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最毒婦人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花鳳道:「六妹,你為什麼要隨我留下來?」

  師圓圓淺淺一笑道:「因為小妹有一種預感,覺得若同幫主一道前去,只怕會沒命。」

  花鳳一怔道:「這話怎麼說?」

  師圓圓道:「我也說不上來。」

  花鳳顰眉道:「你怕幫主將會下手殺害咱們七人,獨吞藏寶?」

  師圓圓道:「小妹不敢這樣說,只是有一種不祥的感覺罷了。」花鳳道:「你太多疑了。」

  師圓圓道:「嗯,不過我想,那三位護花使更一定想不到我們幫主會對他們下毒手……」

  花鳳道:「他們與咱們的情形不同,咱們自小就跟隨幫主,情如母女,她不會殺害咱們的。」

  師圓圓道:「大姐說得是,咱們回去看守麥飛龍和房繼典吧。」

  花鳳點點頭,轉身入莊。

  師圓圓隨後跟著,道:「大姐當真決定殺死麥飛龍?」

  花鳳道:「我再跟他談談,要是他仍拒我千里之外,我便要殺他。」

  師圓圓道:「大姐益未真正懷孕,何必這麼恨他?」

  花鳳冷笑道:「他不要我,我也不讓別的女人得到他!」

  師圓圓笑道:「我知道了,大姐很喜歡他,由愛生恨,對不對?」

  花鳳臉上微徽一紅,點頭道:「不錯,我也不瞞你,本來我是奉命行事,但不知怎麼攪的,越來越覺他可愛,但是他卻對我冷冷冰冰,常常用卑視的眼光看我,實在叫人受不了。」

  師圓圓道:「這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那小子確實可恨,竟會去愛上一個姿色平平的姑娘。」

  兩人一邊談一邊走,不覺已到裡面,花鳳住足道:「六妹,你去送飯給舒鳴宇一家人吃,然後再回到這裡來陪我。」

  師圓圓道:「好的,大姐是不是現在就要下手把麥飛龍殺了!」

  花鳳道:「不,我要等到明日中午放他和房繼典下山後才下手。」

  師圓圓道:「連那房繼典也要一起殺死?」

  花鳳道:「不,房繼典是個證人,我要他證明我確實釋放他離莊,這樣將來終南一劍仙才無話可說。」

  師圓圓一笑道:「有道理!」

  她向花鳳一擺手,經自走去廚房,拿了一盒飯菜,來到另一間廂房,推門走了進去。

  舒鳴宇及其雙親就在這間廂房中。

  二者被綑在椅子上。

  只有舒鳴宇還銬著手銬腳鐐。

  師圓圓放下飯菜,含笑道:「她們已經走了。」

  舒鳴宇神色一喜道:「那麼,你可以打開我的手銬和腳鐐了!」

  師圓圓道:「不行,我現在只能打開你的手銬讓你吃飯,你仍得再委屈一天。」

  舒鳴宇不解道:「為什麼?」

  師圓圓道:「因為除我之外,還有一個花鳳在這莊上。」

  舒鳴宇詫異道:「她為何不走?」

  師圓圓道:「她要留下來殺死麥飛龍。」

  舒鳴宇吃驚道:「你準備袖手旁觀?」

  師圓圓笑道:「我們幫主留下一支轟天雷給她,你說我有甚麼辦法呢?」

  她說到這裡,便走去解開二老身上的繩子,然後把飯菜端上桌,很恭敬地道:「你們兩位老人家請過來吃飯吧。」

  舒道樞欣然道:「此次若非師姑娘暗中袒護,老夫一家人性命休矣!」

  舒老夫人接口道:「正是,姑娘大恩大德,我們決不敢忘記。」

  師圓圓略現羞色,吶吶道:「兩位老人家不要客氣……」

  舒老夫人道:「姑娘能徹悟前非,立志脫離美人幫棄邪歸正,令老身十分感動,將來我們會好好對待你的。」

  師圓圓羞笑了一下,轉身打開舒鳴宇的手銬,又端了一碗飯給他道:「你就坐在這裡吃吧。」

  舒鳴宇接過碗,望著她道:「你也吃麼?」

  師圓圓道:「我吃過了。」

  鳴舒宇低聲道:「圓圓,我很感激你!」

  師圓圓玉臉一紅含笑帶羞道:「別再提了。」

  舒鳴宇見雙親已在吃飯,於是也吃了起來,一面吃一面道:「那花鳳姑娘正在看守著麥飛龍?」

  師圓圓點頭道:「正是。」

  舒鳴宇道:「我有個主意……」

  師圓圓一注目道:「嗯?」

  舒鳴宇道:「你打開我的腳鐐,咱們倆合力去對付她,必能將她制服,救出麥飛龍和那位房少東,你看如何?」

  師圓圓搖首道:「不行,她身懷一支轟天雷,你不能輕舉妄動。」

  舒鳴宇道:「咱們出其不意的制服她,有何不可?」

  師圓圓道:「但萬一突襲不成呢?要知那轟天雷是十分厲害的火器,你若一擊不成,讓她們出轟天雷之後,你就死定了。」

  舒鳴宇道:「依你說該怎麼?」

  師圓圓道:「你別急,讓我慢慢想個萬無一失的辦法,麥飛龍曾救過我一次危難,我不會看著他被殺的。」

  舒鳴宇一笑道:「這就好!」

  師圓圓忽然羞澀的捲著衣角,低聲道:「我是因你才決心脫離美人幫的,將來你可不能辜負我。」

  舒鳴宇輕笑道:「你放心,我已跟我父母說了,他們都很高興有你這樣一個媳婦。」

  師圓圓羞答答一笑,低首不語。

  花鳳移開壓在木板上的一個石臼,揭開木板,走下地窖,走去把麥飛龍手腳上的刑具檢查一番,然後嫣然一笑道:「告訴你,我們幫主已動身趕去了。」

  麥飛龍冷漠地說道:「但願她能順利的尋獲寶藏。」

  花鳳笑道:「既有藏寶圖,那是最絕對無問題。」

  麥飛龍道:「你為何不去?」

  花鳳道:「我奉命留下來看守你們兩人。」

  麥飛龍看了坐在一旁的房繼典一眼,道:「這位房少東餓了,你何不弄點東西來給他吃?」

  花鳳道:「等一會我們六妹會送來。」

  麥飛龍心頭一動,問道:「你說的是師圓圓姑娘?」

  花鳳點點頭道:「正是。」

  麥飛龍道:「你們有多少人留在這莊上?」

  花鳳道:「只我們兩人。」

  麥飛龍道:「舒鳴宇一家人呢?」

  花鳳道:「在另一間房中,他們明天中午就可恢復自由之身了。」

  麥飛龍點點頭,沒再開口。

  花鳳道:「我要問你一句話,希望你老老實實的答覆我。」

  麥飛龍說道:「如果是老問題,最好是不要再問。」

  花鳳臉色一變道:「你當真不要我?」

  麥飛龍道:「早就說過了。」

  花鳳冷笑道:「哼,你這個無情無義的東西,你非要逼我殺你不可麼?」

  麥飛龍道:「你隨時都可以動手。」

  花鳳心中大恨,一咬牙道:「好,我現在就殺你!」

  說著,由懷中掏出轟天雷,對準他扳動手指,但聞「轟!」一聲巨響,一縷灰煙已由膛中冒了出來!

  麥飛龍如受巨震,仰身倒了下去。

  花鳳負氣而動手,但打出之後,又感後悔,不禁掩臉大哭起來,道:「你為甚麼不喜歡我?你為什麼對我這樣無情?你知道我是真意愛著你的!天啊!我打死他了!我打死他了……」

  她悲痛萬分,軟癱跌坐地上,哭得死去後來。師圓圓聞聲疾奔而至,跳下地窖,驚問道:「大姐,你怎麼了?」

  花鳳痛哭流涕道:「我打死他了,我打死他了!」

  師圓圓舉目一望,訝然道:「沒有吧?」

  花鳳哭叫道:「怎麼沒有?你難道沒聽到聲音?天啊!我其實不是真心要殺他。我是一時忍不住,你是知道的,對不對?」

  師圓圓笑道:「大姐,你不要哭了,你沒有打中他啊!」

  花鳳徒地一愣,道:「你說什麼?」

  師圓圓一指麥飛龍,說道:「你看,他沒有什麼嘛!」

  不錯,麥飛龍沒有受到一點傷害,他已經坐了起來,正在那裡微笑!

  花鳳呆住了,瞪大眼清望了他半天,才開口道:「你怎麼沒死?」

  麥飛龍道:「命不該絕。」

  花鳳迷惑道:「可是我分明已經打中你了!」

  麥飛龍一抬雙手道:「你打中了我的手銬。」

  花鳳恍然一哦,臉紅了。

  師圓圓笑道:「沒關係,大姐還可再來一次,這次一定要看準了再打」

  花鳳大怒道:「你給我住嘴!」

  師圓圓一福道:「是。」

  花鳳似覺很難為情,起身「逃」了出去。

  師圓圓笑了笑,轉對麥飛龍道:「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看你將來一定會發大財。」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果有那麼一天一定請你。」

  師圓圓道:「我大姐是真心愛你的,你為何不要她?」

  麥飛龍道:「我很感謝她的好意,可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這你應該明白。」

  師圓圓點點頭,轉身欲去。

  麥飛龍道:「師姑娘慢走。」

  師圓圓回頭問道:「有何指教?」

  麥飛龍道:「房少東已一天沒吃飯,你能拿點東西給他充飢麼?」

  師圓圓道:「好的,馬上送來。」

  語畢,登上石梯,走了出去。

  花鳳坐在門口發呆,癡癡的望著天空,不知在想些什麼。

  師圓圓走過去道:「大姐,你還在想殺他麼?」

  花鳳喃喃道:「我不知道。」

  師圓圓道:「他對你既沒有一絲情意,你最好死心,免得痛苦。」

  花鳳低首默然。

  師圓圓道:「幫主給你幾顆火藥丸?」

  花鳳道:「一顆。」

  師圓圓笑道:「那你不能再用轟天雷打他了?」

  花鳳撇撇嘴唇道:「我若要殺他,辦法多得很,不一定要用轟天雷!」

  師圓圓道:「下次你若要殺他,可得事先告訴小妹一聲啊。」

  花鳳道:「幹什麼?」

  師圓圓道:「小妹愛看殺人。」

  花鳳叱道:「走開,少惹我生氣!」

  師圓圓一笑而去。

  一天過去了。

  第二天的中午,很快來臨,已到了可以釋放麥飛龍和房繼典的時候了。

  師圓圓到了花鳳面前看見她還坐在門口發呆,微微一笑道:「大姐,是釋放他們的時候了。」

  花鳳不語。

  師圓圓在她身邊坐下,問道:「你到底打算怎樣?」

  花鳳攀眉道:「我不知道……」

  她抬起嬌靨,道:「你說,我是殺他好還是不殺他好呢?」

  師圓圓笑道:「這個全憑你自己了。

  花鳳道:「你替我出個主意吧。」

  師圓圓道:「大姐肯接受小妹的意見?」

  花鳳點頭道:「是,我自己已經沒了主意,若殺他嘛,又有些捨不得,若是不殺他嘛,難洩我心頭之恨。」

  師圓圓道:「依小妹之意,大姐不該殺他,也不該恨他。」

  花鳳道:「怎麼說?」

  師圓圓道:「因為錯不在他,他是喝了滲有助情花的酒,在幫主和大姐的安排下,才和大姐發生關係的,所以被害的是他而不是你,你沒有恨他的理由。」

  花鳳道:「可是他是男人我是女人,吃虧的是我呀!」

  師圓圓道:「大姐若認為吃虧,當初就不該引誘他。」

  花鳳道:「那是幫主的意思呀!」

  師圓圓道:「幫主叫你去死你就去死麼?」

  花鳳作色道:「哼,你怎麼說這種話?幫主知道了肯饒你才怪!」

  師圓圓微微一笑道:「小妹說錯了麼?」

  花鳳道:「幫主撫養我們長大,恩重如山,她要我們犧牲,我們就得犧牲。」

  師圓圓道:「既然如此,大姐就不該痛恨麥飛龍了。」

  花鳳道:「我不是恨他奪去我的貞操,而是恨他不愛我。」

  師圓圓道:「你不能強迫一個男人愛你,愛不是強迫可以得來的。」

  花鳳道:「依你說,不是該放他回去了?」

  師圓圓道:「正是。」

  花鳳想了想,斷然道:「不!我不能讓別的女人得到他,我……我非殺他不可!」

  師圓圓道:「你不再後悔?」

  花鳳道:「不!」

  師圓圓道:「打算如何殺他?」

  花鳳道:「轟天雷已經不能用,如今只好這樣了……」

  她向師圓圓附耳低語幾句,然後淘出兩支鑰匙交給師圓圓,道:「半個時辰後,你再開鎖釋放他,懂不懂?」

  師圓圓望著她身形消失莊院中,忍不住搖首嘆息道:「唉,你若真正愛他,就不會想殺他……」

  半個時辰後,師圓圓起身入房,移開石臼,揭起木板,走下地窖。

  房繼典一見她下來,神色一振,問道:「姑娘,該放我們回去了吧?」

  師圓圓含笑道:「不錯,你們可以走了。」

  她趨至麥飛龍的眼前,為他開了手銬腳鐐,接著笑道:「你想不想知道藏寶的地點?」

  麥飛龍一怔道:「你肯告訴我?」

  師圓圓點了點螓首道:「在湘南九疑山中。」

  麥飛龍詫異道:「你怎肯告訴我的?」

  師圓圓道:「因為我已不是美人幫的姑娘了。」

  麥飛龍迷惑道:「怎麼說?」

  師圓圓道:「最近我發觀一個女人最需要的不是金錢,而是一個體貼的丈夫,而很幸運的我已找到一個如意郎君。」

  麥飛龍半信半疑,問道:「他是誰?」

  師圓圓道:「舒鳴宇。」

  麥飛龍驚哦一聲道:「真的麼?」

  師圓圓道:「真的,我已決定跟他和他的雙親一起走,我們將遷往一處不易被人找到的地方。」

  麥飛龍道:「你不怕美人幫主擒你治罪?」

  師圓圓道:「不怕,我有一種預感,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麥飛龍道:「你能棄惡從善,必有好的結果,我預祝你幸福快樂。」

  師圓圓道:「謝謝。」

  麥飛龍問道:「花鳳呢?」

  師圓圓道:「她怕你找她算帳,已先走了。」

  麥飛龍道:「她知不知你將叛離美人幫的事?」

  師圓圓搖首道:「不知道。」

  麥飛龍道:「奇怪,她不是打算殺死我的麼?」

  師圓圓笑道:「也許她會躲在路上襲擊你,你可要小心提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