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意得志滿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微微一笑,上前用黃布將武林金獅包好,扛到肩上向房繼典道:「少東,咱們快走吧!」

  師圓圓先鑽出地窖,取來房繼典的工具袋,遞給業已走出的房繼典道:「這是你的東西,袋中還有一斤黃金,是給你修補金獅用的。」

  房繼典道謝接過。

  麥飛龍道:「師姑娘,在下想去看看舒鳴宇一家人,他們此刻何在?」

  師圓圓道:「隨我來。」

  她領著他們走到一排廂房的廊上,推開一間廂房的門,然後讓開一邊,笑道:「請看。」

  一眼望入,果見舒鳴宇及其雙親正在房中,二老身上的繩子已經解除,只有舒鳴宇還銬看手腳鐐。

  麥飛龍看了不解,回望師圓圓道:「你若真心跟隨他,為何不替他解除刑具?」

  舒鳴宇開口笑道:「已經解開了!」

  說著,拿掉手腳的鐵鐐,站起來。

  原來,師圓圓早已打開他的手銬和腳鐐,因怕被花鳳發現,故要他虛銬著。

  麥飛龍這才完全相信,大喜道:「舒兄,恭喜你了!」

  舒鳴宇一揖笑道:「謝謝,麥兄要走了麼?」

  麥飛龍道:「正是,在下必須立刻赴回終南,不能多停留了,咱們後會有期。」

  舒鳴宇拱手道:「恕不相送。」

  麥飛龍道:「不客氣。」

  他轉向二老點頭為禮,便與房繼典轉出朝莊外走去。

  兩人走到莊門口,房繼典忽然低聲道:「麥少俠,你要小心,說不定那花鳳姑娘當真躲在山中準備襲擊你哩!」

  麥飛龍笑道:「我知道。」

  麥飛龍道:「不怕,她的轟天雷只有一顆火藥丸,昨天已經打掉了,今天不論她使用何種手段,我自信都可應付。」

  他領頭前行,循著莊前一條山路下山。

  房繼典道:「美人幫的姑娘,看來有好有壞,就如方才那位姑娘,她能即時醒悟,實在不錯。」

  麥飛龍道:「正是。」

  房繼典道:「至於那位花鳳姑娘,真叫人不敢領教,兇虎虎的像一頭母老虎。」

  麥飛龍道:「她是個無知的女人,善惡不明,是非不分,只知責人,不知負已。」

  房繼典說道:「不過,憑良心說,她的確是真心喜歡你的。」

  麥飛龍道:「少東認為小可應該娶她為妻?」

  房繼典笑道:「哈哈,麥少俠若娶她為妻,往後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麥飛龍也笑道:「所以,小可現在對這件事情已經不再考慮了!」

  兩人邊走邊談,走到一株大樹下,麥飛龍突然感到有異,正想跳開,只聽「譁!」

  的一聲,一襲黑網已由草地上「飛」起,將他和武林金獅一起網住,一下吊上三四丈高的樹椏下。

  房繼典大驚失色道:「啊呀!怎麼纜的呀?」

  麥飛龍心知這是花鳳設下的陷阱,故一點也不驚慌,當下先鬆開手上的武林金獅,再由懷中抽出一把匕首,打算破網而出。

  「別動!」」

  一聲嬌叱!由近處林中傳出。人隨聲現,只見花鳳由樹林中跳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副弓箭,箭已搭在弓弦上,瞄準著黑網裡的麥飛龍,挽弓準備發射。

  麥飛龍一看她滿臉殺氣,不敢動手割開網子,笑笑道:「花鳳,你待怎樣?」

  花鳳繃著臉著:「我要跟你談談。」

  麥飛龍道:「你已經跟我談過許多次了。」

  花鳳道:「這次你要仔細考慮!」

  麥飛龍道:「我不考慮。」

  花鳳柳眉一豎,怒道:「你當直不怕死?」

  麥飛龍道:「要我娶你為妻,我寧願死。」

  花鳳抿抿嘴唇,悲憤地道:「你說!我到底哪一點不好?」

  麥飛龍道:「你自己明白。」

  花鳳道:「當初我是奉命行事,並非出於自願,而且你想想看,我是個姑娘,我將一生清白奉獻與你,吃虧的是我呀!」

  麥飛龍道:「聽來很值得同情。」

  花鳳目蘊淚光道:「難道不是?」

  麥飛龍道:「但這是我的錯麼?」

  花鳳道:「我沒有說是你的錯,我只求你不要拋棄我,看在我們孩子的情份上,請你不要……拋棄我……」

  說著哭了起來。

  麥飛龍不為所動,淡淡道:「辦不到。」

  花鳳頓足哭叫道:「你!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你忍心看我痛苦至死麼?」

  麥飛龍道:「你的目的是在十萬兩銀子,如今你已快得到了,怎麼會痛苦!」

  花鳳道:「我不要銀子,我要你!」

  麥飛龍道:「當真?」

  花鳳厥厥唇道:「我真不懂,我們有了十萬兩銀子不是更好麼?」

  麥飛龍冷笑道:「哼,我就知道你捨不得十萬兩銀子。」

  花鳳道:「你若覺得不該拿得太多,我們少拿一些好了,只接受八萬兩,如何?」

  麥飛龍道:「不。」

  花鳳道:「五萬兩如何?」

  麥飛龍道:「不。」

  花鳳道:「三萬兩如何?」

  麥飛龍道:「我一文錢也個要。」

  花鳳道:「你這個傻瓜,想想看,那筆寶藏價值在五千萬兩以上,她們大家都要,你為什麼不要?她們可以拿,我為什麼不能拿?」

  麥飛龍道:「有一位姑娘她就不要,她道不論擁有多少財產,總比不上一個丈夫好。」

  花鳳道:「誰?」

  麥飛龍道:「是你們七女之一,現在我不能告訴你她是誰。」花鳳道:「我不信!」

  麥飛龍道:「將來你自會相信。」

  花鳳一哼道:「廢話少說你到底要不要錢?」

  麥飛龍道:「若是不要呢?」

  花鳳抬起手上的弓箭,嚇唬道:「我一箭射死你!」

  麥飛龍道:「你為什麼還不動手?」

  花鳳道:「我在等你的答覆。」

  麥飛龍道:「我已經答覆你了。」

  花鳳目一瞪,道:「我再給你一些時間,讓你好好的考慮,要是再拒絕,我便射死你!」

  麥飛龍道:「不必考慮,你若不發箭,我就要割破網子下去了。」

  說到這裡,一揮刀一割,割斷了一根繩子。

  花鳳著了急,暗忖道:「我先發射一箭嚇唬嚇唬他,說不定他怕死,會答應娶我的。」

  於是略微抬高弓箭,引弓「唰!」的一聲,向他身軀的上方射去。

  房繼典只道這一箭一定會射中麥飛龍,驚得大叫道:「姑娘手下留情!」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啊哎!」一聲滲吼隨著房繼典的呼叫響了起來。

  麥飛龍被射中了麼。

  不,被射中的反是花鳳。

  一隻由後方射出的長箭,射中了她的背心!

  房繼典呆了!

  麥飛龍也呆了。

  花鳳臉上浮起一片之色,反手想拔下背上的箭,但是沒有成功,她掙扎搖幌了片刻,才向前仆倒。適時,一個姑娘現身走了出來。

  她是師圓圓,她手上也拿著一把弓。

  麥飛龍疾忙揮刀猛割,將網子割破一個洞,帶著武林金獅脫網跳下,放下金獅,再跳到花鳳身邊,將她的身子板轉過來。

  花鳳眼中已無神,但還沒有氣絕,她臉上升起一絲苦笑,斷斷續續地道:「抱……

  抱著我……我要……死……在……你的……懷裡。」

  麥飛龍不忍拒絕,使將她抱入懷。

  花鳳露出一個幸福的笑靨,螓首一垂,死了!

  麥飛龍凝容注視她良久,才輕輕的將她放落地上,起身向師圓圓怒目面視道:「你為什麼要殺死她?」

  師圓圓含笑道:「我如果不殺她,她便要殺你呀!」

  麥飛龍沉聲道:「你不該射死她,你難道不知她已有了身孕?」

  師圓圓笑道:「她並無身孕。」

  麥飛龍一躍道:「什麼?」

  師圓圓道:「這是騙你的,她認為偽稱懷孕心得你心,因此就扯謊說已有身孕。」

  麥飛龍說不出是悲是喜,楞楞地道:「真的?」

  師圓圓道:「不騙你。」

  麥飛龍心上像搬開了一顆石頭,長長透出一口氣道:「我還是覺得你不該殺她。」

  師圓圓道:「你的意思,是說情願死在她的箭下?」

  麥飛龍道:「你把她射傷也就夠了。」

  師圓圓道:「那樣更糟,我即將遠離此地,你也即將下山,由誰來照顧她呢?」

  語聲一頓,微笑道:「再說,你不怕她繼續找你糾纏不休麼?你既然不要她,既然知道她是個無可藥救的女人,又何必」

  麥飛龍眉頭一皺道:「別說了!」

  師圓圓頓了頓,嫣然一笑道:「上次你救了我,今天我是在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麥飛龍道:「把你的劍借我一用,我要掩埋她。」

  師圓圓點點頭,撤下長劍,拋了過去。

  一隊馬車在九疑山下出現。

  一隊馬車共有七輛之多,車身新舊不一,車夫有老人,有青年,顯然是從某地僱來的。

  車隊到了九疑山下,便沿著一條山路駛上山,速度甚快,揚起一片灰塵,遠看宛如一條蛇兒,一眨眼間便消失於山林之中。

  九疑山,羅嚴九峰,各尊一溪,油壑負蛆,異嶺而同勢,故遊者疑達難辦,因名九疑,山有朱明,石城,石樓,娥皇,舜源(亦名華蓋),女英,蕭韶,桂林,粑林九峰,群山聳拔,千叢萬壑,林木蔥蔥,是湖南最著名的一座山。

  山南有舜廟,是遊人常到之處。

  今天這隊馬個走的也是前往舜廟之路,但到了將近舜廟的路口,卻轉上另一條狹小的山徑,一路繞峰而行,漸漸進入遊人絕跡的處深。

  午後,車至一座高峻的山峰之下,為首的一輛馬車停了下來,隨後的六輛馬車也跟著一一停下。

  隨之,由七輛馬車裡鑽出十四個女子,都是如花似玉,麗質天生的姑娘。

  她們是美人幫主魚玄霍,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其餘八女均是美人谷中臨時調來的幫手。

  美人幫主下了車之後,隨即取出藏寶圖來看,一面看圖,一面觀察周圍的形勢,然後轉對身邊的卓,林,杜,蘇,勝五女說道:「沒有錯,這裡便是娥皇峰。」

  勝雪紅道:「還有多遠?」

  美人幫王道:「快到了,根據這藏寶圖的說明,越過此峰,便可見到一株千年巨檜……」

  她說到這裡,把藏寶圖收起,接著道:「吩咐車夫們把車子駛入樹林中,秋燕,曹曉,你們兩人留在這附近看守馬車,並注意一切情況,若發現有身形跡可疑的人出現,立刻施放信號示警,知道麼?」

  其中兩個姑娘答道:「知道了。」

  美人幫主道:「好,其他十一人隨我尋寶去!」

  於是,她和十一個姑娘開始爬娥皇峰,各展縱躍功夫迅捷的往上面撲去。

  不消頓飯工夫,已到娥皇峰的峰巔上。

  美人幫主站在最高處向前望了一會,才開口道:「奇怪?」卓明珠問道:「怎麼了?」

  美人幫生道:「圖上說那株千年巨檜高進十八丈,形若一柱擎天,可是你們看,前面並無那麼高大的檜木啊!」

  卓明珠道:「幫主再沒有看錯?」

  美人幫主道:「不會!」

  卓明珠道:「也許距離尚遠,看不見吧?」

  美人幫主道:「不,圖上寫明千年巨檜就在娥皇峰後面的山的腰上,距此甚近,應該看得見才是。」

  卓明珠道:「圖上有無寫明方向?」

  美人幫主道:「有的,方向是正北。」

  卓明珠朝北望了一眼,道:「那下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叢林,但好像都不太高……」

  美人幫主道:「是啊!」

  林馨道:「咱們居高俯瞰,也許看不來。」

  美人幫主搖首道:「不,如有那麼一株千年巨檜,一定可以一眼看出。」

  杜鵑花道:「那麼,只有一種理由可以解釋了。」

  美人幫主轉望她問道:「什麼理由?」

  杜鵑花道:「咱們現在站立的這座山峰,不是娥皇峰。」

  美人幫主義搖首道:「不對,我曾仔細對照藏寶圖,這座山峰是娥皇峰不錯!」

  勝雪紅道:「如果這是娥皇峰沒錯,那麼錯的可能是……」

  美人幫主道:「是什麼?」

  勝雪紅道:「藏寶圖。」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道:「你說什麼?」

  勝雪紅道:「也許沒有什麼藏寶,武林鬼才公孫虎當年製出這張藏寶圖放入武林金獅之中,只不過想和幫主開開玩笑而已。」

  美人幫主好像挨了一記悶棍,發慌道:「你不要胡說,公孫虎把他財寶埋藏起來,這是千真萬確之事,絕無虛假。」

  勝雪紅道:「藏寶是真,寶圖是假。」

  美人幫主道:「不,公孫虎沒有理由要把一張假的藏寶圖放入武林金獅之中!」

  勝雪紅道:「並非沒有理由,也許公孫虎已看出幫主在覬覦他的財產,因此故意……」

  美人幫主怒叱道:「好了!你別澆我冷水好不好?」

  勝雪紅一笑住口。

  美人幫主道:「走,咱們下去找一找看!」

  於是,十二人尋路走下娥皇峰,到了峰腳下,但見密林如織,濃蔭蔽大,竟是一片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

  美人幫主住足道:「現在大家分開找尋,若找到千年巨檜,立刻開聲叫我。」

  十一女齊聲應是,立即分散向各處鑽去。

  「幫主,幫主!你快來,我找到千年巨檜了。」

  林馨的呼叫聲,從林中深處遙遙傳了過來!

  美人幫主聞聲神色一振,立即循聲飛縱過去,奔入數十丈深,才見到林馨站在樹林下,當即問道:「在哪裡?那株千年巨檜在哪裡?」

  林馨舉手一指近處道:「那不是!」

  美人幫主循著她的手指望去,果然見到了一株巨大無比的檜木。

  它就在數尺外的林中,樹身筆直,樹干下部可四五人合抱,但整個樹身只有五六丈高,頂端斷裂,長著幾支細小的二代木,顯然它的上半身不知在何年代被雷擊斷了。

  美人幫主走過去,仰首現著,顰顰蛾眉道:「會是這一株麼?」

  這時,卓明珠等十女也已聞聲趕到,在看到攔腰斷去的巨檜時,面上都浮起驚奇之色。

  美人幫主轉向她們問道:「你們有沒有找到比這株更高大的檜木?」

  眾女搖頭答道:「沒有。」

  美人幫主沉吟道:「那麼,圖中所說的千年巨檜似是這一株不錯了,可是它怎麼只剩下五六文高呢?根據圖中的記載,這株千年巨檜有十八丈之高哩。」

  林馨道:「必是被雷打斷的。」

  美人幫主道:「這可難了。」

  林馨問道:「怎麼說?」

  美人幫主道:「圖上說要找到寶藏,須在月圓之夜初更之時,看檜木樹的影子投在何處,該處便是埋藏財寶的地點。」

  林馨道:「今天是十月十五,正是月圓之夜。」

  美人幫主道:「可是這株千年巨檜的樹身斷去了十多丈,已無法指出藏寶的地點了!」

  卓明珠道:「反正就在這四週十幾丈範圍之內,咱們仔細找一找,必可找出藏寶地點的。」

  美人幫主似覺有理,便道:「好,大家分開仔細找一找,看能否不需樹影的指示尋獲寶藏!」

  眾女均想趕快找到寶藏,聞言立刻就在四周搜索起來。

  美人幫主認為月起東方,樹影必在西方,於是往西方林內尋去。

  但尋出十多丈遠,所又盡是盤結交錯的密林,找不到一處可能是藏寶的地點。

  大家找了半天,均無任何發現,只得回來聚在一起,林馨道:「看來只好等到初夏之時,才能確定藏寶埋藏的方向了。」

  卓明珠道:「正是。」

  美人幫主道:「但知道方向而不知道距離的遠近,又有何用?」

  卓明珠道:「咱們順著樹影一路挖去,還怕挖不著藏主麼?」

  美人幫主道:「那太費時費力了。」

  卓明珠道:「如果這株檜木確是圖中記載的那一株,多費些手腳又何妨呢?」

  林馨道:「不錯,難得找到此處,眼看寶藏就在近處豈能就此罷休?」

  勝雪紅道:「問題是:這株檜木是不是圖中記載的那一株呢?」

  美人幫主又取出藏寶圖仔細觀測測量一番,說道:「我看是這一株不錯,因為這一帶並無第二株像這樣高大的檜木……」

  她再將藏寶圖收入懷中,仰首望望天色道:「還有多久天才黑?」

  勝雪紅道:「還有兩個時辰。」

  美人幫主道:「你回車隊去看看,把情形告訴秋燕她們,叫她們耐心等待,順便把乾糧帶來。」

  勝雪紅應是而去。

  卓明珠道:「幫主,我們大姐和六妹不知何時才能趕到?」

  美人幫主道:「對了,你不提,我倒忘了,照行程計算,她們兩人雖遲一天離開別莊,但咱們召集人手及租雇馬車也花去了一天的時間,她們應該到了才對啊!」

  卓明珠道:「她們知道這地方麼?」

  美人幫主道:「我告訴花鳳前來娥皇峰下便可找到咱們,她應該找得到才對。」

  卓明珠道:「會不會出了事?」

  美人幫主道:「應該不會,花鳳很精明機警,她絕不會讓那小子有逃脫機會的。」

  林馨笑道:「不錯,她有一支轟天雷,定能打死麥飛龍。」

  杜鵑花接口笑道:「就怕她不忍下手。」

  美人幫主道:「這一點不用擔心,鳳丫頭的脾氣我最清楚,麥飛龍若不答允娶她,她必會痛下殺手的。」

  蘇雪蓮道:「萬一一擊不中呢?」

  美人幫主道:「轟天雷不同於一般暗器,它發出時快逾奔電,任何絕頂高手,也別想躲避得了!」

  蘇雪蓮道:「我是說萬一……」

  美人幫主道:「那也不要緊,圓圓自會協助她將那小子收拾下來。」

  林馨道:「幫主吩咐她們先放麥飛龍還是先放舒鳴宇一家人?」

  美人幫主道:「我讓她先放麥飛龍,等他走出別莊之後,用轟天雷打死他,然後再去放舒鳴宇。」

  林馨道:「這樣就安全了。」

  卓明珠道:「我對六妹覺得有點奇怪,她為什麼情願跟大姐留在莊中?」

  杜鵑花笑道:「正是,小妹也覺得奇怪,會不會是她也愛上麥飛龍了?」

  美人幫主道:「別胡說。」

  杜鵑花道:「或者愛上了舒鳴宇。」

  美人幫主道:「她不會那樣傻的,未經我的同意與男人有情,就別想得到十萬兩銀子,她絕不肯放棄十萬兩銀子不要。」

  杜鵑花道:「但她為什麼情願留在莊中而不跟咱們一道來尋寶呢?」

  美人幫主道:「圓圓很乖,她知道須得有一個人留下協助鳳丫頭,因此她便留下不走,如此而已,你們不要胡思亂想了。」

  卓明珠道:「幫主,您說寶藏價值在五千萬兩以上,這是真的麼?」

  美人幫主過:「這是最低的估計,其實當年我曾見過公孫虎有許多寶物價值連城,非銀兩所能估計。」

  卓明珠道:「假定是五千萬兩,幫主分給我們十六人每人十萬兩,那便是一百六十萬兩,五千萬兩除去一百六十萬兩,幫主一人獨得四千八百四十萬兩……」

  美人幫主不悅道:「那又怎樣?」

  卓明珠忙道:「不怎樣,我只是算一算幫主可得到多少而已。」

  美人幫主正色道:「聽著,你們都是我帶大的,如果不是我收留你們,你們那會有今天?現在我給你們每人十萬兩銀子,足夠你們一輩子受用不盡的了,你們還不知足麼?」

  卓明珠道:「幫主不要生氣,您一兩不給我,我也不敢抱怨,因為您是母親,我是女兒,女兒那有和母親奪財產之理。」

  美人幫主一笑道:「這才像話。」

  杜鵑花道:「幫主,我不要錢財,我只要跟您在一起,侍您一輩子。」

  美人幫主笑道:「哼,你還沒找到如意君才說這種話,有一天找到了情郎啊,哼哼,準會把我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玉免東昇。

  杜鵑花道:「不會,幫主,我敢發誓!」

  美人幫主注目一笑道:「你不想嫁人?」

  杜鵑花道:「不,我要像幫主一樣,一輩子過無拘無束的日子,免受男人的氣。」

  美人幫主哈哈笑道:「傻丫頭,等你嚐到甜頭,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眾女吃吃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勝雪紅帶著一包乾糧趕回來了。

  美人幫主問道:「她們沒事吧?」

  勝雪紅道:「沒事。」

  美人幫主道:「有沒有發現行跡可疑的人物到來?」

  勝雪紅道:「沒有。」

  美人幫主道:「好,把乾糧拿出來吧,大家養足精神,以便今夜掘寶。」

  金輪西沉。

  天黑下來了。

  明月破雲而出,皎潔的月光灑落大地,千年巨檜的影子出現了!

  樹影,筆直的伸向西北方。

  卓明珠興奮地道:「好了!寶藏就在這西北方向,咱們順著樹影尋過去吧!」

  美人幫主道:「別忙,現在還未到初更時分,等到了初更時分樹影所指的方向才是正確的。」

  卓明珠本已站起,聞言只好又坐下去,道:「真急死人了,為什麼初更還不快到呢?」

  美人幫主笑道:「不要慌,為了要得到藏寶,我都等了二十多年了,你一個晚上都忍耐不了麼!」

  卓明珠赧然一笑道:「情形不同呀!以前咱們只知有個寶藏,卻不知寶藏的地點,而今天」

  美人幫主突然搖手制止她說下去,似是聽到了什麼怪異的聲音,低聲急道:「不要說話!」

  卓明珠連忙住口。

  美人幫主凝神諦聽了一會,才開聲說道:「奇怪……」

  卓明珠緊張的問道:「幫主聽到了什麼?」

  美人幫主轉聲道:「好像有人由林中竄過,不過也可能是山貓或野兔之類的東西……」

  卓明珠道:「聲音從那一方向傳來?」

  美人幫主道:「從我身後傳來。」

  卓明珠道:「要不要察看一下!」

  美人幫主道:「好,大家分開搜索一下!」

  話聲未了,人已倒縱疾起,電射一般竄入身後的樹林。瞬既不見!

  十一女亦隨即頭分搜索起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