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請君入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你是那一派的門下?」

  曾一虎支吾道:「這個……」

  麥飛龍冷笑道:「你不說,我遲早也會查得出來!」

  曹一虎期期艾艾道:「我已經把你要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了,你還問我的來歷幹麼?」

  麥飛龍沉聲道:「我要知道!」

  曹一虎閉口不言。

  麥飛龍單刀向前一送,道:「說不說?」

  曹一虎屈服了,嘆道:「我說出之後,希望你不要通知我的師門,不然我這條命就完了。」

  麥飛龍道:「說吧!」

  曹一虎道:「我是武當派的俗家弟子。」

  麥飛龍道:「令師何人?」曾一虎道:「銅頭道人。」

  麥飛龍道:「銅頭道人乃武當三怪之一,性烈如火,他若知道你投入了美人幫,恐怕真有你受的!」

  曹一虎道:「我原無加入美人幫之意,是因……是因受了她們幫中一個姑娘的誘惑,才誤入歧途的……」

  麥飛龍道:「你若有懺悔之心,現在離開她們還來得及。」

  曹一虎道:「是的……」

  麥飛龍道:「現在你仔細聽我說,我要冒充倪開雄和你一起入庄,你必須為我掩飾破綻,助我救人,否則我有兩種手段對付你,一是把你殺了,二是將你加入美人幫之事告訴令師!」

  曾一虎惶然道:「你要如何冒充倪開雄?」

  麥飛龍指指自己換上的一身黑衣道:「就是這樣,我的身材和倪開雄差不多,如今穿上他的衣服,臉上又蒙了這塊黑布,他們認不出來的。」

  曾一虎道:「可是你的聲音……」

  麥飛龍道:「我可以不說話,或盡量模仿他的聲音!」

  曹一虎道:「入庄之後,你準備如何行事?」

  麥飛龍道:「你領我去黏豔娥的房中,別的事你就別管了。」

  曹一虎道:「我和倪開雄直接受『護花使者』沈一清的指揮,等下入庄之後,須得先去向他覆命……」

  麥飛龍道:「他派你們兩人出來巡山的?」

  曾一虎道:「正是。」

  麥飛龍道:「這沒關係,見到他時,由你開口,最要緊的是看你肯掩護我了,你若不肯掩護我,我一發覺身份敗露,立刻下手擊殺你!」

  曹一虎很為難地道:「我縱然掩護你,未必就能騙得過他們啊!」

  麥飛龍道:「只要不是你拆穿我的身份,我便不會殺你。」

  曹一虎道:「你為何不叫倪開雄帶你入庄,而選上我?」

  麥飛龍道:「他不肯,所以我將他殺了!」

  曹一虎左右瞥視,問道:「他的屍體呢?」

  麥飛龍道:「被我扔掉了。」

  曹一虎聽了心一驚,說道:「好,我帶你入莊去吧。」

  麥飛龍收刀起立,問道:「現在是不是回莊的時候?」

  曾一虎也拾回自己的刀站立起來,道:「差不多,沈一清只命我們四下看看,並未規定時間。」

  麥飛龍見他的單刀拿在右手上,怕他突施襲擊,便道:「把刀換到左手上去!」

  曹一虎一怔道:「為什麼?」

  麥飛龍聲調一沉道:「我要你怎麼樣拿你就怎樣拿,不要多問。」

  曹一虎只得把刀交到左手。

  麥飛龍一抬下巴道:「走吧!」

  曾一虎轉身走去。

  麥飛龍緊隨其後而行,見他垂頭喪氣,不由冷笑道:「把頭抬起來,表現得愉快一些,別忘了我現在是倪開雄,不是麥飛龍!」

  曹一虎只得抬頭挺胸,表現出精神煥發之狀,大步向前走去。

  穿林行約三百步,果然見到了一座建於山腰上的莊院。

  這座莊院不大,莊後倚山,三面圍牆,大門口有一株千年古松,遮住了大半正面。

  此刻,大門緊閉著,不見一個人影。

  曹一虎走到大門前,伸手輕輕敲了五下門環,大門立開,出現了另一個蒙面的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低聲問道:「有無發現?」

  曹一虎搖搖頭,舉步走了進去。

  麥飛龍步步緊跟,不讓他超出自己三步,暗中運力戒備,以備一旦他開聲呼叫時,立刻下手。

  兩人進入莊院內,走過一座天井,前行的曾一虎轉頭四下望望,然後掉頭壓低聲音道:

  「前面有一間大廳,看見沒有?」

  麥飛龍輕嗯一聲,道:「怎麼樣?」

  曹一虎道:「沈一清就在那廳上。」

  麥飛龍道:「那就走吧!」

  曹一虎道:「你走上來一些,咱門一齊入廳,見到沈一清時,躬身為禮就行了。」

  麥飛龍點點頭,趕上兩步,與他並肩而行。

  他一面走一面觀察莊中的情形,只見這所別莊分前後二進,但每間房間和每個地方都經過精心建造,美輪美奐,顯然花費甚鉅。

  此刻,莊中很安靜,除了守門的那個黑衣青年之外,沒見到第二個人!

  毫無疑問,所有的人都已埋伏起來了。

  麥飛龍很緊張,但也覺得有趣,敵人雖然已先獲得消息,但自己終於神不知鬼不覺的混進來了,要是能夠順利救出孟凡,那就更有趣了。

  但要是不幸失風被擒……

  他不往下想,而事實上他也沒有時間再往下想了,因為他和曹一虎已經走到了大廳門口。

  一眼望入,廳上坐著一男一女。

  女的年約三十六七歲,花貌雪膚,風華絕代,渾身珠光氣,高貴中只帶了一些俗氣。

  她是黏豔娥!

  孟三彥的堂妻,孟凡的生母。

  男的年紀和她差不多,相貌頗英俊,他眉與眼擠在一起,看來有些邪氣。

  他分明就是指揮「花奴」的「護花使者」沈一清了!

  曹一虎跨入廳門便站住,不敢走近他們,躬身稟道:「啟稟沈使者,屬下兩人在莊前莊後巡視了一追,並無任何發現。」

  麥飛龍與他一致行動,躬身作恭敬之狀。

  沈一清神色威嚴的問道:「你們都仔細察看過了?」

  曾一虎答道:「是的。」

  沈一清冷冷道:「好,你們下去歇歇,隨時聽候差遣!」

  曾一虎再躬身了一聲道:「是。」

  兩人轉身欲出之際,黏豔娥忽然開聲道:「慢著!」

  麥飛龍心頭一跳,感到不妙了。

  曹一虎轉回身子,恭聲問道:「黏護法有何吩咐?」

  黏豔娥一指麥飛龍,脆笑道:「你們今天蒙著臉孔,我都認不出來了,你是倪開雄吧?」

  麥飛龍一躬,努力模仿倪開雄的聲音答道:「屬下正是。」

  黏豔娥笑道:「這幾個月來,我暗中觀察,覺得你們十八個『花奴』中要數你最誠實可靠……」

  麥飛龍不知她是否己識破自己的身份,一顆心,怦怦狂跳,當下又躬身一禮道:「多謝黏護法的誇獎。」

  黏豔娥詫異地道:「奇怪,你的聲音怎麼忽然變了」。

  麥飛龍低頭道:「屬下昨夜受了點風寒,今早喉嚨有些發痛。」

  黏豔娥一哦道:「很嚴重麼?」

  麥飛龍道:「還好」

  黏豔娥道:「我要派你負責看守我女兒,到地下室去陪我女兒聊聊天,你願意麼?」

  麥飛龍不信有這種巧事,忖度必是對方已發現自己是冒牌貨,要以孟凡為餌誘捕自己。

  他默察情勢,心知在此時此地動手萬難救得孟凡,故決定「裝傻」下去,等有利時機一到再先發制人,當下恭聲道:「屬下遵命。」

  黏豔娥起身道:「好,你隨我來。」

  麥飛龍連忙退到曹一虎身後,佯作讓路,實則提防曹一虎突起發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