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山神顯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沉臉道:「我好像聽到一個人咀嚼的聲音!」

  孟凡駭了一跳,道:「嚇,怎麼會有咀嚼的聲音?」

  麥飛龍冷笑道:「他在吃東西,在吃咱們的乾糧!」

  孟凡嚇壞了,大叫道:「我的老天爺,鬼也會吃人的東西麼?」

  麥飛龍道:「他不是鬼,是人!」

  孟凡道:「可是沒見人呀!」

  麥飛龍說道:「他必是躲在廟外,我出去看看」

  他舉步欲出之際,忽又剎住腳步,驚咦一聲道:「奇怪……」

  孟凡驚問道:「什麼?」

  麥飛龍挺挺劍眉道:「我聽到了咀嚼的聲音,而且聲音好像在這殿上!」

  他突然有所省悟,轉頭舉目向殿上那尊山神望去。

  嘿,一點不錯,那山神正在吃東西!

  吃他們的乾糧!

  麥飛龍立時挫腰沉步,抬劍蓄勢欲發,大喝道:「你是何人?」

  那山神伸伸脖子,把嘴裡的食物吞下,才開口道:「別生氣,本神餓得發慌,因此才拿你們的東西來吃……」

  麥飛龍想都沒想到「山神」竟是真人,心中驚駭不置,又喝問道:「你究竟是誰?

  為何在此裝神扮鬼?」

  那山神笑道:「本神雲遊至此,因見此廟妖氣沖天,故爾決定下來捉妖除害,誰說我在裝神扮鬼!」

  語畢,由座上跳了下來。

  他的年紀約在六旬上下,紅紅的臉孔,修眉朗目,絡腮黑鬚,身穿一襲破舊的錦袍,看起來還真像一位山神!

  麥飛龍一看落地無聲,知為武林高人,連忙後退一步,準備應變。

  那假山神哈哈笑道:「別怕,老夫只吃乾糧不吃人,別那麼緊張兮兮的!」

  孟凡忽然驚「咦!」一聲,指著他叫:「你老不是「南中一鶴羅覺仙」羅老前輩麼麼?」

  假山神微微一怔,歪頭斜眼望她,笑問道:「你這丫頭老夫看了也覺面善,你是誰的女兒?」

  孟凡喜形於色道:「我是孟三彥的女兒孟凡呀!去年你老還去找過我爹,難道忘了不成!」

  南中一鶴羅覺仙大笑道:「不錯不錯!你是那個燒滷蛋,煎荷包蛋,煮蛋花湯飯招待老夫,吃得老夫眼睛吊白的丫頭!」

  孟凡含羞一笑道:「寒舍除了鴨蛋之外,別無待客佳餚,您老怎的還耿耿於懷?」

  南中一鶴羅覺仙又哈哈大笑道:「老夫不是不高興,而是吃得太高興了,因為老夫一生之中,從來沒吃過那麼多的蛋!」

  孟凡笑了笑,轉對麥飛龍說道:「快把劍收起來,這位是我爹的朋友南中一鶴羅老前輩。」

  麥飛龍連忙收起長劍,行了一禮道:「晚輩無知,多有冒犯,望者前輩原諒。」

  南中一鶴羅覺仙笑道:「好說,老夫偷吃了你們的乾糧才覺抱歉呢!」

  他接著由胸懷中取出未吃完的乾糧,放到地上,跟著坐下道:「來來,老夫才吃了一塊,你們快坐下來吃吧!」

  孟凡笑了笑,說道:「我們不餓,讓給您老吃好了。」

  南中一鶴道:「老夫也不餓,方才是存心跟你們開玩笑罷了。」

  孟凡和麥飛龍於是在他對面坐下,拿起乾糧吃起來,孟凡一邊吃一邊問道:「您老也是錯過宿頭,因此在這古廟過夜的?」

  南中一鶴搖搖頭道:「不是,老夫方才說過了本神雲遊至此,發現此廟妖氣沖天,因此決定下來換妖的!」

  孟凡笑道:「妖怪在那裡?」

  南中一鶴道:「快到了,要是老夫推算沒錯,有一群妖怪將在午夜到達此廟。」

  孟凡見他說得正經,不由心慌道:「是真的妖怪麼?」

  南中一鶴道:「雖非真妖怪,卻也和妖怪差不多少!」

  孟凡一聽即知所謂的「妖怪」是指「歹徒」而言,故疑懼盡頭,笑道:「既非真妖怪,那就好辦了。」

  南中一鶴板起臉孔道:「不好辦。」

  孟凡一怔道:「怎麼說?」

  南中一鶴羅覺仙道:「那些妖怪都是當今武林最凶暴可怕的腳色,一個是『百媚娘子梅青青』,一個是『九邪翁高古』,一個是『毒指亞婆陳姬』,一個是『餘蛇魔馬龍坡』,還有一個是『錢鬼冷百斗』!」

  孟凡吃驚道:「聽來都極可怕,他們要來此廟幹什麼勾當?」

  南中一鶴道:「殺人!」

  孟凡嚇了一跳道:「殺誰?」

  南中一鶴道:「不知道,前天老夫無意間在咸陽發現他們的行蹤,聽他們說要在這座山神廟下手,所以老夫就先趕來這裡,打算看看他們要殺的是誰。」

  麥飛龍動容道:「他們要殺的必是一位武林高人,否則不會五人聯合!」

  南中一鶴點點頭道:「對,所以老夫好奇心起,決定看個究竟。」

  麥飛龍問道:「老前輩打算插手一管麼?」

  南中一鶴道:「這要看情形而定,應該管和可以管的,老夫就管一管,否則只好袖手旁觀,那五個妖怪都不是易與之輩,老夫一人之力只怕也難濟於事。」

  麥飛龍道:「晚輩兩人的馬繫在廟外,要不要牽去別處?」

  南中一鶴道:「你們最好馬上離開!」

  麥飛龍微笑道:「見義勇為,乃我輩所當力行之事,晚輩現在既然知道了,怎能離開?」

  南中一鶴正色道:「你們兩人不是那五個魔頭的對手,速去為妙!」

  麥飛龍笑了笑,道:「老前輩自信是他們的對手麼?」

  南中一鶴道:「老夫打不過可以逃。」

  麥飛龍笑道:「晚輩也一樣能逃啊!」

  南中一鶴道:「你逃不掉的!」

  孟凡道:「您老別瞧不起人好不好?」

  南中一鶴冷哼一聲道:

  「要老夫瞧得起你們,再等二十年!」

  孟凡一指麥飛龍道:「您老可知他是誰?」

  南中一鶴道:「不管他是誰,要鬥『百媚娘子梅青青』等五人,你們的年紀總嫌太小!」

  孟凡不悅道:「照您老這麼說,普天之下,就沒有一個年青人,有資格鬥鬥『百媚娘子』等人了?」

  南中一鶴道:「只有一人可以。」

  孟凡問道:「誰?」

  南中一鶴道:「那個在第九屆競技大會上贏得武林金獅的麥飛龍!」

  孟凡格格一笑道:「您老見過麥飛龍沒有?」

  南中一鶴道:「麥飛龍老夫雖未見過,但從他一人獨獲六獎的成就上看,大概勉強可鬥鬥五魔中的一個。」

  孟凡笑道:「既然如此,您老為什麼還要趕我們走呀!」

  南中一鶴一怔道:「你說什麼?」

  孟凡道:「此刻在您老面前的,正是獨力奪得武林金獅的麥飛龍!」

  南中一鶴張大眼睛,望著麥飛龍叫道:「呵呵,你就是麥飛龍麼?」

  麥飛龍欠身道:「晚輩正是。」

  南中一鶴大喜道:「那好極了,你快將馬匹牽去別處藏好,莫叫五魔先發現了咱們!」

  麥飛龍應聲而起,撥步奔出。

  南中一鶴很高興,轉望孟凡笑問道:「丫頭,你是怎麼和他結識的?」

  孟凡微微一笑道:「此事說來話長。」

  南中一鶴道:「你爹知不知道?」

  孟凡點點頭。

  南中一鶴笑道:「哈哈,你這丫頭果然有眼光,幾時請老夫喝喜酒呀?」

  孟凡道:「喝不成。」

  南中一鶴笑容一斂,呆然道:「怎的,你們不是情投意合麼?」

  孟凡幽幽說道:「但他已有一個未過門的妻子了。」

  南中一鶴發怔道:「誰?」

  孟凡道:「美人幫的花鳳。」

  南中一鶴眉毛一揚道:「既然如此,他怎麼又和你要好?」

  孟凡道:「因為我們本來就很要好而他和花鳳的結合是被迫的,我不怪他……」

  她在回答問題時,臉上始終帶著笑容,可是這時卻忽然掉下了眼淚。

  南中一鶴和孟三彥是莫逆之交,對孟凡自然有一種愛護之情,這時一看她落淚就知她傷心透了,登時大起不平之心,沉臉問道:「你說他被迫和花鳳結合,那是怎麼回事?」

  孟凡低頭道:「說來一言難盡,總之不是他的錯就是了。」

  南中一鶴道:「你說給老去聽聽,待老夫為你打抱不平!」

  孟凡搖搖頭道:「不……」

  南中一鶴道:「他喜不喜歡花鳳?」

  孟凡道:「不喜歡。」

  南中一鶴羅覺仙道:「那好辦,待老夫去把那花鳳……」

  他忽然省悟自己不該會殺死一個姑娘,因之話說到一半便即住口,舉手搔搔頭,改口道:「也許老夫可以勸那花鳳放手。」

  孟凡道:「不行,她已有身孕了。」

  南中一鶴一驚道:「嘎,原來他已和花鳳成就好事?哼哼,如此看來,這麥飛龍的品行並不好,你乘早和他斷絕來往為妙!」

  孟凡道:「不,他是中了美人幫布下的圈套,不是有意的。」

  南中一道:「什麼樣的圈套?」

  孟凡長長一籲,道:「美人幫主在酒中放入了助情花?」

  南中一鶴一哦,追問道:「美人幫主為何要這樣陷害他?」

  孟凡道:「她覷覦藏在武林金獅身上的一個秘密,認為要取得該項秘密,就必須先控制住麥飛龍……」

  南中一鶴驚訝地道:「武林金獅身上有什麼秘密?」

  孟凡道:「不知道。」

  南中一鶴道:「如今你打算怎麼辦?」

  孟凡道:「我……我不知道,反正他喜歡我,我……我也喜歡他這就夠了!」

  這時,麥飛龍的腳步聲已響到門外。

  孟凡連忙抹去淚水,低聲道:「不要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免得叫他傷心,好麼?」

  南中一鶴嘿然,說道:「你這丫頭,真是太痴了!」

  孟凡聽得麥飛龍走入廟殿,便掉頭強顏歡笑的問道:「藏好了?」

  麥飛龍點頭答道:「嗯,我把它們拴在廟後百丈外的一片樹林中,大概不致被人發現。」

  說到這裡,人已走到原地坐了下來。

  南中一鶴問道:「現在大約是初更了吧?」

  麥飛龍道:「是的。」

  南中一鶴道:「他們可能提前趕到此處,咱們再坐一會須躲起來了。

  麥飛龍仰頭望望殿頂,道:「晚輩兩人躲在那上面,不知會不會被他們發覺?」

  南中一鶴道:「這殿中很黑,你們只要不弄出聲音,諒來不致被發覺。」

  孟凡問道:「您老呢?」

  南中一鶴道:「老夫仍然假裝山神,坐在那神案上面!」

  麥飛龍笑道:「只怕會被認出來吧?」

  南中一鶴道:「不會,你去拿些香灰來。」

  麥飛龍道:「幹什麼?」

  南中一鶴羅覺仙道:「你先去拿來,老夫再告訴你。」

  麥飛龍便起身走去供案前,伸手到香爐中抓了一把香灰走了回來。

  南中一鶴道:「現在把香灰慢慢往老夫頭上和身上灑下來!」

  麥飛龍懂了,笑道:「不錯,把您老弄得灰頭土臉,他們就不易認出是真人了!」

  當下,便把手裡的香灰,慢慢往南中一鶴上灑下,轉眼之間,南中一鶴果然更像一個滿身灰塵的山神了!」

  孟凡笑笑道:「您老可不能再偷吃人家的東西啦!」

  南中一鶴藹然一笑道:「不會了。」

  麥飛龍道:「百媚娘子梅青青等五人,是不是經常在一起為非作歹?」

  南中一鶴道:「不,他們一向都是獨來獨往,而且彼此可說毫無交情,所以老夫覺得奇怪,他們五人突然聯合行動,一定是要對付一位極為厲害的人物。」

  麥飛龍道:「您老猜想,他們對付的人會是誰?」

  南中一鶴道:「方今天下,大概只有兩位武林高人才會迫使他們五人聯起來,一是『獨臂劍神萬勁松』,一是『逍遙翁越雲林』,這兩位武林高人功力蓋世,而且好管閒事,經常和黑道人物作對,所以老夫猜想他們要對付的,可能是這兩人中的一個。」

  麥飛龍對獨臂劍神無甚好感,道:「獨臂劍神這個人很怪……」

  南中一鶴道:「不錯,他行事但憑自己喜惡,從不分辨是非,但大體說來,還不失為是個正道之人。」

  麥飛龍道:「有個名叫『病美人水香蘭』的女人,您老認識麼?」

  南中一鶴道:「不認識,她是誰?」

  麥飛龍道:「她現在是獨臂劍神的妻子,獨臂劍神已被她迷住了。」

  南中一鶴注目一噢,等著他說下去。

  麥飛龍接著道:「這女人和美人幫主魚玄霞以前曾共事一夫,兩人由於駐顏有術,年齡雖已四旬以上,看來仍如二十許人,晚輩等猜測她們的前夫可能是『武林鬼才公孫虎』。」

  南中一鶴吃驚道:「武林鬼才公孫虎已死了將近三十年了啊!」

  麥飛龍道:「是的,老前輩當知武林金獅為公孫虎生前所鑄,而美人幫主曾說當今天下只有她和病美人水香蘭知道武林金獅所藏的一個秘密,所以她們極可能是公孫虎當年的愛妾,因知公孫虎把一個極有價值的東西藏放在武林金獅之中,均生佔有之心,故一個成立美人幫,一個嫁給獨臂劍神,都想奪取該秘密。」

  南中一鶴聳然動容道:「萬勁松已答應為他的妻子病美人水香蘭奪取武林金獅麼?」

  麥飛龍道:「不錯,只是他在一次行動中已告失敗,今後他是否」

  南中一鶴忽似聽到什麼,搖手打斷他的話,輕聲道:「別作聲,好像有人來了!」

  麥飛龍凝神諦聽,果然聽到有幾個人遠遠走過來的聲音,忙道:「會不會是他們來了?」

  南中一鶴道:「可能,咱們快躲起來!」

  說著,身形一個倒縱,飄上神案座位,坐了下來。

  麥飛龍也立刻站起,向孟凡低聲道:「咱們上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