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屈不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舒道樞道:「令師等人知道,她們在這裡?」

  麥飛龍搖頭道:「不知道。」

  舒道樞道:「這可怎麼辦,若無救兵,老夫一家人的性命只怕保不住了。」

  麥飛龍安慰道:「老先生請放心,家師等人很可能會暗中跟蹤,設法救我們脫險的。」

  舒鳴宇道:「麥兄可知敝派掌門人的消息?」

  麥飛龍道:「貴派掌門人自去華山之後,便未再聽到他的消息。」

  舒鳴宇黯然道:「這樣看來,敝派掌門人只怕已經自殺身死了。」

  麥飛龍默然未語。

  他也相信司空瑜已在華山派的人面前自殺謝罪了,對於這件事,他並無憐憫之感,雖然司空瑜在事敗之後從善如流,願以一死解決許多糾紛,但是他過去所殺害的人太多了,所以他認為司空瑜應該死。

  舒鳴宇嘆了一口氣,喃喃道:「我們崆峒一派,到此是完了!」

  麥飛龍道:「不,貴派掌門人這一死,已洗刷了貴派許多汙點,今後貴派仍可在武林中屹立不倒。」

  正說著,忽見地窖口上的木板被揭開,一個姑娘手提一籃食物走下來。

  她是花鳳!

  麥飛龍眉頭一皺,閉上眼睛。

  花鳳走下地窖之後,先分給舒鳴宇及其父母每人一碗飯,然後把最後一份送到麥飛龍面前,說道:「這是你的早飯,快吃吧。」

  麥飛龍不言不動,如老僧。

  花鳳笑道:「你不吃麼」。

  麥飛龍一點頭,仍然閉目不看她。

  花鳳道:「不吃會餓死的,快吃吧!」

  麥飛龍恍如未聞。

  花鳳道:「你若不想活,何不現在就自殺?」

  麥飛龍這才開口冷冷說道:「你別管我,出去吧!」

  花鳳說道:「我不出去,我有許多話要跟你講。」

  麥飛龍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

  花鳳道:「你是說我們的婚事完了?」

  麥飛龍道:「是的!」

  花鳳冷笑道:「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我告訴你,你簽下的入幫誓書和婚約書,還在我們幫主手裡呢!」

  麥飛龍道:「你去告狀好了!」

  花鳳道:「我當然要告狀,聽說令師將召開武林大會處理武林金獅之事,屆時我將在大會上提出控訴,假如你不肯履行諾言的話!」

  麥飛龍冷冷一笑道:「你還敢在武林大會上出現?」

  花鳳道:「怎麼不敢?搶奪武林金獅是我們幫主主使的,與我無多大關係,而且我們的婚事不應與武林金獅混為一談。」

  麥飛龍道:「可是誰肯相信你呢?你們雖握有我的入幫誓書和婚約書,但是武林人士都會相信那不是出於我自願而簽下的。」

  花鳳說道:「我肚子裡這塊肉又該怎麼說?」

  麥飛龍心頭又開始絞痛,道:「你可以交給我撫養。」

  花鳳道:「你要他變成沒有娘的孩子?」

  麥飛龍沉險道:「他有你這樣一個娘,只怕更不幸!」

  花鳳忽然哭了起來,道:「我那一點不好?你說,你已佔有了我的身子,如今竟用這種態度來對待我,你還是個男人麼?」

  麥飛龍雙目陡睜,厲聲道:「你用錯字眼了!不是我佔有了你的身,而是我陷入你的陷井!」

  花鳳哭哭啼啼道:「我們幫主說了,假如你肯回心轉意和我結為夫妻,她願賜十萬兩銀子給我們,讓我們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

  麥飛龍道:「不!」

  花鳳突地停止哭泣,抬首冷冷望著他,臉帶怨恨道:「當真不麼?」

  麥飛龍道:「是的,我原想收下你的,但是你們的行為越來越不像話,你若想做我的妻子,只有一個辦法。」

  花鳳道:「什麼辦法?」

  麥飛龍道:「叫你們幫主立刻將武林金獅送去交還家師。」

  花鳳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那武林金獅腹中藏著一價值五千萬兩以上的藏寶圖,我們幫主為了要得到它,已計劃了十多年,現在武林金獅已搶到手,豈肯白白的送還令師?」

  麥飛龍道:「既不能,你也就別再提我們的婚事了!」

  花鳳道:「你太傻了,想想看,那武林金獅若回到令師手中,她肯與你分享那筆財寶麼?」

  而你若肯娶我,我們幫主便肯給你十萬兩銀子,想想看!十萬兩銀子可是一大筆財產,我們可以拿它來買地蓋屋,可以廣置僕婢,享受豪華的生活,這樣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真是的!」

  麥飛龍聽得厭煩,道:「我從來不想發財,不是我該得之物,我一樣也不要,你出去吧!」

  花鳳臉上又現怨恨之色,問道:「你是當真不要?」

  麥飛龍道:「不要!」

  花鳳冷笑道:「你非要不可,否則即使我們幫主肯釋放你,我也不肯讓你走!」

  麥飛龍道:「你若想殺我,現在盡可以動手。」

  花鳳拾起空籃了,道:「我先讓你考慮一兩天,你仔細的想一想吧!」

  語畢,含怒而去。

  舒鳴宇及其雙親都聽得驚愕不置,見花鳳出去之後,忍不住紛紛追問詳情。

  麥飛龍便把自己上當的詳細情形說了出來。

  舒道樞道:「既非出自麥少俠的本意,當然不必娶她為妻,麥少俠是清清白白的人,豈可同這種女人結為夫婦。」

  舒老夫人道:「可是她已有身孕,須知孩子是無辜的,你們可以不結合,但孩子卻不能沒有父母呀?」

  麥飛龍嘆道:「我要求讓我撫養,但她不答應,有什麼辦法呢?」

  舒鳴宇道:「她不肯就算了,她總不會自己生的孩子視為仇人,麥兄大可不必為此作難。」

  麥飛龍長嘆不語。

  舒鳴宇問道:「麥兄,她說武林金獅腹中藏著一張價值五千萬兩以上的藏寶圖,這是真的麼?」

  麥飛龍點頭道:「不假。」

  舒鳴宇道:「那藏寶圖是誰放入的?」

  麥飛龍道:「武林鬼才公孫虎。」

  舒鳴宇吃驚道:「哦,原來是他,他已死了好多年了啊!」

  麥飛龍道:「不錯,他真不該在死前理下這個禍苗,害得武林動盪不安……」

  舒鳴宇道:「美人幫主怎知藏寶圖藏在武林金獅腹中?」

  麥飛龍道:「她是公孫虎的愛妾之一。」

  舒鳴宇道:「公孫虎為何不把財產留給她?」

  麥飛龍道:「小弟也不大清楚。」

  舒鳴宇道:「聽說公孫虎死時才三十多歲,而武林金獅己歷九屆競技大會,算起來已經二十六年之久,她為何遲到今年才下手?」

  麥飛龍道:「原因大概是她早年武功不高,力量有限,故遲至最近才下手。」

  舒鳴宇道:「照此看來,去年一再殺害敝派兄弟,強迫敝派交出武林金獅的人就是她了!」

  麥飛龍道:「不錯,第七屆競技大會之前,敝派遭遇的那場災難,只怕也是她的傑作。」

  舒鳴宇忿然道:「這女人真該死!」

  麥飛龍:「她和水香蘭一樣狠毒,水香蘭已經自食惡果我看她也快了。」

  舒鳴宇道:「她是不是打算在此挖開武林金獅腹部,取出藏寶圖?」

  麥飛龍道道:「是的,聽說她已派人去長安請金匠房繼典前來動手挖取,可能明日會到。」

  舒鳴宇道:「這怎麼辦?」

  麥飛龍苦笑道:「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等待家師等人前來,要是家師找不到這地方,那就一切都完了。」

  舒鳴宇低頭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銬,道:「這手銬很堅固,小弟無法掙斷……」

  麥飛龍道:「能夠掙斷也沒用,咱們兩人敵不過她們八人,而且她們有三支轟天雷。」

  舒鳴宇道:「那三支轟天雷是家父之物,被她們蒐去的。」

  麥飛龍注目一哦,轉望舒道樞道:「老先生怎會有這種東西?」

  舒道樞道:「老夫早年當了一任知府,有一次,擒獲一名江洋大盜,是在那江洋大盜的家中搜出來的。」

  麥飛龍道:「哪裡面是不是裝著火藥?」

  舒道樞點頭道:「正是,你說她們咋夜發射了幾次?」

  麥飛龍道:「三次。」

  舒道樞道:「那麼,她們只能再發三次了,那三支轟天雷一共只有六顆火藥丸。」

  麥飛龍道:「這是說那三支轟天雷再各放一次之後,便成廢物了?」

  舒道樞道:「是的,但如果她們又從別處買到火藥丸,就可繼續放射傷人。」

  麥飛龍色喜道:「她們得到轟天需不過五天,大概不至很快買到火藥丸。」

  舒道樞道:「但有那三顆已經夠了,它放出一顆就能掃死一人,也就是說你們若要動手奪回武林金獅就得犧牲三條人命。」

  麥飛龍道:「有沒有抵禦之策?」

  舒道樞道:「身穿鐵甲可保無慮,但鐵甲只能護住胸部她著不打你胸部而打你手腳,一樣會受重傷。」

  麥飛龍道:「一般盾牌能不能抵禦?」

  舒道樞道:「不能,倒是數寸厚的木板可以抵擋,但你總不能老是拿著木板呀?」

  麥飛龍道:「如能誘使她們放射擊空,就可……唉,這都是空談,咱們還是吃飯吧!」

  這天中午,美人幫主單獨進入地窖,她察看麥飛龍和舒鳴宇手上的手銬之後,才轉向麥飛龍笑道:「麥飛龍,本幫主明天就可剖開武林金獅取出藏寶圖了。」

  麥飛龍道:「但願你有福氣得到它。」

  美人幫主笑道:「這一點你到不必替本幫主擔心,本幫主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麥飛龍道:「房繼典到了麼?」

  美人幫主道:「他明天一定到。」

  麥飛龍道:「他肯替你剖開武林金獅麼?」

  美人幫主道:「他若不肯,性命不保。」

  麥飛龍冷哼一聲道:「他是個老老實實的金匠,你何必找他麻煩?」

  美人幫主道:「你的意思,是要本幫主自己動手?」

  麥飛龍道:「你難道不能這樣做?」

  美人幫主道:「可以,本幫主可以用各種利器硬將它的腹部挖開,只是那樣一來,武林金獅也就報銷了,本幫主還想坐坐武林盟主的寶座,故不想破壞它。」

  麥飛龍道:「你想得真周到。」

  美人好主微笑道:「本幫主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談談……」

  麥飛龍道:「說。」

  美人幫主道:「今早花鳳向我報告,說你寧死也不娶她為妻?」

  麥飛龍道:「是的。」

  美人幫主道:「你要知道,你簽下的婚約書還在我手中,你若反悔不認賬,只怕她不肯繞你。」

  麥飛龍道:「我問心無愧,生死不計。」

  美人幫主道:「聽我的話,你娶她為妻,我送你十萬兩銀子讓你們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如何?」

  麥飛龍道:「我已說過,若要我娶她,唯一的辦法就是你立即把武林金獅交還家師處理。」

  美人幫主吃吃而笑道:「本幫主費了不少心血才奪得武林金獅。現在你要本幫主在未取出藏寶圖之前就還,說的未免太天真了!」

  麥飛龍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談了。」

  美人幫主道:「你當真不願娶花鳳為妻?」

  麥飛龍道:「不錯。」

  美人幫主道:「那麼,她將來生下的孩子怎麼辦?」

  麥飛龍道:「悉聽尊便。」

  美人幫主道:「你不管?」

  麥飛龍道:「我說過願意負責撫養,但是她不肯,所以我當然只好不管了。」

  美人幫主道:「為孩子的將來著想,你還是應該娶她為妻才是。」

  麥飛龍道:「不!」

  美人幫主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執迷不悟,本幫主現在只有一句話要說過兩天本幫主取得藏寶圖之後,將履行諾言放你回去,不過你一走出這座別莊之後,本幫主便不再保證你的安全。換句話說,如果有人在莊外把你殺了,那可怪不得本幫主!」

  麥飛龍微微一曬道:「我知道!」

  美人幫主沒再開口,轉身走了出去。

  次日中午。

  被困地窟中的麥飛龍,舒道樞等四人正在吃著花鳳送來的飯,忽見地窖口被揭開,走下了三個護花使者。

  這三個護花使者年紀約在三十左右,都有一張英俊的臉孔,他們下了地窖之後,各取出一支鑰匙,分別將舒鳴宇及其雙親的腳鐐打開,然後把他們拉起,喝道:「走!」

  舒鳴宇面色大變,驚問道:「哪裡去?」

  一位護花使者道:「這間地窖另有用處,你們要換一間房子!」

  說著,一人拖著一個,把舒鳴宇一家三人拖出去了。

  麥飛龍很納悶,暗忖道:「這間地窖另有用處?是準備做何用途?為甚麼只帶走他們三人獨留下我?哼,莫非又有人落入魚霞玄的手裡了?」

  正思忖間,只見又有兩人走下地窖,一個是卓明珠,一個是林馨穆,前者拿著一方摺就的黃布,後者擎著兩盞玻璃燈。

  卓明珠將黃布抖開,鋪在地上,一面向麥飛龍笑道:「麥飛龍,你知,這是幹甚麼嗎?」

  麥飛龍道:「行刑?」

  卓明珠道:「行刑?哈哈,不錯,我們要在這裡動刀宰殺一隻獅子!」

  麥飛龍聽了恍然大悟,忍不住問道:「那房繼典來了麼?」

  卓明珠道:「正是。」

  麥飛龍心中暗暗著急,付道:「師父到現在還不來,必是不知她們藏身放此。唉!

  這下完了……」

  這時,林馨已將兩盞玻璃燈掛在壁上,她隨又走出地窖,拿下兩張椅子,一張擺在黃布上,一張擺在牆壁邊。

  她舉目四下打量了一下,笑道:「行了嗎?」

  卓明珠道:「嗯,咱們出去。」

  她們走出地窖不久,便見杜鵑花和蘇雪蓮抬著武林金獅走下來,她們小心翼翼的將武林金獅放在黃布上,向麥飛龍嫣然一笑,便擺腰扭臀的走了出去。

  然後不久,美人幫主和房繼典下來了。

  房繼典手上掇著一袋工具,他一眼瞥見麥飛龍被囚禁在地窖中,神色一呆,怔怔地道:

  「咦,你不是麥少俠麼?」

  麥飛龍苦笑了一下,點點頭。

  房繼聲驚駭萬分,轉對美人幫主問道:「他怎麼在這裡?」

  美人幫主道:「這個你別管,快動手吧!」

  房繼典還是滿面驚疑的問道:「你打算把他怎麼處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