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惡果自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大家搜索了好一會,都無任何發現,只得又轉回千年巨檜下。

  卓明珠道:「我看一定是山貓,咱們奪得藏寶圖只有麥飛龍一人知道,而他八成已死在大姐的轟大雷之下,而且咱們一路上都很小心,不可能有人發現咱們的行蹤跟蹤而至。」

  美人幫主凝容道:「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蘇雪蓮掏出轟天雷,笑道:「咱們有這東西,怕他怎的!」

  美人幫主道:「收回去!咱們只剩下兩發火藥丸,非到萬不得已,不准使用。」

  蘇雪蓮笑了笑,把轟天雷插入懷裡。

  林馨道:「幫主,初更到了。」

  美人幫主仰頭望望月亮,道:「不錯,是初更時分了!」

  於是,她們的視線一齊投向千年巨檜的影子,只見樹影略向西移了凡寸,一直伸出數丈之外。

  美人幫主走過去看了看,道:「這條樹影似有八九丈長吧?」

  林馨道:「差不多。」

  美人幫主回頭望望千年巨儈,說道:「而樹身高僅六丈,以原米十八丈高的樹身計算,那麼樹影末端應在二十七丈之外了。」

  林馨道:「對!」

  美人幫主道:「五步一丈,二十七丈共是一百三十五步。來來,咱們由樹下開始走起,看走到第一百三十五步的時侯,會看到什麼東西。」

  她回到千年巨檜下,背貼樹身,然後開始循著樹影走去,一邊走一邊數著步數。

  眾女隨後跟著。

  走出五十多步,已出樹林,眼前是一片山澗,亂石遍布,雜草叢生,而山澗對面則是一面大峭壁,壁上爬滿山藤,形若垂簾,煞是好看。

  「一百三十一,一百三十二,一百三十三,一百三十四……」

  數到一百三十四時,已走到大峭壁下碰壁了!

  美人幫主撩開峭壁上的山藤,看了看,只見都是堅硬的岩石,不由皺眉說道:「奇怪,莫非又弄錯了?」

  眾女亦十分失望,卓明珠道:「如果說公孫虎把財寶埋在峭壁內,但這些峭壁,並無挖掘過的痕跡呀!」

  林馨道:「會不會是埋在山洞下?」

  美人幫主搖首道:「不大可能,山洞經常有雨水沖下,把財寶埋在山澗下,很容易被水沖出上來,而且也很容易腐蝕。」

  蘇雪蓮道:「我看一定是弄錯了,這株千年巨檜必非圖中記載的那一株。」

  美人幫主道:「但這周圍百丈之內並無第二株檜木呀!」

  勝雪紅道:「只怕是計算有錯誤……」

  美人幫主轉望她問道:「怎說計算錯誤?」

  勝雪紅道:「這株檜木可能是圖中所指的那一株不錯,但因樹身已斷,因此無法計算出正確的地點。」

  美人幫主點點頭。

  勝雪紅道:「我有一個法子也許可以有效的測量藏寶的地……」

  美人幫主素知她聰明過人,聞言大喜道:「什麼法子?你快說!」

  勝雪紅道:「立桿見影。」

  美人幫主微微一怔道:「你是說……」

  勝雪紅道:「咱們在樹上插一支十二丈長的桿子,與樹身合起來共是十八丈,這就可以測出寶藏的正確地點了。」

  美人幫主喜極,叫道:「對!多虧你想得出來,應該這麼做!應該這麼做!」

  她轉對卓明珠和林馨急急道:「你們兩個快去砍幾支竹桿,連接成十二丈長,然後插上樹身斷折之處,快去!快去!」卓明珠和林馨答應一聲,匆匆而去。

  美人幫主滿心歡喜,回對勝雪紅笑道:「雪紅,這回若尋獲寶藏,我會多給你一些。」

  勝雪紅笑笑不語。

  過了約莫一刻時,卓明珠和林馨已將一支竹桿插上樹身,果然是立杆見影,一條細小的影子立刻投過來了!

  杆影末端,投在峭壁上面!

  距地面約有五丈之高!

  蘇雪蓮大叫道:「在那上面!在那上面!」

  嬌軀一縱,向峭壁上跳去。

  「但峭壁太陡,她跳上兩丈多高時,卻立腳不住,旋又跌了下來。」

  美人幫主道:「抓著山藤爬上去!」

  說著,雙足一頓,跳上峭壁,抓住一把山藤,一步一步攀登上去。

  眾女依法施為,隨後跟上。

  轉眼間,已到桿影盡頭。

  美人幫主撥開山藤,一看有個洞口,心中大喜,忍不住歡呼道:「找到了!找到了!

  這裡有個山洞!」

  洞口約有四尺寬大,是個天然洞,裡面一片漆黑,看不見一點東西。

  她一頭鑽入洞中,再返身把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等一一拉進洞口,然後急問道:

  「你們誰帶著火把?」

  一個姑娘答道:「我帶著。」

  美人幫主道:「快把它點燃起來!」

  那姑娘應了一聲,立即掏出火摺子,將帶在身邊的一支火把點燃起來。

  火把一亮,洞中情景頓時清楚可見了。

  原來裡是個很寬大的洞窟,洞頂垂著許多奇形怪狀的鐘乳石,洞地上也冒出許多石筍,裡面很乾淨,但洞道極深,無法一眼看到底。

  杜鵑花驚讚道:「好大一個山洞!」

  蘇雪蓮運目四望,道:「可不是,但不知寶藏埋在何處?」

  美人幫主道:「明珠,火把給我。」

  那擎著火把的姑娘將火把遞給她,就在這時,只聽峭壁上「刷刷」作響,眾人掉頭一看,只見卓明珠和林馨也爬進來了。

  卓明珠問道:「找到寶藏沒有?」

  美人幫主道:「還沒有,寶藏可能埋在洞內深處,現在你們跟著我,大家一起進去!」

  說著,當先朝洞窟內走去。

  眾女隨後跟進,行約數十步,洞道轉向左方,走在前面的美人幫主才轉了彎,一眼瞥見裡面是一個經過人工修整的洞室之際

  驀然,一陣陰風「呼!」的迎面吹到,竟將火把吹熄了!

  「怎麼回事?」

  「有鬼!有鬼!」

  眾女遽然陷入黑暗中,不禁紛紛驚叫起來。

  美人幫主大喝道:「不要胡說,你們都給我住口!」

  眾女立時住口,不敢再叫嚷。

  美人幫主道:「明霞,把火摺子給我!」

  叫明霞的姑娘應了一聲,掏出摺子遞過去,說道:「幫主,火摺子在此。」

  只覺有一隻手伸到,把她的火摺子接去了。

  但是,卻聽美人幫主又開口說道:「快拿過來呀!」

  叫明霞的姑娘詫聲說道:「幫主,您還要什麼?」

  美人幫主道:「火摺子呀!」

  明霞愕然道:「咦,您不是拿去了麼?」

  美人幫主道:「沒有呀!」

  明霞驚聲怪叫道:「怪事,是誰接去了我的火摺子?」

  卓明珠道:「我沒有。」

  林馨道:「我也沒有。」

  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及另外五女也都說沒有接去火摺子。

  明霞驚奇道:「這就怪了,明明有人接去了我的火摺子怎說沒有呢!」

  眾女頓時毛骨悚然。

  杜鵑花大叫道:「不好,一定是有鬼!」

  此言一出,大家更是慌作一團,紛紛奪路欲逃出洞外去。

  美人幫主厲聲道:「鎮靜!鎮靜!鎮靜!」

  眾女聞言才勉強鎮靜下來。

  美人幫主接著沉聲說道:「我告訴你們,這世上沒有鬼所謂妖魔鬼怪,純屬無稽,你們不要害怕!」

  杜鵑花顫聲道:「可是剛才那陣陰風是怎麼來的?」

  美人幫主道:「剛才我看見裡面是一間洞室,可能洞室中有個通到外面的洞口,風是從那洞口吹進來的!」

  明霞戰戰兢兢道:「但……但是有人接去我的火摺子又該作何解釋?」

  美人幫主道:「沒有人接去你的火摺子!一定是你碰到我們當中一人的身子,你以為是伸手來接,就把火摺子放了,所以你的火摺子必是掉在地上!」

  她語氣冷峻而堅定,聽得眾女疑懼消除大半。

  勝雪紅說道:「幫主,我身上還帶著一隻火摺子。」

  美人幫主道:「給我!」

  勝雪紅應了一聲,便掏出火摺子遞過去。

  美人幫主伸手摸索,道:「給我呀!」

  勝雪紅向前走上一步,應聲道:「在這兒。」

  美人幫主摸著了,接去火摺子之後,當即蹲身將火把放在地上,劃亮火種,把火把再點燃起來。

  火光一亮,眾女均不禁透了一口氣。

  美人幫主舉著火把四下一照,見地上並無明霞遺落的火摺子,心中很不自在,知道這洞內確有些古怪,但不敢說出來當下撤出佩劍,向眾女說道:「你們小心戒備,也許這洞內躲著一些野獸。」

  眾女聞言,一紛紛劍拔在手,準備應付野獸的突擊。

  美人幫主這才轉身向洞室中走去,但才走上三步,火光照入洞室之際,她就像觸了電一般,渾身猛烈一震,遽然卻步,臉上一陣蒼白。

  跟在她後面的十一女眼瞧之下,也像見了鬼似的,失聲驚叫起來。

  原來,洞室的一隻石鋪團上,有個人盤膝端坐著!

  這人可不是死了的人,他臉上正掛著一片笑容,笑容可掬!

  他也是她們最熟悉的人物,只不過她們做夢也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他而已。

  他,終南一劍仙是也!

  他向呆若木雞的美人幫主微微一欠身,含笑道:「魚幫主來了。」

  語氣很溫和。

  美人幫主整個人像被驚駭,疑惑,憤怒,失望所裝滿,瞪望著終南一劍仙好半天才發出尖聲道:「白一逸,你是怎麼跟到這裡來的?」

  終南一劍仙神色平靜的一笑道:「久不敢,白某人到此已有兩天了。」

  美人幫主發狂似的尖叫道:「胡說!你沒有藏寶圖,怎能找到此處?」

  終南一劍仙道:「一位朋友帶白某來的。」

  美人幫主兩顆眼睛,似要暴出,厲聲喝問道:「誰?」

  終南一劍仙緩緩道:「你回頭看看。」

  美人幫主和眾女一齊掉頭望去,這才發現身後洞道上也站著一人,不覺都呆住了。

  原來,站在她們身後的是南中一鶴!

  他負手而立,也是笑容可掬!

  美人幫主雙目瞪得更大,駭然道:「羅覺仙,你早知道這個寶藏的地點?」

  南中一鶴笑道:「正是!」

  美人幫主驚疑不置,又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她的聲音已失去了平時的嬌悅,變得啞音難聽,好像喉嚨被入插著一把刀。

  南中一鶴輕輕一擺長袖,神態飄逸地道:「因為我是藏寶人!」

  美人幫主顫聲道:「甚麼?」

  南中一鶴道:「我是埋藏財寶之人。」

  美人幫主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嘴唇沒有一點血色,失聲道:「你是說:當年是你替公孫虎埋藏財寶的?」

  南中一鶴搖頭道:「不。」

  美人幫主滿臉驚惑道:「不然,你是……」

  南中一鶴忽然長嘆一聲道:「玄霞,你當真認不得我了麼?」

  美人幫主全身一震,倒退兩步,惶然道:「你是誰?你是誰?」

  南中一鶴忽然高吟道:「但教心似金鋼堅,天上人間會相見,臨別殷殷勤寄辭,詞中有誓兩心知,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美人幫主大驚,又倒兩步,駭聲大叫道:「不!不!你騙我!公孫虎已經死了!是我親自將他掩埋的!」

  南中一鶴縱聲大笑道:「生前個個說恩愛,死後人人欲掘墳,畫虎畫皮難圓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知道這首詩的出處麼?」

  美人幫主連連搖首道:「不!不!你不要騙我!你不是公孫虎!你絕對不是公孫虎!」

  南中一鶴道:「不錯,我不是公孫虎,我是莊生死後造利斧劈棺的莊生!」

  話聲微頓,接著又道:「你一定聽過這個莊生偽死試妻的故事,是不是?你如果不知道,我可以說給你聽。話說週末時有一位高賢,姓莊名周,字子體,師事道教之祖,學得分身隱形之術,有一天他看見一個渾身縞素的婦人蹲在一座新墳前扇扇子,他便問那婦人何故扇墳,那婦人答稱,塚中乃妾之拙夫,不幸身亡,埋骨放此,生時與妾相愛,死不能捨,遺言教妾,如要改嫁他人,必待葬事完畢,墳土乾了方可改嫁,妾思新墳之土如何得就乾,因此舉扇扇之。哈哈,莊生聽了婦人之言,心中感概萬端,回家向妻備述所見,痛罵女人無情。其妻怒曰: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一更二夫,此事若不幸輪到我身上,這樣沒廉恥的事,莫說三年五載,便是一世也做不出來。莊生聽了,便決定假死試妻貞節」

  美人幫主突然大叫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魚玄霞何曾改嫁?何曾以利斧劈你棺木?」

  南中一鶴不,現在該稱他為「武林鬼才公孫虎」了,他仰頭哈哈一笑道:「你雖未改嫁,雖未劈我之棺。但已違背了『愛人不愛錢』的誓言,你在我『死』後第三天就下手殺害了你的四個姐妹,只有水香蘭一個見機得快,逃得了性命,為想侵佔我的財產,你殺害的人已經夠了!」

  美人幫主全身癱瘓的倚靠上洞壁,臉色一片慘白,似要暈倒了。

  卓明珠上前扶住她,不安地道:「幫主,他……他真是『武林鬼才公孫虎』麼?」

  美人幫主點點頭,以一種窒息的聲音繼續說道:「不錯……二十多年了!他不說……

  我還認不以來……」

  卓明珠用手碰碰她懷中的轟天雷,一面說道:「幫主不要太激動,事情總會圓滿解決的。」

  美人幫主得到她的暗示,才想起自己還有一支厲害無比的轟天雷,還不到一敗塗地的時候,於是迅捷的掏出轟天雷指著公孫虎,冷笑道:「公孫虎,你看看這是甚麼?」

  公孫虎岸然無懼,哈哈大笑道:「啊呀!我的好娘子,你要謀殺親夫不成?」

  美人幫主狠聲道:「你根本不是我的丈夫,我們沒有正式拜堂!」

  公孫虎笑道:「但你說過愛我的話,你說不論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對我的情愛絕對不變,不是麼?」

  美人幫主冷笑道:「我現向你說真話,那是騙你的財產!」

  公孫虎道:「現在還要麼?」

  美人幫主道:「不錯!」

  公孫虎道:「你來得太遲了。」

  美人幫主雙目一瞪道:「你說甚麼?」

  長孫虎笑道:「我藏在此處的財寶,早在十幾年前就已花光了!我知道錢財是惹禍根苗,因此陸續掘出,救濟各地災荒,如今一個銅板都沒有啦!」

  美人幫主聽了,又驚又怒,厲聲叱道:「你胡說!」

  公孫虎擺擺手道:「不信,你可以找找看。」

  美人幫主怒極,喝道:「沒有財寶,我就殺了你!」

  公孫虎笑道:「好啊!」

  美人幫主突然轉望坐在洞中的終南一劍仙,厲聲道:「還有你!白一逸!你也別想活著離開此地!」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道:「魚幫主請勿客氣,我們也為你準備了一樣東西!」

  他舉手向右邊洞壁上一指,又道:「你看!」

  洞壁上垂青一條繩子,下端打著一個活套吊死人的活套!

  美人幫主一見之下,臉色逐變,冷笑道:「你們想吊死我?」

  公孫虎道:「不錯,那是我特地為你安排的,我覺得那是你現在唯一可以走的一條路!」

  美人幫交尖笑一聲道:「你別做夢!你們想吊死我,得先問問我的轟天雷!」

  她的轟天雷一直向公孫虎瞄準著,隨時準備發射,這時又道:「雪蓮,你對付姓白的,他一動,你就用轟天雷打死他!」

  蘇雪蓮應了一聲,掏出轟天富,指著終南一劍仙。

  終南一劍仙哈哈大笑道:「魚玄霞,你當真要蠻幹到底麼?」

  美人幫主道:「你們讓我離開,保證不殺我,我便不殺你們!」

  公孫虎道:「不行,你這個心如蛇蠍的女人今天非死不可!」

  美人幫主道:「哼!我是公認的後半任武林盟主,你們敢殺害一位武林盟主不成?」

  「不,你已不是後半任的武林盟主了!」

  忽然,洞口傳來這樣一句話!

  而話聲一落,洞口上又出現了三個人,一個是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的主辦人,武當派掌教天一真人一個是競技大會的總公證人逍遙翁越雲林;一個是半瞎子孟三彥。

  他們三人魚貫走入洞窟,一排站住,擋住了洞道出口。

  美人幫主這下心慌了,因為她和蘇雪蓮手上的轟天雷都只剩一發火藥丸,情勢發展至此,對她已極為不利,她已不知如何逃脫今天這個劫數,她望望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及孟三彥三人,悍聲道:「老雜毛,你有何權力,剝奪我武林盟主的地位?」

  天一真人稽首禮道:「無量壽佛,貧僧與越,孟二位在武林道上還頗受尊敬,我們說的話,沒有人會表示懷疑!」

  美人幫主冷笑道:「你們打算不經過武林大會的審判,便要剝奪武林盟主的地位?」

  天一真人道:「對了,白掌門原打算召開武林大會,但現在已改變主意,決定先處死你再說!」

  美人幫主臉呈殺氣,一字一字道:「你們誰敢妄動,我就先殺誰,我這支轟天雷還有三顆藥丸,足夠送你們上西天了!」

  公孫虎道:「你先殺我吧!」

  美人幫主道:「你以為我不敢?」

  公孫虎哈哈笑道:「你當然敢,到今天為止,被你殺死的人沒有一千也有五百,你當然不會在乎我這一個了。」

  終南一劍仙忽然正色道:「魚幫主,我們今天要的只是你一條命,你把這些姑娘遣走吧!」

  美人幫主冷冷一笑道:「哼,你想的太天真了,她們都是我帶大的姑娘,對我忠心不二,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

  終南一劍仙望著眼前用轟天雷指著自己的蘇雪蓮問道:「蘇姑娘,是這樣的麼?」

  蘇雪蓮遲疑了一下,才點頭以堅定的口吻道:「不錯,我們願與幫主共生死!」

  終南一劍仙嘆道:「太傻了,你們都是年輕無知的姑娘,該死的只是她一人,不是你們。」

  美人幫主喝道:「白一逸,今天鹿死誰手尚在未定之,你少-嗦!」

  終南一劍仙道:「你若愛惜她們,就該放她們出去。」

  美人幫主斬釘截鐵地道:「不!你們要怎樣,快劃下道兒來吧!」

  終南一劍仙道:「讓我先問清楚……」

  他雙目一抬,射出嚴厲的光芒,環望眾女問道:「你們這些姑娘,當真情願跟她一起死麼?」

  眾女面面相覷,沒有一人開口回答。

  終南一劍仙道:「卓姑娘,你先回答!」

  卓明珠心慌意亂,道:「我……不知道……」

  美人幫主怒道:「什麼不知道!快告訴他,說你願意為我殉身。」

  卓明珠搖搖頭,恐懼地道:「不,幫主,我不要死,這樣死不值得了!」

  美人幫主大怒道:「好賤人,你想活就能活麼!」

  卓明珠望望終南一劍仙,吶吶地道:「我……我相信白掌門人的話……」

  美人幫主把拿在左手的火把遞給身邊的勝雪紅,冷冷道:「不錯,你可以相信他的話,但是你想想看,是誰把你養大的。哼!哼!如今見我陷入絕地,你就想叛離我了,是不是?」

  卓明珠臉上發紅,低首道:「是,幫主責備得是,我……我不走就是了……」

  終南一劍仙嘆道:「好志氣,林姑娘,你作何決定?」

  林馨已瞧見幫主的左手插入懷中,知道她要對背叛她的人痛下殺手,當下大聲答道:

  「我不走,我生要和我們幫主在一起,死也要和我們幫主在一起!」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杜姑娘,你作何決定?」

  杜鵑花道:「白掌門人說得有道理,我願退出,重新做個好姑娘。」

  語畢,向美人幫主襝衽一福,轉身便向洞外走去。

  美人幫主冷笑道:「你走得了麼?」

  左手一揚,一支柳葉刀已電奔出手!

  公孫虎大喝一聲:「你敢!」

  右掌疾揚,推出一股凌厲的掌風!

  但他出手雖快,仍遲了一步,只聽「奪!」的一聲,柳葉刀已射入杜鵑花的背心,深入內臟!

  杜鵑花慘叫一聲,仰身栽倒,頓時氣絕。

  眾女看得花容失色,都不禁發起抖來。

  終南一劍仙霍地站起,厲叱道:「魚玄霞,你太狠了?」

  美人控主冷哼一聲,用轟天雷環指眾女一遍,殺氣騰騰地道:「你們誰敢不為我賣命,杜鵑花便是榜樣!」

  公孫虎冷冷道:「你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

  說著,舉步向她迫去。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又將轟天雷對準他,尖叱道:「站住,再過來一步,我立刻打死你!」

  公孫虎鬥卻毫無懼色,繼續向她欺去。

  在峨嵋峰下,負責看守車隊的秋燕,曉蕾二女已經等得很不耐煩,她們在林邊踱著慢步,頻頻仰望夜空,秋燕忽然住足道:「我去看看如何?」

  曉蕾道:「再等一會看看,現在不過二更天,也許她們還沒尋獲寶藏呢。」

  秋燕道:「幫主有一張藏寶圖,按圖索驥,又那有找不到之理,我看必是出了什麼意外……」

  曉蕾道:「但幫主吩咐咱們看守車從,你若是咦,你看,那是誰來了!」

  秋燕舉自一望,只見遠處一條山徑上有一條人影,朝娥皇峰這邊疾奔而來,不由精神一振道:「啊,必是哪位姐妹帶消息來了!」

  曉蕾道:「不對,來的好像是個男人……」

  秋燕仔細一看,也看出來者是個男人,不禁吃驚道:「怪事,莫非是本幫的『護花使者』?」

  曉蕾道:「恐怕不是,幫主這次前來尋寶,並未讓『護花使者』知道呀!」

  轉眼工夫,來人已奔到近處。

  這時,二女已看清來人是誰了。

  來人竟是麥飛龍!

  二女一驚非小,連忙轉身欲鑽入林中躲避。

  麥飛龍卻已發現了她們,大喝一聲,喝道:「站住!」

  一個箭步,就跳到她們眼前。

  秋燕趕忙撤出長劍,準備迎戰,同時向曉蕾低聲道:「我先擋他一陣,你快施放信號告警!」

  曉蕾應了一聲,疾竄入林。

  秋燕仗劍向麥飛尤迎上一步,嬌喝道:「小子,吃你姑娘一劍!」

  一招靈蛇吐信,直點過來!

  麥飛龍剎步一擰,劍已脫鞘迎出,震開她的劍招,順勢攻出一劍,笑道:「姑娘芳名如何呼?」

  秋燕架了他一劍,卻被震退兩步,心中暗驚,道:「我叫顏秋燕。」

  麥飛龍道:「我好像在美人谷中見過你。」

  顏秋燕道:「不錯。」

  麥飛龍道:「你們幫主呢?」

  顏秋燕道:「不告訴你!」

  麥飛龍笑道:「那我只好對你不客氣了!」

  顏秋燕蓄式以待,兇虎虎地道:「來嘛,別人怕你,我顏秋燕可不怕你!」

  一言甫畢,驀聞樹林中響起「轟!」的一聲,旋見一道火光沖天而起,形如一條火龍,直衝上十幾丈高空,然後「叭!」的一聲,爆出一朵燦爛耀眼的焰火。

  麥飛龍微微一呆,接著恍然笑道:「我明白了,你們幫主正在山中尋寶,對不對?」

  顏秋燕道:「對又怎樣?」

  麥飛龍道:「我正要找她,她在哪裡啊?」

  顏秋燕一揮長劍道:「問問我的寶劍,看它肯不肯告訴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