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天下太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笑道:「好,我就問一問!」

  長劍悠忽連抖,以美妙的姿態向她擊出三劍。

  顏秋燕封了他二劍,第三劍卻沒有封好,被震得長劍脫手飛上半空。

  麥飛龍再一劍抵上她心口,道:「我問過了,它說要告訴我。」

  顏秋燕嚇得花容失色,大叫道:「曉蕾,快來救我!」

  「呼!」的一聲,曉蕾突由林中飛出,御劍朝麥飛龍刺衝過來。

  麥飛龍猛然一抬右腳,掃中顏秋燕的小腿,將她掃得四腳朝天,順勢旋身出劍,反向曉蕾腰間點去。

  曉蕾一式衝刺落空,剛想變招再攻,赫然發現麥飛龍的劍尖已點到自己腰上,這一驚非同小可,趕忙一扭腰肢,飄開數尺。

  但麥飛龍動作比她更快,身形一閃,如影隨形的追上去又一劍抵上她的腰部,喝道:

  「不要動,否則一劍刺死你!」

  曉蕾果然不敢再反抗。

  她和秋燕,是美人幫中身手屬於二流的姑娘,沒有什麼對敵經驗,因此一兩個照面便被麥飛龍制服。

  那顏秋燕一見曉蕾受制,跳起來便要撿回長劍,卻被麥飛龍一沉喝唬住,也不敢再動了。

  麥飛龍沉聲嚇唬道:「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再敢妄動,我就割下你們的鼻子,叫你們變成醜丫頭!」

  二女被唬住了,秋燕惶聲道:「你有種去找我們幫主好了,不干我們的事!」

  麥飛龍道:「問她在哪裡尋寶?」

  秋燕一指娥皇峰道:「在那山峰的後面,詳細地點我們也不知道。」

  麥飛龍道:「有多少人?」

  秋燕道:「一百二十人!」

  麥飛龍道:「這麼多麼?」

  秋燕道:「正是,你敢去的話,大家撤一泡尿就能把你淹死!」

  麥飛龍笑道:「哼,瞧你長的還不難看,怎麼說出這樣難聽的話?」

  秋燕也覺不好意思,低頭訕訕地道:「這是我在路上聽來的一句話……」

  麥飛龍道:「樹林裡還有什麼人?」

  秋燕道:「七個車夫,七輛馬車。」

  麥飛龍道:「是你們美人幫之人?」

  秋燕道:「不是,是城裡雇來的。」

  麥飛龍撤回長劍,說道:「你們去吧!」

  曉蕾一呆道:「你不殺我們了」。

  麥飛龍笑道:「我殺你們幹什麼?你們美人幫中,只有魚玄霞一人該殺,現在我要找她去!」

  曉蕾衝口道:「不行!你不能去找她,她有一支轟天雷很厲害哩!」

  秋燕叱道:「曉蕾,你怎麼幫起他來了?」

  曉蕾頓時臊得滿臉返紅,窘迫地道:「對不起,我是無心的」。

  麥飛龍笑道:「顏姑娘,我告訴你,我們的人早在這山中等候圍殲你們美人幫,現在可能已經解決了,我勸你們還是趕快逃命,回家去做好姑娘吧!」

  秋燕嗤之以鼻道:「哼,我才不相信你的話。你們沒有藏寶圖,哪會事先知道這個地方?」

  麥飛龍道:「我沒有藏寶圖,現在不是趕來了麼?」

  秋燕道:「必是我們花大姐告訴你的!」

  麥飛龍道:「言盡於此,你不聽就算了!」

  語畢,縱身疾起,朝娥皇峰上飛掠上去。

  他施展絕頂輕功,連縱帶竄登上娥皇峰,再順峰而下,越過峰下山洞之際,只聽近處有個少女的聲音叫道:「是飛龍哥麼?」

  麥飛龍倏地住足,擺頭搜視,開聲道:「什麼?」

  一條嬌小的人影,由一顆巨石後冒了出來!

  原來是孟凡!

  麥飛龍一見大喜,疾奔上前,一把將她擁入懷中,興奮地道:「孟凡,原來你也在此,他們五人呢?」

  孟凡一指峭壁上道:「正在洞中,已將魚玄霞等十二人困住了!」

  麥飛龍一怔:「十二人?」

  孟凡道:「是啊!魚玄霞率領卓明珠等十一人人洞尋寶,現在已被我們困住你……

  你怎麼逃出她們的囚禁?」

  麥飛龍:「我被她們押去舒鳴宇家中,後來咳,一言難盡,現在我告訴你一件事——

  花鳳已經死了!」

  孟凡一楞道:「你殺死了她?」

  麥飛龍搖頭道:「不,她死於師圓圓之手,師圓圓已叛離美人幫,要嫁給舒鳴宇,她見花鳳要殺害我,便發箭將她射死。」

  孟凡吃驚道:「可是她有孕呀!」

  麥飛龍道:「沒有!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這件事,她沒有懷孕,那是她騙我的!」

  孟凡「哦」了一聲,數月來的晦氣頓時一掃而光,臉上現出笑容來了。

  麥飛龍道:「我趕回終南,聽我巢師叔說你們已趕來此地,因此立刻動身追來……」

  他抬頭望望峭壁,接著道:「咱們上去看看如何?」

  孟凡笑道:「我爹命我在此守望,提防再有美人幫的人入洞,不過你既然來了,我就同你一道入洞去看看也好。」

  麥飛龍道:「山洞在哪裡?」

  孟凡道:「跟我來。」

  她掙脫出他的懷抱,一縱身躍上峭壁,抓住壁上山藤,攀登到洞口,撥開洞外面的山藤,閃身而入,然後才向下面的麥飛龍招手。

  麥飛龍如法施為,轉眼已攀登到洞口,只見洞口中有一片昏暗的燈光透出,便低聲問道:「是否已打起來了?」

  孟凡道:「不知道,好象還沒有……」

  麥飛龍繞到她前面,拔劍在手,道:「走,你跟在我後面。」

  說道彎身舉步走入。

  當武林鬼才公孫虎舉步向美人幫主欺迫過去的時候,麥飛龍和孟凡正好走入洞窟中……

  美人幫主對公孫虎之不怕轟天雷,心中困惑萬分,她的轟天雷剩下一顆火藥丸,因此她在未弄清公孫虎的「底細」之前,不敢打出去,因為萬一一擊未中,她就只有束手待斃了。

  就在這時,她看見麥飛龍和孟凡走入洞窟,於是靈機一動,把轟天雷轉向麥飛龍,尖叱道:「站住!否則我先打死他!」公孫虎猛的一怔。

  原來,他在來九疑山之前,已先在身上穿一件鐵甲,因此他不怕轟天雷攻擊,他想引誘美人幫主發出轟天雷,然後動手擒拿,沒想到就在這時,麥飛龍忽然趕到了。

  他知道麥飛龍身上沒有抵擋轟天雷之物,若被擊中必死無疑,故一見她將轟天雷轉向麥飛龍,頓感為難,只得停下腳步,怒斥道:「賤人,你敢殺害他,我便將你切成一塊塊,拿去餵狗!」

  美人幫主陰陽笑道:「你們放我去,我便不殺害他!」

  終南一劍仙喝道:「魚玄霞,你已一敗塗地,還不棄械投降更待何時?」

  美人幫主笑道:「誰說我一敗塗地?現在你徒弟麥飛龍的性命正操在我手中!你不讓我出去,我先打死他,再同你們一決生死!」

  終南一劍仙怒道:「你若打死他,你帶來的這些姑娘也別想活了!」

  美人幫主道:「你的意思是不放我出去?」

  終南一劍仙斷然道:「不!」

  美人幫主見威脅不成,不禁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厲聲道:「好,你不要我活,我豈能讓你們,看我先打死你的徒弟!」

  說著,手上的轟天雷一動。

  公孫虎大吃一驚,立時料身一掠,飄向麥飛龍身前,欲以自己的身子做擋箭牌。一但轟天雷發出的彈丸的速度,根本不是人所能追得上的,他身形方動,轟天雷已然響了!

  「轟!」的一聲,硝煙頓時瀰漫整個洞窟……

  因是在洞窟中擊發,聲音特別大,震得眾人的耳鼓嗡嗡作響,都有一陣渾噩之感,因此雙方都沒有立刻展開擠鬥。

  同時,大家都想看看被轟五雷打中的是麥飛龍還是公孫虎。定眼一看,只見麥飛龍仍在原地,身上沒有一些傷痕!

  再看公孫虎,他也沒有倒下。

  倒下的,反而是美人幫主!

  她僵立了片刻,突然向前仆倒,背心上出現了一個紅點紅點漸漸擴大……

  原來,被打中的反是她自己!

  眾人相顧愕然,一時都弄不清事是怎發生的,明明是她向麥飛龍射擊,何以被擊中的反是她?

  直到蘇雪蓮發出了哭泣聲,大家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蘇雪蓮手上的轟天雷還指著剛才美人幫主站立的地方,她又怕又傷心的哭叫道:「你不該殺死杜鵑花!你不該殺死杜鵑花!

  你的心太狠了!那天你拿到藏寶圖後,立刻就殺死替你賣命的三個「護花使者」,今天你又殺了杜鵑花,你只知有自己,不知別人,你只在利用我們……」

  卓明珠,林蓉,勝雪紅及另外六女也失聲痛哭了起來。但她們都無責備蘇雪蓮之意,她們只是感到傷心而痛哭,因為美人幫主今天的表現實在太叫她們傷心了。

  公孫虎凝容長嘆一聲,走去蘇雪蓮身前,伸手拍拍她的肩頭,安慰道:「蘇姑娘,你做的沒錯,不要太傷心。」

  蘇雪蓮哭得更厲害,道:「我根本無意殺她,可是……可是……」

  公孫虎道:「不錯,你本來不該殺她,但你也不必為此感到內疚,如果不是你,不知又有多少人要慘死在她的手中所以你沒有錯,錯的是她!」

  勝雪紅哭著道:「五姐,你不要傷心,我們都不會怪你的!」

  卓明珠哭道:「我也不怪你,五妹,我們一直把她當作母親,尊敬她,聽她的話,可是她卻無情的殺了四妹,她既忍心殺死四妹,就一定也會殺死我們!」

  蘇雪蓮哭哭啼啼道:「她總算養育了我們一場,我們把她的遺體帶下去掩埋如何?」

  卓明珠點頭道:「好,我們將她掩埋之後,立刻返回美人谷,解散美人幫。」

  她說到這裡,便走去將美人幫主的屍體抱起,向洞外走去。

  勝雪紅把火把插上洞壁,也過去抱起杜鵑花的屍身,隨後跟出。

  蘇雪蓮及另六女也哭著跟了出去。

  終南一劍仙,武林鬼才公孫虎,半瞎子孟三彥,天一真人和遙翁越雲林等人,都被眾女的悲戚感動,一個個面呈嚴肅,嘆息不已。

  目送眾女出洞之後,大家沉默良久,終南一劍仙才打破寂靜道:「諸位,我們也出去吧!」

  於是,眾人魚貫出洞,由洞口飄落到峭壁下時,但見空山寂曉,卓明珠等數女已然不知去向。

  終南一劍仙仰望夜空中的圓月,長吁一聲道:「一場動亂,到此總算結束了,但顧今後的武林像今夜的圓月一樣……」

  公孫虎苦笑道:「這場災難的禍根是在下種下的,在下深感慚愧,真該一死以謝武林同道。」

  終南一劍仙道:「公孫兄不必太自責,誰能料到她一個婦道人家竟能幹出這等驚天動地之事呢?」

  麥飛龍聽師父稱呼「南中一鶴羅覺仙」為「公孫兄」,大感驚奇,忍不住開口道:「師父,你怎麼稱呼羅老前輩為『公孫兄』呀?」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環望眾人說道:「諸位,我們大家坐下來談談如何?」

  天一真人領首道:「好,貧道也還有一些事情不明白,正想聽聽掌門人及公孫施主的解釋。」

  山上有許多乾淨的大石,老少七人於是在石上圍坐下來終南一劍仙道:「飛龍,你先把你自己的遭遇說給大家聽聽。」

  麥飛龍恭聲應是,便將押去別莊所遭遇的一切經過詳詳細細的說了出來。

  孟三彥一聽花鳳被師圓圓殺死,不禁吃驚道:「那師圓圓可是與花鳳有仇?」

  麥飛龍道:「沒有,她殺死花鳳是報答小可對她的救命之恩,因數月小可救過她一命……」

  當下,又師圓圓被「圇囫香書生高求榮」劫走,及自己暗中下手解救等清說了一遍。

  孟三彥恍然道:「原來如此,但花鳳已有身孕,她實在不該對花鳳下毒手。」

  麥飛龍道:「花鳳並沒有懷孕,那是她想欺騙小可的一種手段。」

  孟三彥神色一喜道:「哦,她沒有懷孕?」

  麥飛龍道:「沒有!」

  孟三彥看了女兒一眼,哈哈大笑道:「這樣的話,事情好辦了!」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道:「不錯,今後小徒有鴨蛋可吃了!」

  孟凡羞不可抑,躲到父親身後去了。

  終南一劍仙接問道:「飛龍,那只武林金獅你怎樣處理了?」

  麥飛龍道:「弟子已將它交給房繼典修補,大概已修補完成,由巢師叔帶回山了。」

  終南一劍仙欣然道:「很好,現在,為師也把一切說給你聽,那日你被魚玄霞劫去之後,我們這位『南中一鶴』一急之下,便表露出了他的本來身份。」

  他指了指公孫虎,接著笑道:「他,便是我們都認為已逝世二十多年的『武林鬼才公孫虎』!」

  麥飛龍大為震驚,瞪大眼睛望著公孫虎,失聲道:「公孫老前輩原來沒有死?」

  公孫虎含笑道:「沒有,老夫是偽死!」

  麥飛龍道:「你老為何要偽死?」

  公孫虎略現尷尬的笑道:「因為……咳咳,你大概也聽說過老夫這個人,早年老夫為人十分荒唐,只因擁有大筆財產,便一直沉緬酒色,蒐購天下最美的女子,過著奢侈淫蕩的生活,後來有一天,老夫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時在老夫身邊的美女共有六個,魚玄霞和水香蘭便是最受老夫寵愛的兩個,她們對老夫柔情似水,好得不得了,但是老夫忽然這樣想:她們愛的,究竟是我這個人還是我的金錢呢?於是老夫便決定試探她們一下……」

  他停頓了一下,繼道:「老夫先悄悄的把全部財寶裝成十大箱,埋藏於別處,然後製了一張藏寶圖,故意讓她們六人看見,之後老夫便開始偽裝生病,恰巧就在那時,十大門派的掌門人前來托老夫鑄造一只武林金獅,於是就在武林金獅將鑄成之際,老夫靈機一動,便把假藏寶圖放入武林金獅的腹中。」

  天一真人苦笑道:「公孫施主這個玩笑開的太大了!」

  公孫虎面露慚愧之色,低頭道:「是的,當時在下年紀尚輕,根本沒想到這樣做會帶給武林無窮的災禍……」

  逍遙翁笑問道:「那時你幾歲?」

  公孫虎道:「三十九。」

  逍遙翁道:「那也不小了呀!」

  公孫虎苦笑道:「可是在那時候,我的所做所為,都脫不了紈褲子弟的氣息……」

  天一真人道:「後來呢?」

  公孫虎搔搔頭,道:「後來,當我將鑄成的武林金獅交與十位掌門人帶走後,我便假裝一病不起,魚玄霞料理了我的後事之後,將我的四個愛妾殺死,她想獨吞我的全部財產,病美人水香蘭比較機警,她逃得了性命,我沒料到魚玄霞心腸如此狠毒……」

  天一真人道:「你被埋入土中,如何能不死的呢?」

  公孫虎道:「在下練有一門奇功,名曰『龜息大法』,一經運功完成,可在棺中『龜息』數日之久。」

  天一真人點點頭,又問道:「你在第幾天才破土而出的?」

  公孫虎道:「第四天半夜,在下破土而出,易容回家一看,就見到了我那四個愛妾的屍體。」

  逍遙翁道:「那時魚玄霞已經走了?」

  公孫虎道:「正是,在下四處找她不著,心想她會去竊取武林金獅,其時武林競技大會尚未舉行,武林金獅暫由少林掌教保存,在下便去少林寺暗中守候,不料她竟未出現,大概她自知無法從少林寺竊出武林金獅,故暫時按兵不動。」

  逍遙翁道:「她的武功是你傳授的吧?」

  公孫虎道:「不錯,她聰慧過人,一學便會,我一高興就傾羹傳授給她,但那時她才二十二歲,功力尚淺。」

  語聲微頓,又道:「不久,第一屆武林競技大會舉行了,武林金獅下山,前往武林競技場,在下預料她將在路上劫攔,故一路隨中尾隨,但結果仍未見到她。」

  天一真人道:「第一屆武林競技大會的優勝者是少林派,他們得到了武林金獅。」

  公孫虎道:「是的,第二屆的武林金獅為貴派所得,第三屆是峨嵋派,第四屆是青城派,這四屆競技大會,在下均曾在場參觀,哪一派獲得武林金獅,在下便暗中跟隨守候,也就是說第一屆少林派獲得武林金獅後,在下便在嵩山潛伏三年,第二屆由貴派獲得武林金獅後,在下也去武當山潛伏了三年,第三屆和第四屆亦復如此,總希望來個人贓俱獲,誰知次落次空,始終未見她現身竊取。」

  孟三彥等道:「她倒很有耐心。」

  公孫虎道:「可不是,在下等了十二年,見她未現身竊奪武林金獅,知道她遭了某種意外,已然不在人間,因此防範之心便鬆懈下來,於是改名號為『南中一鶴羅覺仙』,在這九疑山隱居下來。」

  天一真人道:「你那些財產呢?」

  公孫虎道:「在三次賑災中全用光了。」

  終南一劍仙道:「記得十多年前,河北發生大水災,有數十萬人無家可歸,後來有位『無名氏』捐出銀子救濟災民而轟動天下,那位『無名氏』是不是你老兄?」

  公孫虎道:「正是。」

  終南一劍仙笑道:「那件事情,一直到今天還有人談起哩。」

  公孫虎道:「以前,在下只將金錢花在女人身上,真是罪過。」

  終南一劍仙道:「一個人太有錢了也不好,雖然可以享受豪華的生活,但在另一方面,總會失去一些東西。」

  公孫虎道:「正是,錢財是惹禍之根,以前在下著沒那麼多財產,魚玄霞和水香蘭也不會變心了。」

  孟三彥道:「但是窮無立椎之地也一樣不好,以前在下被革職之後,因為窮得沒飯吃,所以我那婆娘才離我而去。」

  公孫虎哈哈笑道:「咱們倆一個太過,一個不及,均非正道,哈哈哈……」

  逍遙翁向終南一劍仙問道:「白掌門人,如今魚玄霞已死,後半任武林盟主仍由你擔任吧?」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白某仍只擔任一年半為止,否則會招致武林人士的誤會。」

  逍遙翁道:「今日之事,天一真人與老朽等均可為你保證,你繼續擔任後半任武林盟主,大可問心無愧。」

  終南一劍仙道:「不,越老好意白某人心領,白某人決定提前一年半行第十屆武林競技大會,這才是正當的做法。」

  公孫虎道:「白掌門人你的任期還有多久?」

  終南一劍仙道:「還有八個多月。」

  公孫虎道:「那要開始籌備了。」

  終南一劍仙:「正是,這次回山之後,白某人便將提前舉行第十屆競技大會的消息發佈出去,希望諸位能大力幫忙。」

  孟三彥笑道:「你請我們喝兩懷,我們便幫你的忙。」

  終南一劍仙笑道:「好啊!要是諸位不嫌棄,請移駕敝山小住數日,咱們喝個痛快!」

  公孫虎道:「在下有個更好的主意。」

  終南一劍仙道:「願聞公孫兄的高見。」

  公孫虎道:「我們去貴派喝喜酒。」

  終南一劍仙一怔,繼之大笑道:「可以!可以!這就看孟兄的一句話了!」

  孟三彥道:「我女兒失蹤了。」

  終南一劍仙這才注意到孟凡已不在他身邊再掉頭一看,原坐在自己身後的愛徒麥飛龍也已失去蹤影一不由愕然道:「咦,他們哪裡去了?」

  公孫虎笑道:「你徒弟把人家姑娘拐跑啦!」

  終南一劍仙起身喊道:「飛龍,飛龍!」

  公孫虎道:「是啊!現在天塌下來他們也聽不見!」

  終南一劍仙尷尬一笑,對孟三彥道:「小徒雖少不懂事,但還不敢胡作胡為,孟大俠請放心。」

  孟三彥道:「我若不放心,方才他要溜走時,早就揪住他的尾巴了。」

  天一真人,逍遙翁,公孫虎聽了都大笑起來。

  終南一劍仙含笑道:「事情都這麼決定,諸位請隨白某人赴敝山一遊,到了敝山之後,便為他們辦喜事,大家痛痛快快的暢談幾天!」

  公孫虎站起道:「好,大家走吧!」

  於是,五老一起離開山澗,走出九疑山區時,朝陽已在東方升起……

  (全書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