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美夢成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依言翻轉年舉岳的身子,問道:「下一步呢?」

  孟三彥道:「站到他背上去,用力踩!」

  麥飛龍於是站上年舉岳的背部用力踩下去。

  只聽「哇!」的一聲,一道水箭由年舉岳的口中噴出,果然連剛才吃下的東西一起吐出來了!

  孟三彥道:「再踩他幾腳。」

  麥飛龍又用力踩了幾腳,使年舉岳腹中的東西吐乾淨。

  孟三彥道:「好,再把他拖去灌水。」

  麥飛龍依言文把年舉岳拖到水中,按下他的頭,讓他繼續喝水。

  而這時,獨臂劍神也因喝水過多,昏倒在水中了。

  孟三彥便把他拖出,也在他背上踩了幾腳,使他嘔吐出來,然後再拖他灌水,再壓迫他吐出!

  經過兩次的洗胃,獨臂劍神和年舉岳已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似乎吃下的毒藥已大半吐出,但仍未脫離險境,虛弱得直挺挺躺在地上,無力動彈。

  孟三彥道:「麥賢侄,你先出,把一切情形稟告令師,看他或南中一鶴身上有否帶著解毒藥丹拿些進來救人。」

  麥飛龍道:「好的,但若有解毒藥丹,要如何拿進洞裡來呢?」

  孟三彥笑道:「很簡單,卸在口裡就行。」

  麥飛龍應了一聲,雙手一伸,潛入水中,向洞外游出去了。

  孟三彥在獨臂劍神身旁坐下,含笑問道:「老萬,現在你覺得怎麼?」

  獨臂劍神有氣無力的答道:「不像剛才那樣痛了。」

  孟三彥轉望年舉岳問道:「年世兄呢?」

  年舉嶽答道:「好像好多了,但腹部間或還有些絞痛……」

  孟三彥哈哈笑道:「那是陣痛,你快要生孩子了!」

  年舉岳面上一紅,苦笑道:「老前輩莫打趣,晚輩是男兒身,那會生孩子!」

  那知言甫畢,褲內發出「噗!」的一聲,一股臭味頓時散發出來。

  孟三彥掩鼻叫道:「好臭!你這孩子生得太臭了!」

  年舉岳窘得要死,說道:「這怎麼辦?這怎麼辦?」

  孟三彥道:「把褲子脫下,光著屁股就是。」

  年舉岳滿面通紅,但是拉了一褲子的糞,不脫也不行,只得動手解開腰帶,把褲子脫下來。

  他把褲子踢往一邊,便要爬入水裡清洗,孟三彥大叫道:「不行,我們還要潛水出洞,你不能把水洗髒了!」

  年舉岳只好躺著不動,長嘆一聲道:「丟臉!丟臉!想不到我們師徒會落得這樣狼狽!」

  獨臂劍神忽然惶急的叫道:「不好!孟瞎子,你快扶我到洞內去,我……我也要拉啦!」

  孟三彥搖頭道:「我不管!我孟三彥是何等人,豈能服待你出恭?」

  獨臂劍神驚叫道:「可是我走不動啊!」

  孟三彥道:「走不動,用四腳爬好了。」

  獨臂劍神臉色陣陣蒼白,惶聲道:「糟糕!我快要忍不住了!」

  孟三彥道:「罪有應得!」

  獨臂劍神奮力一翻身,急急向洞內爬去,但只爬出數步,屁股已然放炮,又一股惡臭充塞整個洞穴。

  孟三彥又掩著鼻子喊道:「好臭!好臭!我說萬勁松啊,你要記取這次教訓,今後該好好做人了!」

  獨臂劍神發楞良久,只得躺下去,也把褲子脫下,師徒倆都成了光著屁股的人……

  孟三彥笑道:「我告訴你們,這樣上吐下瀉之後,你們死不了啦!」

  獨臂劍神呻吟著道:「哼,老夫恨不得死了才好!」

  孟三彥道:「人非聖賢,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你但能改過遷善,仍將受到武林同道的尊敬。」

  獨臂劍神道:「孟瞎子你不用教訓我,我現在只想殺了那賤人!」

  孟三彥問道:「她在那裡?」

  獨臂劍神道:「她說要躲在吊橋附近,等你們離開之後,再入洞通知老夫。」

  孟三彥道:「那引誘我們過吊橋的老人是誰?」

  獨臂劍神道:「他是『水鬼司徒吉』,這一帶的綠林高手,以前曾被老夫收服,這次老夫找他幫忙,是他獻計利用這水精洞截劫武林金獅的。」

  孟三彥道:「那汪俊義,毛成,柴三江三人去崆峒山冒領武林金獅,也是你指使的吧?」

  獨臂劍神一呆道:「誰是汪俊義,毛成,柴三江?」

  孟三彥道:「他們是美人幫的『護花使者』,冒充終南一劍仙師徒去崆峒派提取武林金獅,被我們擒獲後,供稱是受你們指使的。」

  獨臂劍神道:「沒有這回事,老夫根本不認識他們三人!」

  孟三彥冷笑道:「事已至此,且人証-在,你還想狡賴不成?」

  獨臂劍神怒道:「老夫真的沒有指使他們,你不信叫他們來對質好了!」

  孟三彥正要開口,忽然「嘩啦!」一聲水響,麥飛龍已從洞口的水裡冒出,返回洞中來了。

  孟三彥問道:「有沒有?」

  麥飛龍由口中吐出四顆藥丸,答道:「這是羅老前輩的解毒藥丹,據說可解百毒,但是羅老前輩說不知他們中的是何種毒藥,不敢保證一定有效。」

  孟三彥道:「反正有益無害,你分給他們服下吧。」

  麥飛龍看見獨臂劍神和年舉岳都光著身子,而且滿地穢物,不禁愕然道:「怎麼回事?」

  孟三彥道:「他們拉肚子了。」

  麥飛龍一哦,當下把解毒丹分給他們師徒服下,隨即回對孟三彥道:「那汪,毛,柴三人扯了蔬,他們一聽獨臂劍神師徒在此,嚇得立刻跪下求饒,原來指使他們冒領武林金獅的既非病美人也非美人幫主,而是……」

  孟三彥注目問道:「是誰?」

  麥飛龍微笑道:「孟大俠聽了,可不要激動才好。」

  孟三彥冷嘿一聲道:「他媽的,難道是黏豔娥那賤貨不成?」

  麥飛龍道:「正是,她懷了私心,瞞著美人幫主,唆使汪、毛、柴三人下手,打算四人平分武林金獅然後遠走高飛。」

  孟三彥罵道:「那潑婦,總有一天,她也難逃天理!」

  麥飛龍道:「家師要晚輩轉告孟大俠,暫時不要取出武林金獅,先讓萬老前輩利用它引誘病美人水香蘭入洞,孟大俠意下如何?」

  孟三彥道:「我正有此意。」

  他站了起來,向獨臂劍神說道:「老萬,你們師徒大概死不了,如今武林金獅暫借你們用以引誘水香蘭入洞,你殺了水香蘭之後,須將武林金獅帶上岸,交還終南白掌門人。」

  獨臂劍神大喜道:「好啊!但你們若一直守在吊橋邊,只怕她不敢現身。」

  麥飛龍道:「我們當然會假裝離開,等她現身進入此洞之後,再轉回來。」

  獨臂劍神道:「好!好!老夫現在覺悟了,等殺了那賤人之後,立刻把武林金獅帶上去還給你們!」

  麥飛龍便向孟三彥說道:「孟大俠,咱們出去吧?」

  孟三彥道:「等一下,我還要問一件事我說老萬,這只武林金獅之中到底藏著什麼東西呀?」

  獨臂劍神道:「一張藏寶圖。」

  孟三彥道:「公孫虎放進去的?」

  獨臂劍神道:「正是,他大概看出他的愛妻們愛錢不愛人,便把他的全部財產埋藏起來,製成一張藏寶圖放入武林金獅腹中,因事機不密,被魚玄霞和水香蘭發現了,這就是她們不擇手段企圖奪取武林金獅的原因。」

  孟三彥道:「公孫虎到底有多少財產呀?」

  獨臂劍神道:「據說,光是珠寶翡翠等珍貴寶物就有五大箱,另有金磚無數,總值在五千萬兩以上。」

  孟三彥吐了吐舌,笑道:「我的天!怪不得連你老萬也心動了。」

  獨臂劍神嘆道:「說真的,老夫對那些財寶並無多大興趣,老夫只是很好奇,並想博得那賤人的歡心而已!」

  孟三彥道:「好,咱們以後再談,你們準備一下,我們要出去了。」

  於是,他和麥飛龍潛水出洞,一直潛游到河心,才冒出水面,兩人故意大聲說沒找到武林金獅,便泅水上岸。

  終南一劍仙等他們爬上河岸之後,才低聲問道:「怎麼樣?」

  孟三彥答道:「他們死不了。」

  終南一仙又問道:「萬勁松是否決定留在洞中等候水香蘭?」

  孟三彥道:「是的,他現在已痛悟前非,決定在殺了她之後,便把武林金獅帶上來還給掌門人,但咱們須假裝離開才能誘騙水香蘭現身。」

  終南一劍仙道:「好,咱們立刻就走。」

  孟三彥道:「往那兒走?」

  終南一劍仙道:「往下游走,佯作尋找武林金獅的下落。」他說到這裡,便問南中一鶴及江,毛,柴三人揮揮手,大聲道:「走!那武林金獅必是被河水沖到下游去了,咱們一起尋下去!」於是老少八人裝模作樣的離開了吊橋,循著河邊一路向下游尋去……

  暮色漸臨。

  終南一劍仙一行人離開吊橋已有兩個時辰了,但病美人水香蘭卻未見出現,只有一些當地居民發現吊橋斷毀,一看不能通過,都掉頭走了。

  不久,夜色降臨大地。

  就在這時,一條黑影突由河岸上的一座山腳下出現,這人一身黑衣,故看不清楚是男是女,只見他一路匐匍爬到河邊,悄然潛入水裡……

  在水精洞中的獨臂劍神和年舉岳自服下解毒丹後,腹痛果然消失,體力也漸漸恢復了,他們一走入水把下身洗乾淨再將骯髒的褲子洗滌一番,擰乾穿上,才走回洞中坐下來。

  年舉岳道:「師父,咱們這個跟斗栽大了,今後還有什麼臉去見武林朋友?」

  獨臂劍神道:「終南一劍仙和孟瞎子很有函養,他們大概會替咱們掩蓋……」

  年舉岳道:「弟子對那麥飛龍一直不服氣,如今不服也得服了。」

  獨臂劍仙道:「那小子的確不錯,不驕不妄,謙虛穩重今後你該誠心誠意和他結交才是。」

  年舉岳道:「弟子一直以為劍術造詣在他之上,但那天在長安城外竟被他擊敗……」

  獨臂劍神道:「你的造詣的確比他高些,但你不夠穩定,容易心躁氣浮,這是你失敗的原因。」

  年舉岳道:「談到度量,他也的確比弟子實宏,方才他還肯拿解毒丹給我們,換了弟子,可能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獨臂劍神苦笑道:「咱們師徒倆確實要閉門思過一番,重新做個規規矩矩的人。」

  年舉岳道:「水香蘭不知何時會來?」

  獨臂劍神道:「她比狐狸還狡猾,也許不會很快就來的。」

  年舉岳道:「她來了,師父打算怎樣處置她?」

  獨臂劍神恨聲道:「這種女人饒他不得,非處死她不可!」

  年舉岳笑了笑道:「師父下得了手麼?」

  獨臂劍神斬釘截鐵道:「能!她太使為師傷心了!如果她不企圖毒殺咱們師徒,為師肯為她做任何事情,但是現在,哼……」

  年舉岳道:「師父若想逮住她,可得準備一下,她潛水入洞時,若見咱們未死,只怕會掉頭逃走呢。」

  獨臂劍神道:不錯,咱們到那洞口去守候,一看見她冒出水面,立刻把她揪上來。」

  說著,起身欲去。

  年舉岳道:「不,這樣不好,萬一一抓未中,再要抓她就不容易了,弟子有個更穩當的法子。」

  獨臂劍神問道:「甚麼法子?」

  年舉岳道:「偽死!」

  獨臂劍神喜道:「對!此法甚妙,等她走過來的時候,再截斷她的退路。」

  年舉岳道:「現在天大概黑了,她可能隨時會到,咱們躺下來吧!」

  於是,師徒倆就在地上躺倒,裝出毒發斃命之狀。

  而幾乎就在他們剛剛躺下之際,洞口的水中已悄然冒起一顆人頭!

  這顆人頭戴著人皮面具,連頭髮一起包在面具之中,只露出兩隻明亮的眼睛,因此仍看不出是男是女。

  他只將頭露出水面像一隻偷食的老鼠,機警而小心的向洞中窺伺良久,聽不見洞中有一點聲響,才慢慢的升出水面,涉水步入洞中。

  插在壁上的那支火把,仍在燃燒,火光仍把整個洞穴中的情景照得清清楚楚。

  來人一看到躺到地上「氣絕身死」的獨臂劍神和年舉岳時,似乎不感意外,他先走去那只武林金獅的旁邊蹲下,仔細察看撫摸一番,才舉手將人皮面具揭下來。

  一頭黑亮的秀髮,頓時翻現出來!

  果然正是病美人水香蘭!

  她把臉貼上武林金獅,歡悅地道。

  「啊,心肝,你終於屬於我了,魚玄霞為想得到你而組建美人幫,動員了數百人的力量,可是結果呢?哈哈,還是我的手段比她高明,我只不過把一個萬勁松迷悉得如醉如痴,他便為我奪得了你……」

  好像投入心上人的懷抱,她閉起眼睛嬌靨上流露出一片沉醉之色,接著又呢喃說道:

  「五千萬兩銀子!啊,我的心肝寶貝,如今有了你,我可以過著比皇后更豪華的日子了,我可以為所欲,要什麼就有什麼,包括天下最英俊最強壯的男人!」

  她掉頭向地上的獨臂劍神望過去,口中發出一陣銀鈴嬌笑道:「老殘廢,你可別怪我心黑手辣,你要知道你本配不上我,我是天下最美麗的女人,而你呢,你馬不過又老又醜的殘廢,我豈能跟你白頭偕老?」

  獨臂劍神越聽越氣,霍然坐起笑道:「我的好娘子,你嘴裡唸唸有詞,到底在說些什麼呀?」

  水香臉蘭色速變,好像屁股上挨了一針,托地跳了起來駭然大叫道:「啊哎……

  你……你……你……」

  獨臂劍神哈哈笑道:「我怎樣?」

  水香蘭臉色陣陣蒼白,顫聲:「你……你在睡是不?」

  獨臂劍神笑道:「不然,你認為我毒發身死了不成?」

  水香蘭嬌軀一晃,陡地向洞口撲去。

  年舉嶽適時躍起,舉劍一攔,笑聲道:「師母,您哪裡去呀?」

  水秀蘭嚇得趕忙剎住身子,窒息似的道:「沒……沒什麼,我好像聽到外面有聲音,只怕是終南一劍仙等人回來了,待我去瞧瞧!」

  年舉岳冷冷一笑道:「不必,您請坐下來!」

  水香蘭忽然改變態度,柳眉倒豎,喝叱道:「瞧你這是什麼態度?我是你的師母,你怎可用劍抵住我?」

  她怒沖沖的掉頭向獨臂劍神道:「夫君,看你教的帶徒弟,居然把妾身視為敵人,這是什麼意思呀?」

  獨臂劍神笑道:「別生氣,你過來坐下吧!」

  水香蘭好像變了另一個人,恐懼的神情竟然一掃而光,聞言果然轉回獨臂劍神跟前,以美妙的資態坐下,凝眸一瞟嫵媚地一笑道:「方才妾身說了幾句逗你的笑話,你可不要生氣。」

  獨臂劍神搖搖頭道:「不會,不會,我知道你說的是笑話。」

  水香蘭以為他們沒吃那盒食物,以為已騙過他們,故心寬不少,嬌聲道:「咱們終於得到了武林金獅,你已經擁有富可故國的財富,你可以像皇上那樣的享福了,你說是不是呢?」

  獨臂劍神道:「是的我是皇上,你是皇后,我們該來慶祝一下。」

  水香蘭笑道:「對,應該好好慶祝一下。」

  獨臂劍神道:「你說如何慶祝方好?」

  水香蘭道:「你是皇上,由你出主意好了。」

  獨臂劍神道:「我要怎樣,你都依我?」

  水香蘭道:「嗯,一切依你。」

  獨臂神劍笑道:「好,我的慶祝方式很特別,我要喝酒,同時欣賞你美妙動人的胴體,你把衣裳脫下來吧!」

  水香蘭心中一驚,忙含嗔白他一眼道:「瞧你說的什麼話?當著你徒弟面前……」

  獨臂劍神面容微沉,乾笑道:「這是聯的嗜好,你敢不從,聯使下旨把你推出去斬了!」

  水香蘭笑道:「別說笑話了。」

  獨臂劍神沉聲道:「不是笑話,你快脫光衣裳,讓我一邊欣賞,一邊喝酒!」

  水香蘭芳心塵撞,卻仍力持鎮靜,作出埋怨之色道:「你好不害臊,怎好當著你徒弟要妾身脫光衣裳?你若是真要……看的話,等回家再看也不遲呀!」

  獨臂劍神嚴峻地道:「我現在就要看,你到底脫是不脫?」

  說時,目中殺氣騰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