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絕處得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美人幫主站立起來,雙目大睜,不禁駿異地道:「花鳳呢?」麥飛龍道:「在他們手中。」

  美人幫主厲聲道:「你怎能回來的?」

  麥飛龍緩緩道:「他們放我回來的,為的是要我傳話給你……」

  美人幫主眉一皺道:「傳什麼話?」

  麥飛龍道:「他們要貴幫與敝派立刻停止追查武林金獅,並不得追究他們的來歷,否則便要殺害花姑娘……」

  接著,將昨夜的情形敘述了一遍。

  美人幫主氣極,就指罵道:「都是你瞎了眼,連自己的師父都分辨不出真偽!」

  麥飛龍冷冷道:「你現在罵也沒用,殺了也無濟於事,速謀搶救花鳳才是正經。」

  美人幫主恕不可遏,道:「人那不知跑到那裡去了,要如何搶救!」

  麥飛龍默默不語。

  美人幫主連連跺足大叫道:「你倒說出個辦法來呀!」

  麥飛龍道:「對方一再警告不得再與他們作對,並限令貴幫立即返回美人谷,否則便要殺害花鳳,所以依小可之見,幫主不妨假做屈服,先返回美人谷,瞞過敵人的耳目,然後再悄悄出谷暗中進行救人之事。」

  美人幫主道:「這不成!鳳丫頭若受不住他們的考問而將武林金獅的秘密說出去,我們就什麼都完了!」

  麥飛龍道:「不然,幫主有何良策?」

  美人幫主斷然道:「我們立刻上崆峒去!」

  麥飛龍道:「幫主已決心不顧花鳳的生死了麼?」

  美人幫主道:「現在管不了那許多了!」

  麥飛龍冷笑道:「如果你這麼作,我敢說你幫下的姑娘們將一個一個離你而去!」

  美人幫主臉色變了變道:「哼,誰敢叛離我,我就將她碎屍萬段!」

  麥飛龍聳聳肩道:「我已將我的意見說出,你要怎麼辦只好由你了。」

  美人幫主負手踱步,沉思良久之後,忽然怒色盡消,心平氣和地道:「你看他們會不會返回崆峒山?」

  麥飛龍道:「大概不敢立刻回去,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咱們若去崆峒,多少會有收穫的。」

  美人幫主道:「目前我們雖由房德聲的被殺而知竊獅者為崆峒派之人,但卻無有證據可以指控他們,他們若不肯承認,又怎麼辦?」

  麥飛龍道:「除了他們崆峒派之外,別人沒有理由要去暗殺房德聲,就憑這一點,便足夠指控他們了,當然,咱們如能擒獲一個金身怪人,那自然更好,可是這已是不可變之事了……」

  語音一頓,又道:「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照方才小可所說,幫主先聽我的話返回美人谷,再悄悄的出來,由明轉暗較易奏功。」

  美人幫主似有同意之意,問道:「你呢?」

  麥飛龍道:「我回終南,聽候差遣。」

  美人幫主冷笑道:「你打算把你受我控制這事告訴令師麼?」

  麥飛龍道:「花鳳已有身孕,我已決心娶她為妻,再說出那些事已無益處。」

  美人幫主想了想,點點頭道:「好吧,你只要記住入幫誓書和婚約書在我手裡就夠了。」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幫主決定採納小可的意見了麼?」

  美人幫主道:「不錯,我想來想去,覺得你說的話不無道理,我的確不能不顧花鳳的死活,所以我準備聽你的話假裝屈服返回美人谷,然後再暗中行動,你就暫返終南聽候我的通知便了。」

  麥飛龍點點頭。

  美人幫主道:「你去吧!」

  麥飛龍起身道:「狀元客棧中,還有花鳳的衣物和一匹馬,幫主可派人去取回來。」

  美人幫主道:「我知道。」

  麥飛龍拱手一揖,便傳身走下亭子,往園外行去。

  回到狀元客棧,看見侍候自己的店小二正在櫃台前,便上前說道:「小二,把店帳算一算,我馬上要走了。」

  店小二道:「好的,尊夫人怎麼沒回來?」

  麥飛龍道:「她有事不能回來,她的衣物和坐騎,等下會有個姑娘來取,你就把她的衣物和坐騎交給來人好了。」

  店小二道:「好的,好的。」

  麥飛龍於是舉步往裡面走去。

  店小二忽然趕上來說道:「對了,麥公子,你房中有個朋友等著你呢!」

  麥飛龍心頭微震,停步問道:「誰?」

  店小二道:「小的不認識他,他說是你的朋友,小的便讓他入你房中等候。」

  麥飛龍忖度必是年舉岳,當即加快腳步,來到後面上房自己的房間前,伸手推門而入,口中笑道:「年兄去而復返,不知」

  說到此處,他陡地呆住了。

  原來,坐在他房中的人並非年舉岳,而是一個陌生的少年!

  這少年年約十六八歲,眉目清秀,皮膚卻很黑,好像是從煤礦裡鑽出來的人!

  不過,他的衣衫卻很乾淨,態度也很斯文,任何人看了都會對他產生一份好感。

  麥飛龍睜目發呆了半晌,才開口問道:「你是誰?」

  少年起身行了一禮,含笑道:「麥兄大概不認得小弟,敝姓丁,單名一個順字,大家都叫我『黑乖乖丁順』……」

  麥飛龍歪頭尋思道:「黑乖乖丁順?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號……啊,對了!你是逍遙翁越雲林越老前輩的徒弟,對不對?」

  黑乖乖丁順笑道:「對了,想不到我的名號也能傳入麥兄的耳朵裡,真是不勝榮幸之至!」

  麥飛龍很高興,抱拳道:「丁史請坐,你是武林高人之徒,誰人不識呢!」

  黑乖乖丁順坐下道:「冒昧造訪,希望麥兄不要見怪。」

  麥飛龍笑道:「不怪!不怪!能和丁兄相識,是小弟的榮幸!」

  黑乖乖笑道:「麥兄年紀比我大,叫我一聲老弟就行了。」

  麥飛龍倒了一懷茶遞給他,道:「好,就叫你老弟,老弟怎知我住在這家客棧?」

  黑乖乖道:「打聽出來的,小弟找了幾家客棧,才找到此處?」

  麥飛龍道:「令師好麼?」

  黑乖乖笑道:「不好!」

  麥飛龍一怔道:「怎麼說?」

  黑乖乖丁順道:「因為有人冒充他老人家在外為非作歹!」

  麥飛龍訝笑道:「咦,你怎麼知道的?」

  黑乖乖道:「小弟親眼看見的。」

  麥飛龍問道:「在那裡看見的?」

  黑乖乖丁順道:「在昨夜麥兄去過的那座古剎中。」

  麥飛龍道:「啊,你昨夜就在那座古剎中麼?」

  黑乖乖點點頭道:「正是,和小弟在一起的還有一個人……」

  說到這裡害羞的笑了笑。

  麥飛龍追問道:「是誰?」

  黑乖乖羞笑道:「是,一位小姑娘……她叫「黑美人苗夜珠」

  麥飛龍笑「啊」一聲道:「你們是好朋友?」

  黑乖乖道:「是,我長得黑,她也長得黑,我們黑交黑,就成了好朋友了。」

  麥飛龍急問道:「當時,你們是在古剎中的何處?」

  黑乖乖道:「就在大雄寶殿的梁上,我們原在殿上睡覺,忽然聽到有人入寺,連忙躲上殿梁,不久家師及令師等人進來,當時小弟本想下去與家師相見,後來一想,又怕被家師責罵,所以就沒敢吭氣……」

  他頓了頓,面露窘笑道:「麥兄可別誤會小弟和『黑美人苗夜珠』,有何不規矩不事,我們到現在還是清潔白白的,只是自覺在那種情形之下,不易向家師解釋清楚,因此才不敢現身相見。」

  麥飛龍道:「還好你沒有現身與「令師」相見!」

  黑乖乖道:「是呀!後來看見令師及家師變成了兩個金身怪人,始知別人化裝冒充的,當時我就想下去質問個明白,但被黑美人苗夜珠?拉住,她暗示我不要妄動,她比我聰明,所以我事事都聽她的。」

  麥飛龍道:「後來呢?」

  黑乖乖道:「後來聽了麥兄與對方的談話,才知對方是竊走武林金獅之人。」

  麥飛龍急問道:「他們有沒有發現你和苗姑娘呢?」

  黑乖乖搖搖頭道:「沒有。」

  麥飛龍又問道:「小弟離開古剎之後,他們做了些什麼事?」黑乖乖道:「他們什麼也沒做,立刻就帶著那位姑娘走了那位姑娘可是美人幫的姑娘?」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她叫花鳳。」

  黑乖乖笑笑道:「她是麥兄的心上人麼?」

  麥飛龍搖頭道:「不是……」

  黑乖乖道:「依我看,也不大像,她好像很怕死。」

  麥飛龍沒心情解釋與花鳳交往的經過,又急急問道:「你可曾聽說他們將去何處?」

  黑乖乖道:「沒有,他們沒有說。」

  麥飛龍扼腕道:「真可惜,要是你悄悄尾隨下去,對我就有莫大的幫助了!」

  黑乖乖道:「苗姑娘跟下去了。」

  麥飛龍大喜道:「這就對了,但你有沒有與苗姑娘談好聯絡的方法?」

  黑乖乖道:「有的,她將一路留下記號,讓小弟能夠循著記號追蹤下去,這就是小弟前來見麥兄的原因,咱們這就追去如何?」

  麥飛龍欣喜萬分,跳起來說道:「好,咱們這就去!」

  他將自己的衣物收拾包好,背在背上,立刻說道:「走吧!」

  黑乖乖跟著他出房,一面問道:「美人幫還有沒有人在城中?」

  麥飛龍道:「有。」

  黑乖乖道:「要不要去通知她們?」

  麥飛龍道:「不要,昨夜那金身怪人曾要小弟傳話給她們,要她們立刻返回美人谷,否則便要殺害花鳳,所以此刻可能有金身怪人在暗中監視她們的行動,假如我去通知她們,必然會被敵人發現。」

  黑乖乖道:「若說有金身怪人在暗中監視她們,難道就沒有金身怪人在暗中監視你麥兄麼?」

  麥飛龍聞言立時剎住腳步,沉吟道:「嗯,不錯,對方也可能會派人監視我……」

  他星目閃了閃,接著道:「這樣好了,你先出去,去古剎等候我,我則騎馬出城,佯作返回終南,等到確定沒有人跟蹤監視時,再趕去古剎與你相見。」

  黑乖乖點頭道:「好,麥兄還記得那座古剎地點吧?」

  麥飛龍道:「記得的。」

  黑乖乖道:「那麼,小弟先走了,麥兄一定要來啊!」

  麥飛龍道:「一定去,咱們不見不散。」

  黑乖乖一抱拳,先行離開了客棧,往城外而去。

  麥飛龍等了片刻,上去櫃台付清店帳,乘上自己的馬,一路出城,走上通往終南山之路。

  他按轡徐行,頻頻掉頭後望。

  每一個彎,就停下來察看身後道上的情形,這樣時走時停的走了十幾里路,確定沒有敵人在跟蹤釘梢,這方一撥馬頭,轉向東方疾馳。

  他有高明的騎術,坐騎又是一匹良駒,因之飛馳起來,勢如風馳電擊,奇快異常!

  不消頓飯工夫,已到了古剎外面的松林前。

  他下馬牽馬入林,將馬拴在一棵樹下,然後又到林邊窺視了一會,未見有人跟來,這才返身往古剎走來。

  登上大雄寶殿,一見黑乖乖不在殿上,乃開聲喊道:「丁老弟!丁老弟!」

  黑乖乖突由供案下鑽出,笑道:「小弟在!」

  麥飛龍一啊,笑道:「讓你久等了。」

  黑乖乖拂掉身上的灰塵,道:「沒有,小弟也是剛到的怎麼樣,有沒有人跟蹤麥兄?」

  麥飛龍道:「沒發現,大概沒有。」

  黑乖乖一招手道:「麥兄請過來,這裡有苗姑娘刻下的一個記號。」

  便走到殿門前,一指門上道:「看,這就是她留下的記號。」

  記號是個「個」箭形,箭頭指向廟外。

  麥飛龍道:「這記號只說明他們由此出去。」

  黑乖乖道:「是,她說每五十步持留下一個記號,現在咱們向前走五十步看看。」

  說著向外走去。

  走到第五十步時,剛好到了廟外的松林前,兩人略一搜索,果然又找到了一個記號。

  仍是一個箭形,箭頭指向南方。

  於是,兩人又向南走出五十步,再找到第三個記號,箭頭仍指向南方。

  麥飛龍道:「老弟,請等一下,我去把坐騎牽來!」

  他匆匆入林牽出坐騎,回到黑乖乖身側,說道:「好了,咱們退下去!」

  黑乖乖看了他幾眼,搖頭道:「這樣不行!」

  麥飛龍一怔道:「何事不行?」

  黑乖乖道:「咱們還不知道追到何處,更不知會在何處追上那些金身怪人,故麥兄似以應略為改變一下面貌,而且不能牽著這匹馬同行,否則著先被對方發現,咱們就功虧一簣了。」

  麥飛龍一想有理,點頭道:「好,這匹馬暫時留在此處不妨,但小弟對易容術卻一竅不通,怎麼辦呢?」

  黑乖乖笑道:「小弟對易容術略諳皮毛,麥兄請先將坐騎牽回林中,小弟再替麥兄易容便了。」

  麥飛龍便把坐騎牽回林中,找了一處有草可吃的樹下拴好,再回到黑乖乖面前,只見他已取出一只盒子打開放在地上,盆中有幾種顏色的易容膏,還有假眉毛和假鬍子等物。

  黑乖乖笑道:「麥兄請坐下,小弟替你扮成一個虯髯客!」

  麥飛龍依言席地坐下。

  黑乖乖先在他臉上塗上一層古銅色的易容膏,一直塗到頸下,然後又替他貼上假眉假髯……

  轉眼間,果然已變成一個相貌威武的虯髯客!

  黑乖乖笑道:「麥兄一定要記住不可摩挲面部,也不可用水洗臉,要不然會露出狐狸尾巴的。」

  麥飛龍道:「我知道。」

  黑乖乖道:「好,咱們繼續追下去吧。」

  兩人循著記號走去,每過五十步便發現一個記號,有的刻在樹下,有的寫在石頭上,箭頭一路指向南方……

  約莫追下四里路,箭頭轉向東方,又行一二里路,箭頭方向又變,指向近處的一座山岳。

  黑乖乖道:「大概快到了,咱們行動要小心一些!」

  麥飛龍點頭道:「是。」

  兩人循著記號的指示上山,曲曲折折走了一程,爬到一處山腰間,記號忽然沒有了!

  自古剎而到山下,約有六七里路,一路上每隔五十步都有一個記號,而現在到了山腰上,他們已走過了七十多步,卻還沒有見到記號!

  黑乖乖頓感不安起來,道:「咱們是不是走錯方向了?

  麥飛龍道:「方才那個記號,確是指向此處不錯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