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待罪之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美人顰眉發愁道:「只怕在路上出事了吧?」

  麥飛龍道:「應該不會,我教他光把金身怪人帶去古剎,再用車送他來此,而且還叮嚀他每隔半個時辰一定要重點金身怪人的穴道一次,所以應該不會出事才對。」

  在前領路的有情劍客一聽此語,掉頭驚喜地道:「怎麼,你們擒到了一個金身怪人了?」

  麥飛大笑道:「正是,弟子託黑乖乖丁順送他來此,不知何故竟然尚未到達。」

  有情劍客很興奮,急問道:「那金身怪人是誰?那一門派的人?」

  麥飛龍正要回答,忽見師父「終南一劍仙」和「半瞎子孟三彥」由一間大廳走出,正迎面而來,不禁大叫道:「師父,弟子回來了!」

  拔步奔了過去。

  終南一劍仙一見大喜,歡然道:「飛龍!為師和孟大俠正在說你,不想你就回來了。」

  麥飛龍倒身下拜,又轉向孟三彥行禮道:「孟大俠別來無恙。」

  孟三彥眨眨眼,笑道人:「還好,就是沒找到小女,你好麼?」

  麥飛龍道:「晚輩托福祖安。」

  他回頭看見黑美人苗夜珠已經走到,便為她引見師父和孟三彥,而這時,許多重返終南派的人看見為本派贏取最大榮譽的麥飛龍回到總壇,都很高興,紛紛圍攏過來。

  終南一劍仙也為麥飛龍一一介紹,然後說道:「好了,你們暫時退下,老夫要和麥飛龍單獨談談。」

  眾人乃一哄而散,只有巢劍海留下沒走開。

  終南一劍仙向黑美人點頭笑笑,道:「來,我們到廳上去坐。」

  於是,孟三彥、有情劍客、麥飛龍、黑美人一起走入大廳,敘禮坐了下來。

  終南一劍仙對於愛徒帶著黑美人苗珍珠回山,心中亦甚驚奇,當了很含蓄的問道:「飛龍,這位苗姑娘不是美人幫的姑娘吧?」

  麥飛龍答道:「不是……」

  孟三彥緊接著問道:「不然,這位苗姑娘因何跟你一道回來。」

  麥飛龍心知他有了誤會,忙道:「苗姑娘是來等候黑乖乖丁順的,她和丁少俠是好朋友。」

  終南一劍仙聽得滿頭霧水,問道:「你是說,你約了丁少俠來此相見?」

  麥飛龍笑道:「這件事真不知從何說起,事情是這樣的……」

  他本未打算把自己誤中美人幫陷阱的一切說出,因見有黑美人在場,覺得不便說起那些醜事,便從與花鳳連袂去長安,在路上又遭金身怪人的伏擊說起……

  當說到偵悉年舉岳擒去一個金身怪人,而年舉岳的師父竟是獨臂劍神萬勁松時,終南一劍仙驚得站立起來,駭然道:「哦,萬勁松指使徒弟劫擄金身怪人,用意何在?」

  麥飛龍道:「目的自然在於武林金獅。」

  終南一劍仙色變道:「怎麼,他居然也在凱覦武林金獅麼?」

  麥飛龍道:「是的,師父可知『病美人水香蘭』這個女人?」

  終南一劍仙顯然不知「病美人水香蘭」是誰,轉對孟三彥問道:「孟大俠聽說過這女人沒有?」

  孟三彥搖頭道:「沒有,我孟三彥最不得女人之緣,故認識的女人可說少得可憐。」

  終南一劍仙回望麥飛龍問道:「她是誰?」

  麥飛龍道:「弟子雖已見過她兩面,但對她的來歷卻毫無所知,僅知她和美人幫主魚玄霞曾共侍一夫,現在年已四旬,但看來只有二十幾歲,是個絕代麗人,不知何時搭上了萬勁松,成了萬勁松的妻子。」

  終南一劍仙驚訝道:「萬勁松一生沉迷劍術,愛劍甚於愛女人,他壯年的時候都無娶妻之念,怎麼老來動了娶妻之心?」

  麥飛龍道:「想是水香蘭長得太美之故,他之覬覦武林金獅,可能也是受水香蘭的蠱惑所致。」

  終南一劍仙坐下道:「好,你繼續說下去。」

  麥飛龍因尚未說出自己「落入陷阱」的經過,故無法說明自己與萬勁松暗中合作欲消滅美人幫一節,仍由雙方打鬥說起,一直說到「終南一劍仙」、「天一真人」、「逍遙翁云越林」突然出現

  終南一劍仙再度站起,愣然道:「你說什麼?為師幾曾與天一真人及越雲林去過長安?」

  麥飛龍道:「那三人是金身怪人冒充的,但當時弟子和美人幫主等人都未看出來,是以為其所矇混,而萬勁松因見來了三個大人物,也不敢再恃強頑鬥下去,便將金身怪人交出……」

  他順著事情發展的次序一直說到自己和花鳳為對方所擒,後來對方留下花鳳而放走自己為止。

  終南一劍仙插口問道:「美人幫主原派勝雪紅和你在一起偵查,後來怎麼換上花鳳?」

  麥飛龍道:「這一點,弟子等下再詳細稟告,現在要說到弟子返回長安城的經過,弟子回到長安城,把一切報告美人幫主,並勸她暫返美人谷,免使花鳳受害,她答應了,便帶著那些姑娘離城而去。」

  「弟子也即回狀元客棧,而就在客棧中見到了黑乖乖丁順……」

  然後,他敘述自己如何與黑乖乖循著黑美人留下的記號追蹤入山,終於擒到一個金身怪人,終而迫使司空瑜俯首認罪等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終南一劍仙駭然一震道:「這麼說,竊獅者真是崆峒派掌門人司空瑜了?」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他將在明後天來到此地,向師父供述一切。」

  終南一劍仙驚駭不置,道:「他會肯來麼?」

  麥飛龍道:「由於他的親傳門徒舒鳴宇為我們所擒,因此他已無法狡賴,除了前來認罪之外,他已無路可走了。」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黑乖乖丁順為何尚未將舒鳴宇帶到?」

  麥飛龍皺眉道:「不知道,也許他走得慢,反落在弟子後面……」

  終南一劍仙道:「他們會不會在路上攔截黑乖乖,將舒鳴宇救走?」

  麥飛龍道:「黑乖乖如在路上遇到意外,下手者必非崆峒派之人,因為弟子人莊謁見司空瑜時,黑乖乖已帶著舒鳴宇走了許久,而後司空瑜雖知門徒舒鳴宇被劫,卻不知劫走舒鳴宇之人為誰,也不知黑乖乖所走的路線,所以他們不可能趕上黑乖乖救回舒鳴宇。」

  終南一劍仙道:「獨臂劍神和病美人,有無可能?」

  麥飛龍點點頭道:「這倒有些可能……」

  終南一劍仙問道:「你教他走那一條路線?」

  麥飛龍道:「舊路。」

  終南一劍仙沉思有頃,突然轉對有情劍客說道:「巢師弟,你快帶幾個人由舊路趕去看看,如在路上見到黑乖乖,便護送他回來!」

  有情劍客巢劍海應聲而起,行了一禮,便向廳外走去。

  黑美人站起道:「巢老前輩一等,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麥飛龍一怔道:「你也要去?」

  黑美人道:「是的,黑乖乖擅長容易術,他若已改變了容貌,貴派之人一定認他不出,只有我同去才行。」

  麥飛龍道:「你就認得出麼?」

  黑美人微笑道:「我也認他不出,但有我同行,他若見到我,自會上前與我相見。」

  麥飛龍一想不錯,但仍說道:「你剛剛到此,不歇一歇?」

  黑美人道:「沒關係,我一點不累。」

  終南一劍仙接口道:「苗姑娘欲去亦可,但路上要小心。」

  黑美人笑道:「我知道。」

  她向終南一劍仙和孟三彥福了一福,即轉對有情劍客說道:「巢老前輩,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麥飛龍送出了大廳,又叮囑她一番,才又回到廳上坐了笑道:「這位苗姑娘和黑乖乖情投意合,兩人大概快要成親了。」

  孟三彥道:「我聽說「光頭婆婆」尹三花不是個好相與的老太婆,越雲林的徒弟怎麼會愛上他的徒弟?」

  麥飛龍道:「尹三花雖非正派之人,但這位苗姑娘卻很潔純,非乃師可比。」

  終南一劍仙道:「飛龍,你方才說的一切,為師還有些不了解……」

  麥飛龍道:「師父那點不了解?」

  終南一劍仙道:「潼關分手之前,為師原要你跟蹤美人幫主一行人,後來你怎又和她們在一起了?」

  麥飛龍低頭道:「關於這件事,弟子本來要說的,方才因有苗姑娘在場,未便說出來……」

  終南一劍仙發現徒弟神情有異,不由注目問道:「什麼事?」

  麥飛龍策然道:「弟子陷入泥沼,已無力自拔了!」

  終南一劍仙面色一變道:「到底是何事情?」

  麥飛龍便將跟蹤美人幫,在途中救了師圓圓,得知她們要去石門河找一個有竊獅嫌疑的『病美人水香蘭』後來自己尾隨她們到達石門河時,被獨臂劍神發現形跡,以及後來和美人幫一道南下,在途中一家客棧吃飯時,為她們設下的陷阱所害,迷失本性和花鳳發生了關係,被迫簽下入幫誓書和婚約等等,詳細說了一遍。

  終南一劍仙大驚失色,霍然站起來道:「糊塗!你怎麼幹出這種事來!」

  麥飛龍屈膝跪下,道:「弟子自知罪孽深重,願受師父處罰。」

  終南一劍仙憤怒地道:「呸!這種事情,是為師處罰你就能解決得了的麼?」

  麥飛龍該然道:「弟子願一死以謝師門。」

  說著,翻腕拔出長劍,便要橫劍自刎。

  孟三彥大吃一驚,跳上前奪下他的長劍,轉對終南一劍仙道:「白掌門人,這件事原是魚玄霞的不對,你怎麼反責怪起自己徒弟來了?」

  終南一劍仙氣沖沖道:「他太無克制能力,不配做我的徒弟!」

  孟三彥道:「你錯了,要是你了解『助情花』的厲害,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終南一劍仙憤然道:「那不過是一種淫藥,以他的功力是應該能夠控制的!」

  孟三彥道:「不對,助情花乃是淫藥中最為厲害的一種,別說是令徒,就是你我之輩吃下那種東西,也一樣迷失神智而無自制之力。」

  終南一劍仙道:「縱然如此,但他事後也不該簽下入幫誓書和婚約書!」

  孟三彥道:「魚玄霞威脅要指控他強xx花鳳,要使他身敗名裂,在那種情形之下,你說他該怎麼辦呢?」

  終南一劍仙冷笑一聲,道:「那麼,現在又該怎麼辦?」

  孟三彥道:「我想令徒必已想到應付之策,你為什麼不聽他說完?」

  終南一劍仙滿面憂急的來回踱了數步,才嚴聲道:「起來!」麥飛龍站起,垂手恭立。

  終南一劍仙含怒道:「你說!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麥飛龍好頭說道:「弟子現在也還不知如何擺脫她的控制,但弟子已下定決定心,縱然一死,也不讓她如願以償!」

  終南一劍仙道:「她設此詭計控制住你,目的何在?」

  麥飛龍道:「她要奪取藏在武林金獅內的一個秘密。」

  終南一劍仙雙目一抬,瞿然道:「你說什麼?武林金獅有秘密?」

  麥飛龍道:「是的,據說武林金獅蘊藏著某一極有價值的秘密,而這個秘密,迄今為止只有美人幫主和病美人等少數幾個人知道。美人幫主參加競技大會,獨臂劍神之欲得武林金獅,目的全在於想奪取那個秘密,而不是要佔有武林金獅……」

  終南一劍仙追問道:「到底那秘密是什麼東西?」

  麥飛龍搖頭道:「弟子不知。」

  終南一劍仙面現疑惑道:「該武林金獅本派也曾保存六年,為師並未看出它有何秘密……」

  麥飛龍道:「師父不知道,所以才看不出,弟子相信金獅中必有其一極具價值的秘密,否則獨臂劍神也不會不惜拋棄一生名譽而欲得到它了。」

  孟三彥接口問道:「萬勁松現在人在何處?」

  麥飛龍道:「他可能已離開長安,但是否和水香蘭一起返回石門河,晚輩不大清楚。」

  孟三彥點點頭,道:「萬勁松這個人很難鬥,水若想染指武林金獅的話,只怕……」

  麥飛龍道:「晚輩覺得他這個人還不太壞,那天美人幫主要晚輩去年舉岳的家明訪暗查,晚輩曾當面要求他協助除去魚玄霞,他答應了,可惜他們三人力量單薄,終未能除去魚玄霞。」

  終南一劍仙目光一注道:「有這等事?他怎肯幫助你除掉魚玄霞?」

  麥飛龍道:「除掉魚玄霞對他有好處,因為魚玄霞一死,這世上就只剩下他和水香蘭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了。」

  終南一劍仙問道:「後來魚玄霞知道這件事麼?」

  麥飛龍道:「大概不知道。」

  終南一劍仙又負手踱來踱去,說道:「萬勁松既然會奪得武林金獅,現在可以不去理他,目前最要緊的是解決你的事……」

  孟三彥道:「有一個辦法。」

  終南一劍仙轉向他道:「孟大俠有何高見?」

  孟三彥道:「設法偷回入幫誓書和婚約書予以銷毀,這樣她,就無法再要挾令徒了。」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不錯,但她一定把那兩樣東西藏得很嚴密,只怕不易得手。」

  孟三彥道:「困難就在這裡,要想偷回那兩樣東西確非易事。」

  麥飛龍道:「師父,弟子還有一件要稟告您老……」

  終南一劍仙道:「何事?」

  麥飛龍道:「花鳳她……她……。」

  終南一劍仙眉頭一皺道:「有話就快說,不要吞吞吐吐!」

  麥飛龍道:「那天在長安,她告訴弟子說她已有……已有身孕了。」

  終南一劍仙神色大變道:「當真?」

  麥飛龍點點頭。

  終南一劍仙頓足道:「罷了!這真是作孽!這下如何是好?」

  孟三彥也很吃驚地問道:「她沒騙你麼?」

  麥飛龍苦笑道:「這種事如何能夠騙人?」

  孟三彥播搔頭道:「唉唉,有了孩子問題就大了,你縱能偷回婚約書予以銷毀,卻不能銷毀她肚子裡的那塊肉呀!」

  麥飛龍道:「所以晚輩已決定不偷回入幫誓書和婚約書。」

  終南一劍仙凝注他沉聲道:「你想怎樣?」

  麥飛龍垂頭道:「弟子要娶她為妻。」

  終南一劍仙一掌重重的擊在桌面上,厲聲道:「不行!」

  麥飛龍含悲道:「弟子對她並無一點情意,但她既然有了身孕,弟子實在有責任收留她」

  終南一劍仙又重重的拍了一掌,打斷他的話:「不行!你絕對不能娶她!你若娶她為妻,這一輩子就完了!」

  麥飛龍黯然神傷地道:「弟子亦知娶她為妻會痛苦一生,可是除此而外,弟子還有什麼辦法呢?」

  終南一劍仙衝口道:「你可以要那孩子,但不必娶她為妻!」

  麥飛龍苦然一笑道:「若是如此,弟子今後還能在江湖上行走麼?」

  終南一劍仙戟指他一字一字道:「你別忘了,你曾說要娶孟姑娘,而孟大俠也答應把女兒嫁給你,咱們武林人一言九鼎,你豈可反悔!」

  麥飛龍低頭無言。

  直到現在,他仍然深深愛著孟凡,但對於這件事情,他覺得不難解決,因為他和孟凡到底還沒有定聘,如果自己娶了花鳳,對孟凡只有歉,不必負任何責任。

  終南一劍仙忽聲道:「你說啊!你如何向孟大俠交代?」

  麥飛龍仍低頭不語。

  孟三彥擺擺手,笑道:「掌門人不必深責令徒了,他和小女的婚事只不過口頭說說而已,並無任何約定,如果他娶了花鳳,孟某人絕不怪他。」

  語聲微頓,繼笑道:「孟某人認為眼下急須解決的並非令徒的婚事,而是如何對付美人幫主,掌門人以為然否?」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神情漸漸冷靜下來,長嘆一聲道:「她使了這一絕招,已使我們無力抵抗,有什麼辦法對付她呢?」

  麥飛龍道:「師父只要下一道命令,就有各種辦法對付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