲害的武器。敵人正被他利用拱橋的特性形勢,牽著鼻子走。

    交戰至此,只不過十來下呼吸的時間,但已驚險萬狀,勝敗一線之差,龍鷹任何一個失著,都會陷自己於萬劫不復之地。偏是他履險如夷,還一副玩世不恭、揮灑自如的氣人神態。

    龍鷹橫移開去,貼上橋欄,然後彎折過欄,就那麼貼著橋欄滑到橋底去,以一手吸啜橋底粗糙的泥石面,另一手劈出隔空掌,發出利比刀刃的驚人魔勁,朝首先追到橋底下來的羊舌冷劈去。

    當日龍鷹便是以此招,純憑勁氣的鋒利切斷薛懷義的脖子,勝過刀刃的鋒快。

    羊舌冷雖是了得,卻想都沒想過對方似是先知先覺般把他入橋底的時間位置掌握得一清二楚,就在他仍弄不清楚龍鷹在哪裡的一刻,對方掌勁的鋒芒已割頭而來,若被命中,會是腦破命喪的收場。

    他也是了得,身子蜷曲直墜,氣聚屁股迎上龍鷹早有預謀的招待。

    此正為魔種級高手與其他高手的分別,神通廣大,到了橋底此一特定環境,其無所不知的感應,令他知敵的異能發揮得淋漓盡致,而敵人再難以如在橋面般輕易困死他。龍鷹利用環境,一舉把對方以眾凌寡的優勢徹底扭轉過來。

    武曌看得準,他要殺法明是力有未逮,逃跑卻是綽有餘裕。

    「砰!」

    以羊舌冷這般畢生修苦行最捱得揍的高手,也要痛得悶哼一聲,硬被掌勁震得往橋底外拋飛。

    龍鷹往另一方移去,空出的一手疾探,剛巧三真妙子借彩帶縛著橋欄之力,往下降至,情況與羊舌冷全無分別,龍鷹若要殺她,得手的可能性極大,不過看在她是太平公主的師父分上,兼之對方又是這麼嬌豔的女人,實在沒法辣手摧花,突破對方護胸的掌影,往她高聳的胸脯抓了一把,五指各注入一道擾她真元的魔氣。

    「咕咚」一聲,羊舌冷掉進離橋七、八丈外河水裡的聲音傳過來,可知這一輪短兵交接的迅疾。

    若三真妙子曉得另一邊的羊舌冷中招失利,絕不會這麼容易著龍鷹的道兒,正因她以為龍鷹正窮於應付羊舌冷的攻勢,所以想也不想的降下來,好與羊舌冷前後夾攻,收拾龍鷹,哪想得到羊舌冷被龍鷹一招收拾掉。

    龍鷹抓上她的胸脯,不知是否天性相克克,她竟沒法做出應有的反應,反被他五縷魔氣侵體,延往全身經脈,且嬌體發軟,再拿不住彩帶,眼看要掉往離橋底近三丈的河水去,龍鷹伸手過去摟著她蠻腰,使了下手法,她如被操弄的傀儡般,急旋起來,被橫送開去,迎上剛來到橋底的書生處。

    龍鷹手足並用,憑著能千變萬化的魔功,迅如鬼魅的退移往橋底的另一端。

    書生低喝一聲,一手接著師姐豐滿撩人的嬌體,旋又慘哼一聲,全身一震,硬受了龍鷹借三真妙子施展的旋勁,噴出小口鮮血,手再沒法運力攀附橋底,與三真妙子變成同命鴛鴦,一起掉往河流裡。

    胖子此時成功進入橋底,肥猴般往龍鷹倒吊著爬過來,成為目下唯一可威脅龍鷹的人。

    龍鷹對這個胖子最為忌憚,知如給他纏死,一俟其他三人重整陣腳,他絕捱不了多久。不過他剛才所有戰略,均針對此君而發,胸有成竹。大笑道:「來得好!」

    雙腳藉橋底盡端的斜面用力一撐,砲彈般往大胖子筆直射去。

    以大胖子的功夫,也要大驚失色。

    他為了要附在橋底,頂多可以雙足應敵,可是對方攻的是他胸肩的位置,以雙腳對龍鷹全力以赴的雙手,等於將老命交往對方手上,當機立斷下,雙手一推,往河水掉去。

    四大弟子,沒有一人能避過落水的命運。

    龍鷹一個翻身,追著胖子落水去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