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人寰五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身子微蹲,做勢便要飛上殿樑。

  孟凡拉住他,道:「不行,他們既然在此廟殺人,也可能會躲上殿樑等候!」

  麥飛龍一想不錯,急道:「那麼,咱們躲在那裡才安全?」

  孟凡一指神案上方的一塊橫匾額道:「你躲入那塊匾額後面,我躲上廟頂去。」

  麥飛龍點頭道:「好,你快去!」

  孟凡匆匆把地上的東西收拾起來,隨即一掠出殿,躍上廟頂去了。

  麥飛龍也縱入匾額後面,縮身伏下。

  一切剛剛靜止下來,殿門口已出現一個人!

  這人是個白髮披肩的老人,虎目如炬,身穿寬袖藍衫,腰束一條黑帶,手握一柄鬼頭鐵拐,神態充滿橫暴邪惡之氣。

  麥飛龍聽得來人踏入廟門,付度殿中黑暗,來人不致一眼便發現自己,故大膽的探頭窺望,一看來人的模樣,不由心中暗忖道:「這人滿頭白髮,年紀夠得上稱個『翁』字,想必即是『九邪翁高古』了……」

  正思間,忽有一縷蚊鳴細語傳入耳中:「麥飛龍,此人便是『九邪翁高古』,他的眼睛夜能視物,你小心一些!」

  原來是下面的南中一鶴在傳音警告。

  麥飛龍連忙把頭縮入,不敢再看。

  九邪翁高古,站在殿門口,舉目將全殿打量了一番,才掉頭開聲道:「諸位請進來,這裡面沒有人!」

  語畢,移步入殿。

  接著,第二個現身了!

  此人年約六十六八歲,長長的一張馬臉,嘴上蓄著八字鬚,身穿一襲金色長袍,背掛一柄式樣古怪的長劍,陰氣沉沉,看來亦甚凶惡。

  麥飛龍忍不住又探頭窺視。

  假裝山神的南中一鶴又傳音說道:「這人是『金蛇魔馬龍坡』,慣用一口金蛇劍,淬有劇毒,見血封喉,動手時須小心提防。」

  語至此,第三個接著現身。

  這人也是個老頭子,面孔瘦削,生相冷酷,穿的是一件舊青衫,手上拿著一個鐵算盤。

  南中一鶴似知麥飛龍在窺視,又傳音道:「這人是『錢鬼冷百斗』,算盤打得很精,為一兩銀子都肯殺人,你若和他交手,可用銀子打他,因為他天不怕,就怕銀子。」

  然後,第四個隨在「錢鬼冷百斗」之後走了進來。

  這人是個老媼,瞧年紀當在七旬之譜,但還塗脂抹粉,穿戴華麗,手上也握著一柄龍頭拐。

  不用說,這個老媼就是「毒指巫婆陳姬」了!

  最後一個入殿的,是「百媚娘子梅青青」,她年約三十歲,容貌嬌麗已極,一對水汪汪的眼眸異常活潑明亮,充滿嫵媚之態,看樣子只要一拋媚眼,足可令好色之徒神魂顛倒。

  「啊哎,可真要命,這間破廟好黑呀!」

  她一走入殿中,就驚叫了起來。

  九邪翁哈哈笑道:「我的梅姑娘,你是專門摸黑的人,難不成也怕黑?」

  百媚娘子梅青青瞪他一眼道:「摸你個鬼,你少惹奴家生氣!」

  毒報巫婆一頓手中龍頭拐,格格笑道:「你們看,那尊山神像倒還完整無損,真像個活人!」

  百媚娘子、主蛇魔、錢鬼趨至神案下仰頭望望南中一鶴,一齊點頭說道:「不錯,很像個活人!」

  九邪翁笑道:「待老夫一拐打下他的腦袋來如何?」

  毒指巫婆橫拐一攔道:「莫作孽,他可沒得罪你,幹麼要打壞他!」

  九邪翁收回鐵拐,笑了笑,說道:「老夫人稱『九邪』其中『一邪』,便是看到神像就打而出名的。」

  毒指巫婆卻朝南中一鶴拜了一拜,道:「老娘卻最信神,見神就拜!」

  九邪翁退到殿角坐下,道:「他們將在三更左右到達此地,咱們先來養養神吧。」

  於是,金蛇魔和錢鬼也各找地方坐下,錢鬼一坐之後就開始「滴滴答答」的撥打算盤。

  百媚娘子聽得不耐,嗔聲道:「冷百斗,你又在打什麼鬼算盤了?」

  錢鬼抬頭一笑道:「老夫在算,如果把一萬兩銀子存入錢莊,每月得一百兩利錢,那麼一年就有一千二百兩,十年就有一萬二千兩,再加上。」

  百媚娘子截口嬌笑道:「好啦!人家說你冷百斗是個錢鬼,真是一點不錯!」

  錢鬼笑了笑道:「你如不愛錢,今夜來這兒幹什麼?」

  百媚娘子道:「奴家會花錢,而你呢?你是個守財奴,有入無出,滿腦子的利上加利,哼,奴家告訴你,你能否活到天亮,還是個未知數呢!」

  錢鬼道:「老夫大場面見過無數次,你不用嚇唬人,倒是你自己要小心,你那身狐媚勁兒,今夜可派不上用場哩!」

  百媚娘子嬌聲笑道:「那麼,咱們來賭一賭如何?」

  錢鬼道:「賭什麼?」

  百媚娘子取出一張銀票揚了揚,笑道:「今夜奴家若然失手被人打死了,這一萬兩銀子歸你所得,反之你那一萬兩銀子歸奴家所有,如何?」

  錢鬼眼睛一亮道:「你是說真的?」

  百媚娘子道:「當然啦,你冷百鬥著不放心,就請在場這三位做證。」

  錢鬼道:「要是你我都死不了呢了」百媚娘子道:「那就不作輸贏。」

  錢鬼一拍算盤,尖聲叫道:「好,咱們一言為定!」

  說畢,又開始撥算盤,口中唸唸有詞,竟把百媚娘子的一萬兩銀子也算進去了。

  金蛇魔突然開口道:「說真的,老夫對這個報酬不大滿意,他應該給我們一人兩萬兩銀子才差不多。」

  九邪翁哈哈大笑道:「馬兄,你別太不知足了,人家為殺一人而付出五萬兩銀子,這已經很不錯了!」

  金蛇魔冷冷道:「但那人一死之後,他得到的利益,只怕十倍不止呢!」

  九邪翁傑傑笑道:「看樣子,你比冷百鬥更狠啊!」

  金蛇魔輕蔑的瞥了錢鬼一眼,冷笑道:「他太小家子氣,隨便給他幾兩銀子他就樂了。」

  錢鬼充耳不聽,繼續撥算盤。

  毒指巫婆接口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百媚娘子道:「快二更天了。」

  毒指巫婆道:「咱們要不要先躲起來?」

  百媚娘子道:「不必,他們是坐車和騎馬來的,等聽到馬車聲再躲不遲。」

  毒指巫婆摸出一條手帕,遞給九邪翁,說道:「高九邪麻煩你一下,把這手帕蓋在那山神的頭上去。」

  九邪翁一呆道:「幹什麼?」

  毒指巫婆笑道:「老娘殺人時最怕被神明瞧見,用東西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就不見老娘殺人了。」

  九邪翁不信她那一套,轉望別處不理她,道:「要蓋,你自己去蓋!」

  毒指巫婆道:「老娘是女人,女人怎好上神案去褻瀆神明呀?」

  九邪翁聳聳肩,不予理睬。

  毒指巫婆冷哼一聲道:「好,你記住,下次你發羊瘋時,看老娘還理你不!」

  說罷,手揮,將那方手帕拋向南中一鶴的頭上。

  手帕本是很輕的東西,但在她一拋之下,竟如一朵白雲裊裊飄出一丈五六,剛好落在南中一鶴的頭上,將他的眼睛遮掩起來了!

  麥飛龍心中暗驚,暗暗忖道:「不好,莫非她已識破山神是南中一鶴偽裝的,因此存心戲弄他一番?」

  他很擔心毒指巫婆的手帕上有著能使人昏迷的藥物,但一聽南中一鶴並未倒下,才略略放心。

  這時,只聽百媚娘子笑道:「啊喲!陳大姐,你這一手『百步飛花』可真厲害啊!」

  毒指巫婆笑道:「誇獎誇獎,老娘的『百步飛花』怎及得你那『千里送狐媚』的厲害!」

  百媚娘子道:「奴家的『千里送狐媚』對別人有用,對你陳大姐不生效力。」

  金蛇魔接口笑道:「什麼叫做『千里送狐媚』呀?」

  毒指巫婆道:「你不知道?」

  金蛇魔道:「正是。」

  毒指巫婆道:「她有一種迷藥十分古怪,當她決定某一男人時,就用那種迷藥散在那男人經常走過的地方,然後一直散出數里之外,那男人一聞到香味,便會如醉如痴,循著香味找到她,投入她的懷抱。」

  金蛇魔笑道:「呵呵,原來如此,這倒相當有趣味,哈哈哈……」

  九邪翁忽然輕「嗯!」

  一聲道:「別說話,好像有人來了!」

  金蛇魔立時住口,同時縱身疾起,飛上殿梁躲藏了起來。

  九邪翁,錢鬼,毒指巫婆,百媚娘子等四人,也各自覓地躲藏,有的跳上了殿梁,有的躲入了供案下。

  剎那間,整個殿上變得寂無聲!

  然後不久,果然有陣腳步聲走向殿上來了。

  麥飛龍探頭一望,看見走進來的,竟是半瞎子孟三彥,心中又驚又喜,暗叫道:我的天!原來九邪翁等五人要殺的人,竟是孟凡的父親還好,此事被南中一鶴事先獲悉,否則,孟大俠只怕難逃厄運哩。」

  但是,他接著又感到迷惑不解,因為他想不通誰會以重金收買九邪翁五人來殺害孟三彥?

  如果說用主是美人幫主的話,她雖有殺害孟三彥之理由,但花費五萬兩銀子來殺他未免太小題大做了。

  難道買兇手殺人的另有其人?

  他是誰?

  殺害孟三彥的目的何在?

  麥飛龍愈想愈迷惑,但他知道現在通知孟三彥防備最要緊,故立即以千里傳音說道:

  「孟大俠請注意,我是麥飛龍,此刻躲在匾額後面,坐在神案上假裝山神的是南中一鶴羅覺仙羅前輩,令愛則躲在朝脊上。而此刻躲在殿梁上和供案下的九邪翁、金蛇魔、錢鬼、毒指巫婆、百媚娘子五人,他們受人收買要在此殺害您!」

  半瞎子孟三彥好像沒聽到他的傳音示警,走到供案前向上面的「山神」一揖道:「這位山神,孟某人行路誤了宿程,今夜要在貴廟睡一覺,特此誠心稟明,請勿使神差鬼擾我醒夢。」

  語畢,退至一邊的殿壁下,盤膝坐下來。

  麥飛龍不知他是否聽到自己的傳音,看他一副悠閉之狀,不禁十分著急,當下又傳音道:「孟大俠,我是麥飛龍,九邪翁、金蛇魔、錢鬼、毒指巫婆、百媚娘子正躲在殿上和供案下,準備殺害您,請戒備!」

  孟三彥仍似未聽見,他眨著一對不大靈光的眼睛,四下望了望,又抽動鼻子嗅了嗅,忽然開口說道:「躲在上面的,是梁上君子,還是跳樑的小丑呀?」

  「哈哈!」一聲暴笑,九邪翁和金蛇魔由上面飄然落地!

  九邪翁笑道:「孟瞎子,你怎麼到這兒來了?」

  孟三彥坐著不動,眨眨眼睛打量他們一番,笑問道:「二位是誰呀?」

  九邪翁道:「前年咱們還會見過一面,你孟瞎子忘了不成?」

  孟三彥嘆道:「孟某人視力不濟,看人從是模模糊糊的,那裡還認得你是誰!」

  九邪翁道:「老夫高古!」

  孟三彥道:「哦,你是九邪翁高古,幸會幸會,還有這位是……」

  金蛇魔:「在下馬龍坡!」

  孟三章道:「原來都是老朋友,兩位躲在這荒山破廟之中,幹什麼勾當啊?」

  九邪翁笑道:「做一筆買賣!」

  孟三彥笑道:「好極了,我孟三彥腳長碰上你們做買賣,常言說得好路上之財見者有份,你們須得分我一杯羹才行!」

  九邪翁道:「這個買賣與金錢無關。」

  孟三彥一呆道:「不然,你們做什麼買賣?」

  九邪翁道:「我等約了兩個仇家,今夜要在此作一了斷。」

  孟三彥道:「對方是誰?」

  九邪翁道:「北五省總飄把子周天福及其弟周天壽兩人」。

  孟王彥道:「沒騙我?」

  九邪翁道:「不騙你」。

  孟三彥聳聳肩道:「真倒霉,你們要在此地決鬥,我可睡不成了。」

  九邪翁道:「很抱歉。」

  孟三彥道:「不過,能有機會觀看當代高手拼鬥,亦可謂眼福不淺」

  金蛇魔馬龍坡戳口冷冷的道:「在下有個不情之求!」

  孟三彥搖頭道:「不,我不能拔刀相助。」

  金蛇魔道:「孟大俠會錯意了,在下是希望孟大俠離開此地!」

  孟三彥一怔道:「為什麼?」

  金蛇魔道:「假如孟大俠不是淌渾水來的,就請即刻離去,我們不希望有人為周家兄弟出力!」

  孟三彥笑道:「你放心,我與周家兄弟從未謀面,而且他們兄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孟三彥才不會協助強盜殺人呢?」

  金蛇魔冷冷一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孟大俠若不肯離開此廟,難釋我等心中之疑!」

  孟三彥道:「我向你保證,如果你們對付的是周家兄弟,我一定作壁上觀,決不出手相助任何一方,如何?」

  金蛇魔道:「不,我們不願有外人在場。」

  孟三彥道:「我非走不可?」

  金蛇魔抱拳道:「得罪之處,異日賠禮。」

  孟三彥站起拍拍屁股道:「也罷,你們怕人看見,我便遠離此地,免得叫你們提心吊膽……」

  說著,舉步向廟外走去。

  九邪翁道:「孟大俠!」

  孟三彥一剎腳步,回頭笑道:「有何指教?」

  九邪翁笑了笑,道:「你是成名露臉的人物,老夫等對你,素極欽佩,希望你說話算數,不要去而復返?」

  孟三彥哈哈一笑道:「只要與我孟三彥無關,我保證不插手就是了。」

  話落,身形一閃,瞬即消失於廟外。

  金蛇魔追到殿門口,目送孟三彥遠去不見,才轉回道:「真要命,怎麼偏巧在這時候碰上了他……」

  九邪翁面呈嚴肅道:「他與咱們要殺的人似無關係,所以他大概是路過此地,而非有意前來刺探的。」

  金蛇魔點點頭道:「但願如此,否則咱們可要多費一些手腳了,老夫聽說此人不大好鬥呢?」

  九邪翁拾頭道:「錢鬼,你可以下來了。」

  錢鬼應聲飄然而下,躲在供案下的毒指巫婆和百媚娘子亦跟著爬了出來。

  麥飛龍這才知道他們要殺的對象不是孟三彥,一緊顆張跳動的心頓時安下來,暗忖道:

  「如此看來,他們要殺的確是周家兄弟了。黑道火拼,必與分贓不均或爭奪地盤有關,今夜倒可安心的坐山觀虎鬥……」

  忽聽由供案下鑽出的毒指巫婆開口道:「老娘聽說過半瞎子孟三彥在石家坡附近養鴨子為生,不知何故突然在此出現?」

  百媚娘子道:「方才應該把他留下來問個明白才對。」

  毒指巫婆道:「是呀!」

  九邪翁笑道:「你們倒說得輕鬆,這孟三彥可不是易與之輩,他的一身武功可不在當今任何一位高手之下哩!」

  百媚娘子一撇嘴道:「別嚇唬人了,奴家覺得這孟瞎子的名氣並不大響,不見得有多大能耐!」

  九邪翁道:「你不了解他的個性,他這個人淡泊名利,最不喜沽名釣譽,因此知道他的人不多,其實他是一位學貫天地胸羅萬有的高人,老夫自覺不是他的對手。」

  百媚娘子微笑道:「奴家可不信邪,有一天奴家倒要試試他的能耐,看他能不能翻過奴家的『千里送狐媚』!」

  錢鬼道:「你們看他會不會去而復返?」

  九邪翁道:「此人脾氣雖怪,卻最重信用,他已說過不插手,大概不會回來了!」

  金蛇魔突然道:「聽,好像是有馬車駛來了!」

  九邪翁四人立時停止交談,一齊凝神傾耳諦聽,果然聽得有一輛馬車遠遠而來,於是,互相一打手勢,有的又上了梁,有的又鑽入供案下,紛紛躲藏起來。

  麥飛龍看了心中又生疑惑,暗道:「來人若是周家兄弟,以他們五人之眾,何必如此緊張呢?」

  思忖間,在上面裝山神的南中一鶴又向他傳音道:「麥飛龍,你聽著,等下來的若是黑道人物,咱們便袖手旁觀,不要出手。」

  麥飛龍傳音答道:「是的,晚輩理會得。」

  須臾,馬車「轆轆」之聲,已來到廟外了!

  在剎車聲音之後,又有一片馬蹄聲響到廟前,然後是幾句聽不清的人語……

  麥飛龍怕被藏身樑上的九邪翁等人發現,故不敢探頭窺望,一直靜伏未動。

  傾刻,人語到了殿門口。

  只聽得一個嬌美的女人聲音道:「咱們在此歇到天亮,然後繼續上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