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出嫁從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道:「聖上的態度令人頭痛,指明不可牽連武承嗣,也即是說不可憑軍方的力量對付敵人,只可由我們暗地去幹。」

    萬仞雨輕鬆的道:「有甚麼好頭痛的?只要能列出一個暗殺名單,然後逐一乾掉,哪輪得到大江聯不立即撤出神都?」

    龍鷹道:「問題在宋言誌可提供的,最高級的只屬二壇級的人物,恐怕起不了甚麼作用。且打草驚蛇,乾掉幾個後,敵人會曉得他們中有我們的內應,會害死宋言志。」

    萬仞雨道:「二壇級人物是甚麼東西?」

    龍鷹解釋道:「這是據宋言志所說大江聯以壇數定等級的方法。大江聯的領導層以壇數分尊卑等級,最高是十二壇,像褚元天只屬一壇級的人物,那個在易天南府第偷襲我的人叫夏侯甘卓,宋言志是他的軍師,只得二壇。就宋言志所知,十二壇的人物只得兩個,但身分不詳,可知大江聯的保密工夫做得多麼妥善。」

    萬仞雨沉吟道:「小可汗高高在上,只下面的人以壇數定等級,寬玉是突厥國師,毫無疑問是兩人的其中一個,另一個極可能是那姓万俟的美丫頭。唉!現在武曌變得畏首畏尾,憑我們三個確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龍鷹道:「說到底就是皇儲之位累事,一天不解決這個問題,一天我們沒法放手對付突厥人。」

    萬仞雨嘆道:「最怕是武曌隨便找個藉口殺掉三皇子和四皇子,那我除了造反外,再沒有別的選擇。」

    龍鷹道:「你不是和武曌的皇孫李隆基很熟絡嗎?何不找他探聽消息,看武曌對待他們的態度有否轉劣?」

    萬仞雨點頭答應。

    龍鷹還想說話,足音自遠而近,連忙閉口。

    一個俏婢笑意盈盈進入偏廳,福身道:「小婢青枝,小姐有請小混蛋。」說罷忍俊不住的以袖掩嘴偷笑。輕輕道:「對不起,是小姐要小婢這麼傳話的。」

    龍鷹大感尷尬,萬仞雨則笑至氣絕,道:「想不到你降級為小混蛋,這叫自作孽,快滾去見她。」

    小魔女坐在亭子裡,秀眸生輝的瞧著他接近。到坐在圓石桌的另一邊,俏婢離開後,偌大的後園剩下他們倆,右後方的月洞門,是小魔女中招的地方,小魔女選在這裡見他,使他感到窩心的甜蜜。

    龍鷹道:「你要賠償我。」

    小魔女興致盎然的道:「有甚麼好賠的?喚你小混蛋是給足你面子,看本小姐會不會喚萬仞雨作小混蛋,身在福中不知福,你這小混蛋該感到榮幸才對。」

    龍鷹搖頭嘆道:「聽下來又不無一點歪理,原來小魔女大姐愛喚情郎作小混蛋。」

    小魔女杏目圓睜道:「你說甚麼?」

    龍鷹嘻皮笑臉,擺出個無賴款,道:「不知大小姐約小混蛋到這裡來,是想純談情還是親熱親熱?」

    小魔女「噗哧」嬌笑,道:「都說你的心是歪的,所以動的全是歪念頭。不是約你,而是要召你來報上想到甚麼奇謀妙計,可說服爹讓本姑娘隨你到江湖闖蕩。」又扭腰不依的道:「人家等得不耐煩哩!明天便要去。」

    龍鷹看得目瞪口呆,小魔女一邊說話,表情不住變化,每個神態都是那麼生動活潑,與她說話的內容配合得天衣無縫,就像由她現身說法,告訴你甚麼叫極盡誘惑的能事。她雖說得又急又快,但字字清晰,抑揚頓挫隨心所欲。撒嬌起來的嬌姿美態更能穿透骨髓,擁有不可抗拒的魅惑力。

    小魔女見他目不轉睛的打量她,大嗔道:「有何好看的!快動你的腦筋。」

    龍鷹首次為此動腦筋,當然不是真的要帶她去闖蕩江湖,而是看如何令她乖乖的不再為此糾纏他。一拍桌面道:「有了!」

    小魔女對他知之甚詳,一臉戒備之色道:「不要隨便找些瘋話來搪塞敷衍本姑娘,我會要了你的命。」

    龍鷹見她不受誆,洩氣的道:「以大姐那麼聰明伶俐也想不出辦法,小混蛋的腦袋可想出甚麼來。嘻!辦法不是沒有,只怕大姐誤以為小弟想佔你便宜。」

    小魔女沒精打采的道:「又是這一套。」

    龍鷹笑嘻嘻道:「此套不同彼套。國老之所以不放心讓大姐出門遠行,是擔心大姐武功太……」見她變得凶神惡煞的可愛模樣,慌忙改口道:「不!是怕大姐武功太高,出手傷人,弄得處處民不聊生。哈!我偏有一個法子,可令大姐武功變低,你聽過易筋洗髓、脫胎換骨嗎?」

    小魔女頓然變得生機勃勃,又半信半疑的道:「聽便聽得多了,真有這種功法嗎?我豈非可變成真正的……」

    龍鷹及時接下去道:「低手!」

    兩人互望一眼,同時忍不住笑彎了腰,充滿因融洽愉悅而來的樂趣。

    小魔女用衣袖拭掉嗆出來的淚水,再以迷死人的眼神橫他一眼,道:「說下去,我要給你佔甚麼便宜?」

    兩人間毫無禁戒無所不至的戲謔談笑,令龍鷹大感香豔刺激,道:「當然有,懂的人不多,老子是其中一個。首先由老子以無上玄功,打通大姐你全身經脈。」

    小魔女狠狠盯著他道:「不要騙我,今次我真的會和你拚命。」

    龍鷹硬著頭皮道:「我龍鷹頂天立地,怎會騙大姐?不過因要點遍大姐全身穴位,點完後大姐除小弟之外,包保嫁不出去。請大姐三思。」

    小魔女凝神瞧他好半晌,若無其事的道:「嫁不嫁得出去關你屁事。好!你愛碰哪裡便哪裡,但若碰完沒有任何改變,我會向爹告發你。」

    龍鷹舉手投降道:「這種事哪有得保證?」

    小魔女回復少女嬌態,搖晃兩邊香肩道:「龍鷹呵!你是不是要人家恨你呢?」

    龍鷹把心一橫道:「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你嫁了給老子,那老子愛帶小嬌妻到哪裡去便哪裡去,此招叫出嫁從夫。」

    小魔女立告紅暈滿臉,並不躲避他的魔目,尚未來得及答他,萬仞雨神色凝重的從月洞門穿進來,隔遠叫道:「有万俟姓的頭緒哩!快來!」

    張柬之神情肅穆的道:「我親自去找一個從柔然到中土來經商的商人,終於尋得個知情者。」

    狄仁傑不知到了哪裡去,剩下萬仞雨和龍鷹聽他說話。

    龍鷹不知為何,竟心驚肉跳。

    張柬之續道:「他說小時曾聽過年老的族長提起過一個在大沙漠深處活躍的神秘種族,人數不過一千,其領袖便是以萬俟為姓。此族的人被柔然稱為『蘭勒呼根』,意為神也殺不死的人,刻苦耐勞,驍勇善戰,且精善藏蹤匿跡之術,隨便走一個出來都是非常可怕的高手。也有人稱之為神秘之族,叫此族的人為秘族戰士。」

    龍鷹想起採花盜,倒抽一口涼氣道:「我可能已殺了一個祕族戰士。」

    龍鷹解釋後,萬仞雨眉頭深鎖的道:「這樣一個種族,怎會離開大漠遠到中土來,助突厥人搞風搞雨?」

    張柬之道:「自當有他們的理由。照我看,他們來中原的人不會太多,但已教人非常頭痛,像採花盜那樣的祕族戰士,是可怕的刺客,令人防不勝防。難怪這麼多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逐一在他們手上飲恨。」

    萬仞雨道:「武承嗣的刺客集團裡,有沒有祕族戰士在其中呢?」

    龍鷹苦笑道:「以前該沒有,但很快會有了,第一個目標該是三皇子李顯。」

    張柬之和萬仞雨同告色變。

    狄仁傑回來了,坐下道:「我再修書一封,將祕族的事告訴黑齒常之,著他小心提防,寬玉加祕族戰士,真的令人擔心。」

    轉向龍鷹道:「見到聖上,記緊要告訴她這件事。」

    龍鷹一震道:「我明白武承嗣為甚麼肯和我修好了。」

    三人目光同時落在他身上。

    龍鷹道:「正因他有對付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方法,所以再不怕我站在你們的一方。」

    狄仁傑起立道:「三皇子方面由我和柬之想辦法。仞雨到東宮找李隆基,著他們加強提防。」

    龍鷹等連忙起立。

    狄仁傑向龍鷹道:「你不用再去找仙兒,剛才她一溜煙的出門去了。」

    龍鷹心覺不妙,小魔女的反應似不大對勁。但因秘族之事,令他心如鉛墜,一時哪還來閒情去理會兒女私情?點頭表示明白。

    狄仁傑送兩人到堂階處,道:「對大江聯的真正實力我們是一無所知,但知道的已教人吃驚。每過一天,他們的勢力就增加少許,若我們不趁早撲熄火頭,到成燎原之勢,將回天乏力。」

    龍鷹道:「我會盡力說服聖上。」

    狄仁傑道:「我太明白她了,際此一心立武承嗣為皇儲的時候,甚麼都聽不入耳。現在只需告訴她有關祕族的事,其他候機會再說。」

    龍鷹和萬仞雨告別離開,來到街上,已是黃昏時分。

    龍鷹記起閔玄清的吩咐,橫豎她的如是園離國老府不遠,雖已失去見她的心情,但卻不想再次失約。

    萬仞雨道:「先找個地方祭五臟,然後分頭行事如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