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劫後英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司空瑜道:「事情並未就此結束,三月中旬,也就是距武林競技大會還有四個月的時候,我們又收到第三封恐嚇信,結果情形相同!」

  麥飛龍問道:「對方又照樣殺了貴派的一個門下?」

  司空瑜頷首道:「是的,他們三人的首級都埋在山上,麥世兄若是不信,可去實地調查。」

  麥飛龍道:「對方連殺貴派三位門下,掌門人難道不能預作防範?」

  司空瑜冷笑道:「如何防範?敵暗我明,敝派藝滿離山的門下又有百多人,他們分散在各地,每三年才返山一趟,臨時要通知他們根本是不可能之享!」

  麥飛龍道:「後來呢?」

  司空瑜道:「不久,我們又收到第四封恐嚇信,又抓住了敝派門下,不過這次他們不要看武林金獅了,而要敝派退出武林競技大會,敝派若依言退出,那五個門下便可獲釋放。」

  麥飛龍道:「原來貴派退出第九屆競技大會竟是這個原因……」

  司空瑜神情激動地道:「敝派已經死了三人,足見對方說得出做得到,為了要救那五個門下的命,老夫只好答應退出了!」

  麥飛龍問道:「掌門人如何通知他們,表示原意接受他們的威脅的呢?」

  司空瑜道:「對方在紙上寫得很明白,說敝派如退出,可派人在山下豎一白旗。」

  語至此,探手入懷摸出四封信,遞給麥飛龍道:「前後四封恐嚇信都在這裡麥兄可以看一番,以證老夫所言非假。」

  麥飛龍接過信,一一取出看過,覺得筆跡與自己在競技大會上接到的恐嚇信相同,心中漸漸相信,當下把信還給他,說道:「掌門人請收下,晚輩相信了。」

  司空瑜收回信件,道:「現在你明白老夫為何要另鑄一隻假獅以代替真獅的原因了吧?」

  麥飛龍道:「掌門人知道對方將在武林競技大會上爭奪武林金獅,為了不原讓他們如願以償,故鑄假獅換下真獅?」

  司空瑜道:「是,老夫知道他們處心積慮要得武林金獅,必有不良企圖,所隊以決定換下真獅,先救回五個門下,再暗中進行偵查。」

  麥飛龍心知這只是一半理由,另一半理由是他們崆峒派不甘把「寶物」拱手讓人。

  當下也不說破,只說道:「掌門人這樣做實屬不智,至少交換下真獅之前,應該通知各派掌門人才對。」

  司空瑜「哼」的一笑道:「要是對方正是某一派的掌門人,你要老夫先通知他們,豈不弄巧成拙!」

  麥飛龍道:「後來對方有沒有釋放貴派五個門下呢?」

  司空瑜道:「有。」

  麥飛龍道:「他們知道為誰所擒麼?」

  司空瑜道:「不知道,他們都是在客棧中吃了摻有迷藥的食物而被迷倒的,醒來時人已在一間地牢中,後來對方要釋放他們時,先用黑布蒙住他們的眼睛,再用馬車載他們走了一天,所以自始自終,他們既不知為何人所擒,也不知被關禁之處是何地方。」

  麥飛龍道:「貴派那五位門下回來之後,掌門人就該把一切實情說給令師聽才是。」

  司空瑜道:「有兩個原因,使老夫決定保守秘密。」

  「什麼原因?」

  「第一:我們有我們的自尊,我們不想他派協助緝兇;第二:本指屆技大會獲得武林金獅的那一門派,便是我們懷疑而要偵查的對象,也即是說貴派與美人幫都有可能就是加害敝派的陰謀者,因此老夫豈能把一切實情告訴令師呢!」

  麥飛龍道:「這也就是貴派三番五次的要殺晚輩的原因?」

  「不錯!」

  「現在掌門人還懷疑敝派麼?」

  「貴派與美人幫之間,自然以美人幫的嫌疑較大,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在未獲元凶之前,老夫不能不懷疑!」

  「現在掌門人打算怎麼辦?」

  「事已至此,老夫只好接受你的條件了!」

  「掌門人可否立刻釋放苗姑娘?」

  「可以。」

  「何時去見家師?」

  「馬上就去。」

  「那只武林金獅呢?」

  「不在此處。」

  「在何處?」

  「埋在敝山上的一座墳墓中。」

  「掌門人願將它交給家師處理麼?」

  「老夫已一敗塗地,不願意也得願意了!」

  「掌門人請放心信任家師,敝派並非當初加害貴派之人。」

  司空瑜道:「你說美人幫主設下圈套陷害你,這是真的麼?」

  「是真的。她在酒中下了一種名『助情花』的淫藥,害得晚輩不克制而與花鳳發生了關係,又演出一幕『捉姦』的把戲,就在晚輩心神慌亂的情況下,強迫晚輩簽了一張入幫誓書及婚約書。」

  「何謂入幫誓書?」

  「她要晚輩加入美人幫做她們的護花使者,用意在使晚輩尋獲武林金獅時,不得不先交給她,讓她奪取金獅的秘密。」

  「不然她就要指控你強xx花鳳?」

  「正是。」

  「現在你要老夫如何處置花鳳姑娘?」

  「等掌門人見到家師說明一切之後,再放她回去,最重要的千萬不能讓她知道晚輩已發現你們之事。」

  「好,那麼小徒舒鳴宇呢?」

  「要等貴派交出武林金獅之後,他便可立獲釋放。」

  「你要和老夫等人一起下山麼?」

  「不,晚輩先與苗姑娘下山,掌門人等一兩天不妨。」

  「你要老夫先去終南見令師,或先返敝山掘武林金獅之後再攜帶武林金獅一起見令師?」

  「先去見家師較妥!」

  「好,老夫這就叫他們把苗姑娘放出來。」

  黑美人苗夜珠是個十七八歲的姑娘,無論容貌或身段,都美到了極點,只可惜皮膚黑得出奇,但黑並未使她嬌麗的臉黯然失色,反而給她一種奇特之美,看來很討人喜歡。

  她被帶入廳上時,宛如出來見客的千金小姐,舉正文雅而略帶嬌羞。

  司空瑜一指麥飛龍向她說道:「這位是終南派的麥飛龍他來救你回去。」

  黑美人苗夜珠望著麥飛龍,臉上佈滿了驚奇之色。

  麥飛龍向她拱手一禮道:「姑娘便是『黑美人苗夜珠』沒錯吧?」

  黑美人苗夜珠微微一點螓首,很驚訝的問道:「你怎知我在這裡了」

  麥飛龍答道:「姑娘是聰明人,應知在下是怎樣找來的。」

  黑美人苗夜珠一哦,東張西望地道:「他在那裡?」

  麥飛龍道:「他不在此地,姑娘請隨在下下山,過幾天便可與他相見。」

  黑美人有些不悅道:「他為何不親來救救我?」

  麥飛龍道:「他受在下之託,帶一個金身怪人走了。」

  黑美人望望司空瑜又望望他,問道:「你們擒住了他們一個人?」

  麥飛龍微笑道:「是的,這就是今天姑娘能夠獲得釋放的原因。」

  黑美人明白了,道:「裡面還有那位昨夜和你同時被擒的花姑娘呢?」

  麥飛龍道:「不要緊,她過幾天便可獲釋,姑娘就請隨在下下山如何?」

  黑美人點點頭忽然轉對司空瑜伸手道:「拿來!」

  司空瑜一怔道:「什麼?」

  黑美人道:「我的三朵花!」

  司空瑜恍然一哦,立刻轉向廳外喊道:「裘倫,快把苗姑娘的三朵花拿來還給人家!」

  裘倫應聲走入,取出三朵黑牡丹,交還黑美人,強笑道:「黑姑娘年輕貌美,實不該使用這種淬毒暗器……」

  那是用鐵打造的牡丹花,很精美,也很黑!

  黑美人一把奪回,揣入懷裡,白他一眼道:「不用你管!」

  她接著回對麥飛龍嫣然一笑道:「麥飛龍,我們走吧!」

  麥飛龍於是向司空瑜抱拳一禮,便與黑美人一起走出宅院,循著羊腸小徑下山而來。

  兩人越過一座山頭,走上一條較為寬坦的山路,黑美人回頭不見有人跟蹤,立即問道:

  「他帶著金身怪人去了何處?」

  麥飛龍低聲道:「終南山。」

  黑美人道:「不會有危險吧?」

  麥飛龍道:「不會,我教他走一條舊路,那條舊路現在知道的人不多。」

  黑美人道:「是步行還是坐車?」

  麥飛龍道:「坐車。」

  黑美人笑道:「那還好,要帶一個步行走到終南山,那可吃不消!」

  麥飛龍掉頭望望,提醒她道:「咱們還沒走出山區,姑娘說話小聲一點。」

  黑美人一嗯,轉問道:「你們是不是循著我留下的記號,找到他們的?」

  麥飛龍道:「正是,我和丁兄走到宅外附近,剛好看見一個金身怪人走出來,丁兄使用彈弓打中全身怪人的穴道。」

  當下,把經過情形述了一遍。

  黑美人笑道:「我跟蹤到山上時,不慎被他們發現,他們三人合力圍捕我,我不敵被擒,還好他們不知我還有一個同伴,也不知我沿途留下記號,要是他們知道我留下記號,一定不敢留在那座別莊之中。」

  麥飛龍道:「他們沒有打你?」

  黑美人道:「沒有,他們問了我半天,我只說在路上發現他們的形跡,一時好奇,故跟上去瞧瞧。」

  麥飛龍道:「他們知不知你是『光頭婆婆尹三花』的女徒?」

  黑美人道:「知道,我告訴他們了,你若見到我師父,千萬不可喊她『光頭婆婆』,她最痛恨人家叫她『光頭婆婆』了!」

  麥飛龍道:「是是,在下一時失言,請姑娘海涵。」

  黑美人道:「你在我面前這樣說不妨,若在她面前說出『光頭婆婆』四個字,她非割下你的舌頭不可!」

  麥飛龍吐吐舌頭道:「是是,在下不敢。」

  黑美人道:「上次黑乖乖也是一時不小心,在她面前說出了『光頭婆婆』四個字,就被她摑了幾個耳光,若非見他和我一樣長得黑,愛屋及烏,後果真是不堪想像。」

  麥飛龍道:「令師所以有這麼一個綽號,是不是因為她沒有頭髮?」

  黑美人道:「正是,她的頭髮都掉光了。」

  麥飛龍道:「怎麼掉的呢?」

  黑美人道:「她愛漂亮,年輕時候拼命梳頭,一天到晚梳個不停,結果把滿頭秀髮梳光了。」

  麥飛龍笑道:「原來如此……」

  黑美人道:「自從頭髮掉光之後她的脾氣也變得很暴躁,誰要向她頭上看一眼,她就打人!」

  麥飛龍道:「哦……」

  黑美人道:「他們是誰?」

  麥飛龍一怔道:「誰?」

  黑美人道:「我說那三個金身怪人呀!」

  麥飛龍「哦」了一聲道:「他們是崆峒派的人,剛才跟你說話的那位老人,便是崆峒派掌門人司空瑜。」

  黑美人吃驚道:「他們為什麼要扮成那種怪模怪樣的金身怪人呀?」

  麥飛龍道:「為了要破壞我們追查武林金獅的行動,因為他們就是竊獅之人!」

  黑美人驚詫不置,道:「原來他們就是竊獅賊,真想不到啊!」

  麥飛龍道:「這次找到竊獅賊,全虧姑娘你的幫忙,若非你沿途留下記號,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他們,迫使他們俯首認罪呢。」

  黑美人很高興,笑道:「我和黑乖乖適逢其會,算不了什麼。」

  兩人邊談邊行,不覺已走出山區,黑美人住足問道:「如今我們到那裡去呀?」

  麥飛龍道:「當然跟我去終南,我有責任保護你,而你……你不是要見丁兄弟麼?

  我們到達終南山時,他們可能已在山上了。」

  黑美人羞笑道:「走路去還是坐車去?」

  麥飛龍道:「姑娘能不能騎馬?」

  苗姑娘道:「可以,你有馬?」

  麥飛龍道:「有,在那座古剎外面,我們這就順路去牽它出來。」

  一路無事。

  次日晌午時分,他和黑美人苗夜珠回到了終南山。

  綿亙八百餘里的終南山,山勢嶺嶺雄奇,濃蔭蔽天匝地,山中多道觀,是修道者最理想的清靜之地。

  黑美人側身坐在馬鞍上,讓麥飛龍牽馬徐行,一路覽山中景色,愉快地道:「你們終南山真不錯,比我師父隱居的王屋山要美麗多了。」

  麥飛龍笑笑道:「你要喜歡,可在山上多住幾天。」

  黑美人道:「就怕黑乖乖不願意,他有『乖乖』之名而無『乖乖』之實,每到一處,頂多呆一天就要走了,真叫人掃興。」

  麥飛龍笑問道:「在下何時可以吃到你們的喜酒呀?」

  黑美人低首羞笑道:「哼,我才不嫁給他呢,他老是欺負我……」

  麥飛龍哈哈笑道:「姑娘這不是真心話吧?前天丁兄發現你被擄時,急得團團轉,好象熱鍋上的螞蟻你若不嫁給他,他一定很痛苦!」

  黑美人羞答答一笑,道:「好了,別談他了,貴派到底還有多遠呀?」

  麥飛龍道:「不遠,轉過前面那座山峰,就到了。」

  轉過山峰,一片巍峨嶄新的樓閣莊院已現在他們眼前了!

  黑美人叫道:「哇!好漂亮!」

  麥飛龍道:「是新建的,舊的都拆掉了。」

  兩人來到牌樓下,已有一老者迎出,笑瞇瞇道:「飛龍賢侄,您回來啦!」

  麥飛龍離山已有半年,對重返終南派的人一個不識,當下不敢失禮,深施一禮道:「請恕弟子眼拙,這位師叔是……」

  老者拂髯笑道:「老夫巢劍海,昔為本派三劍客之一,人稱『有情劍客』的便是!」

  麥飛龍再施一禮道:「原來是巢師叔,弟子常聽家師提起您老呢。」

  說到這裡,一指坐在馬上的黑美人道:「這位是尹三花老前輩的愛徒,苗夜珠姑娘。」

  有情劍客巢劍海聽了有些驚奇地,點頭回禮道:「歡迎姑娘駕臨敝派,姑娘也是美人幫的人麼?」

  黑美人道:「不,我不是!」

  麥飛龍聽他不明黑美人的來歷,不禁詫異道:「巢師叔,黑乖乖丁順還沒到麼?」

  有情劍客巢劍海一怔,說道:「誰是黑乖乖丁順?」

  麥飛龍道:「就是逍遙翁越雲林的徒弟呀!弟子託他帶一個人回山,莫非尚未到達?」

  有情劍客搖頭道:「沒有,沒有,這幾天只來一位『半瞎子孟三彥』,沒有第二個客人來過。」

  麥飛龍一聽『半瞎子孟三彥』來了,心中一喜,急問道:「他還在吧?」

  有情劍客道:「還在。」麥飛龍道:「他女兒孟凡姑娘有沒有同來?」

  有情劍客道:「沒有。」

  麥飛龍聽了很失望,道:「這樣看來,孟大俠還沒尋著他女兒……」

  有情劍客道:「是的。來,巢叔領你們去見掌門人苗姑娘請!」

  黑美人於是下馬跟隨他們進莊,她聽到心上人尚未到達,登時憂心忡忡,這時一面走一面說道:「麥飛龍,他怎麼還沒到呢?」

  麥飛龍安慰道:「別急,可能在路上有些耽誤,最遲今天入夜一定會到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