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脫出樊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孟凡道:「我很幸福,因為你喜歡我,我們只要彼此相愛,不結合也一樣是幸福。」

  麥飛龍連連搖頭道:「不對,不對,你若不肯嫁人,我只好把花鳳殺了,然後娶你為妻!」

  孟凡正色道:「不,你不能殺她!」

  麥飛龍憤然道:「為什麼不能?若不是她害了我,就沒有這許多波折,我恨死她了!」

  孟凡道:「你該恨的是美人幫主,該殺的也是美人幫主,花鳳是無辜的,她受魚玄霞的利用獻出了一個女人最寶貴的貞操,你應該同情她,可憐她才對。」

  麥飛龍道:「錯了,她並不以為自己是受人利用,反而沾沾自喜呢!」

  孟凡道:「那是因為她喜歡你之故。」

  麥飛龍一哼道:「我可不喜歡她,我一看到她就討厭,她和魚玄霞一樣的卑鄙無恥!」

  孟凡笑了笑,說道:「好了,咱們暫時不要談這些不愉快的事了,你且告訴我,我爹怎樣處理那群鴨子的?」

  麥飛龍道:「他說已將那群鴨送給附近的人家去養了。」

  孟凡道:「黑金剛和管家婆呢?」

  麥飛龍道:「託一位姓喬的老農夫照顧,令尊給他五百兩銀子,請他看管半年。」

  孟凡道:「那位老農夫我認識,他住在我家附近,人很老實。」

  麥飛龍道:「還有那老黃狗,它不幸被殺害了,你知道吧?」

  孟凡點頭道:「我知道,它死得真慘……」

  說著,眼眶紅了。

  麥飛龍安慰道:「別傷心,咱們若能逃離此地,我買一隻送給你。」

  孟凡難為情的笑了笑,轉問道:「你和我爹可曾約定見面之處?」

  麥飛龍:「我說如能救你出去,將與你立刻趕去崆峒山見他。」

  孟凡道:「那好,我爹若見你遲遲未去,必知你失手被擒,會趕來救我們的。」

  麥飛龍苦笑道:「那恐怕要等一兩個月了,令堂必不敢一直把我們關禁在這別莊之中……」

  孟凡道:「嗯,那我們自己設法逃出去好了,你想想可有辦法逃出去?」

  麥飛龍搖頭道:「恐怕很難……」

  孟凡:「我倒想到一個逃出去的好辦法,只不知你肯不肯?」

  麥飛龍道:「你說說著。」

  孟凡輕聲道:「自殺!」

  中午,粘豔娥親自提著一籃食物,走入地道來了。

  當她走到地下室的鐵柵門口,視線投入地下室之際,她的臉色遽然一陣蒼白,提在手上的一籃食物「拍!」的一聲掉落地上!

  她看到了什麼呢?

  原來,她看到了兩具屍體麥飛龍和孟凡懸樑自盡了!

  兩條腰帶套著他們的脖子,身軀懸在離地三尺的空中,兩人都是雙目圓睜,舌頭吐出,死狀異常可怕!

  黏豔娥呆了半晌,才發出一聲驚叫,疾忙轉身跳去對面的地道壁下,伸手在牆上的一塊紅磚上拍了一掌。

  紅磚應聲陷入數寸。

  鐵柵立時向上升起!

  黏豔娥如風也似的衝入地下室,急急的解下孟凡的身子,把她緊緊摟在懷中,失聲痛哭道:「凡兒!我的乖女兒!你怎可走這條路呢?」

  這時,麥飛龍靜止的身子突然飛盪而起,一躍疾下,雙腳一齊踢上黏豔峨的後腦!

  「砰!」然一響,黏豔娥應聲向前仆倒,寂然不動了!

  孟凡也隨之復活,她推開母親的身子,跳了起來,神情緊張的問道:「你踢死我娘了?」

  麥飛龍笑道:「沒有,令堂只是一時昏厥,馬上就會甦醒過來。」

  孟凡道:「那好,我們快走!」

  飛步一掠,向外衝了出去。

  麥飛龍隨後衝出,一看地道出口敞開著,心中大喜,急道:「快上去!」

  兩人幾個箭步便奔上石級,終於順利的逃出地道,進入那間繡房中。

  房中無人,房外也無動靜,顯然庄內之人尚不知他們已逃出來了。

  孟凡跳到梳妝台前,伸手在台下一摸,摸著了一個按鈕,用手指按了兩下,便見鏡櫥緩緩滑動,移回原處,將地道口封閉起來了。

  麥飛龍趨近窗前,探頭向外窺視,發現各處都有人在走動,便回對孟凡低聲道:「外面人不少,咱們衝出去時,一定會被發現,怎麼辦?」

  孟凡問道:「他們還蒙著臉孔麼?」

  麥飛龍道:「是的。」

  孟凡笑道:「那麼,你也再蒙起臉孔,大模大樣的走出去就是了。」

  原來,麥飛龍身上穿的仍是花奴的黑色勁衣,現在他只要再用黑布蒙臉,的確可以瞞過敵人了。

  麥飛龍道:「你呢?」

  孟凡道:「我逃得掉就逃,逃不掉就算了,反正我娘不致於把我當作敵人看待。」

  麥飛龍搖了搖頭,道:「不行,你不逃,我也不逃!」

  孟凡道:「我不是不想逃,而是說逃不掉也沒關係,你則不同,你非逃掉不可。」

  麥飛龍道:「但我這次是來救你出去的,若不能救你出去,那還有什麼意思?」

  孟凡想了想,道:「那就這樣好了,這房後有一間空房,你溜入空房放一把火,然後乘他們在救火之際,我們就逃出去,怎麼樣?」

  麥飛龍點頭道:「好,可是我身上未帶火摺子,如何放火?」

  孟凡使去打開梳妝台的一個抽屜,取出火摺子遞給他,道:「快去吧,我娘只怕快要甦醒了!」

  麥飛龍接去火摺子,立即掏出黑布蒙上臉孔,看見桌上放著幾張紙,便順手揣入懷中,開門走了出麼。

  他知道絕對不能露出慌張之態,故慢慢而行,果然正在附近走動的幾個花奴都沒發覺他是「魚目混珠」之人,均未上來盤問。

  轉到房後,一看近處無人,才加快腳步,向對面數丈外的一棟空屋走去。

  那知快要走到空屋之際,忽聽左方屋角下有人喊道:「那位兄弟,你過來一下!」

  麥飛龍心頭一震,轉頭循聲望去,只見開口呼喚自己的,竟然是護花使者沈一清,登時渾身緊張起來,暗忖道:「糟了,我過去還是不過去?」

  沈一清站在屋角下,身邊放著一只大盆景,看情形是要麥飛龍把盆景捧去某處。

  麥飛龍覺得不能去做那差事,思忖電轉之下,情急智生,便向他搖搖手,再指了指空屋,然後躡手躡足的向空屋走去。

  他這番舉動的意思是說:我發現空屋裡有些古怪,你別作聲!

  沈一清果然上當,也躡手躡足的走過來,壓低聲音問道:「什麼事?」

  麥飛龍一指空屋,低聲道:「你看吧!」

  沈一清輕步掩至空屋的一側,探頭向裡面望進去。

  麥飛龍乘機一掌劈下,正中其腦戶穴,緊接著探出左臂撈住他向前栽倒的身子,迅捷推門跳進去。

  沈一清沒有開口叫喊,他已經昏死過去了。

  麥飛龍不敢遲緩,把洗一清放落地上後,立即動手把屋中燃燒的東西收集在一起,而然掏出火摺子和幾張紙,點起火來。

  剎那間,火勢熊熊衝起來了!

  他也不管沈一清是否葬身火海,一看火起,立即退出,快步轉回房中而來。

  孟凡已從後窗看到他打倒沈一清及入房縱火的情形,這時見他回來,急忙開門讓他入房道:「好險,那沈一清死了麼?」

  麥飛龍道:「沒有,我把他放在靠門的地方,莊中之人只要發現得早,他便不致被燒死。」

  孟凡又湊上後窗向外窺望,低聲道:「看,冒出黑煙來了!」

  麥飛龍道:「咱們等他們過去救火時,再逃出不遲!」

  孟凡道:「據說莊中的護花使者和花奴身上都帶著『九山離魂彈』,等下我們衝出去時,若有人打出『九幽離魂彈』須得趕忙閉住氣,不然會被迷倒的。」

  一語方畢,驀聞莊中響起了一片鑼聲,並有人大叫大嚷地道:「失火了!失火了!

  大家快來救火呀!」

  喊聲一起,莊中各處登時人聲沸騰,隨見許多花奴有的拿了洗臉盆有的提著水桶,紛紛向起火的那棟空屋奔去。

  麥飛龍道:「差不多了,咱們走!」

  他拉起孟凡開門奔出,拔腳便向莊外衝去。

  這時,莊中已亂成一片,都在搶救起火的空屋,因此他們奔到將近圍牆下時,才被一個花奴發現,那花奴立刻大叫道:「不好了!大家快來,麥飛龍和孟姑娘逃走啦!」

  麥飛龍一拉孟凡頓足縱上牆頭,再一掠飄落牆外,疾向樹林裡竄去。

  「快追!」

  「別讓他們跑了!」

  叫喊聲中,已有幾個人越牆追出未了。

  麥飛龍拉著孟凡竄入林中,穿林疾行,笑道:「現在不怕他們了!」

  孟凡掉頭後望,低聲道:「好像有兩個護花使者追上來了。」

  麥飛龍也聽到後面林中步聲急速,便道:「咱們到樹上去。」

  說畢,縱身跳上一株巨松,伏在橫丫上孟凡亦跳上另一枝樹椏,躲藏起來。

  傾刻,果見兩個護花使者追上來了。

  這兩個護花使者一使劍一使刀,兩人追到巨松下,感到失去了麥,孟兩人的蹤跡,不由停下腳步,使刀的護花使者詫異道:「奇怪,剛才還聽到他們奔逃的聲音,怎麼一下就沒有了?」

  使劍的護花使者東張西望,說道:「可能是躲在附近,咱們搜一搜!」

  麥飛龍見他們背對自己,立時飛身撲下,凌空一掌劈出正中使劍的護花使者的頭部。

  使刀的護花使者大吃一驚,口發厲吼,一刀平削而出,但招式甫出,忽慘叫一聲,仰身栽倒下去。

  只見他的右眼上,鮮血迸湧,深插著一支玉搔頭。

  麥飛龍一呆之後,立知玉搔頭是孟凡發出的,不禁抬頭笑道:「你的暗器功夫不壞啊!」

  樹上的孟凡叫道:「小心後面。」

  麥飛龍也聽到有人由身後掩至,連忙拾起倒斃地上的護花使者的長劍,就地一旋身,振劍點了出去。

  「啊喲……」

  一名隨後趕到欲施偷襲的花奴正好迎上他的劍,登時腹破血流,慘叫一聲,倒了下去。

  孟凡飄身跳落樹下,拾起地上一把單刀,道:「快走,可能有不少人追來了!」

  麥飛龍指了一個方向道:「向這邊走!」

  兩人在濃密的樹體中穿梭疾竄,不久來到上午麥飛龍制服曹一虎和倪開雄的林間,麥飛龍由樹洞中取出自己的寶劍和包袱,繼續領路奔逃……

  半個時辰後,兩人終於逃出驪山,踏上了一條通往長安的古道。

  這天晚上,他們趕回到長安城,在城中客棧住宿了一夜,次日買了兩匹健馬,立即動身出城,取道西行。

  為了怕被美人幫追上,他們不敢走官道,一路專揀偏僻的小路行走。

  麥飛龍心情十分愉快,因為救出了孟凡後,他已無牽無掛了。

  現在,他只有兩件事要做,一是帶孟凡去與她父親團聚,一是盡一已之力去打擊美人幫主,不讓她得到武林金獅身上那個「秘密」。

  他知道美人幫主將公開他「強暴」花鳳之事,但他已不怕了,因為他已脫離了終南派,他不計較個人的生死榮辱。

  孟凡邊走邊問道:「此去崆峒山,要走幾天的路呀?」

  麥飛龍道:「大約半個月可到。」

  孟凡道:「你看美人幫主會不會與令師一同趕去起出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她一定會去,但是否與家師同行,則不得而知。」

  孟凡道:「你是前天離開終南山的,假定美人幫主也是在前天動身趕去崆峒山,那麼她們大概只在我們前面一百多浬的地方。」麥飛龍道:「不錯。」孟凡道:「我們走快一些,也許可以追上她們,先一步趕崆峒山。」

  麥飛龍道:「是的,就怕坐騎支持不住。」

  孟凡道:「我們按時讓坐騎歇腳,多趕夜路,這樣坐騎就支持得住了。」

  麥飛龍道:「咱們每夜少睡個把時辰,自然可以趕上她們,但你不怕累壞麼?」

  孟凡道:「我每夜只要有兩個時辰的睡眠就夠了,以前我在家的時候,也是早起早睡。」

  麥飛龍道:「好,咱們從今天開始,每晚少睡一個時辰,多趕一個時辰的路,假定一個時辰趕三十里路,那麼五天之後便可追上美人幫主了!」

  於是,他們照計劃趕路,白天按時讓坐騎歇息,夜裡則多趕一個時辰的路。

  五天之後,他們果然比平常的速度多走了一百餘里路,但他們不知是否已超越美人幫一行人,因為他們走的是偏僻小道。

  曉行夜宿,又五天之後,兩人已進入隴西地界,再走兩天就可抵達崆峒山了。

  這天入夜,他們走入一條山路,走了十幾里路,眼前仍是山巒重重不見平地,麥飛龍不禁皺眉道:「看情形,今夜咱們要錯過宿頭了。」

  孟凡道:「不要緊,我們帶有乾糧,可在山中露宿一夜。」

  麥飛龍道:「再走一程看看,說不定可找到一戶人家借宿……」

  兩人又走了二三里路,住戶沒找到,卻找到了一座破敗的山神廟。

  這座山神廟規模不小,座落山路旁邊,廟殿還算完整,但兩旁的廟舍均已倒塌。

  麥飛龍勒住坐騎,道:「咱們到廟裡去過夜如何?」

  孟凡道:「好!」

  於是,兩人拔馬走到山神廟外下馬,將馬拴在廟外一株老松樹下,提著包袱走入廟殿。

  廟裡很黑暗,住隱約可見廟殿上很乾淨,分明經常有人在此歇腳。

  麥飛龍四下察看一遍,才在殿上坐了下來,笑道:「在此過夜,倒也不壞,可以安安靜靜的睡一覺了。」

  孟凡道:「太黑了,生一堆火如何?」

  麥飛龍道:「你怕黑?」

  孟凡微笑道:「不,不習慣罷了。」

  旁飛龍道:「咱們隨時隨地都可能遇上美人幫的人,最好不要生火以免暴露形跡。」

  孟凡道:「好,不生火就不生火。」

  她掏出一方香絹鋪在地上,然後坐了下去。

  一會之後,他們的眼睛已漸能適應廟中的黑暗,也漸漸看清廟殿上的一切東西。

  他們首先看到那尊高高端坐在供案後面的山神,它有真人那麼高大,樣子很神氣。

  孟凡笑道:「你瞧,那山神很像真人呢!」

  麥飛龍瞥了那尊山神一眼,笑了笑,說道:「它若有靈,一定感到沮喪,這間山神廟好像久已斷絕香火了。」

  孟凡道:「做為一位神明,有幸也有不幸。」

  麥飛龍動手解開包袱,說道:「咱們來吃乾糧吧。」

  他取出乾糧放在地上,忽然想起有個水袋還掛在馬鞍上沒拿進來,便站起說道:「你先吃,我去拿水袋進來。」

  孟凡一看他要出去,立刻跟著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拿。」

  麥飛龍失笑道:「哈,你還說不怕黑!」

  孟凡白他一眼,嬌嗔地道:「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

  麥飛龍笑著,舉步向廟外走去。

  孟凡的確怕黑,不敢單獨留在殿上,故跟了出去。

  兩人出廟拿了水袋,再回到廟殿上時,兩人的面色都變了。

  因為,原來放在地上的一包乾糧,此刻已不翼而飛!

  孟凡嚇得花容失色,緊緊靠上麥飛龍,顫聲道:「有鬼是不是?」

  麥飛龍沉著臉孔,運目四望,冷冷道:「別怕,這廟中若是有鬼,我會把他抓出來!」

  他拔出長劍,四下搜索起來。

  供案下,殿梁上,都仔細的找過了,卻未發現一點人影或鬼影!

  孟凡更加害怕了,急道:「快走,這廟中有鬼,住不得!」

  麥飛龍忽然低聲道:「別作聲!」

  孟凡惶然四顧,驚聲問道:「你……你聽到了什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