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另有其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孟凡仰望暗澹的天色,道:「天快黑了,你看郭二是一直趕夜路回到天水,或者在途中過夜?」

  她知麥飛龍內心很痛苦,故立刻換了一個話題。

  麥飛龍搖頭道:「不知道,他若是那兩人的同黨,便絕不是真正的車把式,也就不一定會返回天水縣,咱們跟下去就知道了。」

  孟凡道:「這是去天水縣的路吧?」

  麥飛龍道:「不錯。」

  孟凡道:「我想他既使不是真正的車把式,那輛車子也必是在天水縣城租來的,所以他可能把車開回天水縣交還車主,然後去與那兩人會合。」

  麥飛龍道:「嗯。」

  說話間,天已黑下來了。

  而在前面趕車疾馳的郭二,在經過一處小鎮時,並未停下來,似是打算連夜趕回天水縣城。

  麥、孟二人經過鎮上時,見有一家小飯店,便進入買了一包食物,一邊吃一邊繼續尾隨馬車。

  由於已經入夜,他們怕郭二突然棄車而逃,逐將距離拉近,在馬車後面三十丈處悄悄跟著。

  郭二的馬車一直以最快的速度馳著,約莫趕了五十多里路,忽見馬車在道旁停了下來!

  停在一處樹林邊上。

  麥,孟二人也即停步,蹲伏下來。孟凡低聲道:「此地無村無店,不知他停車幹什麼?」

  麥飛龍探頭運目前望,隱約看見郭二下車走入林中,便道:「他可能是停車入林小解,他現在已走入樹林中去了。」

  孟凡道:「是不是想溜?」

  麥飛龍也怕他溜掉,道:「咱們過去看看!」

  於是,兩人提輕腳步,彎身悄悄向馬車欺近,走到距離馬車只有八九丈處,聽見有步聲出林,連忙又蹲伏下來。

  抬目一望,正見郭二由村林裡走出,一邊在束腰帶,看樣子確是入林小解。

  然後,只見他由車廂中提出一個大桶,走到馬前道:「快吃吧,吃飽了還要繼續直趕路呢!」

  那馬便低頭吃著桶裡的飼料,而郭二也隨即打開車座,由箱子裡取出食物,吃了起來。

  麥、孟二人見他並無棄車而逃之意,心中不免又有些疑惑,麥飛龍附上孟凡的耳邊,輕語道:「咱們也許看錯了,你看他的舉止很像車把式呢!孟凡出向他附耳低語道:「但他為什麼要扯謊,說那青年的眼睛一隻單皮一隻雙眼皮。」

  孟凡輕輕一哼道:「我不相信,我從未見過眼皮一單一雙的人!」

  麥飛龍道:「也或許,他為求早些脫身,便胡亂敷衍你」

  剛說到一個「你」,驀見一條黑影「呼!」的由樹林中飛出,不出吃了一驚,連忙把底下的話頓住。

  但見那人,年約四旬,身材比郭二更粗壯,面如鍋底,雙目圓睜,箋筒鼻,渾身玄色緊身密門鈕扣,足上藍布纏腿穿一雙薄底快鞋,手提一把九環象鼻紫金刀,模樣異常猙獰威武!

  這個一跳便到馬車前,舉刀一指郭二,暴聲道:「呔!過路的,你要死還是要活?」

  郭二大吃一驚,慌忙跳下車座,駭然道:「你……你這人幹什麼?」

  玄衣大漢獰笑道:「老子要買路錢!」

  郭二吸了一口冷氣,戰戰兢兢道:「買路錢?哇!原來你是翦徑賊,你怎麼搶到我把式身上來了?」

  玄衣大漢道:「老子什麼人都搶,將你的財物全部獻上來,不然老子一刀砍下你的腦袋!」

  郭二驚恐萬狀,不覺跪下道:「好漢饒命,小的身上並無多少銀子,家裡倒有一位八十歲的老母親,你若殺了小的,等於」

  玄衣大漢厲叱道:「少-嗦,你給不給?」

  郭二哭喪著臉道:「小的身上只有一兩銀子,就送給好漢便了!」

  說著,急急忙忙摸出一兩銀子,雙手獻上。

  玄衣大漢怒道:「就只這麼多?」

  郭二道:「正是,小的自天水載客去崆峒,只得了這一兩銀子。」

  玄衣大漢道:「再沒有了?」

  郭二道:「沒有了,沒有了。」

  玄衣大漢冷笑一聲道:「哼,你最少還有一樣東西!」

  郭二呆了道:「什麼?」

  玄衣大漢道:「頭」

  手中九環紫金刀一吐,猛地往郭二的頭頸上砍下。

  郭二驚叫一聲,忙的滾開,又滾又爬,大喊大叫道:「救命啊!強盜殺人啦!」

  玄衣大漢一刀砍空,似感意外,道:「唉,瞧不出你倒會閃……」

  一邊說,一邊連續揮刀砍去。

  郭二一連幾個懶驢打滾,避開了對方的攻勢,忽然,一跳而起,竄入樹林中,口中仍不停的喊救命。

  玄衣大漢很生氣,罵道:「兔崽子,老子不信宰不了你!」

  飛步緊躡而入。

  麥飛龍看到這種情形,覺得郭二不可能是冒領武林金獅者的黨羽,便向孟凡低聲道:

  「咱們去救他吧?」

  孟凡道:「這樣一來,咱們就不能繼續尾隨他了。」

  麥飛龍道:「我看不可能是那兩人的黨羽,他若是那兩人的同伙,哪會這連翦賊都收拾不了的?」

  孟凡道:「好,咱們去救他。」

  兩人挺起身子,但正要縱入林中之際,忽聽玄衣大漢慘叫一聲,接著是「蓬」然一響,似已受傷倒地!

  麥、孟二人心頭一動,連忙又蹲伏下去。

  旋聽郭二驚詫道:「咦,你怎麼了?怎地把頭撞破了?嘿嘿,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果然一點不錯,好端端的居然把頭撞上樹身,這一定是神明顯靈救了我郭二的命,待我來空謝!」

  說到這裡,便聽他跪落地上,磕起頭來。

  麥飛龍心中驚奇萬分,望著孟凡低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麥飛龍搖搖頭道:「我不信有這種巧事……」

  孟凡道:「不然,真是神明顯靈不成?」

  麥飛龍又搖頭道:「不……只怕是他自己耍的花樣,他若是那兩人的同黨,自然會想到咱們可能跟蹤他,因此他不敢顯露本事,故將那翦徑賊誘入林中再下手下,然後偽稱神明顯靈救了他,希望瞞過咱們的耳目。」

  孟凡覺得他的推測有理,點點頭道:「不錯,但他是否已發現咱們在跟蹤呢?」

  麥飛龍道:「不知道。」

  孟凡道:「看,他出來了!」

  只見郭二慌慌張張的由林中奔出,登上車座,抓起韁繩猛抖,叫道:「快走,快走!」

  那匹馬唏聿叫著,立時揚蹄沖瀉,拖著車子疾速向道上馳去。

  麥、孟二人等他駕車馳出一段路,才起身走入林中,找到了玄衣大漢的屍體,只見玄衣大漢倒在一株樹下,頭額下陷破裂,腦漿鮮血溢出,死狀甚慘。

  孟凡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閉起眼睛道:「嚇死人了這真是碰破的麼?」

  麥飛龍蹲下去察看一番,起身道:「是碰破的不錯,不過絕不是他自己撞上樹身碰破的,而是有人從後面用力推送的結果。」

  孟凡道:「如此看來,這郭二真是深藏不露的人物了。」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

  孟凡道:「追吧?」

  麥飛龍點點頭,舉步往林外走去。

  翦徑賊的被殺,已使他們確定郭二的身份,因此他們不敢再跟得太近,遠遠的在車後五十丈外尾隨著。

  這一夜,郭二沒有再停車歇息,連程疾趕,到了天破曉時,已到天水縣城。

  在城下等了一會,城門才開,郭二雜在趕集的人群中把馬車駛入城中。

  麥、孟二人隨後跟入,仍然遠遠跟蹤。

  不久,只見馬車駛到一座廟前停下,那裡也停著幾輛馬車,似是出租馬車的集中地點。

  郭二由車座上跳下,和一個迎上去的車把式交談數語,即揚長而去。

  麥、孟二人隱在一處街角窺望,見郭二走離廟前已有數十步,才一齊來到廟前,假裝要雇馬車,上前向那車把式問道:「趕車的,到扶風要好多車資?」

  那車把式答道:「二兩銀子。」

  麥飛龍道:「好貴!」

  那車把式道:「不貴,此地到扶風,要走三四天才能到達哩。」

  麥飛龍道:「這輛馬車是你的?」

  那車把式點頭道:「正是。」

  麥飛龍打量那車子,驚訝地道:「咦,方才在街上,我好像見過這輛車子,那時開車的,不是你呀!」

  那車把式笑道:「不錯,方才那個是小人的表兄,他借用小人的馬車去某地辦事,剛剛回來的哪,你看,那就是他……」

  他指著正在街上走的郭二,雖然已走出百丈之遙,但因大清早街上行人不多,乃可看見。

  麥飛龍「哦」了一聲,轉回話題道:「說真的,少算一兩如何?」

  那車把式搖了搖頭,說道:「實在不行,路也太遠了。」

  麥飛龍聳聳肩道:「那就算了,我們只好步行去凡妹,走吧!」

  兩人離開廟前,緊靠街邊繼續尾隨而去。

  那郭二似也擔心有人跟蹤,頻頻回頭察看,行動顯得鬼祟起來。

  孟凡冷笑道:「看樣子八成不錯了!」

  麥飛龍道:「不錯。」

  孟凡道:「你看,他是否將去與那兩個人會合呢?」

  麥飛龍道:「很有可能。」

  孟凡道:「在這城中?」

  麥飛龍道:「嗯。」

  正說著,忽見前面的郭二折身轉入一條小街去了。

  麥飛龍怕被他溜掉,連忙加快腳步趕去,趕到小街口,探頭一望,陡地嚇了一跳!

  原來,郭二也正站在小街角上,也正探頭向大街窺望,兩人幾乎碰面!

  郭二也被嚇了一大跳,驚啊一聲,抹頭拔腳疾逃。

  麥飛龍喝道:「別走!」

  縱身疾追。

  郭二邊走邊叫道:「救命呀,強盜殺人哪!大家快來救命哪!」

  麥飛龍大怒,一個飛縱越過他頭上,截住他的去路。探掌抓出,喝道:「郭二,你胡說!」

  郭二一閃身,拾腳踢出,大叫道:「大膽強盜,光天化日之下,你們也敢亂來!」

  麥飛龍見他身手不弱,不敢大意,錯開一步,揮掌切他右腳。

  兩人頓時在街上大打出手。

  附近居民聞聲紛紛出來觀看,有人吶喊道:「誰是強盜?捉下來!捉下來!」

  郭二尖聲大叫,道:「是他!他要搶我身上的銀子!」

  麥飛龍也一面打一面叫道:「他胡說,他是我家惡僕,偷了銀子要逃,我是來抓他回去的!」

  街上居民見他衣著不俗,反而相信他的話,故未出手幫忙,圍在四周觀戰。

  郭二一看計不得售,只得奮力迎戰,但打了數十招後,已感抵敵不住麥飛龍的攻勢,覓隙頓足一縱,躍上民房,便要跳走。

  孟凡喝道:「下來!」

  玉手一揚,一支玉簪破空射去。

  郭二閃避不及,被玉簪射中臂部,大叫一聲,頓由屋簷上栽了下來。

  圍觀眾人驚叫道:「不好,要摔死了!」

  麥飛龍一閃而上,右手托住他墮下的身了,五指真力暗發,在他肩井穴抓了一下,喝道:「跟我回家領罰!」

  左下往他腰上一攬,縱身便走,飛快的轉出小街,朝城外疾奔。

  孟凡隨後跟著。

  大街上雖有少數幾個人,但他們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望著麥飛龍發楞。

  麥飛龍一路解釋道:「這人是我家僕人,偷了金錢逃走,我要帶他回去處罰!」

  轉眼間,兩人奔出北城門,繼續向前奔出一里許,轉入一片荒野,見四下無人,才將郭二放了下來。

  郭二肩井穴受制,渾身酸痛無力,動彈不得,但還能開口說話,連聲嚷道:「豈有此理,你們已答應讓我回家,又捉住我幹什麼?」

  麥飛龍冷笑道:「你不明白麼?」

  郭二道:「是啊,你說出一個道理來!」

  麥飛龍拔出長劍,冷冷道:「我不跟你多說廢話,現在你快把一切招供出來,否則別怪我劍下無情!」

  說著,把劍抵上他心口。

  郭二面色發白,道:「你要我說什麼?」

  麥飛龍道:「說出那一老一少是誰,以及他們此刻藏在何處!」

  郭二道:「這個我那裡知道,我又不是他們的人……」

  麥飛龍面容一沉,截口道:「你不說?」

  郭二道:「我若知道,自然可以說,但我只是一個趕車的人,根本不知他們是誰呀!」

  麥飛龍蹲下去,把他的右手拉上一顆石頭,道:「我先斬下你五個手指頭,讓你知道我說得出做得到!」

  說罷,一舉長劍,猛然砍了下去。

  郭二駭然大叫道:「不!等一等!」

  麥飛龍長劍在即將砍落他五指之前,一頓沉住,神形冷峻地道:「好,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說吧!」

  郭二嘆了口氣道:「我實說了,你可不能傷害我啊!」

  麥飛龍道:「可以!」

  郭二道:「我是美人幫的『護花使者』,姓汪,名俊義。」

  麥飛龍冷笑道:「果然又是魚玄霞幹的好事,那兩人呢?」

  汪俊義道:「他們也是『護花使者』,冒充令師的是『要命郎中毛成』,冒充你的『白日鬼柴三江』,不過……」

  麥飛龍道:「不過什麼?」

  汪俊義說道:「我說實話吧,我們三人,這次冒領武林金獅並非是我們幫主主使的,而是……而是……」

  麥飛龍叱道:「快說。」——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