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一代情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水香蘭知道不妙了,於是眼眶一紅,湧出兩行珠淚,哭道:「夫君,你今天是怎麼啦?」

  獨臂劍神冷笑道:「我要看看你的身體能不能再使我動心!」

  水香蘭低頭飲泣起來。

  獨臂劍神光火道:「你當真不脫?」

  水香蘭道:「好,我……我脫便了。」

  說著,果然動手寬衣解帶起來。

  她知道現在最好的救命武器就是自己的身體了,因此決定施展渾身解數以保全性命。

  她故意脫得很慢,而且盡量使每一個動作美好動人,很久以前,她也曾經這樣脫過,那是在前夫武林鬼才公孫虎的面前!

  衣衫一件一件的脫下,一個豐滿白嫩的胸體,漸漸暴露無遺了。

  最後,她已變成赤裸裸的美人兒。

  她的身段確實很美,有纖細的蜂腰,修長均勻的玉腿,全身潔白豐滿而無一點瑕疵,簡直就像一塊白玉雕刻而成的。

  任何人看了她的胴體,都會把持不住,都會為之神魂顛倒,意亂情迷,但是現在的獨臂劍神已不為所動,他就像在欣賞一尊毫無生命的美人塑像,冷冷的把她上下打量一遍,才面露譏誚地笑道:「水香蘭,你果然很美。」

  水香蘭畢竟也有些害羞,她低垂著螓首,緊夾著雙腿,以一種無比哀婉動人的聲調求饒道:「夫君,你饒了我吧!」

  獨臂劍神恍似未聞,移目轉對站在她身後的年舉岳問道:「舉岳,你看她美麼?」

  年舉岳呼吸有些困難,結結巴巴道:「還不錯,還不錯……」

  獨臂劍神笑歡一聲道:「她的身子的確是美的,但是為師現在卻看到她包在潔白的白肉中的骷髏。咳!咳!以前為師曾見過一個貌如花自縊身死的婦人,她死後數日屍體都臭爛了,看見的人都掩鼻而過,再無一人稱讚她生前如何之美,由此看來,任何天姿國色的女人,總不過是一副帶肉的骼髏罷了,但是古今天下的英雄豪傑卻都看不透這一層,真是可悲可嘆啊!」

  年舉岳沒有答話,他覺得師父說得對,但也覺得美麗的女人可以使人賞心悅目,是一件趣味無窮的無價之寶,因此雖然同意師父的看法,卻忍不住多向水香蘭看了幾眼,如果不是礙於名份,他真想轉到前面去看看。

  水香蘭抽泣不止,裝出惹人愛憐的樣子,不停的哀求道:「夫君,我知錯了,請你饒恕我這一次吧!」

  獨臂劍神目光落向地上,長嘆一聲道:「去將那盒食物拿來!」

  水香蘭哭道:「不,求求你不要這樣!」

  獨臂劍神突然激聲色俱厲地道:「我叫你拿來,你就拿來!」

  水香蘭駭震了一下,不敢反抗,便走到壁邊,將那一盒食物端到跟前放下然後又嚶嚶哭泣起來。

  獨臂劍神拿起酒葫蘆冷冷道:「坐下來!」

  水香蘭掩面大哭,道:「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獨臂劍神厲聲道:「坐下!」

  水香蘭雙腿發軟,跪了下去,痛哭道:「我不要吃!我不要吃!請你不要逼我吃,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只不要逼我吃……」

  獨臂劍神道:「你別驚慌,咱們總算夫婦一場,我不會看著你單獨死去的。」

  他把酒葫蘆遞過去,道:「你先喝吧!」

  水香蘭駭然退縮驚恐萬分的叫道:「不!求求你,不要殺我。我發誓今後誠心誠意做你的妻子」

  獨臂劍神不容她說完,左手中指突地一屈一彈,一縷指風成手而出,正中她的軟麻穴。

  水香蘭驚叫一聲仰身倒了下去。

  獨臂劍神伸手把她扶起,讓她盤膝坐著,然後轉對年舉岳道:「舉岳,你出去。」

  年舉岳心中驚疑,問道:「師父,您不會再吃這些食物吧?」

  獨臂劍神道:「不,你出去看看白掌門人來了沒有,如果來了,告訴他為師少時便會把武林金獅送上去。」

  年舉嶽以為他不願自己多看到水香蘭赤裸裸的身子,故不敢要求留下,當即恭應一聲,納劍入鞘,轉身走到洞口,把眼睛和嘴巴一閉,投身入水,潛了出去。

  獨臂劍神等到徒弟入水不見之後,神情陡變嚴肅目中滾下兩行老淚,說道:「香蘭,你知道老夫是真心愛你的,為了滿足你的慾望,老夫不借拋棄一生名譽,幫你取得武林企獅,可是你不該欺騙老夫,你的心太狠了!」

  水香蘭淚如雨下,道:「我知錯!我知錯了,我對天發誓,從今天開始,我願真心真意與你相愛,永遠和你在一起!」

  獨臂劍神道:「真的麼?」

  水香蘭道:「真的!真的!若有半句虛言,天教我不得好死!」

  獨臂劍神道:「很好,現在你先喝吧!」

  說著,把酒葫蘆送到她嘴邊。

  水香蘭先以為他已回心轉意,願意饒恕自己了,一見還要自己喝酒,不禁嚇得渾身發抖,叫道:「不!不能喝,這酒中有毒!」

  獨臂劍神道:「我知道,你喝一口,我喝一口,咱們把它乾掉。」

  水香蘭震駭欲絕,拼命掙扎道:「不要!我不要死!你若真心愛我,就不要殺我!」

  獨臂劍神道:「我是真心愛你的,但是咱們已不可能在陽世做夫妻,只好到陰間去做了。」

  說到這裡,伸出手,把她雙腮一捏,迫她張開了嘴,然後把葫蘆裡的酒灌了下去。

  水香蘭「呵呵」直叫,想吐卻吐不出,終於吞下幾口酒。

  獨臂劍神這才滿意的放開她,自己也仰首喝了起來。

  他喝下幾口酒後,接著拿起一隻雞腿咬了一口,再把雞腿送到她嘴邊,笑道:「吃吧!

  我始終認為的烹任功夫不錯,現在仍然有這種感覺……」

  年舉岳潛出水精洞外時,河岸上已有八個人在等候著。

  這八人人正是終南一劍仙,半瞎子孟三彥,南中一鶴,孟凡,汪俊義毛成,柴三江三人。

  年舉岳上前一一行禮相見。

  終南一劍仙問道:「方才入洞那人可是「病美人水香蘭」?」

  年舉嶽答道:「是的,她已被家師制服。」

  終南一劍仙道:「令師如何處置她?」

  年舉嶽答道:「家師正在強迫她吃那有毒的食物。」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嘆道:「這真是害人害己,可為作惡者之殷鏗。」

  孟三彥忙接口道:「令師命你上來幹什麼?」

  年舉岳道:「家師命晚輩上來看看諸位到了沒有,要晚輩稟告白掌門人,他少時就會把武林金獅帶上來。」

  孟三彥道:「令師體力未復,要將武林金獅送上來只怕有些困難,還是讓孟某人下去協助他。」

  年舉岳道:「不,孟大俠此時不宜下去!」

  孟三彥訝然道:為什麼?」

  年舉岳看了孟凡一眼,吶吶然道:「因為……因為……」

  孟三彥目光一凝道:「因為怎樣?」

  年舉岳困窘道:「因為家師正在折魔她……」

  孟三彥笑哦一聲道:「令師強迫她吃那些有毒的食物,還有什麼看不得的?」

  年舉岳面上發紅道:「家師不止迫她吃那些有毒的食物而已,還……逼她……」

  孟三彥道:「不要吞吞吐吐,快說吧!」

  年舉岳低下頭,道:「家師痛恨她心腸狠毒,因此決定凌辱她一番,逼她脫光了衣裳。」

  孟凡正越聽越好奇,忽然聽到「脫光衣裳一語」,頓時滿臉通紅,啐了一口,趕忙背轉身子,掩耳不敢再聽了去。

  孟三彥也很尬尷,嘿然道:「令師倒真會折磨人,怎麼要她……要她脫光衣裳!」

  年舉岳窘笑不語。

  終南一劍仙道:「現在她大概已經毒發了吧!」

  年舉岳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令師應該快上來了,咱們且坐下等一等吧。」

  說著,便在河岸上坐下來。

  孟三彥,南中一鶴亦在兩旁坐下,餘者肅一邊,一大家的視線一齊注視著河邊水面,等著獨臂劍神出現。

  這時還晨三更半夜,河邊除了潺潺水聲之外。

  顯得十分寧靜。

  南中一鶴開口道:「那『水鬼司徒吉』自潛水逃去後,怎麼一直不見蹤影?」

  年舉岳道:「他不會回來了。」

  南中一鶴問道:「怎麼說?」

  年舉岳道:「家師只命他引誘諸位來此吊橋,囑他達成使命之後,即自行離去,他對家師十分敬畏,不敢不聽。」

  南中一鶴道:「他知不知道你們師徒要劫奪武林金師?」

  年舉岳道:「知道。」

  南中一鶴道:「你們師徒不怕他去邀集線上朋友前來劫奪?」

  年舉岳道:「不怕,他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南中一鶴聲道:「不見得,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自古以來,人為了貪圖名利,雖明知有性命危險,仍會勇往直前的。」

  孟三彥道:「不錯,所以咱們這一路,仍要步步小心,提防有人攔劫。」

  大家聊了一陣,覺得已過了兩刻時之久,獨臂劍神應該上來了,終南一劍仙道:「奇怪,他怎麼還不上來?」

  年舉岳也感到有些不妙,便道:「晚輩下去看看如何?」

  終南一劍仙沉忖有頃,道:「不,由孟大俠和麥飛龍下去……。」

  他接著轉對孟大俠說道:「孟大俠,就煩你和令徒再進去看看,並協助他將武林金獅帶上來如何?」

  孟三彥點頭道:「好!」

  他向麥飛龍一招手,隨即一躍而下,撲通一聲,沒入水中去了。

  麥飛龍隨後跟下。

  過了好一會,突聽水面「嘩啦!」一響,只見麥飛托著武林金獅升上水面。

  終南一劍仙連忙跳至河邊,接過武林金獅將它搬上河岸。

  麥飛龍跟著爬上河岸,摔掉滿頭水漬,才向年舉岳說道:「年兄,小弟有個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希望你聽了不要太傷心。」

  年舉岳面色一變道:「家師怎麼樣了?」

  麥飛龍嘆息道:「令師和水香蘭,一起中毒死了!」

  年舉嶽大驚失色,立即一縱身投入水中,疾速的潛入水精洞中……

  終南一劍仙亦甚驚詫道:「是怎麼一回事?」

  麥飛龍道:「看情形,是他先迫水香蘭吃下那些毒食物然後他自然也吃下,與水香蘭同歸於盡。」

  終南一劍仙道:「已經沒救了?」

  麥飛龍道:「是的,兩人都已氣絕身死。」

  終南一劍仙緊皺眉峰道:「唉,萬勁松這是何苦?這太不值得了!」

  南中一鶴嘆道:「看樣子,萬勁松確實深愛著水香蘭,否則決不會陪她死。」

  終南一劍仙凝容道:「那樣毒如蛇蠍的女人值得去愛麼?」

  南中一鶴道:「當然不值得,所以他很痛苦,這也許就是他決定與水香蘭同歸於盡的原因。」

  終南一劍仙嗟嘆不已,道:「萬勁松乃罕見的劍術大師,竟也勘不破一個『情』字……」

  南中一鶴道:「這也可見他是一位性情中人,可嘆的是水香蘭這個女人,她能嫁給他應該可以滿足了,誰知為了想獨吞武林金獅,竟忍心下毒謀害他,實在無有餘辜!」

  正說著,又聽「嘩啦!」一聲水響,只見孟三彥活像一條飛魚「呼」的飛到河岸。

  終南一劍仙急問道:「怎麼樣?」

  孟三彥搖搖頭道:「真想不到老萬會自殺而死,孟某人曾予搶救,但已回天乏術。」

  終南一劉仙道:「年舉岳呢?」

  孟三彥道:「他很傷心。」

  終南一劍仙道:「咱們該脅助他將其師的遺體移上來掩埋才是。」

  孟三彥道:「不必,老萬已在洞中留下遺言,說不要掩埋他們,他要埋骨在那洞中。」

  終南一劍仙一哦道:「年舉岳的意思呢?」

  孟三彥道:「他自然只好遵從其師心意了,方才我問他,他說打算在洞中停留一兩天,要咱們先走。」

  終南一劍仙道:「這如何使得?」

  孟三彥道:「不要緊,他只是很傷心,不會想不開的,我看咱們先走也好。」

  終南一劍仙沉思不語。

  南中一鶴道:「他師父剛死,自然不便立刻跟咱們走,而萬勁松既然留言不要咱們掩埋地,咱們在此久留無益,還是就此動身,讓年舉岳一人靜靜的去哀掉一番,等過一兩天之後,他自然會回家去的。」

  終南一劍仙點頭道:「也罷,飛龍你下去告訴他說咱們要走了,問他有沒有什麼事需要咱們幫忙的。」

  麥飛龍應了一聲又下水而去。

  不久,他又由水中鑽出,說道:「師父,他說沒有甚麼事情,叫咱們不必再等他。」

  終南一劍仙道:「好,你把武林金獅抬起來,咱們這就走吧。」

  於是,一行人連夜循來路走回,走到平地上,只見原來丟棄的馬車竟然還在,麥飛龍便把武林金獅抬入車廂,駕車前進。

  轉上官道,前進五六里,已到長春大橋橋前。

  長春大橋自然沒被大水沖毀,它靜靜的橫跨於河上,一點問題都沒有。

  終南一劍仙卻不放心,命麥飛龍停車,先過橋察看一番,見無任何異樣,才讓馬車開上大橋。

  過了長春大橋,復行七八里,便到斜峪關,這時天已破曉,眾人入關之後,乃在一家客棧投宿,歇息了半天,才在午後繼續起程。

  一路無事,第四天的黃昏時分,車至南五台的西坪口附近,距向終南山只剩下半天路程了。

  終南一劍仙見無法在一天之內趕回終南山人便向孟三彥和南中一鶴徽詢意見:「前面不遠便是西坪口,如今天已將黑,咱們是在西坪口過夜,或是趕夜路一直回到敝派?」

  孟三彥道:「孟某人無意見。」

  南中一鶴道:「假如趕下去,何時可以抵達貴派?」

  終南一劍仙道:「大約午夜過後可到。」

  南中一鶴道:「那麼就趕下去吧,在客棧過夜,容易為宵小所乘。」

  終南一劍仙道:「好,大家辛苦一下等到了敝派再好好休息幾天。」

  於是,馬車進入西坪口後,只在鎮上停車打尖,便繼續起程趕路。

  未幾,天已大黑。

  麥飛龍正駕車行進間,忽見前面道上停著一輛馬車,心覺有異,便向師父說道:「師父,你看前面那輛馬車,它停在道路中央好像有些不尋常。」

  終南一劍仙也看見了,點點頭道:「不錯,大家小心一些。」麥飛龍勒慢車子,駛到那輛馬車之前見車廂緊閉而車外無人,便把車子停下來。

  終南一劍仙面露嚴峻,說道:「哼,這是什麼意?」

  南中一鶴說道:「一定有問題,待老夫過去瞧瞧。」

  他舉步欲上,突見那輛馬車的車廂中放出燈光,隨見車門打開,有人提一盞燈籠走了下來!

  是個絕色姑娘,竟是美人幫的勝雪紅!

  她提燈下車之後,便在車旁立定,把燈籠高舉起來,讓車裡的人下車。

  第二個下車的是美人幫主魚玄露。

  然後是蘇雪蓮和師圓圓兩人。

  終南一劍仙等人大感意外,大家雖然知道魚玄霞不會罷手,但卻料不到她居然還敢公然現身,而且只帶了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三女。

  上次在山神廟中,她有九邪翁,金蛇魔,錢鬼及百媚娘子的協助,結果仍慘敗而逃,今天她只帶來三個姑娘,怎敢公然現身攔劫的呢?

  眾人都想不通,但都相信她此番捲土重來必有充份的準備,因此立時全神戒備起來。

  美人幫主笑靨如花,下車之後,向終南一劍仙襝衽一福,脆聲道:「掌門人想必已拿到了武林金獅了,是麼?」

  終南一劍仙神情冷峻地道:「不錯,你還想怎樣?」

  美人幫主含笑道:「妾身仍希望掌門人能把武林金獅暫交敝幫處理,妾身保證十日之內原壁奉還,如何?」

  終南一劍仙不禁冷聲道:「魚幫主,今夜你憑什麼敢再作此要求?」

  美人幫主格格一聲道:「妾身今夜有一舉擊殺你們八人的力量,只是妾身不願這樣做,希望掌門人接受妾身的要求,免得造成無謂的傷亡。」

  終南一劍仙縱聲大笑起來,道:「很好,你既有一舉擊殺我們八人的力量,那就不用客氣,把你的力量施展出來吧!」

  美人幫主挺挺峨眉,脆聲道:「掌門人莫非不信?」

  終南一劍仙點頭說道:「白某人豈敢不信,只是你若要取得武林金獅,就得先將我們八人殺死才行!」

  美人幫主道:「也罷,掌門人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流淚,現在妾身先讓諸位見見厲害!」

  語至此,美目一轉,移望汪,毛,柴冷冷道:「汪俊義,毛成,柴三江,你們三人身為本幫『護花使者』竟不思報答本幫主賜予你們的恩惠,反而與黏豔娥狼狽為奸,私圖奪取武林金獅,你們知罪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