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斷橋沉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不要緊,很安全的……」

  轉眼間,他已走到吊橋的中段。

  這時,終南一劍仙已察看過岩石後面,見無敵人埋伏,乃即轉出,向橋前走過來。

  也就在他由岩石後面轉出之際,突然瞥見老人彎身由橋前的一叢野草底下取出一柄大砍刀,不禁大吃一驚,厲聲道:「嘿,你幹什麼!」

  一縱身,向老人疾撲過去。

  老人哈哈一笑,手中大砍刀猛力一揮,只聽「喀嚓!」一聲,竟將繫住吊橋的兩條鐵索一起斬斷,而連接在地面的另外兩條鐵索也頓時脫土而出,整座吊橋立時向下瀉去。

  麥飛龍並未發現老人拿出大砍刀,等聽到師父的喝叱聲音,方知不妙,但這時進退已來不及,眼看吊橋的那一端往下疾沉,不禁驚得呆了。

  但他只呆了一下,立刻知道該怎麼辦,他的左手疾忙抓上一條鐵索,右手則緊緊攬住武林金獅。

  站在橋前的孟三彥,南中一鶴等人一看發生變故,個個大驚失色,孟凡最關心麥飛龍安危,急得大叫道:「快丟下武林金獅!快丟下武林金獅!」

  不錯,麥飛龍只要把武林金獅丟下,用雙手抓緊鐵索,以他的身手和功力,便絕不致掉落河裡去,但麥飛龍卻不肯放棄武林金獅,他仍緊緊的攬住武林金獅似乎決定與武林金獅共存亡!

  吊橋距河面約有十幾丈,現在一端被斬斷,頓如一條巨大無比的長鞭,在「呼呼」

  聲中,疾速向河上打下,剎那之後,只聽「轟!」然一聲巨響,一條三十丈長的吊橋已有二十丈落入水中,濺起一大片數丈高的水花!

  麥飛龍因是在吊橋的中央,故吊橋落水之後,他和武林金獅也一起沉入水中,頓時就被滔天般的浪花所淹沒了!

  孟凡一急之下,便要跳下去搶救,孟三彥一把拉住她,喝道:「且慢,現在不能下去!」

  河上濺起的浪花,瞬即落下,河面很快就恢復平靜,吊橋靜靜的橫臥在水中,而麥飛龍和武林金獅卻已消失不見,無影無蹤了!

  這時,對岸河邊「撲通!」一聲,有人落水。

  落水的是那領路的老人,他和終南一劍仙交手數招後倒是自知不敵,突然縱身飄離河岸,投入河中,潛水逃去了。

  終南一劍仙雖有一身超凡絕俗的武功,卻不識水性,不下追擊,急得大叫道:「小徒呢?你們看見小徒沒有?」

  孟三彥遙遙答道:「沒有,令徒和武林金獅一起落水,不見了!」

  終南一劍仙有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在岸邊團團轉,連聲大叫道:「你們誰會潛水!

  快下去找一找呀!」

  孟三彥道:「掌門人別急,待我下去。」

  他沿著掛在岸邊的吊橋疾速跳下,再一縱身投入水中,潛入水中尋找起來。

  河水是渾濁的,因此他只有閉著眼睛在水底下摸索,他認為麥飛龍必是被吊橋或武林金獅壓住,故循著沉在水底的吊橋摸去。

  一直摸到靠近對岸之處,仍未找到麥飛龍和武林金獅,他只得冒出水面換氣呼吸。

  終南一劍仙急問道:「有沒有?」

  孟三彥搖搖頭。

  終南一劍仙急道:「再找!再找!」

  孟三彥頭一縮,又潛入水中摸索起來。

  這次,他在河中下游一帶摸索,因為他看到麥飛龍若是被河水沖走,一定會浮起來,而既未浮起,便表示一定被什麼東西壓住,而壓住他身子的,極可能就是武林金獅。

  那知找了一遍又一遍,卻仍毫無所獲,連那隻笨重的武林金獅也不知去向!

  水流並不湍急,重達一百斤的武林金獅會被河水沖走麼?

  不,人有浮力,會被河水沖走,而武林金獅卻沒有浮力即使水流湍急,也不一定能把它沖走!

  那麼,它那裡去了呢?被人劫走了麼?但是河上並無船隻,難道敵人早已潛伏在水底下,見武林金獅沉落水底便偷偷將它推走了?

  若然如此,這人水底功夫就人不可思議了!

  而且,他能連麥飛龍一起撈走麼?他有什麼理由要將麥飛龍一起擄走呢?

  眾人都想不通,看見孟三彥數度淋水均無所獲,都甚著急,孟凡大叫道:「爹,女兒也下去找找如何?」

  孟三彥向她搖了搖頭,雙手一分,又潛入水裡去了。

  南中一鶴忽然轉對汪,毛,柴三人,寒臉問道:「你們和老傢伙是一路的吧?」

  毛成急急搖頭道:「不,您老別誤會,我等不認識!」

  柴三江道:「我們若與他是同路人,早就乘機逃了,還留在這裡等死麼?」

  南中一鶴面色稍緩道:「你們會不會潛水?」

  毛成道:「會一點,不太高明就是了。」

  南中一鶴道:「那麼,快下去幫忙尋找!」

  汪俊義著急道:「在下不行,在下已被麥少俠破去一身功力了。」

  南中一鶴便向毛,柴二人揮手道:「你們兩個下去,找到了可以將功贖罪!」

  毛柴二人應了一聲,脫下外衣和鞋子,縱身跳了下去。

  孟凡憂急萬分,道:「羅老前輩,您看他會不會是被人擄去了?」

  南中一鶴面呈嚴肅道:「也有可能,那老家認既然誘我們到此,事前必有充分的準備,可能早有人潛在水中等候,而且不止一人……」

  孟凡道:「既然如此,我們何不往下游去找一找?」

  南中一鶴道:「好,去找一找看!」

  說著,騰身飛起,沿河岸向下游縱去。

  孟凡隨後跟著,一路尋下,來到一處平地河邊,南中一鶴忽然剎住腳步,一指河邊地上道:「你看,這裡有一片水波,還有……嗯,這是馬蹄腳印吧?」

  不錯,是幾隻馬的蹄痕,伸向西方的野地上!

  孟凡道:「這是不是表示有人剛由水裡爬上岸,乘上一匹馬?」

  南中一鶴道:「對了!」

  兩人的視線循著蹄痕一直望去,又發現距河岸數十步處有兩道輪跡。

  孟凡跑上去察看,叫道:「是馬車的輪跡!敵人一定是乘馬車逃了!」

  南中一鶴道:「快追!」

  於是,老少倆循著馬車輪跡,發足奔去。

  追出一段路,便見有一輛車子正在前面行駛,但不是馬車,而是一部牛車!

  敵人會乘牛車逃走麼?

  南中一鶴感到不對,不覺停下腳步道:「不對!不對!那是一輛牛車啊!」

  孟凡道:「無論如何,上去看一看也好。」

  她追上牛車,看見開牛車的是個楞頭楞腦的漢子,而牛車上載著是一車石頭,心知對方不是敵人,但仍開口道:「喂,你停一停!」

  那漢子一見跑來一個少女,面上立現一片傻呼呼的笑容顏停牛車道:「這位姑娘,你喊我幹什麼?」

  孟凡道:「我問你,你是不是剛從何邊來?」

  那漢子點頭笑道:「是啊!我們村裡的李老爺要造房子叫我運幾車石頭給他。」

  孟凡道:「剛才你在河邊檢石頭時,有沒有看見幾個人從河裡爬上來?」

  那漢子道:「有一個,是個老頭了,他泅水到了河邊,爬上對面的河岸,一轉眼就不見了。」

  孟凡道:「那老頭子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那漢子想了想,搖頭道:「記不清了,他一上岸就跑,我沒看清楚。」

  孟凡轉對南中一鶴說道:「必是那領路的老頭子!」

  南中一鶴點點頭,也向漢子問道:「老弟除了看見那人之外,有否看見屍體由河上流過?」

  那漢子泛了眨眼,道:「什麼屍體?死狗還是死貓?」

  南中一鶴道:「人的屍體。」

  那漢子駭了一跳道:「死人?啊啊,我沒看見!我沒有看見!」

  孟凡道:「你叫了什麼名字?」

  那漢子道:「我叫二楞子。」

  孟凡道:「你常常在河邊採石?」

  二楞子點頭道:「是啊!」

  孟凡道:「這幾天有否看見一些來歷不明的人在吊橋附近活動?」

  二楞子道:「有!昨天我經過吊橋,就見一老一少在吊橋下的河邊活動,那個年輕的還幾次潛入水精洞裡去,我問他們在幹什麼,他們說在摸魚,可是卻沒見到他們摸著一條魚,真怪!」

  南中一鶴面色一動,問道:「吊橋下的河中有個水精洞麼?」

  二楞子道:「正是,那個水精洞就在河邊四五尺深的地方,裡面沒有水,很好玩哩!」

  南中一鶴訝然道:「水精洞既在水下,怎會沒有水?」

  二楞子笑道:「那洞伸向河岸的斷崖洞穴內部出水面因此河水進不去。」

  孟凡大喜道:「你帶我們去看看如何?」

  二楞子搖頭道:「不行,我要運石回去,沒空帶你們去看。」

  說著,便要開車。

  南中一鶴道:「等一下,你一天賺好多錢?」

  二楞子道:「不一定,有時一天賺五六錢,有時一個錢都賺不到。」

  南中一鶴取出一塊重約一兩的碎銀,在手上拋了拋,笑道:「你領我們去看那水精洞,老夫把這塊銀子給你,怎麼樣?」

  二楞子眼睛發直,道:「你騙我?」

  南中一鶴把碎銀塞入他口袋,道:「現在就給你!」

  二楞子摸出銀子看了看,咧嘴嘻嘻傻笑道:「好,我領你們去看!」

  說罷,跳下車,撥步向吊橋奔去。

  南中一鶴和孟凡隨後緊跟,三人轉眼間回到吊橋前,二楞子一看吊橋斷落水中,大驚道:「啊哎!吊橋怎麼斷啦?」

  這時,只見終南一劍仙、孟三彥及汪、毛、柴三人正圍聚在河邊,五個人不知在察看著甚麼東西。

  終南一劍仙渾身盡濕,像隻落湯雞,他原在河的對岸,這時卻已和大家在一起,顯然是孟三彥帶他過河的。

  南中一鶴快步走過去,問道:「你們找到了什麼?」

  孟三彥抬頭答道:「是麥飛龍,我們已找到他了!」

  孟凡聽了又高興又緊張,一頭鑽入,急問道:「他沒死吧?」

  「沒有。」

  麥飛龍此時睜開了眼睛。

  他身邊一灘髒水,是吐出來的,看情形在被救起之前已喝了很多河水,經過大家一番施救,此刻才甦醒過來。

  南中一鶴問道:「是怎麼找到的?」

  孟三彥道:「就在河岸邊,他落水時大概腦部受震,因此沉在水中,方才才浮起來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