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化險為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聽得一驚,暗叫道:「我的天,原來是美人幫主!」

  不錯,此刻走入殿中的兩人,其一正是美人幫主魚玄霞!另一人則是仙風道人的終南一劍仙白一逸!

  終南一劍仙舉目把全殿打量一遍,才開口道:「此廟破舊骯髒,魚幫主芳要歇息,何不留在車廂之中?」

  麥飛龍自然更聽得出師父的聲音,一聽之下,心頭更是一震,驚道:「九邪翁五人要殺的竟是師父和美人幫主麼?」

  其實麥之龍對這件事所感到的是驚多於疑,他已確知九邪翁五人要殺的對象正是師父和美人幫主,令他深感驚疑的是誰是收買九邪翁等五人之人?

  是獨臂劍神萬勁松夫婦?

  抑是崆峒派之人?

  此外,幕後的兇手怎知師父和美人幫主會到這破廟中歇腳?

  這些疑問才在他腦際展開,只聽美人幫主脆笑道:「一連坐了數天馬車,妾身已感渾身不舒服,還是下來歇歇的好。」

  她接著打了個呵欠,取出一方香巾鋪在殿地上,盤膝坐下。

  終南一劍仙道:「大約還有一兩大路程,就可到達崆峒山了。」

  說著,也在她對面的殿壁下坐下來。

  美人幫主道:「掌門人要不要吃些乾糧,待妾身命那花奴送進來?」

  終南一劍仙道:「不必,白某人還不餓。」

  美人幫主忽然輕嘆一聲道:「妾身這次和白掌門人單獨出來,覺得很不習慣……」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道:「這是魚幫主自己要這樣的,可不能怪她們。」

  美人幫主道:「當然。」

  終南一劍仙道:「魚幫主不要她們跟來,是怕她們見財起意?」

  美人幫主搔首道:「不,妾身是怕掌門人不放心,因為掌門人不帶隨從,妾身著是帶了,掌門人會心存疑懼,說妾身存心不良。」

  終南一劍仙哈哈笑道:「魚幫主想的太多了,我白某人既敢單獨下山前往,就不怕任何人攔截搶奪!」

  美人幫主道:「妾身仍無意使用武力,不過希望掌門人再考慮考慮。」

  終南一劍仙道:「不,武林金獅乃公有之物,你我均無權加以毀壞。」

  美人幫主道:「妾身並未說要毀壞它呀?」

  終南一劍仙道:「魚幫主說它的腹中藏著一物,若要將該物取出,不毀壞怎麼取得出來?」

  美人幫主道:「只須在它的腹下打個小洞即可,取出之後,仍可補好。」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那也不行!總而言之,不管它身上藏著什麼寶物,均非你我應得之物!」

  美人幫主道:「掌門人太固執了,眼下獲悉武林金獅的秘密的人已然不少,咱們現在不拿,以後別人也會拿的!」

  終南一劍仙道:「那我不管。」

  美人幫主笑道:「掌門人的意思是說,您要完整無損的保管武林金獅直到期滿為止,然後妾身要怎樣處置它,您都不加干涉了?」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正是,白某人現在是武林盟主,應負責保管武林金獅使之完整無缺,然後把它移交給魚幫主接管它之後,要如何處置它,就不是白某人的事了。」

  美人幫主道:「就怕掌門人保不住它。」

  終南一劍仙冷聲道:「是麼?」

  美人幫主道:「妾身可以等待一年以後再名正言的接管武林金獅,但病美人水香蘭可不能等,她可能會使出各種手段來搶奪。」

  「奪」字甫落,突聞上面有人大笑一聲道:「魚玄霞,你猜對了!」

  話聲中,三條人影一齊由梁上飄下,正是九邪翁、金蛇魔、錢鬼三人。

  美人幫主大吃一驚,慌忙跳起,豎掌護胸,清叱道:「什麼人?」

  終南一劍仙亦已跳起,迅速退到一邊,準備應變。

  九邪翁哈哈大笑,道:「魚玄霞,你大概不識得老夫這個人吧?」

  美人幫主手上一直拿著一柄劍,這時一面放勢準備拔劍,一面又喝叱道:「你們是誰?」

  九邪翁含笑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九邪翁高古是也!」

  金蛇魔手持山羊須,陰惻惻的接道:「老夫金蛇魔馬龍坡!」

  錢鬼一振鐵算盤,笑嘻嘻道:「不才姓冷,名百斗,號錢鬼!」

  美人幫主忽道:「幹什麼來的?」

  九邪翁笑道:「聽說崆峒掌門人司空瑜開了一張憑據給兩位,讓兩位親去崆峒向葛錦鴻索取武林金獅,有沒有這回事?」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道:「你們聽誰說的?」

  九邪翁道:「你不要管是聽誰說的,只回答有沒有這回事就行了!」

  美人幫主寒臉道:「有便怎樣?」

  九邪翁道:「有便拿出來!」

  美人幫主格格冷笑起來,道:「高古,你們莫非吃了熊心豹膽!」

  九邪翁笑道:「如果你認為我們三人不夠打發兩位,老夫再請兩位出來。」

  說到這裡,轉對供案道:「喂,你們兩位該出來見見魚幫主和白掌門人了!」

  毒指巫婆和百媚娘子應聲由供桌下鑽出,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美人幫主冷哼一聲道:「還有沒有?」

  九邢翁狂笑道:「這已經足夠了,今夜你們不交出那張憑據,休想活著離開此廟。」

  美人幫主「嗆!」的撤出寶劍,冷聲一笑道:「那張憑據不在本幫主身上,但你們若想得到它,可得先問問本幫主的寶劍!」

  九邪翁一聽憑據不在她身上,使轉對終南一劍仙笑道:「白掌門人,我們很想看看那隻武林金獅,請將憑據交出如何?」

  終南一劍仙自對方五人現身之後,一直未開口說話,但臉上始終掛著一絲「心裡有數」

  的微笑,這時聽了九邪翁之言,才開口笑道:「諸位要的當真是白某人身上這張憑據麼?」

  九邪翁點頭道:「不錯!」

  終南一劍仙「哼」的一笑道:「諸位以為拿了憑據便可去向葛錦鴻索取武林金獅?」

  九邪翁又點頭道:「對了!」

  終南一劍仙道:「只怕諸位真正要的,是白某人這條命吧?」

  金蛇魔接口說道:「你不給,我們只好要你的命!」

  終南一劍仙岸然一笑,緩緩道:「好,要憑據設有,要命倒有一條,諸位不妨上來拿!」

  金蛇魔說了一聲「好」,反腕撒出一柄通體烏黑的長劍,向幾邪翁和錢鬼使了個眼色,三人立時游動腳步,朝終南一劍仙圍迫過來。

  毒指巫婆和百媚娘子也圍上了美人幫主,一開始便打算以多取勝。

  終南一劍仙面無懼色,橫劍胸前,很冷靜的準奮迎戰。九邪翁、金蛇魔、錢鬼三人步步欺上,但眼看大戰一觸即發之際……

  「咳!」

  殿上,突然響起一聲嘆息!

  九邪翁五人渾身一震,都不知這聲嘆息從何而來,不覺緊張的東張西望起來。

  終南一劍仙乘機出擊,寶劍舉起一抖,三朵劍花向對方三人身上捲去。

  九邪翁、金蛇魔、錢鬼三人連忙退開一步,各舉兵器格迎。

  「錚!錚!錚!」三聲碰擊,爆起了點點的火花!

  於是,雙方再也無暇追究誰在殿上嘆氣,頓時各展絕學鬥成一團。

  麥飛龍心知師父一人絕對鬥不過九邪翁三人,正想跳下助戰,卻聽南中一鶴傳音道:

  「別急,讓我開開他們的玩笑!」

  麥飛龍傳音道:「那就快一點,家師以一放二,恐難支持許久。」

  南中一鶴亦知九邪翁三人均是十分厲害的人物,終南一仙一人之力絕難抵敵,故立即頓足站起,怒喝道:「豈有此理,你們都給我住手,在本神面前,你們也敢以多取勝麼?」

  九邪翁五人做夢也沒科到山神竟真是活人,一驚之下,不寬紛紛撤招後退,望著神案上的山神駭然失色。

  內中的毒指巫婆是篤信神鬼之人,她以為山神顯靈,嚇得面色發白,顫聲道:「你……

  你是人是鬼?」

  南中一鶴嚴聲道:「陳姬,你原是篤信神教之婦人,今日竟膽對本神無禮,本神罰你五雷轟頂!」

  誰知一語甫畢,廟頂突然響起「轟!」的一聲巨響,立見廟頂破了一個大洞,破瓦上灰簇簇掉下,真像是一個雷打到廟中來了!

  毒指巫婆為之魂飛魄散,怪叫一聲「不好」!慌忙頓足疾起,縱出廟殿,落荒逃去。

  南中一鶴右手一抬,沉聲道:「陳姬,你已惡貫滿盈,還想逃麼!」

  真靈,這話才完,業已逃到廟外的毒指巫婆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咕冬一聲,倒地不起!

  九邪翁、金蛇質、錢鬼、百媚娘子面色俱變,他們原都不信山神真會顯靈,但這時卻不敢不信,那裡還敢停留,立時一齊向廟門縱去,奪門欲逃。

  「回去!」

  驀地,一股狂釗遽然湧至,震得他們四人撲勢一挫,跌倒的跌倒,顛退顛退,狼狽極了。

  轉瞬間,門口人影一晃,出現了一個人,正是半瞎子孟三彥!

  九邪翁一見是他,疑神疑鬼之心頓時一掃而光,不再逃了,金蛇魔厲吼一聲道:「姓孟的,你言而無信,吃老夫一劍!」飛起一劍,直奔孟三彥心窩點去!

  孟三彥閃身避開,揮掌切出,大笑道:「跟你們這些牛頭馬面還談什麼言而有信?

  你睜眼瞧瞧,我女兒老早就躲在頂上,要我袖手旁觀,怎麼行?」

  話聲中,已一連攻出三掌。

  這時,九邪翁也近身又和終南一劍仙動上手,百媚娘子則找上美人幫主,錢鬼直撲南中一鶴,八個人捉對兒惡鬥起來。

  麥飛龍不再隱藏,騰身由匾額後面躍出,大喝一聲,吐劍刺向錢鬼的背心,與南中一鶴聯手攻擊。

  而孟凡也在這時白廟頂破洞飄落,一式凌空下擊,攻向九邪翁……

  她本該協助美人幫主對付百媚娘子才對,但她痛恨美人幫主,故反去幫助已佔了上風的終南一劍仙。

  九邪翁四人一看對方奇兵連連出現,驚駭萬分,因之幾個照面之後,都已現以敗象。

  錢鬼忍不住大叫道:「魚玄霞,你攪的什麼鬼呀?」

  他這一嚷,等於指出了收買他們五人在此行兇的人。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立時改變態度,不再與百媚娘子作戰,轉身一劍點向終南一劍仙。

  終南一劍仙哈哈大笑道:「魚幫主,你這是自取其辱,怪不得老夫了!」

  「錚!」然一聲,開她的劍,再一盤轉,順掃九邪翁雙足。百媚娘子轉而找上孟凡,兩人大打出手,孟凡家學淵源劍上功夫亦極了得,故交手之下,有攻有守,絲毫不見遜色。

  南中一鶴見美人幫主和九邪翁聯手攻擊終南一劍仙,立即把錢鬼讓給麥飛龍對付,飛身撲上九邪翁,笑道:「高九邪,咱們來玩玩!」

  探掌向他抓了過去。

  於是,終南一劍仙鬥美人幫主,孟三彥斗金蛇魔,南中一鶴鬥九邪翁,麥飛龍鬥錢鬼,孟凡斗百媚娘子,十個人捉對兒廝殺起來。

  戰了一剎多時,孟三彥首先得手,一掌拍中了金蛇魔的右胸,打斷了金蛇魔兩根肋骨,金蛇魔怪叫一聲,奪門逃出一眨眼逃得沒了影子。

  孟三彥並未追趕,跳到女兒身邊,叫道:「凡兒退下,讓為父來收拾她!」孟凡正感抵敵不住,聞言立時跳開,把百媚娘子讓給父親,她則轉去幫助麥飛龍對付錢鬼冷百鬥。」

  與南中一鶴交手的九邪翁武功本不在南中一鶴之下,但眼見金蛇魔受傷敗走,不由心慌起來,一個失閃,臉上被南中一鶴的指尖劃中,雖未受傷,卻已氣餒,突地雙足一頓,身如飛鶴向上縱起,竟由房頂上破洞穿身而出,疾如鼠竄逃命去了。這一來,美人幫主,錢鬼冷百斗,百媚娘子三人也鬥志全失,不敢戀戰,美人幫主叫道:「梅青青,冷百鬥,咱們暫退!」

  她的身手確實不凡,一說要走,高手終南一劍仙者也留她不住,只見她身形連閃,如穿花蝴蝶,轉眼便已奪門逃出,消

  失於夜色中。

  百媚娘子也想走,卻被孟三彥緊緊纏住,她一急之下,忽然發出一聲銀鈴脆笑道:「孟三彥,你若留下奴家,須得打算娶奴家為妻哩!」孟三彥一怔,不覺撤招後退一步。

  百媚娘了乘機一掠而出,也逃去了。

  只留下錢鬼冷百斗沒能逃掉,他自然也想逃,麥飛龍和孟凡卻不容他有脫身之機,兩柄長劍前後夾攻,攻得他汗流浹背,哇哇大叫。

  終南一劍仙、南中一鶴、孟三彥三人覺得有趣,一齊圍上,含笑觀戰。

  錢鬼心慌意亂,忽然扔掉鐵算盤,抱頭蹲下,叫道:「別打了!別打了。」麥飛龍一腳踢出,正中他軟麻穴,把他踢倒地上,才納劍入鞘。

  這場大戰,就此結束。

  終南一劍仙道:「外面還有一個駕車的花奴,不知逃了沒有?」

  孟三彥道:「早就逃了,看見魚玄霞逃走,他那還敢留下來。」

  終南一劍仙很高興,環望周圍四人,笑問道:「你們莫非有預卜先知之能?」

  孟三彥笑道:「沒有,我是無意間碰上的,根本不知美人幫主買兇手要在此殺害你。」

  終南一劍仙轉望南中一鶴道:「羅先生怎麼來到此處的?」南中一鶴笑道:

  「在下日前在咸陽發現九邪翁等五人,聽到他們商量要在此殺人,就先來此埋伏,後來令高足和孟姑娘也到了,因此我們就留下來,想看看他們要殺的是誰,卻沒想到他們要殺的竟是你白掌門人。」

  終南一劍仙只知孟三彥和麥飛龍一道下山後,連袂欲赴崆峒,現在一聽他們四人竟是分三起先後來到此處的,不禁大為詫異,回望孟三彥問道:「孟大俠不是與飛龍一道走的麼?」

  孟三彥道:「本來是一直走的,後來在路上擒獲了美人幫幾個姑娘,得知小女被囚禁在驪山,令徒便決定先在驪山救小女,孟某人則單獨一路而來,想是走得慢了些,竟被令徒趕上了。」

  說到此,轉對麥飛龍問道:「麥賢侄,你是怎麼救出小女的?」

  麥飛龍便將解救孟凡的經過說了一遍。

  孟三彥聽了哈哈大笑,道:「魚玄霞實在該死心了,她為了奪取武林金獅而不擇手段,結果得到的是一敗塗地四個字!」

  終南一劍仙道:「她絕不肯就此罷手,一定還會再來的。」

  南中一鶴問道:「白掌門人可知她計劃在此殺害你?」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知道,不過當她要求與白某人一道赴崆峒索取武林金獅時,白其人就猜到她不懷好意,只沒料到她會收買九邪翁這些黑道高手,今夜若非羅兄與孟兄適逢其會,拔刀相助,白其人恐怕逃不了劫數了。」

  說著,分別向南中一鶴和孟三彥拱手一揖,表示感謝之意。

  孟三彥笑道:「白掌門人莫要客氣,令徒冒死救出小女,我還沒有道謝呢。」

  終南一劍仙笑了笑,轉望麥飛龍道:「飛龍,美人幫主這一敗走,必會把你和花鳳的事抖出來,不過你放心,武林人士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麥飛龍恭聲道:「是的,弟子當初是怕她毀謗本派名譽,如今弟子既已脫離本派,她要怎樣毀謗弟子都沒關係了。」

  終南一劍仙道:「時機一到,為師會召你返回本派,你放心好了。」

  麥飛龍道:「是的,謝謝師父。」

  孟三彥也轉對孟凡笑道:

  「凡兒,她沒有虐待你吧?」

  孟凡道:「沒有,娘只是不肯讓女兒出來。」

  孟三彥道:「你看她像你的母親麼?」

  孟凡道:「不像!」

  孟三彥一笑,伸手拍拍她肩頭,表示安慰,然後回望終南一劍仙問道:「方才魚玄霞說司空掌門人開了一張憑據,那是怎麼回事?」

  終有一劍仙道:「司空掌門人不願再退崆峒,故開了一張憑據,要白某人親去崆峒向其師弟討回武林金獅,他則直接前往華山派,欲以一死償還血債。」

  孟三彥注目說道:「他要在華山派的人面前自殺?」

  終南一劍仙點頭道:「是的,這是他必須走的一條路,所以白某人沒有阻止他。」

  孟三彥輕嘆一聲道:「這也是對的,他若不死,華山派和崆峒派之間的仇恨就永無了結之日。」

  老少五人說到這裡,一齊在殿上席地坐下,南中一鶴接著開口問道:「那武林金獅究竟藏著什麼秘密,使得美人幫主如此不擇手段?」

  終南一劍仙道:「很慚愧,白某人到現在也還不知它藏著什麼秘密……」

  麥飛龍道:「可能是一張藏寶圖!」

  終南一劍仙神色一動道:「藏寶圖?」

  麥飛龍道:「是的,前些日子,弟子與孟姑娘研究之下,認為武林金獅中若著藏著什麼東西,那必是鑄造金獅的「武林鬼才公孫虎」放進去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