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悔之晚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把麥飛龍扶坐起來,問道:「飛龍,你覺得怎樣?」

  麥飛龍喘了幾口氣,道:「好多了……」

  終南一劍仙道:「那只武林金獅呢?」

  麥飛龍驚愕道:「你們沒找到?」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孟大俠等已將這一帶的河中尋遍了,並未尋到。」

  麥飛龍搖搖頭,道:「弟子落水昏厥後,便甚麼都不知道了……」

  南中一鶴笑道:「大家別急,武林金獅大概有著落!」

  終南一劍仙聞言神色一振,抬頭急問道:「在那裡?」

  南中一鶴一指二楞子道:「這人是在附近河邊採石的,他說這吊橋下的河邊有個水精洞,我想那武林金獅必被藏在水精洞中!」

  終南一劍仙喜笑道:「羅兄是說,敵人把武林金獅藏入水精洞中?」

  南中一鶴額首道:「大概不錯,敵人引誘咱們過吊橋,目的就是要讓武林金獅落水,然後他們潛伏在水中的人使偷偷將武林金獅移入水精洞中,打算等咱們離開之後,再來運出。」

  孟三彥眼睛一亮道:「果真如此,那麼水精洞中不僅有武林金獅,而且有人了?」

  南中一鶴笑道:「可能!」

  麥飛龍跳了起來,一把握住二楞子的手臂,道:「快說,水精洞在那裡?」

  二楞子一指河邊道:「就在河邊下面四五尺深的水中,洞口有三四尺寬大,一直伸上河岸這邊。」

  他轉指河岸上的那面斷崖,繼道:「就在那斷崖裡面,這個水精洞,只有我們這兒的人知道,是很大的一個洞,一直通到後面山上。」

  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孟三彥和麥飛龍聞言而色齊變,齊聲驚問道:「什麼洞道一直通到後面山上!」

  二楞子道:「不錯,不過過了水精洞,洞道便很狹窄,人是鑽不進去的。」

  大家聽了才又轉愁為喜,麥飛龍立即把二楞子拉到河邊,道:你快說,從那裡下水才能找到水精洞的洞口?」

  二楞子向前走了三步,一指河岸下道:「從這裡下水就可找到。」

  麥飛龍轉對師父道:「師父,弟子下去看看如何?」

  終南一劍仙道:「你剛剛甦醒,體力未復,只怕支持不住吧?」

  麥飛龍道:「不妨,弟子已無大礙。」

  孟三彥把外面的濕衣脫下,說道:「我同你下去!」

  終南一劍仙大喜道:「好,就勞孟大俠再下去看看,只是千萬要小心,敵人可能真的還在洞中!」

  孟三彥笑道:「我知道。」

  他抽出一把匕首握在手裡,慢慢滑下水中,縮頭潛了下去。

  麥飛龍也脫下衣鞋,隨後潛下。

  孟三彥潛入水中,便循著河岸往下摸去,約潛入五尺深,果並摸著了一個洞口,他反手拉拉已潛到身後的麥飛龍,指示了洞口的位置,然後一頭鑽入。

  洞口約有三尺寬大,足可容納一個人潛游進去。

  麥飛龍隨後潛入,兩人怕驚動洞口中的敵人,都不敢用力划水,只用雙腳輕輕踢動,慢慢的游入,盡量不使河水波動。

  二楞子說的不錯,洞道一直向河岸上斜伸上去,而且洞道越向內越寬大。

  老少倆潛約二丈深,突覺眼前的水變了顏色,他們原都是閉著眼睛的,所能感覺到的只是一片漆黑,現在突然感覺水變了顏色,心知已快出水面,而水面上的洞中必有一盞油燈或一支火把亮著,因此才使漆黑的水中改變成另一種顏色。

  孟三彥立即停止前進,反手推了推後面的麥飛龍,示意他不要急著出水,然後他自己潛到一處洞壁邊,才慢慢的浮出水面。

  麥飛龍也在另一邊洞壁下浮出。

  老少倆定睛一瞧,果然看見同中的壁上插著一支熊熊燃燒的火把。

  火光照亮了整個洞穴。

  洞穴寬約四五丈,奇形怪狀,岩石磷峋,看來異常陰森恐怖。

  但看不見人。

  洞中有火把而無人,這是不是太怪麼?

  不,洞中有人,只是他們的視線被一些怪石擋住,看不見罷了。

  麥飛龍靠到孟三彥身邊,運氣傳音道:「孟大俠,咱們上去麼?」

  孟三彥傳音答道:「等一等,先把敵人所在摸清楚再採取行動。」

  麥飛龍一指插在壁上那支火把,又傳音道:「那支火把,不知他們是怎麼帶進來的?」

  孟三彥搖頭表示不知,慢慢移動腳步,涉水走上洞道,彎身竄入一個形著石筍的大石後面。

  他探頭向前窺望一眼,便問麥飛龍招招手,示意麥飛龍過去。

  麥飛龍亦輕移腳步,悄悄走上洞道,趨至他身側,探頭向內望去,這才看見火把下的一顆巨石達上坐著一個身穿黑色勁衣的人。

  那人半邊臉被巨石遮住,故看不清他是何人,只約略看出是個青年。

  那只武林金獅,就放在他身邊的地上!

  麥飛龍一見武林金獅無恙,心寬不少,當下又傳音道:「孟大俠,咱們動手吧?」

  孟三彥傳音答道:「再等一下,敵人可能不止一人……」

  一語未了,果見洞中走出一個人來!

  那人也是一身勁衣,但麥飛龍和孟三彥一看就認出他是獨臂劍神萬勁松。

  麥飛龍暗暗抽了一口冷氣,驚忖道:「原來是他,那麼那坐在石後的青年必是年舉岳了!」

  這時,只見獨臂劍神萬勁松開口笑道:「是一條巨蟒,已被為師擊斃了。」

  那青年站立起來,顯露出他的面目,果然正是年舉岳,他問道:「有多長?」

  獨臂劍神道:「約有兩丈長,碗口大。」

  年舉岳道:「那必然是從後面的小洞爬進來的。」

  獨臂劍神道:「嗯,這秘洞被人稱謂水精洞,想必是這條蟒在作怪。」

  他說到這裡,彎身坐下,接著道:「現在不知是什麼時候了?」

  年舉岳道:「大約快正午了。」

  獨臂劍神面泛微笑道:「不知他們走了沒有?」

  年舉岳道:「弟子出去看看如何?」

  獨臂劍神搖頭道:「不,萬一被他們發現,那就功虧一簣了,還是等待你師母的通知吧!」

  年舉岳笑道:「這水精洞真是不錯,我想他們做夢也想不到咱們會躲在這水底的秘洞中。」

  獨臂劍神笑道:「正是,這洞還可通風,只要有食物,幾天也不愁悶死。」

  年舉岳道:「咱們何不就在這洞中把武林金獅劈開?」

  獨臂劍神道:「別急,等你師母來了再說。」

  年舉岳聳聳肩,道:「師父,弟子有一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獨臂劍神注目道:「什麼事?」

  年舉岳道:「師父不生氣,弟子才敢說出來。」

  獨臂劍神道:「為師不生氣,你說吧。」

  年舉岳道:「師又認為師母靠得住嗎?」

  獨臂劍神面容一動道:「怎麼靠不住?」

  年舉岳道:「弟子覺得她似乎並沒有真心愛著師父,只是想利用師父奪取武林金獅而已!」

  獨臂劍神道:「別胡說,她孤單單一個女人,不依靠為師過日子,依靠誰?」

  年舉岳道:「話雖不錯,可是弟子總覺有些不對勁……」

  獨掌劍神笑道:「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她以前也許不大正經,可是她應該知道能嫁為師是莫大福氣,如今得到了武林金獅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年舉岳道:「女人心是無底洞,師父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獨臂劍神道:「為師不信會起歹心,一個女人最需要的是丈夫和金錢,現在她已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金錢,又有為師這個丈夫來保護她,她還需要什麼呢?」

  年舉岳微笑不語。

  獨臂劍神見徒弟面有不以為然之色,不禁追問道:「你認為不對麼?」

  年舉岳點人道:「對,只是她也許需要一位年輕英俊的丈夫!」

  獨臂劍神面色一變道:「舉岳,你想得太多了,為師雖然年紀已高,且又缺了一臂,但是為師比任何人都能保護她的安全,這一點她是明白的,她絕對不會不要為師而去找小白臉!」

  年舉岳不敢多說,點頭道:「是。」

  獨臂劍神道:「現在閒話少說,把東西拿出來吃吧!」

  年舉岳應聲由壁下取出一個用油市包裹著的東西,解開油布包,露出一個木盒,他把木盒打開,便見盒中盛著許多食物,有牛肉,雞腿滷蛋等等。

  他把木盒放好,再從油布包裹取出一個酒葫蘆。

  獨臂劍神食指大動,立刻接去酒葫蘆,用牙齒咬下塞子,便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年舉岳笑道:「師父莫喝光了,也給弟子喝一些啊!」」

  獨臂劍神喝了幾口酒後,便把酒葫蘆遞到他手上,「嗨」了一聲道:「拿去,你這個小酒鬼,居然跟為師爭吃起來了!」

  年舉岳道:「這洞中冷氣逼人,要喝些酒暖和暖和……」

  說罷,也仰頸喝下。

  獨臂劍神拿起一塊牛肉丟入口中,咀嚼著笑道:「你師母的烹任功夫相當不錯,為師最愛吃她的紅燒牛肉!」

  年舉岳也拿起一隻雞腿吃起來,一面笑道:「師父,您何不跟她生個娃娃?」

  獨臂劍神搖頭道:「不,她不喜歡孩子,她說生孩子會使她變醜。」

  年舉岳道:「人總會變老變醜的,這有什麼關係呀?」

  獨臂劍神道:「她就是怕老怕醜。」

  年舉岳道:「師母和魚玄霞誰的年紀大?」

  獨臂劍神道:「魚玄霞大她兩歲。」

  年舉岳道:「魚玄霞駐顏之術也很不錯,看上去還像三十歲的婦人。」

  獨臂劍神道:「但是她眼角已經有魚尾紋了,這是你師母告訴為師的,她說魚玄霞面上所以罩著那方輕紗,就是在掩遮她的魚尾紋!」

  年舉岳笑道:「原來如此,弟子還以為她在故作神秘呢!」

  獨臂劍神得意地道:「你師母卻沒有魚尾紋,所以她的駐顏之術比魚玄霞還高明!」

  年舉岳哈哈道:「是的,師父真是艷福不淺。」

  獨臂劍神又喝了一口酒,笑道:「說到艷福,誰也比不上武林鬼才公孫虎,他生前擁有天下最出色的七個美人,但是他荒淫無度,且且而伐,終於翅了辮子。」

  年舉岳道:「師母當時是公孫虎的第幾妾?」

  獨臂劍神神色略現尬尷,道:「第七,是最小的一個,所以公孫虎當時很疼愛她,但是你師母卻不喜歡他……」

  年舉岳問道:「為什麼?」

  獨臂劍神道:「據說公孫虎白面無須,而她卻喜歡有鬍子的男人,就像為師這樣滿面於腮,哈哈啊哎!」

  他說得正高興,忽似腹痛,按著肚子叫了起來。

  年舉岳一驚道:「怎麼了?」

  獨臂劍神面色變得很難看,用力接著了肚子道:「奇怪,為師突綠腹痛如絞,莫非吃壞了不成?」

  年舉岳疑惑地道:「這些食物是師母作夜弄好的,只隔了一夜怎麼會阿哎!」

  他也抱著肚子叫起來了。

  獨臂劍神大吃了一驚道:「怎的,你也痛?」

  年舉岳連連點頭道:「正是,好像刀子在割,我的天哪!」

  獨臂劍神頭上冒出了冷汗,叫道:「糟了!一定是食物有問題……」

  年舉岳扔掉尚未吃完的雞腿,痛得面上起了痙攣,大叫道:「咱們中毒了!咱們中毒了!」

  獨臂劍神駭然道:「你是說你師母在食物中下了毒藥?不會吧?她怎麼敢做出這種事?」

  年舉岳道:「一定是的!弟子早就覺得她靠不住,如今啊哎,痛死了!」

  他雙手抱腹跪倒在地上,痛呼不止。

  獨臂劍神神情凌然烈,目露銳芒,咬著牙齒道:「好賤人!

  她竟敢對咱們師徒下此毒手,老夫……老夫非殺了她不可!」

  他掙扎站起,但只向前走出兩步,便又痛得蹲了下去……躲在數丈外大石後面偷看的孟三彥和麥飛龍看到這種情形,心中亦驚駭萬分,兩人也不敢相信病美人水香蘭心腸會如此之毒,竟在食物中下毒藥,企圖毒殺自己的丈夫,但他們又相信除了水香蘭之外,再無別人會在食物中下毒,麥飛龍傳音道:「孟大俠,您看他們會死麼?」

  孟三彥搖搖頭,沉思有頃,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獨臂劍神和年舉岳聽到腳步聲,拾頭一看竟是孟三彥來了,登時驚得跳了起來,師徒倆疾忙撥出長劍,欲作困獸之鬥。

  孟三彥含笑道:「老萬,你還想動手?」

  獨臂劍神雙目瞪如銅鈴,好像見了鬼,又驚又怒道:「孟瞎子,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孟三彥微微一哂道:「自然是潛水找到的。」

  獨臂劍神暴聲道:「好!既然被你們找到了,老夫沒有活,你動手吧!」

  孟三彥道:「我為什麼要動手?看著你們毒發斃命不是更好麼?」

  獨臂劍神悲憤已氣,仰頭長嘆道:「罷了!罷了!我萬勁松咎由自取,誠然該死,只可惜不能親手殺了那賤人,實在叫我死不瞑目!」

  孟三彥笑道:「你萬勁松一世英雄,晚年卻被一個女人騙得團團轉,我也很替你惋惜。」

  獨臂劍神腹中劇痛難當,抱腹跌坐下來,道:「我瞎了眼,我瞎了眼……」

  孟三彥道:「你還要那武林金獅麼?」

  獨臂劍神道:「不要了,不要了,你們拿回去吧!其實要這武林金獅的不是老夫,而是水香蘭那賊人,老夫是受她盅惑才下手的……」

  孟三彥道:「水香蘭這女人實在該死,你想不想親手殺她?」

  獨臂劍神呻吟道:「想有何用?他媽的,我們都快要死了!」

  孟三彥道:「我教你一種解毒的方法,或許有效。」

  獨臂劍神知他對醫術亦有一手,故聽了神色一振,立時坐直身子急問道:「什麼法子?」

  孟三彥道:「喝水!拼命喝水!然後吐出來,連剛才吃的東西一起吐出來,這樣也許可以保住性命。」

  獨臂劍神一想不錯,連忙跳到洞口淹水的地方,一頭撲入,也不管那水有多髒,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年舉岳也急急撲過去張口猛喝河水。

  麥飛龍看著他們那副惶急狼狽的樣子,心中暗暗發笑,忖道:「哼,看來不論任何了不起的英雄豪傑也都是貪生怕死的,為了活命,那樣髒的水都喝得下去……」

  他見孟三彥面帶笑容,以為他在逗他們作樂,忍不住開口問道:「孟大俠,這法子當真能夠解毒麼?」

  孟三彥答道:「不一定,不過此時此地,除此而外沒有更好的解毒之法了。」

  這時獨臂劍神似已喝夠了,抬頭叫道:「孟瞎子,老夫腹脹如鼓,夠了吧?」

  孟三彥笑道:「還不夠,要繼續喝,喝到你眼睛翻白不能說話為止!」

  獨臂劍神現在性命要緊,只好言聽計從,又把頭沉入水中,繼續咕嚕咕嚕的喝下去。

  年舉岳道喝一陣,已感肚子發脹,他想站起來,可是只站起一半,突感眼前發黑,天地旋轉,頓時站立不住,噗通一聲,倒了下去。

  孟三彥忙向麥飛龍道:「快去把他拉上來!」

  麥飛龍應聲跳入水中,將年舉岳拖到沒有淹水的洞道上面。

  孟三彥道:「把他的身子翻過為讓他面朝地面俯臥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