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欲擒故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葛錦鴻這才回對終南一劍仙拱手道:「盟主去而復返,不悉有何指教。」

  終南一劍仙聽他也說「去而復返」,不禁神而一變道:「葛大俠,白某人今日是初次拜訪貴派,怎說『去而復返』啊?」葛錦鴻臉色也變了,變得一片蒼白,驚聲道:

  「盟主不是在半個時辰前才領去武林金獅的麼?」

  終南一劍仙心頭大大一震,頓足大叫道:「糟了!聽你這樣說,竟是有人冒充白某人前來領去了武林金獅?」

  葛錦鴻駭然道:「這麼說,剛才那兩人竟是胃牌貨了?」

  終南一劍仙急問道:「你把武林金獅交給他們帶走了是不是?」

  葛錦鴻道:

  「是啊!你看這就是他開給在下的收據……」

  他急急掏出收據,遞給終南一劍仙過目。

  終南一劍仙跳腳大叫道:「你上當了!你上當了!」

  葛錦鴻面色慘白,全身發起抖來。

  孟三彥眉頭連連打結,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葛錦鴻整個人像似死了一半,喃喃說道:

  「大約半個時辰以前,一個青衣大漢駕著一輛馬車來到敝派,內車中下來兩個人,一個是白掌門人,一個是麥少俠……」

  南中一鶴截口急問道:「剛才我們在山路上遇著一輛馬車,是不是那一輛?」

  葛錦鴻道:「駕車的是不是一個身材健壯的青衣大漢?」

  南中一鶴道:「不錯!」

  葛錦鴻跺腳道:「那就是了!」

  南中一鶴叫道:「那麼,他們大概還設走出山區,事不宜遲,大家快追!」

  身形如風一轉,騰身便向山路上縱去。

  終南一劍仙,孟三彥、麥飛龍、孟凡,以及葛錦鴻等六人亦隨即疾縱而起,一齊向山下疾追下去。

  老少十一人各展陸地飛行術,起落如飛,勢如一股怒浪,循著山路蜿蜒下瀉,速度比馬還快!

  一口氣追趕了將近半個時辰,已接近山麓,就在這時,前面山路上,有一輛馬車出觀在眾人的眼底下了。

  葛錦鴻大叫道:「就是那一輛不錯!就是那一輛不錯!……」

  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孟三彥三人跑在最前面,他們施展「凌空虛渡」的上乘輕功,幾個起落便已追上馬車,截住了馬車的去路。

  終南一劍仙大喝道:「停車!」

  駕車的青衣大漢很驚慌,赴忙勒停車子,一跳落地,指著終南一劍仙驚叫道:

  「你……你要幹麼呀?」

  南中一鶴和孟三彥一見馬車停下了,立時轉到車後,看住車廂後門防備車中的冒牌貨突圍脫逃。

  而轉瞬間,麥飛龍、葛錦鴻等人也趕到了,大家立刻把馬車圍困了起來。

  青衣大漢面如上色,連忙由車座下抽出一柄板刀,吼道:

  「你們幹什麼?要搶劫麼?告訴你們,老子可不是好惹的!」

  終南一劍仙沉臉舉步欺上前去。

  青衣大漢一舉板刀,嚇唬道:

  「站住!再敢過來,老子一刀送你上陰司!」

  終南一劍仙閃身疾上,掌出如電,一把扣住他握刀的右手,喝道:「撤手!」

  青衣大漢登時痛得大叫起來,手上那柄板刀那還握得住,當的一聲掉在地上。

  終南一劍仙把他的手腕一旋一推,將他摔出數丈,然後瞪望車廂沉聲道:

  「車中朋友請出來!」

  車中人沒有回答,也無一點動靜。

  終南一劍仙雙目一瞪厲聲道:「快滾出來!」

  車中仍無一些動靜。

  青衣大漢雖被摔得鼻腫臉青,卻無大礙,他爬了起來,睜大眼睛發愕說道:「喂喂,你到底在叫誰?」

  終南一劍仙冷哼一聲,突然右掌一抬,隔空推出一股掌風。

  凌厲的掌風撞上車廂前門,只聽「轟!」的一聲巨響,車廂門登時粉碎,陷入車廂之內!

  一眼望入,卻見車廂中空無一人,也不見那隻武林金獅的影子!

  青衣大漢大驚失色,暴跳如雷道:

  「豈有此理,憑什麼打壞我的馬車?我……我要跟你拼了!」

  一撲而上,揮拳便打。

  終南一劍仙右掌一翻,再度扣住他的脈門,厲叱道:「快說,他們那裡去了?」

  青衣大漢又痛得臉皮扭曲起來,大叫道:

  「放手!放手!你這老傢夥瘋了不成?方才你們下車離去之後,我又沒接別的客人,你問誰那裡去呀!」

  原來,他還以為現在的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就是剛才離去的那一對呢!

  終南一劍仙明白了,他將青衣大漢拉到面前,怒沖沖地道:「我告訴你,剛才那老少兩人,是冒充我們師徒的,老夫不是剛才那個人,你聽明白了沒有?」

  青衣大漢嚇壞了,連連點頭惶聲道:

  「是!是!小的聽明白了!」

  終南一劍仙說道:「說,他們離開多久了?」

  青衣大漢道:

  「沒多久!沒多久!大約只有一刻時光景!」

  終南一劍仙問道:「他們往那個方向走的?」

  青衣大漢一指南方道:「他們下車之後,就帶著那只武林金獅進入山林中,好像是向南方走的。」

  終南一劍仙放開他的手,轉對麥飛龍急道:「飛龍,你看住此人,別讓他跑了!」

  麥飛龍答道:「是!」

  終南一劍仙再環望眾人急道:

  諸位,對方帶著那隻重達百斤的武林金獅,不可能逃出太遠,咱們分頭追下去如何?」

  孟三彥道:

  「好,小女留下,咱們七人分五路追下去!」

  說罷,人已破空縱起,獨自一入朝南方追去,一轉眼便已遠去不見。

  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及葛錦鴻等六人隨也分成四路,分頭疾追下去。

  只留下麥飛龍和孟凡兩人看住青衣大漢,麥飛龍心知師父對青衣大漢仍有懷疑,故命自己看住他,當下拾起地上的板刀扔去樹林中,再向青衣大漢道:

  「你坐下,不要亂動!」

  青衣大漢不敢違拗,便在路邊坐下,滿面驚疑道:「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麥飛龍沉聲道:「那兩人冒充我們師徙領走了武林金獅,就是這麼一回事!」

  青衣大漢吃驚道:「那麼,他們是誰?」

  麥飛龍閉口不答。

  孟凡上前問道:「喂,你叫什麼名字?」

  青衣大漢道:「小的叫郭二,是天水系的人。」

  孟凡道:「他們何時僱用你的馬車的?」

  郭二道:「昨天早上,他們說要上崆峒山,小的嫌路難走,原想拒絕,但他們說願意給我加倍的車資,小的才勉強答應下來。」

  孟凡道:「他們有沒說要上崆峒山做什麼?」

  郭二搖頭道:「沒有,他們一路上很少說話,小的問他們出不肯說。」

  麥飛龍接口道:「那老者是缺了一條手臂?」郭二呆了呆道:「沒有呀!」

  孟凡笑望麥飛龍一眼!

  「你懷疑是獨臂劍神師徒兩人幹的?」

  麥飛龍苦笑道:

  「既然那老的雙臂雙全,那就不是他們師徒了。」

  孟凡道:「你看美人幫有無嫌疑?」

  麥飛龍點頭道:「當然以她的嫌疑最大!」

  孟凡道:「冒充令師那人,會不會是她?」

  麥飛龍轉對郭二問道:

  「那老的聲音,你聽來像不像女人?

  郭二歪頭想了想,點頭道:

  「你這一說起,小的倒覺那老的聲音確實有幾分像女人」。

  孟凡道:「那年輕的一個呢?」

  郭二道:「也很清悅。」

  孟凡道:「他的眼皮,是不是一隻單眼皮一隻雙眼皮?」

  郭二又想了想,又點頭道:

  「不錯,不錯,正是一隻單眼皮一隻雙眼皮!」

  孟凡笑道:「我知道他們是誰了!」

  麥飛龍大喜道:「他們是誰?」孟凡拉起他的手道:「你過來,我告訴你……」

  她拉著麥飛龍走出數步,向他附耳輕聲道:「這駕車的胡說八道,必是那冒領武林金獅的黨羽!」

  麥飛龍一怔,低聲道:「你怎知道?」

  孟凡又附耳道:

  「剛才他說不知那兩人的姓名,可是卻知他們帶走的是武林金獅,此外,我問他那年輕的眼睛是不是一隻單眼皮一隻雙眼皮,其實只在試探他,並無這樣的人,他卻連稱不錯,此其二,可見他存心要我們走入歧途,必是那兩人的黨羽無疑!」

  麥飛龍點點頭,低聲道:「咱們制服他,逼他說出來如何?」

  孟凡道:「不,欲擒故縱最好。」

  麥飛龍不解道:「何謂欲擒故縱?」

  孟凡道:「咱們放他回去,然後暗中尾隨!」

  麥飛龍喜道:「好,此計妙!」

  說著,便要轉回車前。

  孟凡又拉住他,道:「別急,此人外貌粗魯,其實狡猾無比,咱們等他提出請求的時候,再放他走路,這樣才不會使他生疑。」

  麥飛龍點點頭道:「好,就這樣辦。」

  於是,兩人一齊走回車前登上車座坐了下來。

  郭二問道:「二位,你們說那冒領武林金獅的人是誰啊?」

  孟凡一撇嘴唇道:「不告訴你!」

  郭二搔了搔腮道:「你們幾時才能放小的回家呀?」

  孟凡道:「等我們的人回來了再說吧。」

  郭二愁眉苦臉道:「那要等多久呀?」

  孟凡道:「不知道!」

  郭二嘆道:「咳,真倒霉,怎麼會碰上這一種事……」

  麥飛龍冷笑道:「哼,你別說得乾淨,我看你這個人也有些可疑!」

  郭二發楞道:「小的有什麼可疑?」

  麥飛龍道:「半個小時以前,我駕車上山,你駕車下山咱們在山路上相遇,那時你應已看出我的面貌與你車中的那個青年相像,你為什麼一點不感到驚奇?」

  郭二道:「那時小的沒注意呀!」

  麥飛龍道:「胡說!」

  郭二作出冤枉的表情道:「真的!那老的一路催著小的快馬加鞭,小的全神趕車確未注意你們面貌相同。」

  麥飛龍輕哼一聲,沒再開口。

  郭二道:「就因這個理由,所以你們要扣留小的是不是?」

  孟凡道:「你別心急,等我們那幾位長輩回來後,如果他們認為你沒有嫌疑自然會放你回去。」

  郭二道:「這真是豈有此理了,你們何不想想看,小的若與那兩人同黨,為何不跟他們一起逃呢?」

  孟凡道:「咦,這話倒說得有道理。」

  她別臉向麥飛龍道:「他說的不錯,我看放他回去吧?」

  麥飛龍故作沉吟道:「不,等家師回來再說,他吩咐我看住他,在他未回來之前,我不能擅作主張將他放走!」

  孟凡回望郭二笑道:

  「他說的也有道理,你還是耐心等一等吧!」

  郭二道:「好,小的不走,你們打壞了我的車廂,不拿銀子賠我,我怎麼能就走呢!」

  孟凡道:「只要證明你,我們自然會賠償你的損失。」

  郭二道:「我那車廂是花了三兩銀子做成的,你們要陪我三兩銀子。」

  孟凡道:「沒問題!」

  郭二咧嘴一笑道:「您這位姑娘很不錯,還肯講一點道理。」

  孟凡微微一笑,轉對麥飛龍道:「你看令師和我爹等人能不能追上那兩個賊子?」

  麥飛龍道:「那兩人逃去不過一刻時之久,又帶著那隻笨重的武林金獅所以我猜很有可能追得上。」

  孟凡道:「這崆峒山很大,他們若是躲藏起來,只怕也很難找呢!」

  麥飛龍道:「嗯,也許咱們應該請崆峒派的人全體出動,幫咱們搜搜山……」

  日頭漸漸偏西,追趕冒領武林金獅者的七人已去了兩個時辰之久,卻未見一人回來。

  郭二開始現出焦躁不耐之色,大發牢騷道:「你們看,天快黑了,你們的人再不回分,我可怎麼辦?」

  麥飛龍道:「再等等看吧。」

  郭二道:「已經等一半天,還要等多久?我可不願在這山中過夜!」

  孟凡道:「飛龍哥,咱們莫如也參加搜索敵人吧?」

  麥飛龍一指郭二道:「他怎麼處置?」

  孟凡道:「放他回去算了,我看他不會有什麼問題,他若是賊人的同黨,那有不逃之理!」

  麥飛龍假作思考了一會,點頭道:「也罷,咱們去追尋敵人。」

  說罷,由車座上跳下。

  孟凡跟著跳下,向郭二道:「喂,趕車的,你可以走了。」

  郭二指指破壞的車廂道:「這破壞的車廂誰來賠償?」

  麥飛龍摸出三兩銀子遞送給他,道:「我給你,你住在天水縣的什麼地方?」

  郭二收下銀子,道:「小的住在城西,你們若要找我,到城中一問便知,我幹了十年的車把式了,沒人不認識我。」

  麥飛龍道:「好,如果有事,我們會去找你,你去吧!」

  郭二很高興,上車坐定,抓起韁繩,喝一聲,開動車子走了。

  麥飛龍目送對方驅車走遠之後,才向孟凡一笑說道:「你說得不錯,這趕車的八成是那兩人的同黨!」

  孟凡道:「咱們跟下去吧?」

  麥飛龍道:「等一下,我來留幾個字通知家師等人。」

  他撿了一顆碎石,便在路旁一面岩壁上寫了數十個字,大意是說郭二可疑,已放他離去,並暗中尾隨一探其行等語。

  寫好後,只見馬車已駛出山麓,正朝東方道上遠遠而去。

  麥飛龍道:「咱們跟下去,小心莫被他發覺。」

  孟凡道:「距離已遠,他看不見咱們的!」

  兩人當即拔步下山,遠遠跟住前面的馬車,並一路留下記號。

  不久,暮煙四起,天快黑了。

  孟凡道:「天一黑,對咱們的跟蹤更方便。」

  麥飛龍笑道:「你不怕走夜路麼?」

  孟凡一披嘴俏皮地道:「不怕,因為我身邊有個『護花使者』。」

  麥飛龍苦笑道:「別提『護花使者』四個字了!」

  孟凡笑道:「如今美人幫主已露出猙獰面目,你不必再頃忌什麼了。」

  麥飛龍道:「可是花鳳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孟凡道:「她是不是仍被司空瑜關禁在那舒鳴宇的家中?」

  麥飛龍道:「不知道。」

  孟凡道:「你仍打算娶她為妻?」

  麥飛龍嘆道:「我還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孟凡道:「你可以等她生下孩子後,把那孩子要過來收養。」

  麥飛龍道:「那要她願意才行,我想她不會這樣輕易饒過我的。」

  孟凡道:「令師說要召開武林大會,你被害的事情當然也會提出來討論,等大家明白了你上當的真相後,你就可以不必對她的懷孕負責了。」

  麥飛龍道:「我不在乎大家的批評或同情,我只是覺得不能遺棄我的骨肉。」

  孟凡聽了很傷心,但也很敬佩他的為人,強笑一下道:「花鳳有你這樣一位夫君,真是福氣!」

  麥飛龍苦笑不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