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不惑不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金身怪人笑道:「本來只想給崆峒派一個難堪,後來我們無意間獲悉武林金獅蘊藏著一個極大的秘密。」

  麥飛龍道:「因此你們就狗咬木魚,不甘放手了!」

  金身怪人道:「對了!」

  麥飛龍含笑道:「如今我已知道你們是誰,你們大概要下手殺我們了,是也不是?」

  金身怪人道:「這個,我還沒作決定,我還要考慮一下……。」

  他說完這句話,轉對獲救的金身怪人道:「老三,你看住他們!」

  接著向冒充逍遙翁的金身怪人一招手,兩人又走出大雄寶殿而去。

  麥飛龍心知他要和同伴商量如何處置自己和花鳳,心中暗暗好笑,忖道:「看情形,似乎有一線生機了。」

  花鳳聽了他和金身怪人的一席交談,心中卻大惑不解,這時忍不住開口道:「麥飛龍,你說他們是華山派的人麼?」

  麥飛龍暗吃一驚忙以堅定的語氣道:「不錯,他們是華山門下!」

  花鳳道:「可是」

  麥飛龍截口道:「改天我再釋給你聽便了!」

  花鳳點點頭,喃喃道:「真奇怪,根據咱們偵查所得,他們應該是崆峒派的人才對啊!」

  麥飛龍心中大驚,暗罵一聲「傻丫頭!」忙道:「不,你弄錯了!」

  那獲救的金身怪人突然開口冷笑道:「丫頭,你憑什麼懷疑我們是崆峒派的人?」

  花鳳沒有回答。

  她的腦筋雖不及勝雪紅的敏捷,可也不是傻丫頭,她從對方的聲調中聽出了殺氣,因之頓時省悟麥飛龍為什麼要「一口咬定」對方是華山門下的原因,也明白自己若指出是崆峒派的人,心將立刻招來殺身之禍,是以她不敢開口了。

  那獲救的金身怪人見她不答,又追問道:「說呀!你評什麼懷疑我們是崆峒派的人?」

  花鳳道:「因為……因為……噯,既然你們不是崆峒派的人,那又何必多問!」

  獲救的金身怪人正要問,只見冒充終南一劍仙和逍遙翁的金身怪人又一齊回到殿上來了。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在麥飛龍身前站住,目露笑意道:「麥飛龍,我決定放你回去!」

  麥飛龍道:「哦,有這種好事麼?」

  金身怪人道:「我要你傳話令師及美人幫主,要他們停止追究武林金獅失竊之事!」

  麥飛龍道:「家師即使肯答應,美人幫主只怕也不肯呢!」

  金身怪人一指花鳳,陰惻惻地道:「她若不肯,我們就殺死這丫頭!」

  花鳳大吃一驚,道:「什麼?你們要留我作人質?」

  金身怪人獰笑道:「對了!」

  花鳳嚷道:「這不公平!我是個女子,你們要留人質,應該留麥飛龍才對!」

  麥飛龍接口道:「不錯,你們留下我,讓這位花姑娘回去吧!」

  金身怪人道:「不,你們終南派不像美人幫那樣急欲取得武林金獅,所以,我要留下美人幫的姑娘!」

  麥飛龍冷笑道:「你弄錯了,敝派一樣有索回武林金獅的決心!」

  金身怪人笑道:「你們縱有決心,卻沒有像美人幫那種野心,此外男人比女人要有義氣得多,我若留下你而放她走她們美人幫一定會不顧你們的死活,而繼續與我們作對,反之,留下她而放你走,你必然不會見利忘義置她於不顧,所以我決定放你回去。」

  花鳳大叫道:「不!你們放我回去,我保證叫敝幫不再向你們追討武林金獅好了!」

  金身怪人不理她,目注麥飛龍又道:「你回長安告訴美人幫主,叫她立刻返回美人幫,不得再追究此事,否則她會收到一個人頭!」

  麥飛龍道:「那麼,你們何時才肯釋放花姑娘?」

  金身怪人道:「到了適當的時候,我們自會放她回去,保證不傷她一根汗毛就是。」

  麥飛龍道:「你已承認是華山門下,不怕我們去華山興師問罪嗎?」

  金身怪人冷笑道:「你們不得對外宣布我們華山派竊取了武林金獅,也不得興師問罪,若不聽話,我們也要下子殺死這位花姑娘!」

  麥飛道:「好吧,我回去說說看。」

  金身怪人立刻轉對那冒充逍遙翁的金身怪人道:「你帶他去吧!」

  那冒充逍遙翁的金身怪人點點頭,上前攬起麥飛龍,撥步便走,奔出古剎,向東奔出了十里路,來到一處樹林中,才將麥飛龍放下,舉手一掌,拍開了麥飛龍受制的軟麻穴,立即縱身疾起,掠上樹梢疾馳而去……

  天亮不久。

  麥飛龍回抵長安城中,他不知美人幫主一行人投宿於那家客棧,而長安城中的客棧何止百家,要一家一家去找委實不易,故他決定前回自己投宿的狀元客棧,然後再去芙園蓉等候。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會約她於今日午時到芙蓉園共同會審金身怪人,她一定會去的。

  他回到狀元客棧時,店小二很驚訝,上前問道:「麥公子,昨夜您和尊夫人哪裡去了?」

  麥飛龍笑笑,沒有回答,一經回到自己房中,才向跟入房中的店小二說道:「小二,我餓了,替我弄些吃的來好麼?」

  店小二見他不肯解釋昨夜失蹤的原因,也不敢再追問,應聲道:「是,小的馬上給您送來。」

  說罷,施禮退去。

  麥飛龍往床上一倒,閉目養起神來。

  對於昨夜的中計受騙,他雖感震驚和意外,卻有一種欣慰之感,因為讓竊獅者救走的那個金身怪人,可使獨臂劍神和美人幫主無法立刻奪得武林金獅,這對自己不但不是「損失」,甚至可說對自己「有利」,因為病美人和美人幫主都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他們若奪得了武林金獅,立刻會「挖取」那個「秘密」,而金身怪人卻不會,因為他們還不知那「秘密」是什麼!

  所以,他非但無沮喪之感,而且頗有快感,如果不是花鳳落在竊獅者手中,他真是能吃能睡。

  現在唯一使他擔心的就是花鳳。

  他對花鳳並無一絲憐香惜玉之心,甚至可說她深惡痛絕,但他不能無視於她的安全,因為她肚子裡懷著他的孩子。

  「砰砰砰!」

  有人在敲門。

  他以為是店小二送食物來了,乃開聲道:「門沒關,進來吧!」

  房門一開,走進來的卻是年舉岳!

  麥飛龍吃了一驚,疾忙一翻下床,本能的把手握上劍柄,冷然道:「是你!」。

  年舉岳含笑一揖道:「麥兄別緊張,小弟不是找你打架來的。」

  麥飛龍凝視他半晌才一伸手道:「請坐下吧!」

  年舉岳彬彬有禮的道謝坐下。

  麥飛龍就坐在床沿上,問道:「年兄怎知小弟回客棧來了?」

  年舉岳笑道:「小弟知道麥兄必會回來取衣物,故一直在客棧外面等著。」

  麥飛龍道:「有何指教?」

  年舉岳道:「令師命小弟來和麥兄談談……」

  麥飛龍道:「談甚麼?」

  年舉岳道:「自然是談那只武林金獅之事,家師認為令師也許肯和我們合作。」

  麥飛龍道:「合作?」

  年舉岳道:「是的,我們不像美人幫主那樣貪心,她想獨吞,我們則只是分一半。」

  麥飛龍道:「分一半甚麼?」

  年舉岳道:「分享一半『秘密』,至於那只武林金獅,事成之後,貴派可以取回去,我們絕不要它。」

  麥飛龍道:「要是敝派不答應呢?」

  年舉岳道:「那麼,美人幫主持得到那個『秘密』的全部,因為貴派不知那『秘密』是甚麼,而她知道,她可以等到一年半後事實上只剩一年堂而皇之的從貴派手中接過武林金獅,那時貴派將一無所得。」

  麥飛龍點點道:「這話倒是不錯……」

  年舉岳笑道:「所以,你找合則兩利,分則兩失!」

  麥飛龍道:「年兄請將那『秘密』說給小弟聽聽,然後小弟才能向家師進言。」

  年舉岳道:「不,等令師答應了。我們才能說出那『秘密』!」

  麥飛龍道:「我們不知那『秘密』是甚麼,如何答應你們?」

  年舉岳道:「我們可以保證它對貴派有利無害,而且它與武林金獅無關,絕不影響貴派的榮譽。」

  麥飛龍沉吟道:「我看……年兄還是先將該『秘密』說出,然後才能談合作的問題。」

  年舉岳哈哈一笑道:「這怎麼成?我們現在賴以跟貴派合作的本錢,即是知道該『秘密』的內容,如果說出來而貴派不願與我們合作,我們豈非吃了大虧?」

  語音微頓,又道:「不過,貴派如肯保證願與我們合作,我們當然可以說出來。」

  麥飛龍在未明白該「秘密」的內容之前,豈敢答允與他們合作,當下搖搖頭道:「看來我們是談不妥了!」

  年舉岳很懇切地道:「麥兄難道不可以去向令師說說看麼?」

  麥飛龍又搖頭道:「不能!」

  年舉岳不解道:「為什麼?」

  麥飛龍沉思片刻,才道:「因為家師不在此處,而小弟又無暇返回終南。」

  年舉岳詫異道:「令師已返回終南山了?」

  麥飛龍道:「家師一直在終南山。」

  年舉岳一怔,繼而失笑道:「麥兄這話怎麼解釋,難道昨夜帶走金身怪人的那位終南一劍仙不是令師麼?」

  麥飛龍道:「的確不是。」

  年舉岳面色一變道:「怎麼說?」

  麥飛龍道:「我們都上了當,昨夜那三人是金身怪人的同黨化裝的!」

  年舉嶽驚得跳起來道:「真的麼?」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昨夜由於沒有月光,小弟也為其所蒙騙,等到後來看清楚時,已經來不及了……」

  當下,把昨夜在古剎的遭遇說了一遍。

  他為什麼要將真相告訴年舉岳呢?

  理由只有一個:希望利用獨臂劍神和病美人掣時美人幫主的行動,使美人幫主無法順利奪得武林金獅!

  因為,那幾個金身怪人雖擁有武林金獅,卻不知「秘密」是什麼,而美人幫主卻知道那「秘密」是什麼,而且還知道金身怪人的來歷,所以目前最有希望奪得武林金獅及其「秘密」之人,便是美人幫主,他不願讓美人幫主得乎,美人幫主與病美人之間,他寧願讓武林金獅落入病美人手中!

  所以,他才把昨夜的真相透露出來。

  年舉岳聽了大為激動,星目精芒迸射,沉聲道:「好傢伙,想不到他們竟有這一手!」

  麥飛龍苦笑一下道:「你們看不出真假可以原諒,小弟就不能原諒了!」

  年舉岳腕握恨聲道:「哼,早知如此,我應該多給他吃些苦頭,逼他說出來的。」

  麥飛龍道:「人已被救走,再說這些也沒用處了。」

  年舉岳凝視著他,問道:「你和美人幫大概已知他們來歷了吧?」

  麥飛龍搖頭道:「如果知道他們的來歷,我們早就去找他們了!」

  年舉嶽似乎不懷疑他這句話,點點頭微笑道:「事情發展至此,你我似乎可以再來談談,我們幫助貴派追擒那些金身怪人,得手之後,再依方才的辦法進行合作如何?」

  「不,敝派在未明白該「秘密」之前,不敢跟任何人合作!」

  年舉岳眉頭一皺道:「麥兄,你太固執了。」麥飛龍道:「抱歉,敝派擔任武林盟主期間,不敢做非法之事。」

  年舉岳道:「這不是非法之事!」

  麥飛龍道:「得不應得之利,便是非法!」

  年舉岳道:「如果你抬得財物,也是非法之事麼?」

  麥飛龍一笑道:「奪取蘊藏於武林金獅中的秘密,畢竟與在路上拾獲財物不同!」

  年舉嶽覺得再談無益,掉頭便向房外走去,走到房門前住足,回頭笑道:「照你這樣說,美人幫也無權取得該『秘密』了,是不?」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年舉岳道:「但她們卻不肯放手,既然她們可以覬覦該『秘密』,我們也一樣可以了!」

  語畢,帶著一臉冷笑走了。

  麥飛龍微微一笑,又往床上躺下,暗忖道:「你們去搶去奪吧!天底下的實物,誰該得到,冥冥中是有定數的。」

  吃過了店小二送來的早膳後,他換上一件衣服,即離開客棧,往芙蓉園而來。

  曲江池,芙蓉園,是長安城中的公園,裡面美景無數,有紫樓,綠舟,紅藥,碧柳,每逢春秋佳日,前往遊宴者絡繹不絕。麥飛龍到達美園時,已是晌午時分,園中遊人較少,他在園中各處溜貼了一會,不見美人幫主的蹤影,於是登上一座六角涼亭,坐了下來。

  午時未到,他並不急,他相信美人幫主一定會準時來到芙蓉園的。

  他靜靜坐著,瀏覽著園中的景色,以及形形色色的遊園之人。

  不久,日頭升到頭頂上,午時到了。

  美人幫主及其美女卻還是不見芳蹤!

  她們不來了麼?

  不,除非她們已知昨夜得走金身怪人的終南一劍仙,天一真人和逍遙翁越雲林是冒牌貨,否則一定會來,而她們是不可能獲悉昨夜那三人是冒牌貨的。

  他站起來,繞亭踱著漫步,同時不停的舉目四望,漸漸感到不耐煩了。

  「你在等人麼?」

  一個與他同坐一亭的中年文十,忽然開口搭訕,面上現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麥飛龍一直未注意到他,聞言神色一怔,注目打量對方一眼,不禁失驚的叫了起來,道:「是你呀!」

  原來,中年文士竟是美人幫主化裝的!

  美人幫主抖開一柄摺扇,神態俊逸的扇了扇,道:「令師等人怎麼還不來?」

  麥飛龍吸了一口氣,藉以鎮定跳動的心房,旋在她對面的石鼓上坐了下來,問道:「幫主一個人來的?」

  美人幫主道:「嗯!」

  麥飛龍道:「小可有個壞消息要稟告幫主,希望幫主聽了不要太傷心。」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不論什麼壞消息,本幫主都不會傷心,因為有令師負責!」

  麥飛龍:「對不起,家師也不能負責。」

  美人幫主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冷峻的問道:「是不是那金身怪人自殺了?」

  麥飛龍道:「不是。」

  美人幫主眉梢一揚道:「被人救走了?」

  麥飛龍道:「是的。」

  美人幫主麵現狂怒之色,冷冷說道:「任何事情,本幫主都會相信,只有這件事,本幫主不會相信的!」

  麥飛龍存心要逗她一下,當下點一點頭,說道:「自然,以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及家師的身手,竟會看不住一個金身怪人,說未也確難令人相信……」

  美人幫主冷笑道:「所以你們若要扯謊,應該說那金身怪人自殺了才對!」

  麥飛龍道:「問題出在昨夜現身的那三人,並非真正的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及家師終南一劍仙!」

  美人幫主臉色逐變,駭然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道:「那三人是金身怪人化裝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