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意外收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乖乖道:「只怕有些偏差,咱們再回頭去仔細看看那個記號如何?」

  麥飛龍自然不反對,兩人於是又回到最後看見的記號前,仔細的察看著,但看來看去,覺得方向並無錯誤,黑乖乖便道:「咱們再走一次看看,你看左邊,我看右邊……」

  於是,兩人又照前頭指示向上爬,並注意蒐視,但找到原處山腰,竟未發現任何記號!

  黑乖乖更加不安,道:「不好,必是她跟蹤到這山上時,被那些金身怪人發現而遭擒了!」

  麥飛龍問道:「苗姑娘身手如何?」

  黑乖乖道:「很不錯,她是『光頭婆婆尹三花』的徒弟。」

  麥飛龍也聽說過「光頭婆婆尹三花」這個女人,知道她是黑道上極有名氣的一個「魔婆」,心中不禁吃驚道:「哦,原來她是『光頭婆婆尹三花』之徒……」

  黑乖乖有點難為情道:「她出身雖然不正,但她很能潔身自愛,絕不象她師又那樣胡作胡為。」

  麥飛龍見他面有窘色,忙道:「劣竹出好筍,小弟相信!」

  眉頭一皺,接著道:「苗姑娘身手既然不錯,在被金身怪人發現時,一定會和他們動上手,可是附近似無打鬥的跡象……」

  黑乖乖道:「咱們四下找找看如何?」

  麥飛龍點頭道:「好,你找下邊我找上面。」

  兩人立即分頭找尋,麥飛龍向上爬,在附近樹體中找了一遍,只找到了一件東西。

  一條香帕!

  它被掛在一珠矮樹的枝頭上,正在迎風飛舞!

  麥飛龍一看,就認定它必是「黑美人苗夜珠」之物,當即轉身奔下,低聲喊道:「丁老弟,丁老弟……」

  黑乖乖在山腰下的樹林內應聲道:「小弟在此,麥兄請過來看看,這裡似有打鬥的痕跡!」

  麥飛龍飛步奔至,只見黑乖乖正在樹下察看一些斷技,乃趨前問道:「是被兵器砍下來的麼?」

  黑乖乖拿起一截斷枝道:「不錯。你看斷口很平,顯然是被利器砍下的。」

  麥飛龍道:「那三個金身怪人身上均帶著劍,苗姑娘有沒帶兵器?」

  黑乖乖搖頭道:「沒有,她只帶著三朵花。」

  麥飛龍四下看了看,見地上枯葉甚亂,還有幾個明顯的腳印,點頭道:「沒錯了,苗姑娘曾在此處與對方發生搏鬥,後來不敵被擒!」

  黑乖乖面色一變道:「不是不敵而逃?」

  麥飛龍道:「恐怕不是,金身怪人絕不肯讓她逃掉。我在上面找到一條香帕不知是不是她的?」

  黑乖乖驚問道:「在哪裡?」

  麥飛龍轉身縱起,道:「跟我來!」

  兩人來到上面樹林中,麥飛龍一指掛在枝頭上的香帕,說道:「就是這個,你看是不是苗姑娘的東西?」

  黑乖乖拿下香帕一看,叫道:「一點不錯,這是她的東西啊!」

  麥飛龍道:「它掛在樹枝上而非掉在地上,可知是她在被擒帶上山時,故意留下來的。」

  黑乖乖顯然深愛「黑美人苗夜珠」,現在一知她被金身怪人擒去,登時心慌意亂,惶然道:「這怎麼辦?他們會不會殺死她?」麥飛龍道:「大概不會,他們若要殺她,就會在當時下手,不會將她帶去別處再下手的。」

  黑乖乖聽了,稍為安心,問道:「現在咱們怎麼辦?」

  麥飛龍道:「尋上去看看,也許她會沿途扔下一些東西。助咱們追蹤。」

  黑乖乖道:「對,咱們快上去!」

  於是,兩人繼續向山峰上爬,一邊爬一邊找,爬過一座山頭,卻無任何發現!

  黑乖乖急得跳腳,道:「罷了,原想救人,誰知反丟了一人!如今又不知他們循向何處,如何去追呢?」

  麥飛龍道:「別急,你看那是什麼!」

  說著,舉手指向對面一座山峰。

  黑乖乖循著他的指示舉目望去,茫然道:「你看到了什麼?」麥飛龍道:「你看對面那座山峰的峰腰間,好像有一座宅院看見了沒有?」

  不錯,距離雖在百丈以外,但只要仔細看,就可看出山林掩映間,有一座巨大的宅院!

  黑乖乖看見了,不由精神一振道:「那會是金身怪人著腳之處麼?」

  麥飛龍點頭道:「很有可能,他們登上這座山必有其目的,而這山中剛好有一座宅院,所以很可能就是他們落腳之處!」

  黑乖乖喜道:「那咱們快去!」

  說畢,便要飛衝下去。

  麥飛龍拉住他,說道:「別慌,慢慢的來,假如他們真在那座宅院裡,那麼咱門要對付的就不止是三個金身怪人了,所以咱們必須悄悄行動,不能先被對方發現。」

  黑乖乖一想不錯,立時冷靜下來,道:「你是說要等夜間再過去?」

  麥飛龍道:「咱們先掩到近處去看看,再見機行事吧。」

  黑乖乖點頭稱是,兩人於是小心翼翼的走下山頭,利用樹林掩護身形,慢慢的向對峰峰腰上的宅院欺去。

  放近到距離宅院二十丈之一處,兩人就不敢再進,躲在一叢野草裡面。

  麥飛龍低聲道:「先在這裡等一會看看,假如宅中有人,而且正是那些金身怪人的話,他們必會出來巡視。」

  黑乖乖點點頭,也低聲道:「如證實是他們,麥兄打算怎麼乾?」

  麥飛龍沉思有頃,微笑道:「你知道,我很想知道那些金身怪人的身份來歷,所以假如苗姑娘暫時沒有危險,倒不必急急將她救出……」

  黑乖乖道:「麥兄的意思……」

  麥飛龍道:「我的意思是:假如那金身怪人確在那座宅院中,而他們又無意立刻下手殺害苗姑娘和花姑娘的話。咱們就先暗中查明他們的姓名來歷,然後再動手救人。」

  黑乖乖說道:「麥兄對他們的來歷,毫無所知麼?」

  麥飛龍道:「已猜到一些,但在未獲確鑑證據之前,不便說出來。」

  黑乖乖道:「要知他們是誰,唯一的辦法便是設法擒下他們一個!」

  麥飛龍道:「對,但這說來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除非……」

  黑乖乖追問道:「除非怎樣?」

  麥飛龍道:「除非正巧有個金身怪人走到咱們身邊來,咱們便可出其不意」

  說到這裡,陡地住口,目中亮起一片光芒!

  因為,他聽到有腳步聲朝這邊走過來!

  黑乖乖也聽到了,他連忙由懷中摸出一副彈弓,再由地上撿起了一顆小石子,準備用彈弓襲擊來人。

  麥飛龍一看他還玩彈弓,覺得有趣,乃指了指自己的軟麻穴,示意他要打就打來人的軟麻穴。

  黑乖乖點頭表示明白。

  「沙,沙,沙……」

  來人的腳步聲和衣衫拂過樹枝的聲音,漸漸的近了!

  黑乖乖探頭窺視,似是看見了來人,立時拉滿彈弓,瞄得真準,鬆了指,「拍!」

  的一聲,打了出去。

  「啊哎!」

  一聲驚呼,接著是「蓬!」然一響,顯然來人已中石倒下了!

  麥飛龍立即飛步竄出,一見來人正是一個金身怪人,心中大喜,如獲至寶的疾撲上前,壓住對方的身子,同時用手掌蒙住對方的口,阻止他聞聲而呼救。

  黑乖乖緊跟而至,低聲道:「先點他啞穴,把他帶到草叢裡來再說!」

  麥飛龍依言駢指疾下,點了對方的啞穴,然後將對方抱起,縱回草叢中。

  黑乖乖望望十幾丈外那座宅院,不見有人聞聲奔出,才轉回草叢中,輕笑道:「這真叫無巧不成書,說曹操,曹操就到!」

  麥飛龍低問道:「有沒有人趕出來?」

  黑乖乖搖頭道:「沒有。」

  麥飛龍道:「此地距宅院太近,不大安全,咱們莫如帶他退到山腳下,再審問他如何?」

  黑乖乖點頭道:「好!」

  麥飛龍於是又將金身怪人抱起,提輕腳步往山腳下走去,黑乖乖則隨後保護……

  兩人很快就走到山腳下,進入一片密林之中,麥飛龍把金身怪入拋落地上,笑道:「好了,在這裡問他,不怕他開聲呼救了。」

  黑乖乖在金身怪人身邊蹲下,摸摸他金光閃閃的身子,嘖嘖稱奇道:「這是什麼衣衫呀?」

  麥飛龍道:「可能是某種獸皮做成的,再在外面塗上一層金粉,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黑乖乖摸出一把匕首,笑道:「咱們先來看看他的廬山真面目!」

  說畢,用刀尖挑破金身怪人頸部的金皮,再用於往上撕開,一聲裂帛之後,金身怪人的面部整個顯露出來了!

  竟是個年僅二十餘歲的青年!

  麥飛龍一見之下,心頭微震,「哼!」的冷笑一聲道:「原來是你!」

  黑乖乖卻不認識,始頭問道:「麥兄,你認識此人?」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

  黑乖乖道:「他是誰?」

  麥飛龍沉聲道:「姓舒名鳴宇,崆峒派司空掌門人的嫡傳弟子!」

  黑乖乖瞪大眼睛。

  驚望舒鳴宇失聲道:「我的天,竊去武林金獅之人,原來就是崆峒派!」

  麥飛龍冷笑道:「我在兩天前就已知道竊獅賊是他們崆峒派了,只是沒有得到有力證據,不便馬上公開罷了。」

  黑乖乖迷惑地道:「哦,麥兄在兩天前就已知道了?」

  麥飛龍道:「不錯,他們崆峒派偽稱武林金獅被竊,不得已而托長安金山樓的著名金匠房德聲另鑄一隻假的以代替,我和美人幫的勝雪紅就去找房德聲詳細盤問,並請他再鑄一隻小武林金獅,暗中派人監視,要看他能不能只憑記憶鑄出幾可亂真的武林金獅來,此事為他們崆峒派所悉,便派人將房德聲暗殺,房德聲的兒子不知,以為其父是中風而死。我們一查出房德聲是被人暗殺身亡,就知是他們崆峒派幹的,因為只有他們崆峒派才有理由要殺人滅口!」

  他說到此處,蹲身下去,運掌拍開舒鳴宇的啞穴,並立即撥出長劍接在他咽喉上,嚴峻地道:「舒鳴宇,你若開聲呼救,我就一劍割下你的頭!我帶你的腦袋回去,一樣可以證明你的身份!」

  舒鳴宇的面色蒼白,但神情很冷漠,閉口不言。

  麥飛龍道:「舒鳴宇,說,苗姑娘和花姑娘怎麼樣了?」

  舒鳴宇仍不答。

  麥飛龍冷笑道:「你們已經一敗塗地了,還不快據實招出來?」

  舒鳴宇又沉默了半晌,才開口冷冷道:「她們正在那宅院中。」

  麥飛龍道:「你們有沒有傷害她們?」

  舒鳴宇道:「沒有。」

  麥飛龍冷哼一聲道:「她們被你們關禁在宅中的何處?」

  舒鳴宇道:「不知道!」

  麥飛龍嘿嘿冷笑道:「不知道?」

  舒鳴宇道:「不知道!」

  麥飛龍怒道:「你可是想吃吃苦頭?」

  舒鳴宇冷冷一笑道:「我死都不怕,還怕吃苦頭麼!」

  麥飛龍一哼,說道:「你不怕死,並不能挽救你們崆峒派的名譽,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說出的好!」

  舒鳴宇又閉口不語。

  麥飛龍轉過話題問道:「你們有多少人在那宅院中?」

  舒鳴宇道:「無可奉告。」

  麥飛龍劍眉一揚道:「看情形,你還不肯承認失敗?」

  舒鳴宇道:「對了!我雖落在你們手中,但別忘了你們也有兩個姑娘在我們手中,你們若想救人只有一個辦法……」

  麥飛龍冷笑道:「以你作交換?」

  舒鳴宇道:「對了。」

  麥飛龍道:「別做夢,你好像還沒有把利害關係弄清楚,以前你們敢亂殺人,是因為你們以為沒有人知道你們的來歷,因此毫無顧忌,現在情形不同了,你們若殺害了苗姑娘和花姑娘,光頭婆婆尹三花和美人幫主魚玄霞馬上會找上崆峒山,找你們掌門人算帳!」

  舒鳴宇又默然不語。

  麥飛龍凝視他片刻,又道:「我不妨把現在的情形告訴你,現在只有我和這位丁兄知道金身怪人是你們崆峒派的人化裝的,假如你肯把竊占武林金獅的原因說出,誠實回答我各項問題,我或許可以設法保全你們崆峒派的名譽,怎麼樣?」

  舒鳴宇似乎有些心動,開口道:「你找我們掌門人去說吧!」

  麥飛龍問道:「你們掌門人?他也在那宅院之中?」

  舒鳴宇答道:「是的。」

  麥飛龍又問道:「還有多少人?」

  舒鳴宇道:「與敝派有關係的,包括我在內,共有五人。」

  麥飛龍道:「另三人是誰?」

  舒鳴宇道:「哪是昨夜回來的那三位……」

  麥飛龍道:「他們是誰?」

  舒鳴宇道:「我師叔葛錦鴻,還有兩位是我師兄李天義,裘倫。」

  麥飛龍道:「那座宅體是貴派的別莊?」

  舒鳴宇道:「不,那是我的家,家父家母等人都在宅中,但他們與此事無關。」

  麥飛龍:「這是說貴派暫時借用你的家關苗、花二位姑娘?」

  舒鳴宇道:「是的。」

  麥飛龍道:「她們被關禁在何處?」

  舒鳴宇道:「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還是去和我們掌門人談好了!」

  麥飛龍想了想,轉對黑乖乖說道:「丁老弟,你帶他走吧!」

  黑乖乖一怔道:「帶去何處?」

  麥飛龍向他附耳說了幾個字。

  黑乖乖道:「你呢?」

  麥飛龍道:「我去見司空掌門人。」

  黑乖乖表示不妥道:「萬一他不願與你妥協,你這一去豈非自投羅網?」

  麥飛龍道:「事情到了這地步,他除了與我妥協之外,別無他法可循。」

  黑乖乖皺皺眉道:「小弟覺得有些不妥,麥兄最好考慮考慮。」

  麥飛龍道:「別為我擔心,倒是你要小心看住他,莫要被他逃脫才好。」

  黑乖乖問道:「麥兄何時可回來?」

  麥飛龍道:「在明日中午以前,若是不見我返回……。」

  說到這裡,又向他附耳交代了一番。

  黑乖乖點點頭道:「好吧,就這麼辦,小弟去了!」

  他探臂抱起舒鳴宇,拔步奔去,一眨眼間,已隱沒於遠處山林中。

  麥飛龍沒有立刻動身,就在原地坐下,坐了兩刻時之久,估計黑乖乖已在數里之外,這才起身上山。

  他不再掩藏身形,循著一條羊腸小徑登上峰腰,來到了宅院大門外。這座宅院規模頗大,約有三十幾間房子,四周圍以竹槁,頗具清雅之美,很像是富家人訴別莊。

  同於座落在深山之中,故看上去又帶著一些神秘的色彩。

  麥飛龍才走到大門外,立刻就被裡面的人發現了,一個老僕人迎出拱手問道:「這位壯士貴姓大名?要找誰?」

  態度讓人很吃驚,側耳道:「你說找誰啊」

  麥飛龍知他重聽,乃大聲道:「在下要見司空掌門人,煩請通報!」

  老僕人「哦」了一聲恍然道:「你是司空掌門人的門下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