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同命鴛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曹一虎卻呆立不動,似甚迷惑。

  兩人站在門側,等黏豔娥跨出門後才隨後跟了上去。

  黏豔娥走出數步,聽見曹一虎也跟了來,便回頭向他說道:「曹一虎,沒你的事,你下去吧!」

  曹一虎住足答道:「是……。」

  麥飛龍回頭狠狠的瞪他一眼,傳音道:「曹一虎,你若洩漏我的秘密,我誓必殺你!」

  曹一虎像沒聽見,轉身走開了。

  麥飛龍繼續跟在黏豔娥的身後走去,一顆心真似井裡的吊桶七上八下。

  黏豔娥領路走向後院,一面笑道:「知道我為什麼選上你麼?」

  麥飛龍道:「屬下不知。」

  黏豔娥含笑道:「因為這別莊之中只有你一個比較正經,餘者都是色中餓鬼,一看到我女兒,就恨不得把她吞下去。」

  麥飛龍道:「這別莊中以黏護法你的地位最高,誰敢欺負令愛啊?」

  黏豔娥說道:「他們當然不敢打我女兒的主意,只是,我不喜歡他們以色迷迷的眼光看我的女兒。」

  麥飛龍沒有接腔。

  黏豔娥忽然嘆了口與道:「唉,說真的,麥飛龍那小子看上我女兒,倒是我女兒的福氣,若非幫主堅決反對我倒希望有他那樣一位女婿。」

  麥飛龍道:「幫主為何堅決反對?」

  黏豔娥脆笑一聲道:「表面上,她要麥飛龍娶花鳳為妻,但骨子裡還不是為她自己作打算!」

  麥飛龍道:「這話怎麼說?」

  黏豔娥道:「說得明白一點,她要麥飛龍成為她的面首之一。」

  麥飛龍道:「哦……」

  黏豔娥道:「這話你可不能說出去。」

  麥飛龍道:「是,是……」

  黏豔娥回首嫵媚一笑道:「你這個人很不錯,一有機會我一定向幫主推薦,提升你為『護花使者』!」

  麥飛龍道:「那要謝謝你了。」

  黏豔娥笑了笑道:「不謝,只要你多多聽話就行了。」

  麥飛龍口中唯唯而應,心中卻暗罵道:「廢話好多,哼,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說話間,已來到後院一間大而精美的繡房之外了。

  黏豔娥推門而入,回眸一笑,說道:「你進來!」

  麥飛龍猶豫了一下,只得硬著頭皮走入房中,雙臂暗暗運聚真力,準備應付任何變故。

  房中佈置得十分富麗堂皇,所有的家具都是高貴貨色,有一張發光的雕花紅床,繡著龍飛鳳舞的羅帳,床上整齊的放著一疊紅緞棉被和兩隻鴛鴦枕頭。

  此外還有精緻的桌椅梳妝台,鏡櫥及各類古董,琳瑯滿目,美不勝收!

  黏豔娥在梳妝台前坐下,對鏡理理頭髮,忽然正色道:「倪開雄,我信任你才派你來陪伴我女兒,你可不許乘機欺負她啊!」

  麥飛龍道:「不敢。」

  黏豔娥道:「昨晚她鬧著要自盡,害得我一夜不敢睡覺,所以我才要你來陪她,你下去後盡量找她說話,千萬不要惹她生氣。」

  麥飛龍道:「是的。」

  黏豔娥伸手道:「把單刀給我,你不能帶刀進去。」

  麥飛龍道:「屬下不帶刀進去,萬一麥飛龍衝進去,叫屬下如何應付?」

  黏豔娥道:「放心,麥飛龍絕對找不到地下室,我是要你看守我女兒,提防她自盡,不是要你對付麥飛龍,那個子不來則已,一來,管叫他插翼難飛。」

  麥飛龍把刀捧上,道:「是,黏護法請收下這把刀。」

  黏豔娥接去單刀,問道:「你身上可還帶著什麼武器或暗器?須全都拿出來,免得被我女兒搶去作為自殺的工具。」

  麥飛龍道:「沒有了。」

  黏豔娥點點頭,把手伸入梳妝台下,不知做了什麼手腳,只聽一片「軋軋」聲起,房中的一座鏡櫥應聲緩緩移開,露出了一個地道的入口。

  她接著向麥飛龍揮了揮手,道:「進去吧!」

  麥飛龍心知已到不得不攤牌的時候,便向她一躬身道:「屬下有個要求……」

  黏豔娥目光一凝,笑問道:「何事!」

  麥飛龍道:「請黏護法領屬下進去。」

  黏豔娥訝然道:「你,怕什麼?」

  麥飛龍說道:「怕令愛已經……已經不幸自盡了。」

  黏豔娥不悅道:「胡說!」

  麥飛龍恭聲道:「黏護法請息怒,屬下願盡力看護令愛,但不願背上殺害令愛的黑鍋。」

  黏豔娥怒道:「胡說八道,我女兒此刻好端端的在地下室中,我怎麼會殺害她!」

  麥飛龍道:「屬下不是說你已下手殺害了她,而是怕她已經自盡。你不先把一個活人交給屬下,萬一令愛已死,屬下豈非要落個保護不力之罪?」

  黏豔娥笑道:「原來如此……」

  她站立起來,走到入口,向裡面喊道:「凡兒,你好麼?」

  只聽裡面有個少女的聲音遠遠應道:「娘,什麼事呀?」

  聽聲音,確是孟凡!

  黏豔娥回對麥飛龍笑道:「你聽,我女兒不是好端端的在裡面麼?」

  麥飛龍感到迷惑了。

  他一直以為對方已識破自己的身份,故將計就計要誘自己入轂,但現在一聽孟凡果然在地下空中,頓覺自己可能猜錯了。

  黏豔娥若要誘捕自己,怎麼肯讓自己接近她女兒?

  她不怕自己反利用她女兒為人質,強迫她放自己離開此地麼?

  巧,看這情形,她並不知自己是麥飛龍,而確實是要「倪開雄」來看守她女兒……

  想到這裡,心中一陣狂喜。

  黏豔娥催促道:「怎的,現在你已聽到我女兒的聲音,還怕什麼呢?」

  麥飛龍忙道:「是,屬下這就下去,但屬下如欲出來,如何才能打開這個地道?」

  黏豔娥道:「地下室的門庭上有一按鈕,按一下就開,按兩下是關。」

  麥飛龍躬身一禮,轉身走了下去。

  他決定冒險一試,雖然知道曾一虎不大可靠,但這卻是救出孟凡的唯一機會。

  背後,鏡櫥在「軋軋」聲中移回原處,地道口封閉了!

  地道中掛著幾盞琉璃燈,故地道口閉上後,裡面的光線仍甚明亮。

  他順著地道石級往下走,走下十個石級,已到了地下室的門。

  地下室的門敞開著,孟凡正站在門口。

  她較以前憔悴了一些,神情悒悒不樂,但穿得很好,似未受到虐待。

  麥飛龍勉強壓抑心中的悲喜激動,拱手一揖:「孟姑娘,在下奉令堂之命下來陪伴你。」

  孟凡憎惡的瞥了他一眼,轉身走入室中,不加理睬。

  麥飛龍舉步跟入,低聲道:「孟凡,我是麥飛龍,你看看!」他舉手正要扯下蒙面黑布,忽聽身後門上「嘩」然一聲響,掉頭一望,只見門上已落下一扉鐵柵!

  他頓感不妙,疾忙跳回門前伸手抓住鐵柵的下方,運力在上一抬,但鐵柵就像生了根一般,任他使出全身力氣,硬是抬不起分毫。

  孟凡睜大了眼睛,萬分驚疑的問道:「你……你說你是誰?」

  麥飛龍卻像一頭落入陷餅的猛獸,又驚又急,一看抬不動鐵柵急得跳腳,叫道:「不好,我上當了!」

  他抬頭上望,見門庭上並無按鈕,方寸大亂,回對孟凡急問道:「你能不能打開這扉鐵柵?」

  孟凡不答,靜靜凝望他半晌,才又問道:「你究竟是誰?」麥飛龍一把扯下蒙面黑布,道:「我是麥飛龍呀!」

  孟凡兩眼大睜,臉上升起了一片驚喜之色,抖動著嘴唇道:「麥飛龍,你果然來了!」

  她情不自禁的投入麥飛龍的懷中,嚶嚶哭泣了起來。

  麥飛龍忽然不再為出路斷絕而著急,覺得能夠與心愛的人重逢,死亦無憾,故亦緊緊擁住她。

  孟凡抬起臉,流著欣喜的眼淚,問道:「你是怎麼來的?」

  麥飛龍用手輕輕拭去她的淚水,笑道:「我在在外擒獲倪開雄,便冒充他混進來,不想被令堂看出破……」

  當下,把一切經過說了出來。

  孟凡道:「你真傻,倪開雄經常為我娘辦事,她當然一眼就能認出你不是倪開雄了,你若冒充曾一虎,可能還騙得過她。」

  麥飛龍一笑道:「我那裡知道倪開雄是侍候令堂的花奴?這是我運氣不好,沒話說!」

  孟凡道:「如今怎麼辦?」

  麥飛龍一指那鐵柵門道:「你知不知那鐵柵門的開啟之法?」

  孟凡道:「開關在外面,知道又有何用!」

  麥飛龍笑道:「那就算了,能夠和你重聚,死了也值得!」

  孟凡卻很著急,跺足道:「胡說,我死不妨,你卻不能死!」

  麥飛龍道:「我怎麼不能死?我已破獲了竊獅賊,沒有什麼未了的心願了。」

  一語方畢,驀聞室外有人接口笑道:「別說喪氣話,在我們未拿到武林金獅的秘密之前,你是不會死的!」

  話落人現,正是黏豔娥!

  而緊接著,又有五名中年漢子,在鐵柵門外出現,其中一個正是沈一清,故不問可知都是「護花使者」。

  他們臉上都帶著驚喜的表情,圍上鐵柵門欣賞著被困在地下室中的麥飛龍。

  麥飛龍輕輕推開孟凡,向他們走過去,說道:「黏護法,你有沒有想到,你這樣做等於在出賣自己的女兒?」

  黏豔娥冷冷一笑道:「你是說,我女兒除你之外,就沒有第二個男人喜歡她?」

  麥飛龍道:「不,這世上比我更好的青年多得很,問題是令愛只是喜歡我一個!」

  黏豔娥道:「你還想娶我女兒麼?」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

  黏豔娥冷笑道:「花鳳怎麼辦?」

  麥飛龍聳聳肩道:「我也可以娶她,不過我和令愛相愛在先,故她只能做我的二房。」

  黏豔娥失笑道:「好小子,瞧不出你竟然也是個好色之徒,居然還想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福哩?」

  麥飛龍笑道:「正是,要是花鳳不肯委屈而求去,我決不反對!」

  黏豔娥大叫道:「聽見沒有?凡兒,他對花鳳始亂終棄,足見不是好東西,你不能再喜歡他了,快快與他斷絕來往為妙!」

  孟凡冷冷道:「他為人如何,女兒比誰都清楚,用不著你來替我操心。」

  黏豔娥怒道:「好啊!你這死丫頭,你竟敢用這種口氣和為娘說話麼?」

  孟凡道:「你已不像是我的母親,除非你立刻放我們出去,否則你也別認我這個女兒了!」

  黏豔娥格格冷笑道:「放你們出去,哼!你別做夢了,我決不會讓你嫁給他的,除非……」

  孟凡道:「除非怎樣?」

  黏豔娥道:「除非他師父肯獻出武林金獅,讓幫主取出藏在它身上的那個秘密!」

  麥飛龍道:「誰是我的師父啊?」

  黏豔娥笑道:「哼,你這小子想是精神錯亂了,終南一劍仙難道不是你的恩師?」

  麥飛龍道:「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黏豔娥一怔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道:「為了花鳳的事,我已被逐出終南門牆,如今我已不是終南一劍仙的徒弟了。」

  黏豔娥「哼」的一笑道:「我不信終南一劍仙會將你逐出門牆!」

  麥飛龍道:「終南一劍仙是當著魚玄霞面前下令逐我下山的,見證人是孟大俠,所以這件事一點不假,你們若還想利用我去要挾終南一劍,那真是笑話了!」

  黏豔娥道:「我們幫主的飛鴿傳書中,並未提及你被逐出門牆之事,我看你是胡謅的吧?」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等魚玄霞一到此地,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黏豔娥想了想,點頭笑道:「好,我們幫主已在信中指示明白,說如擒獲你,便將你關禁起來等她來了再作處置,現在我要把你換到另一間牢房裡去。」

  說到此,轉對護花使者沈一清道:「沈使者,你打入一顆九幽離魂彈!」

  沈一清點頭應是,隨由懷中摸出一顆桃子大小的九幽離魂彈,揚起便要打入地下室中。

  孟凡突然厲聲道:「住手!你若打入九幽離魂彈,我立刻咬舌自盡!」

  黏豔娥似乎真怕她咬舌自盡,連忙舉手阻止沈一清,然後說:「凡兒,為娘不是要傷害他,而是要帶他去另一間牢房,你想想看,男女授受不親,他總不能同你在一起吧?」

  孟凡斷然道:「我就要同他在一起!」

  黏豔娥不悅道:「你畢竟還不是他的什麼人,怎可與他同居一室?」

  孟凡堅決地道:「我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你若將他帶走,我立刻自盡,不信你試試看!」

  黏豔娥從她的神色看出不是虛言恫嚇,只好屈服道:「好,好,你要同他在一起,就同他在一起好了,為娘就不信你能忍受囹圄之苦!」

  她接著向五位護花使者揮揮手,道:「走,咱們出去,讓他們去談情說愛!」

  語畢,向地道外面走去。

  五位護法使者亦隨後跟出,六個人的腳步聲,很快便消失於遠處的地道上。

  麥飛龍側耳凝聽,沒聽到鏡櫥移動之聲,不禁感到奇怪道:「地道中是否另有出口?」

  孟凡點頭道:「大概有的。」

  麥飛龍道:「怪不得方才他們進來時,沒聽到鏡櫥移動的聲音……」

  孟凡拉他退至下面室內,在一張床上坐下,關心的問道:「你的腿傷好了麼?」

  麥飛龍道:「早就好了。」

  孟凡道:「你好像瘦了一些。」

  麥飛龍道:「你也是。」

  孟凡道:「你怎知我在這裡?」

  麥飛龍道:「我和令尊擒住了美人幫主三個姑娘,逼她們說出來的。」

  孟凡道:「我爹呢?」

  麥飛龍道:「他已去了崆峒,將協助家師保護武林金獅……」

  孟凡道:「武林金獅已經有下落了?」

  麥飛龍道:「是的,侵吞武林金獅的是崆峒派,該派掌門人司空瑜已然認罪。」

  孟凡道:「他們為何要侵吞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這事說來話長,起因是在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的半年前,有人恐嚇並殺害他們崆峒派的門下,脅迫他們交出武林金獅……」

  他足足說了半個時辰之久,才將一切始未敘述完畢。

  孟凡吃驚道:「如此看來,那恐嚇崆峒派之人顯然是美人幫主了?」

  麥飛龍點頭道:「是。」

  孟凡問道:「那麼,那座武林金獅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麥飛龍搖頭道:「不知道。」

  孟凡沉思道:「以前聽我爹說,那武林金獅是三十年前十大門派掌門人委託一位叫做什麼……什麼……」

  麥飛龍心頭一動,脫口說道:「武林鬼才公孫虎!」

  孟凡道:「對了,是『武林鬼才公孫虎』鑄造的,若說武林金獅蘊藏著某種秘密,說不定與『武林鬼才公孫虎』有關,只要找他一問,也許就可知道了。」

  麥飛龍沒有接腔,但一對星目精光迸射,似因孟凡提起「武林鬼才公孫虎」而使他聯想到許多事情。

  孟凡道:「你以為如何?」

  麥飛龍道:「武林鬼才公孫虎已於三十年前去世了!」孟凡一啊,臉上微微發紅,羞笑道:「原來公孫虎早已作古,那就不可能與武林金獅的秘密有關了。」

  麥飛龍神情漸呈興奮,道:「不,你說得不錯,武林金獅身上的那個秘密,八成是公孫虎加上去的!」

  孟凡惑然道:「你是說:他在鑄成武林金獅之前,安放了一個『秘密』在金獅身上?」

  麥飛龍道:「正是!」

  孟凡道:「你根據什麼而作此推斷?」

  麥飛龍道:「關於『武林鬼才公孫虎』這個人,我也曾聽家師說過一次,據說他是一位蓋世奇才,不僅文學武功為當時之最,而且琴棋詩畫樣樣皆精,而最高明的是雕鑄,他鑄雕的東西,均為達官顯貴視為珍寶,爭相搶購,因之他的財產也直線上升,成為當時的第一位巨富。」

  孟凡道:「他有多少財產?」

  麥飛龍道:「據家師說,他的財產多得無法估計。」

  孟凡道:「難道他會把他的財產藏入武林金獅的身上?」

  麥飛龍道:「如果他把全部財產埋藏起來,他可能會畫出一張藏寶圖,而把藏寶圖暗藏在武林金獅的身上!」

  孟凡道:「你不要想入非非了,公孫虎絕不會把財產埋藏起來的,任何人都希望在自己死後,把財產留給他的妻兒。」

  麥飛龍說道:「問題就在公孫虎沒有妻子兒女啊!」

  孟凡一怔道:「哦,他沒娶妻生子?」

  麥飛龍道:「不錯,他終生未娶,但很好色,身邊經常跟著許多絕色美人,家師還說他是個色魔,他的死和好色有很大的關係!」

  孟凡赧然道:「原來如此……」

  麥飛龍目光湛湛,很興奮地道:「所以,你這一提到『武林鬼才公孫虎』,倒使我想到了兩個女人的來歷!」

  孟凡說道:「美人幫主魚玄霞,和病美人水香蘭?」

  麥飛龍道:「是啊!她們極可能是公孫虎當年的愛妾!」

  孟凡動容道:「嗯,這的確很有可能。」

  麥飛龍忽然一拍膝道:「對!一定不錯!魚玄霞和水香蘭必是公孫虎當年所置的愛妾,因為魚玄霞傳授給勝雪紅等七女的劍法,據家師說頗似公孫虎的劍術?」

  孟凡道:「我被擒去美人谷時,曾見過魚玄霞一面,覺得她的年齡似未超過三十歲,若說她是公孫虎的愛妾,那麼她的年齡應該有五十左右歲了。」

  麥飛龍道:「一點不錯,她和水香蘭擅長採陽補陰,駐顏有術,因此看來才像三十許人,其實她們的年齡已半百了!」

  他愈想愈覺自己的推斷正確,心中十分高興,又道:「真奇怪,我為什麼一直沒想到公孫虎這個人?除他之外,還有誰會在武林金獅的身上安置『秘密』呢?」

  孟凡道:「你認為公孫虎把他的財產製圖暗藏在武林金獅身上,而魚玄霞和水香蘭現在要搶奪的就是那張藏寶圖?」

  麥飛龍點頭道:「一點不錯!」

  孟凡道:「你雖未見過那只武林獅金,卻已見過那隻幾可亂真的武林金獅,是不是?」

  麥飛龍道:「是啊。」

  孟凡道:「你看那隻假武林金獅身上能夠藏放東西麼?」

  麥飛龍道:「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武林金獅的腹中是空的,可以藏放東西。」

  孟凡道:「我還有一點疑問,假如她們確是公孫虎生前的愛妾,假如她們要搶奪藏寶圖,那又怎會遲到三十年後才動手?」

  麥飛龍道:「這一點我現在無沒解答,不過假如敝派在第七屆武林競技大會前所遭遇的那場災禍是人為的話,那麼美人幫早在九年前就已計劃要奪取武林金獅了。」

  孟凡道:「貴派遭遇了什麼災禍?」

  麥飛龍道:「敝派於第五,六兩屆競技大會獲得連勝,但在準備參加等七屆競技大會之前,突被一場怪病所侵襲,一共死了三百多人,包括選定參加競技的二十一個門人,因此迫使敝派不得不放棄參加競技,而將原來希望永遠佔有的武林金獅拱手讓人。」

  孟凡驚詫地說道:「沒有查出那場怪病的起因麼?」

  麥飛龍道:「沒有,敝派雖懷疑可能是人為時,但因無證據,故無法追究。」

  孟凡道:「崆峒派在獲得第七,八兩屆的武林盟主之後,也在第九屆競技大會之前出了事故,如此看來,貴派那場災難可能正是美人幫主攪的鬼了……」

  麥飛龍恨聲道:「不錯,她為了奪寶而害死了數百條人命,其心腸之毒辣,已不是蛇蠍可比的了,這樣的女人,碎屍萬段也不足以贖其罪!」

  孟凡忽然問道:「那花鳳當真已經有了身孕了麼?」

  麥飛龍點點頭,慚愧地道:「我真該死,竟上了她們的惡當……」

  孟凡道:「你打算怎麼辦?」

  麥飛龍嘆道:「她雖然卑鄙無恥,但孩子卻是無辜的,我不能不要那個孩子。」

  孟凡道:「這就是說,你要娶她?」

  麥飛龍道:「是的,希望你能原諒……」

  孟凡道:「我一點也不怪你,但你可曾想到和那樣的女人作夫妻會痛苦一輩子?」

  麥飛龍偶然一嘆,道:「我知道,但有什麼辦法呢?」

  孟凡低首默然。

  麥飛龍抬頭望她,說道:「方才我說要娶你為正房,只是想氣氣令堂而已,其實我知道已不配娶你了,好在我們兩人的婚事只止放口頭上,還沒正式文定,你可以另找個」

  孟凡苦笑道:「別說了!」

  麥飛龍立刻往口,低頭沉默良久,轉換話題道:「你可以出去,不必在此陪我受苦。」

  孟凡似乎心神不屬,聞言一怔,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道:「我已被捕,令堂應無繼續關禁你的理由,你可以請她放你出去。」

  孟凡道:「不,我要留下來陪伴你。」

  麥飛龍搖頭道:「這樣不好,我已是個聲名狼藉的人,而你卻是個純潔清白的姑娘,你在此陪我,對你的名節將有損害。」

  孟凡道:「我不怕,我也不打算嫁人,管它名節不名節!」

  麥飛龍一愕道:「怎說不打算嫁人?」

  孟凡苦笑道:「除你而外,我這一生不會再去喜歡第二個男人,所以我不會再嫁人了!」

  麥飛龍心如刀割,著急道:「你若作此決定,將使我負疚一輩子,你千萬不可如此,這世上比我好的青年人多得很呢!」

  孟凡努力現出開朗的笑容,說道:「你不必負疚,我們不能結合,並不是你的錯,只要你心中還有我,這就夠了,我不但不怪你,而且還會感激你的。」

  麥飛龍道:「可是你不應為我而犧牲一生的幸福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