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苦肉之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司空瑜點點頭,問道:「美人幫主來不來?」

  終南一劍仙道:「她是後半任的武林盟主,當然也在被邀請之列。」

  司空瑜臉色變了變,瞥了麥飛龍一眼,道:「盟主莫非不知令徒受她控制驅使之事?」

  終南一劍仙道:「知道。」

  司空瑜道:「既知她圖謀不軌,為何還要邀請她來?」

  終南一劍仙道:「白某人自有辦法對付她,司空兄等著瞧就是了。」

  司空瑜聽他這樣說,覺得不便追問下,當下,便換話題道:「盟主可知道美人幫主這個女人的來歷?」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知道。」

  司空瑜面現憤慨之色道:「司空某人敢說當年貴派遭受的那還災禍,以及這次一下恐嚇並殺害敝派門下的,都是她一人幹的!」

  終南一劍仙道:「白某人也是這樣猜想,但這要有證據才能進行指控。」

  司空瑜道:「白兄是現任武林盟主,有權立刻進行追究,搜出她行兇的證據!」

  終南一劍仙點頭道:「是為,不過現在不是時候,一等武林金獅運到之後,白某人即進行追查這件事。」

  司空瑜道:「司空某人倒希望盟主立刻去起出武林金獅,免得再出意外。」

  終南一劍仙注目問道:「埋藏武林金獅的地點有多少人知道?」

  司空瑜道:「只司空某人和敝師弟葛錦鴻。」

  終南一劍仙道:「那就不必發愁,還是等天一真人和逍遙翁到達之後,再去掘取便了。」

  司空瑜道:「在他們未到之前,盟主如何處置司空某人?」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道:「只要司空兄不逃,白某人願以貴賓之禮相待,不過為不使美人幫主獲悉司空兄在此,希望司空兄委屈一下,暫留密室中不要露面。」

  司空瑜點頭道:「好,現在就請帶司空某人到密室去吧!」

  第二天,麥飛龍在孟三彥高明的易容術之下,以另一副面貌出現於莊院中,而把原來那問密室讓給司空瑜居住。

  一晃過了七天。

  這天上午,終南一劍仙和孟三彥在花園裡的一間涼亭中揪枰對峙,麥飛龍則作僕人打扮,待立一旁觀戰。

  忽然,有情劍客巢劍海匆匆忙忙的奔入花園,說道:「掌門人,美人幫主到了!」

  終南一劍仙已知她近日會來,故不感驚奇,神色平靜的的道:「來了幾個?」

  有情劍客道:「除她之外,尚有六個姑娘,此刻已到牌樓外面。」

  終南一劍仙緩緩推枰而起,向孟三彥笑問道:「孟大俠要不要見她?」

  孟三彥搖頭道:「不,現在和她見面無用。」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孟大俠請去房內避一避,待白某人去會她。」

  接著轉對麥飛龍吟咐道:「飛龍,你去準備茶水,待為師接待她們入廳之後,你就端茶入廳待客。」

  麥飛龍答道:「好的。」

  終南一劍仙乃向巢劍海一揮手道:「走,我們去迎接客人!」

  兩人走出花園,一逕往莊外而來。

  遠遠望去,便見美人幫主及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六女正站在牌樓下。

  她們都換了一身鮮麗的衣裳,看上去個個嬌豔動人,如仙女下凡!

  終南一劍仙快步向前,抱拳笑道:「不知魚幫主芳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美人幫主臉含微笑,襝衽一福,脆聲道:「好說,冒昧造訪,還望盟主不要見怪。」

  終南一劍仙哈哈笑道:「那裡那裡,魚幫主肯蒞臨敝山,可謂蓬壁生輝,快請進來!」

  說著,拱手肅客。

  美人幫主和六女於是移動蓮步姍姍而入,在終南一劍仙和有情劍客的引導下,一齊進入前廳,敘禮坐了下來。

  麥飛龍於是端茶進來,先獻給美人幫主及六女,再獻給終南一劍仙和有情劍客,然後退到一邊,垂手侍立,聽候差遣。

  終南一劍仙含笑道:「請喝茶。」

  美人幫主道:「謝謝。」

  輕撩面紗,呀了一口茶,隨即放到茶几上。

  終南一劍仙輕咳一聲,才笑問道:「幫主此番駕臨敝山,不知有何見教?」

  美人幫主看了看在座的有情劍客和侍立一邊的僕人「麥飛龍」,才吐出清悅的笑聲道:

  「妾身今日拜謁盟主,是有件事要和盟主商量商量……」

  終南一劍仙道:「好的,魚幫主請說。」

  美人幫主又著了看有情劍客一眼,笑笑道:「這件事十分重大,委是巢大俠不介意的話,委身想和盟主私下談談……」

  有情劍客一聽此言,起身便欲退出。

  終南一劍仙抬手阻止他離開,笑道:「魚幫主不要擔心什麼,敞派上上下下都可信任,絕不會把不該說的話洩漏出去的,有話但說不妨!」

  美人幫主一指麥飛龍道:「連這個人也可信任麼?」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不錯,這次重返敝派之人,都經白某人嚴格甄選,敢說沒有一個不是赤膽忠心之人,故都可參與任何機密大事。」

  美人幫主微笑道:「既然如此,妾身也就不必擔憂什麼了。」

  終南一劍仙又頷首道:「正是,魚幫主要說什麼就可說什麼,不用顧慮。」

  美人幫主嫵媚的一瞟美眸,笑道:「聽說令徒麥飛龍已查獲了金身怪人的秘密,是不是呢?」

  終南一劍仙心頭震動了一下,假作驚詫道:「是麼?白某人怎麼不知道?」

  美人幫主輕脆的笑了兩聲,道:「令徒其實已回到貴派,盟主何必瞞我?」

  終南一劍仙雖想強作鎮靜,聽了這話,面色也不禁變了變,沉聲道:「魚幫主何出此言,小徒若已回來,何必瞞你?」

  美人幫主道:「這麼說,令徒是沒有回來?」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

  美人幫主笑道:「妾身接獲的報告卻是這樣的:那天令徒被金身怪人釋放回到長安狀元客棧後,見到了黑乖乖丁順,他告訴令徒曾與其心上人黑美人苗夜珠在那座古剎中過夜,看到那幾個金身怪人突襲令徒和花鳳的經過,並說苗夜珠已追蹤金身怪人下去,於是令徒就隨黑乖乖走到古剎,循著苗夜珠留下的記號追蹤金身怪人下去,終於找到金身怪人落腳的地點,並捕獲了其中一個金身怪人……」

  麥飛龍越聽越驚,一顆心怦怦狂跳,驚忖道:「我的天,她怎麼知道得這樣清楚?」

  終南一劍仙也聽得面色發白,但仍搖頭道:「這些事情白某人尚不知道,魚幫主是聽誰說的?」

  美人幫主不答,含笑繼續說道:「令徒和黑乖乖捕獲的那個金身怪人,妾身已知他是崆峒派的門下舒鳴宇,這是一項重大的收獲,由此而知竊獅者就是崆峒派之人。」

  語聲微頓又道:「於是,令徒便託黑乖乖將舒鳴宇帶來貴派,他自己則入莊求見司空瑜,終而迫使司空瑜俯首認罪……」

  終一南一劍仙佯驚道:「竟有這等事?可是,黑乖乖並未將舒鳴宇帶來蔽派呀!」

  美人幫主微笑道:「有的,令徒和苗夜珠回來的當天晚一,黑乖乖就將舒鳴宇帶到了,次日晚間,司空瑜也到了,他正在貴派的一間密室之中,對不對。」

  終南一劍仙神情大變,兩隻眼睛瞪如銅鈴,瞳目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

  美人幫主笑道:「此外,妾身還知道半瞎了孟三彥也在貴莊之中。」

  一旁的有情劍客沉臉道:「魚幫主,道聽途說之言豈可採信,你所說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美人幫主吃吃脆笑道:「巢大俠是要妾身把他們請出來,你才肯承認麼?」

  有情劍客點頭道:「不錯!」

  美人幫主道:「眼下這廳上就有一個!」

  她轉臉向那侍立一邊的麥飛龍笑道:「麥少俠,多謝你的茶,不過本幫主不喜歡喝太濃的茶,以後請少俠少加一點茶葉!」

  麥飛龍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差點昏死過去。

  他萬料不到對方已摸清了自己的一切,心中露駭欲絕,忍不住衝口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美人幫主格格脆笑道:「本幫主生有一對法眼,能看透一切過去與未來!」

  有情劍客跳腳大叫道:「一定有內奸,本派之中一定出了內奸!」

  美人幫生笑道:「那怎麼會呢?這次貴派復興,所有重返貴派之人均經貴派掌門人嚴格甄選,個個都是赤膽忠心之士,那會出內奸呢!」

  終南一劍仙聽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突然站立起來,沉聲道:「魚幫主,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也好,你就是一再恐嚇崆峒派要他們交出武林金獅並連續殺害崆峒三個門下的人吧?」

  美人幫主冷冷一笑道:「白掌門人在未獲證據之前,請勿信口雌黃!」

  終南一劍仙厲聲道:「你設計陷害小徒,要小徒聽你驅使,這就是證據!」

  美人幫主神色冷靜異常,笑了笑道:「掌門人說反了吧!妾身並未設計陷害令徒,事實的情形是令徒酒後亂性,強xx了敝幫的姑娘,被妾身當場捉住,令徒因怕事情鬧開無臉見人,耍求妾身饒恕,並立下婚紅書願要花鳳為妻,怎麼反說是妾身設計陷害他呀!」

  麥飛龍怒喝道:「你胡說!你在酒中放了助情花,這件事,花鳳都承認了,你還想顛倒黑白不成?」

  美人幫主道:「不管是誰題倒黑白,本幫主手中握有你認罪的證據,這就夠了!」

  終南一劍仙冷笑道:「魚幫主,你的目的最要奪取藏在武林金獅內的秘密,對不對?」

  美人幫主道:「掌門人繞然把話說開了,妾身也不想否認。不錯,妾身要的就最藏在武林金獅內的那個秘密,要是掌門人肯將武林金獅」

  終南一劍仙截口道:「別說了,不管你要的是武林金獅或是藏在其內的秘密,都請一年後再來!」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道:「掌門人不怕令徒身敗名裂?」

  終南一劍仙道:「不怕!」

  美人幫主發以一陣不懷好意的笑聲道:「這件醜事一旦傳揚出去,貴派的聲譽就將蒙至莫大的損害,掌門人考慮考慮!」

  終南一劍仙道:「不用考慮,武林人士即使相信小徒強xx了你的姑娘,那也危害不到敝派!」

  美人幫主笑道:「真的麼?」

  終南一劍仙道:「不錯!」

  美人幫主道:「掌門人不怕武林朋友指責你護短,袒護門下?」

  終南一劍仙道:「不會,從現在開始,他已不是白某人的徒弟了!」

  美人幫主一怔道:「你說什麼?」

  終南一劍仙道:「白某人已決定將他逐出門牆!」

  美人幫主懼然道:「這是什麼意思?」

  終南一劍仙冷笑道:「意思就是說,你別想利用他的生死榮辱來迫使白某人屈服!

  白某人將他逐出門牆之後,一切便與敝派無關了!」

  他說到這裡,轉對麥飛龍厲聲道:「麥飛龍!老夫不要你這個徒弟,從今天起,你已不是老夫之徒,也不是終南派之人,你立刻給我滾下山去吧!」

  麥飛龍跪下磕頭道:「是,弟子願領受您老人家的處罰,養育之恩,願來世為犬馬報答。」

  語畢,站身轉向廳外走去。

  美人幫主冷笑道:「哼!這不是演戲麼?誰會相信你是當真將他逐出門牆?」

  「我相信!」

  半瞎子孟三彥突然在廳門口出現,他哈哈大笑道:「我孟三彥是個見證人,有我一句話,大家就會相信了!」

  他伸手拍拍叢已走到門口的麥飛龍的肩膀,又笑道:「麥賢侄,你別傷心,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你跟我走吧!」

  美人幫主霍然站起,尖叱道:「孟三彥,你是什麼東西,也敢跟本幫主作對!」

  孟三彥充耳不聞,拉著麥飛龍揚長而去……

  一個時辰後

  麥飛龍和孟三彥飛騎馳下終南山,立即轉向西方,取道疾進。

  目的地是崆峒總壇。

  他們經過一番研究,斷定終南派必是出了內奸,所以美人幫主才對一切瞭如指掌,因此他們決定先行趕赴崆峒派,防備美人幫主前去掘取武林金獅。

  對於派中潛伏奸細,最使麥飛龍憂慮不安,如果不是擔心武林金獅會落入美人幫之手,他真想留在派中把那個奸細找出來。

  一路疾趕,這天午後。已到南五台的西坪口,估計已跑了五六十里路,坐騎已顯乏力之象,孟三彥便道:「我們在這兒歇歇吧。」

  麥飛龍道:「好。」

  兩人乃停騎下馬,就在道旁歇下來。

  麥飛龍皺眉道:「魚玄霞不知會不會在敝派動武?」

  孟三彥搖頭道:「不會,她只帶了六個姑娘,絕非貴派之敵,一旦動武,只有自討苦吃。」

  麥飛龍嘆道:「就怕她帶來的不止那六個姑娘。她既跟家師撕破臉,必有充分準備。」

  孟三彥笑道:「我不相信她敢使用武力,她雖然急欲得到武林金獅,但她應該想到一年之後她就有權接管武林金獅,如果她現在就用武力奪取的話,等於放棄了應得的權力。」

  麥飛龍點點頭道:「孟大俠說得是,可是晚輩想不通她為何這樣迫不及待的想得到武林金獅,她等家師任期屆滿,再堂皇接管武林金獅不是很好麼?」

  孟三彥道:「也許她怕被病美人和獨臂劍神捷足先登吧?」

  麥飛龍道:「獨臂劍神膽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掄奪武林金獅。」

  孟三彥笑道:「這可難說得很,獨臂劍神本來就是亦正亦邪行事但憑自己好惡而不計是非的人物,如今又被病美人的美色所蠱惑,何事不敢為?」

  麥飛龍道:「可惜咱們不知武林金獅蘊戴著何種秘密,若是知道的話,或許」

  孟三彥忽然打岔道:「你聽!好像有數匹快騎來了,不知是不是衝著咱們來的?」

  麥飛龍起身舉目向來路一望,發現遠遠的官道上。飛煙滾滾,不禁微驚說道:「不錯,來了數匹快騎!」

  孟三彥坐著不動,問道:「有無馬車?」

  麥飛龍連目眺緩片刻,已看清是五匹快騎,便道:「沒有,只是五個騎士。」

  孟三彥道:「美人幫主出入均以馬車代步:既無馬車,那大概不是她們。」

  麥飛龍道:「據說她們幫中有不少護花使者,只怕來的正是護花使者,咱們不如躲一躲吧?」

  孟三彥搖頭笑道:「不,我孟三彥從來不躲人的,誰要找我,我就讓他找上!」

  麥飛龍心知他有一身深奧難測的武功,足夠應付任何場面,故也不太緊張,當即在原地坐下,笑道:「果真來的是美人幫的護花使者,那也好,晚輩已經好久沒有跟人動手了,趁此活動活動筋骨也好……」

  孟三神哈哈笑道:「對!出手更無須客氣,美人幫沒一個好貨,能殺便殺!」

  說話間,蹄聲漸近了。

  宛若一陣悶雷,頃刻間便響到了眼前!

  麥飛龍一看清那五個騎者的前面目,不禁大為驚愕,失聲道:「咦,竟是她們!」

  原來,五個騎士的確是美人幫的人,但不是護花使者,而是五個絕色姑娘!

  她們的年齡均在十六八歲之譜,一律穿著紅色勁衣,身上各斜背著一口長劍,看來是一批訓練有素的娘子軍。

  麥飛龍叫不出她們的名字,但認得她們都是美人谷的姑娘,因之心中甚是驚異。

  這時,那五個紅衣姑娘已發現坐在道旁的孟三彥和麥飛龍,她們一齊以熟練的手法勒住坐騎,迅捷翻身下馬,將孟三彥和麥飛龍包圍起來。

  孟三彥拼命眨眼睛,打量她們一番,然後轉對身邊的麥飛龍問道:「是美人幫的姑娘麼?」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

  孟三彥似乎感到為難,說道:「真要命,我孟三彥最不喜歡跟女人打鬥,尤其是這些嬌滴滴的少女!」

  麥飛龍笑道:「孟大俠莫輕視她們,她們若無獨到之處,也不敢出來拋頭露面了。」

  孟三彥搖搖頭道:「我不跟她們打!」

  他一直坐著不動,對於漸漸追至面前的美人幫姑娘,竟不再多看一眼。

  麥飛龍也坐地不起,心裡暗暗叫苦,暗忖道:「這些姑娘的身手若和勝雪紅相差不多,我一人之力如何能夠打敗她們五個?」

  這時,其中一個紅衣少女開口了,她朝指的嬌叱道:「麥飛龍,你站起來!」

  杏目圓瞪,兇虎虎的!麥飛龍端坐如故,微微一笑道:「甚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