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捷足先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一聽此言,頓有大夢初醒之感,不覺連連點頭道:「不錯,不錯!」

  麥飛龍道:「師父以前曾告訴弟子,說公孫虎是全國首屈一指的巨富,又說把他生前買了不少愛妾,因此弟子想到,公孫虎因自知死期不遠,又不願把偌大的財產遺給他的愛妾,便把全部財產埋藏起來,而製了一張藏寶圖放在武林金獅的腹內……

  終南一劍仙一拍膝蓋道:「對!美人幫主和病美人便是公孫虎生前的愛妾,他們獲悉公孫虎將藏寶圖放放武林金獅腹中,因此便想搶奪武林金獅,取去腹中的藏寶圖!」

  孟三彥道:「若然如此,公孫虎已死了將近三十年,她們為何遲至最近才採取行動?」

  麥飛龍道:「原因可能是她們自知力量單薄,無力奪取,因此遲遲不敢動手,直到魚玄霞組成了美人幫,水香蘭也找到了一位有力的丈夫,這才開始動下搶奪。」

  孟三彥點頭一嗯道:「這推斷頗為理,但公孫虎既不肯將財產分贈她們,怎麼又讓她們知道藏寶圖藏在武林金獅的腹中?這不是存心開玩笑麼?」

  麥飛龍道:「也許公孫虎在將藏寶圖放入武林金獅的腹中時,被她們偷偷看見了。」

  南中一鶴道:「公孫虎到底有多少財產?」

  終南一劍仙道:「白某人年輕時,曾聞一位接近他的武林前輩提過,據說光是金、銀珠寶價值就有三千萬兩以上,另外,還有十家錢莊,二十家客棧及數千畝田地。」

  南中一鶴吃驚道:「我的老天,有這麼多財產,難怪她們垂涎了!」

  終南一劍仙道:「公孫虎因生性風流,故壯年即逝,他死後就沒聽人提起他財產的下落,故飛龍推測必然不錯,武林金獅的腹中必有一張藏寶圖!」

  南中一鶴道:「那他打算把財產送給誰人呢?」

  終南一劍仙微笑道:「白某人猜想他必在藏寶圖上有所說明。」

  孟三彥忽然起身道:「對不起,我要走了。」

  終南一劍仙一怔道:「孟大俠何處去?」

  孟三彥道:「回家。」

  終南一劍仙惑然道:「怎麼回事?」

  孟三彥笑道:「再不走,我孟三彥只怕要受不了藏寶圖的誘惑啦!」

  終南一劍仙失笑道:「孟大俠也動心麼?」

  孟三彥斂去笑容,正容道:

  「我不喜歡和金錢沾上關係,怕惹麻煩,還是回家餵鴨子為佳!」

  說畢,向女兒揮揮手道:

  「凡兒,咱們回家去吧!」

  孟凡舍不得與麥飛龍分開,嘟嘟嘴道:

  「爹,您的意思是不管這件事了?」

  孟三彥道:「正是。」

  孟凡道:「我們一走,美人幫主著去而復返,白掌門人如何對付?」

  孟三彥似未想到這個問題,呆了呆道:「她……大概不敢再來了吧?」

  孟凡道:「她一定不肯就此罷手的,所以我們應該陪白掌門人去崆峒派,等白掌門人做了妥善的處置後,我們才可回家去。」

  終南一劍仙接口笑道:

  「對,助人助到底,孟兄就此離去,豈非為德小卒?」

  孟三彥想了想,笑道:

  「也罷,孟某人就陪白掌門人走一趟崆峒,幫你們將武休金獅護送回終南山,然後孟某人就要回家養鴨子了。」

  南中一鶴一指錢鬼道:

  「這個人怎麼處置?」

  終南一劍仙命麥飛龍將錢鬼冷百鬥拖過來,沉聲道:「冷百鬥,魚玄霞給了你們多少銀子?」

  錢鬼冷百斗道:

  「少得可憐,一人一千兩銀子而已!」

  麥飛龍叱道:

  「呸!明明是一人一萬兩銀子,你還敢說謊!」錢鬼冷百斗矢口否認道:

  「真的是」一千兩銀子!本來我們要她兩千兩的,但她不肯,現在老夫真後悔,不該為區區一千兩銀子而殺人,唉……」

  終南一劍仙冷笑道:

  「一人一千兩,五人只是五千兩,好傢伙,白某人這條命居然只值得五千兩銀子,你們也太看不起我了飛龍!」

  飛龍拱手答道:「弟子在!」

  終南一劍仙道:「拖出去斬了!」

  麥飛龍一躬身道:「遵命!」

  伸手抓起錢鬼一條臂,便欲將他拖出。

  錢鬼嚇得要死,大叫道:

  「慢來!慢來!老夫實說便了!」

  終南一劍仙便示意麥飛龍將他放下,寒臉冷冷道:「你有何話說?」

  錢鬼結結巴巴道:

  「實不相瞞,美人幫主付給我們每人一萬兩銀子,五人五萬兩銀子,可見白掌門人的性命很值錢,我們也沒有看不起你……」

  終南一劍仙冷冷笑道:「那又怎樣?」

  錢鬼道:

  「尚乞白掌門人高抬貴手,我……我願意交出一萬兩銀子。」終南一劍仙道:「幹什麼?」

  錢鬼嗒然道:「就算買命錢吧!」

  終南一劍仙哈哈大笑起來。

  錢鬼以為他嫌少,忙道:

  「罷罷!掌門人若是嫌少,再加五百兩好了。」

  終南一劍仙笑道:

  「如此一來,你的命豈非比白某人值錢?」

  錢鬼道:「不敢,不敢。」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

  「不行,你這人死有餘辜,饒你不得!」

  錢鬼慌道:

  「掌門人明鑑,你是當今的武林盟主,行事應求公正之是。」

  終南一劍仙修眉一揚道:「白某人那一點不公正?」

  錢鬼道:

  「殺你的不止我一個人,要殺五人都殺,豈可單殺我一人?」

  終南一劍仙道:「毒指巫婆已死了!」

  錢鬼道:

  「但還有九邪翁,金蛇魔,百媚娘子三人漏網呀!」

  終南一劍仙道: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們遲早也難免一死!」

  錢鬼道:

  「對我來說,遲早卻有差別,我願抉死,可不願早死。」

  終南一劍仙其實並無殺他之意,當下故作沉吟道:

  「唔,白某人現在殺你,的確存些不公平,但白某人可也不能平日放你回去啊!」

  錢鬼道:

  「只要不殺我,掌門人要怎樣處置我,我都願意接受。」

  終南一劍仙道:「你的一萬兩銀子在哪裡?」

  錢鬼道:「在身上,是一張銀票。」

  終南一劍仙說道:「飛龍,把他那張銀票拿出來!」

  麥飛龍應了一聲,伸手入他懷中掏摸,果然摸出一張長安錢莊寫明一萬兩銀子的銀票,便將銀票送上去。

  終南一劍仙接過銀票道:

  「這一萬兩銀子白某人暫時替你保管,等將來白某人召開武林大會,你出面作證之後,再還給你。」

  錢鬼一怔道:「作什麼證?」

  終南一劍仙道:

  「美人幫主乃是合法的後半任武林盟主,如今她以非法的手段欲奪取武林金獅,又買兇乎殺害我,此事應公誣衊諸武林,讓大家來評判是非,而你是證人之一,應出面作證。」

  錢鬼道:「好,一定替你作證!」

  終南一劍仙道:

  「另外白某人還要毀除你的一身功力。」

  錢鬼面色一變道:

  「這又何必!」

  終南一劍仙嚴峻地道:

  「以你此次之受用行凶及過去的所作所為,萬死亦不足以贖你之罪,白某人現在毀除你的功力,正是給你一個壽終正寢的機會,否則你一定不得好死!」

  說到此,命麥飛龍將他扶起,然後駢伸二指,在他丹田穴上點了一下,接著才拍開了他受制的軟麻穴。

  錢鬼面色慘白如紙,好像被人抽了筋,整個人變得軟弱無力。

  終南一劍仙道:

  「記住,一聽到白某人召開武林大會的消息,你須如期趕去,出面作證之後,白某人當將銀票奉還,現在你去吧!」

  錢鬼點點頭,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慢慢轉過身子,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南中一鶴笑道:「錢鬼,你的鐵算盤!」

  錢鬼搖頭嘆道:

  「今後在下只能使木製算盤了,再用鐵算盤,將招來殺身之禍!」

  語畢,跨過殿門,慢慢消失於夜色之中。

  孟三彥笑了笑道:「白掌門人認為他會出面作證麼?」

  終南一劍仙額首道:

  「會的,他是有名的錢鬼,視錢如命,一定不肯損失這一萬兩銀子。」

  他接著轉對麥飛龍說道:

  「飛龍,你去把毒指巫婆的屍體埋了,再為那兩匹馬上料,天一亮咱們立刻上路。」

  麥飛龍應是而去。

  三天之後,一行五人乘著美人幫主丟棄的馬車,來到了崆峒山下。

  而這時候,卻另有一輛馬車先他們開抵山上,在崆峒派總壇莊前停下來。

  駕車的,是個青衣人大漢。

  他剛把馬車停妥,一名崆峒派門下已現身迎出,抱拳問道:

  「尊駕何人?駕臨敝派有何貴幹?」

  青衣人大漢道:

  「在下終南門下,請上告貴派葛錦鴻葛大俠,現敝派白掌門人,及麥飛龍到訪。」

  崆峒門下一聽是終南一劍仙師徒到了,那敢怠慢,忙道:「是,請稍候片刻,容在下入內稟告!」

  語畢,轉身奔入莊去了。

  青衣人大漢見對方定了後,便靠近馬車低聲道:

  「兩位可以出來了。」

  車廂後門一開,跳下了一老一少兩個人!

  一個是終南一劍仙。

  一個是麥飛龍。

  他們相覷一眼,微微一笑,一齊走到馬車前面,並肩立候。

  不一會,那位在崆峒派中地位僅次於門掌人司空瑜的擎天一劍葛錦鴻匆趕出來。

  他自然已知掌門人前往終南向武林盟主認罪之事,故一見終南一劍師徒到來,已知是來提取武林金獅的,當下抱拳行禮道:

  「在下不知盟主駕到,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終南一劍仙還禮道:「葛大俠不用多禮。」

  葛錦鴻道:「敢問敝派掌門是否去過貴派?」

  終南一劍仙領首道:

  「正是,貴派掌門人目前正在敝山之中,今日白某人是來領回武林金獅的,葛大俠若方便請即將該金獅交與白某人帶回去。」

  葛錦鴻道:

  「是,盟主及麥少俠遠道而來,請先入庄奉茶,在下當命人立刻去起出來。」終南一劍仙道:

  「白某人有急事不便耽擱,還是請葛大俠立刻領白某人起出金獅吧!」

  葛錦鴻很感意外,愕然道:「盟主不能入莊坐坐麼?」

  終南一劍仙道:

  「是的,因有某種原故,白某人須即刻趕回敝山,尚望葛大俠海涵。」

  葛錦鴻道:

  「既如此,盟主請再稍候,容在下去取器具出來。」

  語畢,拱手一禮,急急入莊而去。

  傾刻,只見他肩荷一鋤,連同派中五位高手,快步走了出來。

  他為那五位同門引見了終南一劍師徒之後,立刻說道:「該武林金獅埋在附近一座墳墓中,盟主請隨在下來吧!」

  說完這話,即領路向莊左的山腰走去。

  終南一劍仙,麥飛龍及崆峒派五位高手隨後跟去,一行人走上山腰,果見山腰上有幾座墳墓,葛錦鴻放下鋤頭,一指其中一座墳墓說道:

  「武林金獅就在這座墳墓中。」

  終南一劍仙似乎很急躁,催促道:

  「那就請快掘它出來吧!」

  葛錦鴻把鋤頭交給一位同門,要他動手掘墳,然後靠近終南一劍仙身邊站住,面呈憂豫道:

  「盟主可否賜告,敝派掌門人將受何種處罰?」

  終南一劍仙道:「貴派侵吞武林金獅,情有可原,白某人無意責罪,只是華山派連掌門人因受陷而自殺一事,須由貴派掌門人去了結……」

  葛錦鴻歎道:

  「敝派掌門人可曾表示如何解決這一段仇怨?」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敝派掌門人只說等白某人取回武林金獅之後再作道理。」

  兩人交談間,那座墳墓已被掘開一半,露出一口很新的棺材了!

  那位崆峒派高手掘了幾鋤之後,便扔下鋤頭,與另四人合力將那口棺材抬了出來。

  葛錦鴻抽出一把匕首,上前挖開棺蓋上釘之處,然後用力一掀,棺蓋應手而開,便見棺中盛著的那隻真正的武林金獅!它,用一塊紅絨蓋著。

  葛錦鴻揭去紅絨,將它捧出,說道:「盟主請親自驗視一下吧!」

  終南一劍仙上前番視一番,點頭笑道:

  「沒錯,沒錯……」

  葛錦鴻道:

  「盟主請將憑據交給在,便可將它帶走了。」

  終南一劍仙一怔道:「還要什麼憑據?」

  葛錦鴻道:

  「敝派掌門人在前往貴派向盟主認罪之前曾吩囑在下,說沒有他親筆寫的憑據,不得將武林金獅交出,難道敝派掌門人沒有開出憑據交與盟主帶來麼?」

  終南一劍仙笑哦一聲道:

  「沒有,司空掌門人想是因見白某人親自前來提取,故未開出憑據,葛大俠不妨想想看,白某人親自前來提取,故然還要憑據,豈非笑話麼?」

  葛錦鴻窘笑一下說道:

  「是的,盟主親來提取,自然無須憑據,不過盟主可否開一張收據給敝派收存?」

  終南一劍仙道:「收據在此。」

  說著,由懷中掏出一紙寫好的收據遞給對方。

  葛錦鴻見收據寫著「茲收到武林金獅一座訖領無訛」等字,便道謝收下,然後向一位同門說道:

  「蔡兄,你把武林金獅抬上盟主的馬車上吧。」

  那蔡姓同門,點頭稱是,上前捧起武林金獅,扛到肩上,即返身往莊上而來。

  終南一劍仙和葛錦鴻一行人隨後而行,循原路回到慶前。那蔡姓同門便把武林金獅放入車廂,終南一劍仙向他道謝,再向葛錦鴻抱拳道:

  「白某人就此告辭,失禮之至!」

  葛錦鴻還禮道:「好說,盟主當真不能稍作停留麼?」

  終南一劍仙道:

  「是的,白某人有急事待辦,須得立刻下山,異日再來來拜訪。」

  他轉身向麥飛龍一揮手,師徒倆人隨即登車坐下,關上了車廂門。

  葛錦鴻道:「在下等護送盟主下山如何?」

  終南一劍仙在車中答道:

  「不敢當,葛大俠等請留步。」

  那駕車的青衣大漢顯然受到特別囑咐,一看終南一劍仙師徒上車之後,立即開動馬車,朝原來的山路疾駛而去。約一頓炊工夫之後,又一輛馬車開到了莊前。

  這輛馬車很華麗,駕車的卻是麥飛龍!

  坐在車廂中的是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及孟三彥父女四人,另有一匹馬拴在車後隨行。

  當麥飛龍在莊前勒停馬車時,守莊門的崆峒門下看了大感驚異,上前問道:

  「麥少俠去而復返,不知有何指教?」

  麥飛龍聽不懂他所謂「去而復返」是何意思,當下由車座上跳下,抱拳答道:

  「請通報貴派葛大俠就說家師及南中一鶴羅老前輩等前來拜訪。」

  那崆峒門下聽他多報了一個「南中一鶴」,以為這就是他的去而復返的原因,但看他們前後不過半個時辰竟換了一輛馬車,心中仍甚驚疑,當下點頭道:

  「好的,請稍候片刻。」

  說罷,又奔入莊中通報去了。

  這時,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半瞎子孟三彥和孟凡相繼下車,孟三彥道:

  「他說麥賢侄去而復返,這是什麼意思?」

  麥飛龍笑道:

  「是啊!晚輩上次來此,距今已有五個月說去而復返,實在不通。」

  南中一鶴哈哈笑道:「想必剛才有一個麥飛龍來過此地,哈哈哈……」

  大家談笑間,擎天一劍葛錦鴻和那五位同門已由庄中快步趕了出來。

  葛錦鴻見他們換了一輛馬車,而且終南一劍仙師徒的衣服也與剛才不一樣,心中亦甚詫異,他望望南中一鶴和半瞎子盂三彥,拱手問道:

  「哪位是南中一鶴羅大俠?」

  終南一劍仙看他不先和自己見禮,卻第一個問起南中一鶴,很感意外,便一指南中一鶴道:

  「這位便是。」

  葛錦鴻忙向南中一鶴抱拳道:

  「久仰大名,幸會幸會。」

  南中一鶴還禮道:「不敢。」

  終南一劍仙又一指孟三彥道:「這位是孟三彥孟大俠。」

  葛錦鴻「啊!」了一聲,又向孟三彥施禮道:「孟大俠大名如雷貫耳,在下有緣識荊榮幸之至。」

  孟三彥笑道:「別客氣,我們今天是隨白掌門人而來的你的主客是白掌門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