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真相初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是的。」

  老僕人顯然認為除去崆峒派的人外,不會有外人找到此處,故未再懷疑,忙道:「好的,你請進來坐,待老漢夫為你通報。」

  他領著麥飛龍入宅,請麥飛龍在前廳坐下,獻上一碗茶後,即入內而去。

  崆峒派掌門人和葛錦鴻,李天義,裘倫及一位文儒打扮的老人坐在內廳上,大家正在交談……

  老僕人入廳向司空瑜行了一禮,報告道:「掌門人,您的一位門下找您來了。」

  司空瑜面色一動,注目問道:「誰?」

  老僕人道:「是您老的門下」。

  司空瑜道:「叫什麼姓名?」

  老僕人道:「他沒有報上姓名,是個中年人,滿面虯髯,說要見您呢?」

  司空瑜眉頭微皺,目中精芒立現,面現疑色道:「奇怪,誰會知道老夫在此?」

  老僕人登時露出恐慌之色,惶聲道:「難道,……難道他不是您老門下?」

  司空瑜眼皮一抬,便慍聲問道:「他說要見老大?」

  老僕人道:「是啊!」

  司空瑜道:「你怎麼回答的?」

  老僕人道:「老奴已請他在前廳坐候,說要進來通報您老。」

  司空瑜沉思片刻,轉對一旁的葛錦鴻說道:「師弟,你出去看看!」

  擎天一劍葛錦鴻應聲而起,手在劍柄上按了按,即步出內廳,往前廳走來。

  來到前廳外面,他放輕腳步,悄無聲息的靠近廳左的一扇窗下,由紙窗的小破洞望人,一看坐在廳上的是個素不相識的虯髯大漢,面色微微一變,眉頭連連打結,沉思良久之後,才舉步轉到廳門前,跨了進去。

  麥飛龍連忙站起,抱拳道:「原來是葛老前輩,在下有禮了。」

  擎天一劍葛錦鴻一聽對方竟能一口道出自己的姓,心中更是七上八下,但仍不失風度的還了一禮,說道:「不敢,敢問尊駕遺姓大名?到此有何見教?」

  麥飛龍道:「在下有事欲與貴派掌門人相商,盼為引見是幸!」

  擎天一劍葛錦鴻見他不肯報出名兒,甚感不快,面容一凝道:「尊駕不能先報個萬兒讓葛某人聽聽麼?」

  麥飛龍說道:「見到司空掌門人時,自當奉告。」

  葛錦鴻聲調漸冷,問道:「尊駕何事要見敝派掌門人?」

  麥飛龍微笑道:「這個也等見到司空掌門人的時候再說!」

  葛錦鴻不停的打量著他,神色冷峻地道:「尊駕若不先說清楚,不能見敝派掌門人!」

  麥飛龍笑道:「在下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司空掌門人商量,葛老前輩如此說,在下告辭了!」

  說道,移步欲出。

  葛錦鴻冷冷道:「且慢!」

  麥飛龍一笑住足,道:「怎麼啦?」

  葛錦鴻道:「尊駕怎知敝派掌門人在此?」

  麥飛龍道:「在下不僅知道司空掌門人在此,而且知道除葛老前輩之外,還有李天義,裘倫,舒鳴宇三位!」

  葛錦鴻面色變了變,說道:「好,請稍候片刻,我去請敝派掌門人出來與尊駕相見!」

  語畢,出廳而去。

  不一會,司空瑜到了!

  跟在他後面的還有葛錦鴻、一個文儒老人、李天義、裘倫四人。

  麥飛龍見司空瑜入廳,抱拳施禮道:「在下參見司空掌門人!」

  司空瑜點頭答禮,神色不定的問道:「尊駕大名如何稱呼?欲見老夫何事?」

  麥飛龍不答,舉手把假眉假髯揭下,然後拿出汗巾在臉上擦起來。

  俄頃,恢復了本來面目。

  司空瑜一見之下,神色速變,衝口道:「是你麥飛龍?」

  李天義和裘倫一看來者竟是麥飛龍,迅既撥出兵刃,緊緊守住廳門。

  麥飛龍卻面不改容,鎮靜的笑道:「是的,晚輩有件事情要同掌門人商量商量……」

  司空瑜像是一隻被人抓住尾巴的狐貍,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驚愕了好半天,才以顫慄的聲音道:「你……你知老夫在此?」

  麥飛龍含笑道:「這個問題,現在已不重要,晚輩希望掌門人能夠面對現實,和晚輩談些有用的。」

  司空瑜很狼狽,舉袍抹去急出來的冷汗,問道:「你要談什麼?」

  麥飛龍道:「晚輩有三個要求。第一:請立即釋放黑美人苗夜珠;第二:請將貴派侵占武林金獅的目的說給晚輩聽聽;第三:請將武林金獅交出,並與晚輩一道去見家師!」

  司空瑜面如土色,啞聲地道:「你……你都知道了?」

  麥飛龍道:「不錯,早就知道了。」

  司空瑜額頭上又冒冷汗,顯見其內心的驚震,搓了搓手又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麥飛龍道:「我查出房德聲是被人用鐵蓮子打中死穴而死的除了貴派之外,誰有理由殺害他呢?」

  司空瑜道:「你又怎麼找到此處?」

  麥飛龍微笑未答。

  司空瑜心慌意亂的來回踱了幾步,又注目問道:「美人幫也知道了麼?」

  麥飛龍道:「她們如今只猜到七八分,還未確知究竟。」

  司空瑜又踱了幾步,忽然一改慌亂之態,立定腳步,沉容冷笑道:「你怎敢單獨到此地來?」

  麥飛龍朗道:「掌門人是要殺晚輩麼?」

  司空瑜陰森一笑道:「美人幫既不知道金身怪人便是本派之人化妝的,而且你小子還未回到終南將真相告之令師,所以……」

  麥飛龍接口笑道:「所以,掌門人只要將晚輩擊殺了,仍可保住秘密,是不?」

  司空瑜笑道:「不錯!」

  麥飛龍仰頭哈哈大笑起來。

  司空瑜面色一變道:「你笑什麼?」

  麥飛龍笑道:「我笑掌門人太不識好歹,晚輩既敢單獨到此,難道還會懼怕被殺不成麼?」

  司空瑜沉聲道:「別忘了花鳳尚在老夫手中,老夫已知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不怕她遇害?」

  麥飛龍冷冷道:「掌門人好像沒有聽清楚,方才晚輩只是要求釋放苗姑娘,並未要求釋放花鳳!」

  司空瑜一怔道:「你不想被救她?」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司空瑜道:「為什麼?」

  麥飛龍說道:「希望掌門人先來個祕密交易,掌門人若肯答應,也許多少可挽救貴派的聲譽。」

  司空瑜道:「什麼交易?」

  麥飛龍道:「掌門人請先接受晚輩兩項請求,然後再談交易吧!」

  司空瑜搖頭道:「不,你先說明怎樣交易,老夫認為可以接受,立即釋放苗姑娘,並將老夫侵占武林金獅的原因告訴你!」

  麥飛龍笑笑道:「其實晚輩所謂的交易,對貴派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司空瑜道:「你快說吧!」

  麥飛龍道:「掌門人該已知悉美人幫主及病美人都對武林金獅壞有野心,企圖奪取蘊藏在武林金獅身的一個秘密?」

  司空瑜點頭道:「知道!」

  麥飛龍道:「晚輩不願他們得手,故希望掌門人自動向家師自首,把武林金獅交給家師,而不要透露他們被晚輩拆穿真面目之事。」

  司空瑜道:「理由何在?」

  麥飛龍道:「美人幫主為達目的,設了圈套害了晚輩,使晚輩不得不聽她驅策,她嚴令晚輩找到武林金獅時,要先交給她,讓她取出該『秘密』之後,才可交由敝派保存,晚輩覺得不能讓她取得該『秘密』,故希望掌門人以自首的姿態去見家師,不要說是被晚輩偵破的,這樣美人幫主便不能加害晚輩。」

  話聲一頓,又道:「掌門人若願接受,對敝派也有好處,武林同道若聽到掌門人自行投案,必會原諒你們過去的行為。」

  司空瑜問道:「美人幫主設下了什麼圈套陷害你?」

  麥飛龍道:「她在酒中下藥,使晚輩幹下了一件不名譽之事。」

  司空瑜笑道:「老夫明白了!」

  麥飛龍道:「掌門人意下如何?」

  司空瑜道:「老夫要門下商量商量。」

  他轉身向擎天一劍葛錦鴻和李天義,裘倫招招手,便向廳外走去。

  葛錦鴻,李天義,裘倫三人立即跟出。

  只有那文儒老者站在廳上未動,他顯然不明白剛才之事,聽了麥飛龍與司空瑜的一番對話,一臉驚疑困惑之色。

  麥飛龍見到司空瑜他們四人出去之後,使向他一揖道:「這位老丈莫非是舒鳴宇的令尊麼?」

  老人頷首道:「是的,老朽舒道樞,小哥是那位高人的門下?」

  麥飛龍道:「小可是終南門下。」

  舒道樞一哦,道:「貴派與崆峒派到底有何過節?」

  麥飛龍笑道:「沒有任何過節!」

  舒道樞道:「那麼」

  他剛說到這裡,司空瑜已出現於廳門口,向他招了招手,道:「舒兄請出來一下,司空某人有事奉商。」

  舒道樞應了一聲,隨即舉步走出去了。

  他和司空瑜才在廳外消失,擎天一劍葛錦鴻及李大義,裘倫三人便仗劍而入!

  三人面帶殺氣,緩步迫進!

  麥飛龍在司空瑜喊出舒道樞時,料到他們要用武力對付自己了,故毫不感到意外,哈哈一大笑道:「真妙,貴派以為殺了我麥飛龍就能解決一切問題麼?」

  擎天一劍葛錦鴻面上跳動著殺氣,嘿嘿悍笑道:「不錯,美人幫不知你找到了我們,令師也不知你找到了我們,迄今為止,只有你一人知道金身怪人是我們化妝的,所以只須殺了你,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麥飛龍仍不拔劍備戰,朗笑一聲道:「好主意!可是你們之中好像少了一個舒鳴宇吧?」

  葛錦鴻道:「他有事下山去了。其實也用不了他,單憑老夫一人就足夠打發你了!」

  麥飛龍笑道:「不錯,他此時已到了山下,你們要追也追不及了!」

  葛錦鴻面色微變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道:「我說我死在這裡,總會有人為我償命,我不會白死的。」

  葛錦鴻臉上開始變化,殺氣漸漸消失,代之而起的是震驚和疑惑,喝道:「快說,你把舒鳴宇怎麼樣了?」

  麥飛龍道:「別著急,他暫時還死不了,在未讓家師見到他之前,我們怎能讓他死呢?」

  葛錦鴻厲聲道:「你是說你們擒住了我師姪舒鳴宇?」

  麥飛龍笑道:「要不然,我吃了豹子膽也不敢來見貴派掌門人呀!」

  葛錦鴻道:「誰叫你擒他的?」

  麥飛龍冷冷道:「抱歉,這是個秘密,恕不奉告。」

  葛錦鴻道:「你胡說的吧?」

  麥飛龍道:「信不信由你們,你們要動手,請便!」

  葛錦鴻氣餒了,便向分立左右的李天義和裘倫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看住麥飛龍,他自己則隨即退了出去。

  不用問,他是要去和掌門人商量對策。

  須臾,司空瑜入廳來了。

  他的臉色比剛才更為蒼白,向李、裘二人一揮手,道:「你們出去!」

  李、裘二人躬身應是,立即收劍退了出去。

  司空瑜慘笑道:「麥飛龍,你真厲害!」

  麥飛龍一揖道:「掌門人言重,小可自覺沒有做出甚麼傷天害理之事。」

  司空瑜問道:「你但說不妨,是誰幫助你擒住小徒的?」

  麥飛龍道:「是誰幫助晚輩,實無關重要,最重要的是令徒已在我們手中!」

  司空瑜道:「你們打算將小徒帶去終南了?」

  麥飛龍搖頭道:「不,令徒不會直接被送去終南,他將被囚禁在某地,然後我們會通知家師去看他,這樣才不怕被人攔截搶救。」

  司空瑜像是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的跌入椅中,長嘆一聲道:「罷了!罷了!」

  麥飛龍打蛇隨棍上,立刻問道:「掌門人為何要侵吞那只武林金獅?是不是也知道武林金獅蘊藏一個極有價值的秘密?」

  司空瑜搖了搖頭,有氣無力地說道:「不,老夫決定侵吞武林金獅,可以說是完全出放一時的負氣……」

  麥飛龍道:「怎麼說?」

  司空瑜道:「敝派在參加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之前,有個神秘人物上崆峒求見老夫,那神秘人物年約四旬,面戴著人皮面具……」

  說到此處,突然面容一正,目注麥飛龍凝聲道:「老夫現在說的,句句是實話,希望麥世兄能夠相信!」

  麥飛龍點頭道:「掌門人請說吧!」

  司空瑜道:「那神秘人物見到老夫時,提出了一個要求,說他想鑄造一個武林金獅玩玩,要求讓他看看武林金獅,當時老夫因見他來路不明,乃出言拒絕,他見老夫不允,繼之施以賄賂,說只要讓他看看武林金獅,願贈送百兩黃金為謝,老夫聽了更加起疑,認為他要看武林金獅必有不良企圖,故仍嚴詞拒絕,他也再未糾纏,即行下山而去。」

  「可是三天之後,老夫收了一封恐嚇信,文中竟稱敝派有一門下,『雲中燕洪騰榮』落在他們手中,威脅老夫讓他們觀看武林金獅,否則將殺害洪騰榮……」

  他說到這裡,長長嘆了一聲。

  麥飛龍道:「掌門人沒答應?」

  司空瑜嚷道:「你說我們能答應麼?我們若向對方屈服,答應讓對方看武林金獅,消息一旦傳開,敝派還有甚麼臉再見武林同道?」

  麥飛龍道:「不錯,事關貴派榮辱,的確不能接愛對方的要求。」

  司空瑜道:「於是過了兩天,老夫收到了一個盒子,打開一看,盒中赫然是個血淋淋的人頭洪騰榮的人頭!」

  麥飛龍道:「對方提出要脅時,洪騰榮是在山下還是在江湖上?」

  司空瑜道:「在江湖上。」

  麥飛龍道:「事情發生之後,掌門人有沒有進行追究?」

  司空瑜苦笑道:「又不知他是何許人,如何進行追究呢?」

  麥飛龍點點頭,又問道:「後來呢?」

  司空瑜道:「一月之後,老夫又接到一封恐嚇信,說他們又抓了敝派一個門下,限令敝派於次日將武林金獅抬到山下一間古廟中,否則便又要殺害敝派那個門下,這要求更是荒唐!

  老夫自然不能答應,於是第三天我們又收到了一顆人頭!」

  麥飛龍道:「可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