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弱質原堰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美人幫主道:「等你挖開金獅腰部並修補破洞之後,你和他會同時獲得釋放。」

  房繼典放下那袋工具,趨前撫摸武林金獅,嘖嘖稱奇道:「這隻金獅鑄得真不錯,好好的為甚麼要挖開它的腹部呢?」

  美人幫主在椅子上坐下來,道:「因為它的腹中藏著一件東西。」

  房繼典問道:「甚麼東西?」

  美人幫主道:「不要問,你知道了對你有害無益!」

  房繼典不敢再問,當下將武林金獅扳倒,讓它側躺著,仔細的看它的腹部,道:「要挖開腹部不難,但要修補成原來的樣子,只怕不容易……」

  夫人幫主道:「你盡量修補就是了。」

  房繼典搖搖頭道:「要修補也不能在這地方,須帶回敝店才能動手。」

  美人幫主道:「為什麼?」

  房繼典道:「這裡沒有溶金的爐子。」

  美人幫主道:「外面有得買麼?」

  房繼典道:「沒有,而且除爐灶之外,還需要各種工具,所以若要修補非得帶回敝店不可。」

  美人幫主道:「好,你先動手挖開後再說!」

  房繼典於是取出一把鐵錘和一把磋刀,選了腹部一個位子,開始挖起來。

  麥飛龍忍不住開口道:「房少東!」

  房繼典抬頭道:「麥少俠有何指教?」

  麥飛龍道:「她有沒有給你一個保證?」

  啟繼典發怔道:「保證什麼?」

  麥飛龍道:「保證你替她挖開金獅之後,她不下手殺害你。」

  房繼典嚇一跳道:「沒有啊!」

  麥飛龍冷笑道:「那麼,少東是認為替她做這件工作沒有性命危險了?」

  美人幫主怒叱道:「小子,你給我住口!」

  房繼典大起恐慌,轉望她問道:「這位女士,在下替你挖開之後,你不會下手殺害在下吧?」

  美人幫主笑道:「當然不會,你想想看,我有什麼理由要殺你呢!」

  房繼典一指麥飛龍,說道:「但是,這位麥少俠說……」

  美人幫主截口道:「你別聽他胡說,他因不原讓我得到金獅腹中之物,因此拿話嚇唬你的。」

  房繼典卻不以為麥飛龍是無中生有,故猶豫著不敢繼續動手。

  麥飛龍道:「那裡面藏著一張價值連城的藏寶圖,你替她取出那張藏寶圖後,必會看到那張圖的情形,你想她肯讓一個見過藏寶圖的人活下去麼?」

  房繼典覺得有理,不禁神色大變。

  美人幫主氣極,跺足而起,厲聲道:「麥飛龍,你再多說一句,本幫主立到劈死你!」

  麥飛龍笑笑不語。

  美人幫主轉對房繼典,改以溫和的語氣道:「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話,快挖吧。」

  房繼典惴惴不安地道:「這位女士,在下有妻有子,全家只靠在下一人為生,你要在了替你挖開金獅,在下可以答應,不過」

  美人幫主道:「你放心,我不但不會殺你,而且還會付你酬勞。」

  房繼典道:「酬勞在下可以不要,只請你高抬貴手,不要傷害在下。」

  美人幫主道:「不會,不會。」

  房繼典道:「但是這位麥少俠的話又不無道理,所以你應該給在下一個保證。」

  美人幫主道:「你想怎樣?」

  房續典道:「有兩個辦法,第一是請你先釋放了這位麥少俠,這樣便有人知道在下人在此處。」

  美人幫主搖首道:「不行!」

  房繼典道:「那麼,第二個辦法是你帶著這隻金獅隨在下去敝店,在下當在敝店為你挖開它。」

  美人幫主道:「這也不行!」

  房續典苦笑道:「你不答應,在下就不能安心了。」

  美人幫主語氣漸冷,道:「我只這樣告訴你,你若想活命,只有為我挖開它!」

  房續典面色發白,口吃地道:「這……這……這……」

  美人幫主冷冷道:「你動不動手?」

  房續典發起抖來。

  美人幫主道:「來人!」

  卓明珠聞聲走下地窖,問道:「幫主!有何吩咐?」

  美人幫主一把房續典道:「他不肯為我挖開金獅,將他推出去斬了!」

  卓明珠應了一聲,上前拉起房續典,往外便拖。

  房續典嚇得魂飛魄散,大叫道:「我挖!我挖!我挖便了!」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好,放下他吧。」

  卓明珠聽了才將他放開,含笑退出去。房續典不敢再說什麼,回到武林金獅跟前坐下,拿起錯刀和鐵鎚,再次挖起來。

  美人幫主道:「要多久方能挖開?」

  房續典道:「半個時辰就夠了。」

  美人幫主很高興,轉望麥飛龍笑道:「小子,明日午後,我放你們回去,你就帶著這只武林金獅同這位少東一起返回長安,等他將金獅腹部補好之後,你便可帶它回去了。」

  麥飛龍一笑道:「最好再送個人情。」

  美人幫主問道:「什麼?」

  麥飛龍道:「你馬上就可得到藏寶圖,目的已經達到,可以把那張入幫書和婚書還給我了。」

  美人幫主搖首笑道:「不行,至少要等到我接任盟主之後,才能還給你。」

  麥飛龍道:「為什麼?」

  美人幫主道:「令師的盟主任期還有十個月,我不希望在令師任期之內被人指控盜取武林金獅的罪名。」

  麥飛龍道:「我不懂。」

  美人幫主道:「我的意思是說,我如果把入幫誓書和婚約書還給你,你便可肆無忌憚的控告我盜取武林金獅之事了,所以必須等到我接任盟主之後,才能還給你。」

  麥飛龍道:「你弄錯了,你不還我那兩樣東西,我仍然可以提出控訴。」

  美人幫主微笑道:「那樣的話,我便反控你強xx花鳳,叫你沒臉見人。」

  麥飛龍道:「我不怕。」

  美人幫主道:「這不是你怕不怕的問題,而是關係你們師徒名譽的問題,」

  語聲一頓,繼道:「想想看,一個武林盟主的徒弟,居然仗勢強xx我的姑娘,而且竟不履行婚約書的諾言,這件事一旦公開出去,誰還肯敬服令師呢?」

  麥飛龍道:「你忘了一件事,我早已不是終南派的門下了!」

  美人幫主道:「但誰都明白令師將你驅出門牆只不過一種逃避責負的手段!」

  麥飛龍道:「你奪取了武林金獅又該怎樣?」

  美人幫主道:「誰說我曾經奪取武林金獅?哈哈,等到令師召開武林大會時,這只武林金獅已經回到令師的手裡了。」

  麥飛龍道:「目睹你奪走武林金獅的人,多得很!」

  美人幫主道:「不錯,但既然武林金獅已回到你們手中,那便不能構成罪名。」

  麥飛龍忽然笑道:「你很會說話,但恐怕有人不願聽你講道理了!」

  美人幫主妙目一注,含笑道:「誰?」

  麥飛龍道:「崆峒派。」

  美人幫主道:「怎樣?」

  麥飛龍道:「你殺害他們的門下,逼使他們退出競技大會,這個仇他們一定要報。」

  美人幫主笑道:「我不怕,我剛剛獲得消息,司空瑜已在華山派自殺贖罪了!司空瑜一死,他的門下能有什麼作為呢?」

  麥飛龍一聽司空瑜已自殺身死,頗為感動,道:「司空掌門人總算是一位明辨是非之人,他死得雖慘,卻能贏得人的同情和敬佩。」

  他雙目一抬,精光湛湛地接道:「而你,你似乎從來不想想自己會再什麼樣的下場?」

  美人幫主笑道:「這是個強存弱亡的世界,我是強者,所以我會活得很好!」

  麥飛龍冷笑道:「時辰未至而已。」

  美人幫主不再接腔,轉去觀看房繼典「挖掘」的情形。

  房繼典已在武林金獅的腹下挖了個杯口大的洞,看樣子快要挖通了,挖下的碎金屬在黃布上閃閃生輝。

  麥飛龍忽然又道:「我有一件事要問你。」

  美人幫主轉臉望向他問道:「何事?」

  麥飛龍道:「終南派在第七屆武林競技大會之前所遭遇的那場災難,是你幹的吧?」

  美人幫主道:「是的。」

  麥飛龍道:「你用的是什麼惡毒的方法?」

  美人幫主道:「把一種可以製人死命的毒藥投入水源中。」

  麥飛龍咬牙切齒道:「你毒殺了三百多條人命,不覺得於心不安麼?」

  美人幫主道:「不會。」

  麥飛龍道:「你太毒了!」

  美人幫主道:「五千萬兩銀子對我的誘惑力太大了,為了得到它」

  她說到這裡,陡地住口,掩在輕紗後面一張美臉上現出狂喜之色,兩顆眼睛亮了起來。

  因為,她瞥見房繼典手上多了一樣東西!

  一張捲著的羊皮!它長約八尺,捲成小孩子手臂般粗大,用一條紅絲絛繞著,看來正是一張藏寶圖!

  不錯,武林金獅的腹部已被挖開,那是房繼典從金獅腹內取出來的。

  她立刻跳了過去,伸手道:「給我!」

  房繼典拿起那捲藏寶圖,呆呆地道:「你要的就是這東西麼?」

  美人幫主一把搶過,點首笑道:「不錯!」

  她退回椅子上坐下,急急解開絲絛,展開羊皮看了看,臉上泛現一陣陣紅光,顯然興奮極了。

  麥飛龍忍不住道:「那真是一份藏寶圖麼?」

  美人幫主沒有回答,她好像怕被人瞧去,趕緊又把藏寶圖卷好,納入懷中,才笑嘻嘻道:「好了,房少東,謝謝你啦!」

  麥飛龍沉聲道:「他沒看見藏寶圖上畫著什麼,你可不能殺他!」

  美人幫主笑道:「不會,不會,他又不是武林人物,我殺他幹什麼!」

  她回望房繼典又笑道:「少東,地上那些碎金子就算是我付你的酬勞,另外我再給你一斤黃金做為修補金獅之用。」

  房繼典問道:「你何時放在下回去?」

  美人幫主道:「明天!」

  房繼典道:「你已得到所要的東西,何不現在就放在下回去?」

  美人幫主道:「不行,我要麥飛龍同你一道回去,而現在我立刻便要動身趕去藏寶地點,如果現在就釋放你們,麥飛龍必會尾隨跟蹤我。」

  她忽然走過去把房繼典的工具收拾入袋中,然後提起工具袋道:「你暫時在此陪伴麥飛龍,明日午時,自會有人前來釋放你們,那時你們便可帶著這隻金獅離去了。」

  說罷,移步向外走去。

  房繼典道:「你拿走我的工具袋幹麼?」

  美人幫主笑道:「暫時替你保管,因為你的工具可以打開他的手撩和腳鏈。」

  她鑽出地窖之後,立刻有人蓋上木板,接著又傳下「碰!」的一響,似是又在木板上壓上一個沉重的東西。

  房繼典很恐慌,望著麥飛龍道:「麥少俠,你看她的話可信麼?」

  麥飛龍道:「大概可以相信,因為她若有意殺你,現在就可以動手了。」

  房繼典聽了心頭稍寬,當下將掉在黃布上的碎金收集起來,用一布巾包好,道:「這些碎金有一斤多重哩!」

  麥飛龍微笑道:「那是你應得的報酬,不過我希望你暫時保存起來,因為過些時日也許我們需要你到武林大會出面作證。」

  房繼典道:「好的,老實說在下只求安全回到家門,這些金子要不要都無所謂……」

  美人幫主興沖沖的帶著花鳳,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進入莊中一間密室,在密室中坐了下來。

  她居中而坐,環望七女一眼,含笑道:「丫頭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已拿到藏寶圖了!」

  七女喜極,紛紛搶著問道:「藏寶的地點在何處?」

  美人幫主道:「在湘南九疑山上。」

  七女又問道:「咱們什麼時候去?」

  美人幫主道:「馬上就去。」

  花鳳道:「麥飛龍怎麼處置?」

  美人幫主反問道:「你是否決定殺死他?」

  花鳳決然地道:「是的!」

  美人幫主笑道:「我看算了吧,你既未真正懷孕,他又不可能與你白頭皆老,何必殺他呢?」

  花鳳恨聲道:「,他太可惡,一點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恨透他了!」

  美人幫主沉吟道:「你若一定要殺他,只好留下來明天再殺……」

  花鳳道:「好,明天我等他走到山下,用轟天雷打死他,然後再趕去與幫主會合。」

  美人幫主又沉吟道:「嗯,你一個人不大安全,須有一人留下來協助你才行。」

  說到此,轉望六女問道:「你們中誰願留下來協助鳳丫頭?」

  師圓圓道:「我留下來吧。」

  美人幫生道:「好,現在你和鳳丫頭去看守地窖,把那三個護花使者叫來。」

  花鳳和師圓圓應是而去。

  不一會,三個護花使者到了。

  他們走入密室,一齊向美人幫主施禮道:「幫主召喊屬下三人,未知有何差遣?」

  美人幫主笑嘻嘻道:「你們想必已知本幫主拿到了藏寶圖了,是不是?」

  三個護花使者齊聲道:「是的,屬下等應該向幫主道賀。」

  美人幫主笑道:「你們是本幫十位護花使者中僅知我拿到藏寶圖的三個所以我要給你們一個特賞……」

  三個護花使者面露喜色,躬身道:「謝幫主賞賜!」

  美人幫主道:「我要賞給你們的東西十分特別,現在你們且把眼睛閉起來。」

  三個護花使者依言閉起眼睛。

  美人幫主玉手一揚,脆笑道:「這個賞給你們好了!」

  三把柳葉刀,電奔而出!

  三個護花使者警覺不妙之時,柳葉刀業已分別射入他們心房,他們「啊喲!」慘叫一聲,登時一齊栽倒,手腳頂抖了幾下,就死了。

  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似未料到幫主會對他們下毒手,看得臉上變了色。

  美人幫主脆笑道:「你們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要殺死他們,是不?」

  卓明珠吃驚道:「是啊,他們並未做錯什麼,幫主為何要殺死他們?」

  美人幫主道:「理由是美人幫是我們這些人的美人幫,護花使者和花奴都不是,現在我已拿到藏室圖,再用不著他們了。」

  卓明珠道:「原來如此……」

  美人幫主道:「但你們放心,我一直把你們七人視為親生女兒,決不會虧待你們的。

  現在你們快去準備,咱們馬上就要出發前去。」

  花鳳和師圓圓站在在門口,目送美人幫主和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漸漸遠去。

  現在,整座別莊之中,舒鳴宇一家人及麥飛龍房繼典不算,就只剩下她們兩人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