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七星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七星劍。

    金吞口,烏木柄,鯊皮鞘。鞘上,有七點如同鮮血般鮮紅的寶石,連城之寶。

    然,它的價值不在於此,而在於所代表的權力和威信——武當派掌教真人那泰山北斗的地位。

    記得那一天,他頭戴紫金冠,腰懸七星劍,在諸多武林頭面人物的簇擁下,在三清神像前接過了掌教的位子,從此成為執武林牛耳的人——才二十七歲的他,曾那樣地躊躇滿志。

    他是武當派五十年來的第一高手,在第十九代掌門仙去之後正式由大弟子成為掌教。

    蕭憶情又何足道?聽雪樓又何足道!

    他麥任俠將聯合所有不屈服於聽雪樓的勢力,全力遏止蕭憶情那不可一世的併吞武林的野心。

    道袍飛揚,他在解劍池邊揚眉冷笑,笑裡,全是年少的傲氣。

    七星劍在他手中閃著火一樣的光芒。

    然,此刻,在這昏暗密閉的墓室裡,整整九天粒米未進的他只是如同垂死的野獸般在角落裡喘息。幻覺……那由於極度饑餓困頓而產生的幻覺讓他又看見了那個人——那個將他騙進墓室、活生生將他反鎖在裡面的二師弟……好恨,他好恨!

    恍惚中,看見二師弟張珮寧向他走了過來,帶著獰笑。他大怒,不顧一切地舉劍刺過去,然,沒有用……師弟忽然就到了他身邊,仍然獰笑地看他。

    笑什麼?不准笑!不準!

    他忽然張口,對著近在咫尺的那獰笑的臉一口咬了下去!

    好腥……好熱的血啊……讓他已經紙一般薄的胃異常地興奮起來,他用力地舔著、吸著……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嘴角傳來劇烈的刺痛——劇烈得足以讓半死的他也暫時恢復了一點清醒。

    抬手一摸,臉上、手上到處是溫熱的血……他居然在昏迷中因為飢餓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血,血……餓,好餓!他要吃的!

    然,他知道自己是沒有救了的——這裡是武當山歷代掌門的墓室,為了完好地保存各位掌門的遺體,石門一旦關閉,是人力永遠無法開啟的,而且平日也絕少有人來。他經常出門遠遊,所以,即使幾個月沒見他,弟子和門人也不會覺得奇怪。

    陷入了半瘋狂的狀態,他在昏暗中到處摸索著,用嘴舔著石壁上滲出的水滴,緩解著胃裡嫉極度的痛苦——和著血的水流在舌上,更加刺激起他無限的欲望。

    他近乎癡迷地啃著一切所能碰上的東西,然,一路咬過去,什麼都不能吃……

    木頭,岩石……墓室裡,就只有這兩件東西。

    果然只是死人呆的地方啊——他絕望得發狂起來,拔出七星劍四處無力地砍殺——這裡是死人才呆的地方!而他才二十七歲!

    死人……他的手驀然頓住了。

    奇異而熱切的目光,停在了那一具具堅實的楠木棺材上。他的喉結上下滾動。

    喉嚨裡呻吟出了不知是痛苦還是喜悅的聲音,他用盡所有餘力舉起了劍,然後讓它順著慣性落下——楠木在吹毛斷髮寶劍下如豆腐般剖開……

    幸虧……幸虧有七星劍呢……

    「哎呀,說起來大師兄還真的是遊俠心性——都到師傅的忌日了,還不回山,看來少不得要我這個二師哥帶大家來祭掃了。」

    一個月以後,石墓的門忽然洞開,一群弟子擁著二師弟走入,而門打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竟然是棺蓋上那柄斜插的七星劍——鞘上的七顆紅寶石如同要滴出血來。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墓裡一片狼籍的血腥景象——所有的棺木都被劈開了,屍體的殘肢凌亂地鋪了一地,那個正野獸般貪婪地啃著某隻腐爛的人手的,居然、居然是……

    「你又贏了。」在夕陽映照下的白色小樓裡,帶著面紗的女子微微嘆息著,對旁邊一個披著貂裘執著金盃的青年道,「果然,人和獸其實沒有多少區別。」

    「阿靖……」青年沒有接著她的話題,只是微閉著眼睛,拍了拍她的手背,淡淡問,「高歡如今把他訓練得怎麼樣了?」

    「很順利——他已經從內心裡完全被摧毀了——再給他套上籠頭他就會毫不反抗地跟我們走……」阿靖頷首,沉吟著,「麥任俠本來的武功實在是不錯,一旦訓練成了殺手、吹花小築的實力將大大提高。」

    「如果不是因為他是個人才,我早叫張珮寧殺了他了……何必那麼費事地把他關在那種地方折磨他。」蕭憶情啜了口酒,神色淡漠,隨手把玩著橫在膝上的七星劍,彷彿那無上的權威象徵只是一個玩具,冷笑——「什麼正派名門的子弟,從小的忠孝禮義……其實人人的心裡都是一隻野獸。那些道德倫理只是象一個堅硬的面具,如果你敲破了它,會看見內裡藏的只是醜陋不堪的畜類而已——」那才是人的本性啊……「

    阿靖目光銳利地一閃,但終究還是沒說什麼,只是伸手輕輕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

    「你喝多了……平日你的話不會那麼多。」

    杯中的紅色美酒微微漾動。血一般的美酒。

    權傾武林的聽雪樓主對於這樣的干涉卻似乎很順從——有些疲憊地伸手拿起七星劍,隨便遞給旁邊的緋衣女子:「給你留著把玩吧……怎麼說,這劍還是不錯的。」

    「那上面有血,我不喜歡。」

    「哪裡有?」

    「那不就是嗎?……」

    手指點向鯊魚皮的劍鞘,忽然間,那七顆紅寶石彷彿滴出血來。

    相思淚:友情。

    碧玉簪:道德。

    金錯刀:愛情。

    海上花:童真。

    七星劍:人性。

    天色又已經漸漸黯淡了下來,從窗戶縫隙裡透進的那點光,已經無法讓她再繼續記錄任何東西了——但是,這樣的黑暗,反而適合那些黯色的故事呢。

    那些是只能在黑暗中回顧的往事吧?

    灰色、壓抑、瘋狂——如同她池小苔的一生。

    《醉思仙》

    晚霞紅。看山迷暮靄,煙暗孤松。動翩翩風袂,輕若驚鴻。心似鑑,鬢如雲。弄清影,月明中。謾悲涼,歲冉冉,舜華潛改衰容。前事消凝久,十年光景匆匆。念雲軒一夢,回首春空。彩鳳遠,玉簫寒。夜悄悄,恨無窮。嘆紅塵久埋玉,斷腸揮淚東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