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大智大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此時,病美人站起,轉身回頭拍拍賞了花鳳兩耳光,美人幫主叱道:「水香蘭,你要怎麼樣?」

  病美人道:「你們美人幫用不正當的手段制勝。我要以牙還牙。先劈花風,再跟你鬥。」

  說著,就要劈,花鳳呀的一聲:「有一隻大老鼠。」

  病美人驚的望道:「在那裡?老鼠在那裡?」

  花鳳乘機躍退,笑道:「在你腳下!」

  病美人低頭一看沒有,始知受騙,不禁大怒道:「醜丫頭,你也敢捉弄我,看我劈了你!」縱身一掌劈了過去。

  美人幫主閃身迎上,舉掌格出,尖叱道:「咱們兩個來吧!」

  兩人正要鬥上,突聞後院牆下有人大喝一聲道:「大家住手。」

  聲若雷鳴,震得在場眾人耳鼓嗡嗡作響!眾人掉頭望去,才發現後院牆上站著三個人。

  當中是武林盟主終南一劍仙,左邊是武當掌教天一真人。右邊是本屆武林競技大會的總公證人,逍遙翁越雲林。

  正是當今武林叱吒風雲的三位大人物,麥飛龍一見師父突然來臨,心中又驚又喜,連忙上前施禮道:「師父,您老人家來了。」

  終南一劍仙神色異常冷峻,沒有回答他的話,目注獨臂劍神冷冷道:「萬兄,白某人很感激你替我們擒到了一個竊獅賊。」

  這話說得好不巧妙,顯然是在顧全獨臂劍神的面子,要給他一個下台之階。獨臂劍神雖是個目空一切的人物,但一見三位與竟技大會有關係的人同時出現,心裡也不自在,正感不知如何與他們相見,一聽終南一劍仙之言,頓感舒服不少,立刻接口笑道:「好說,萬某人原想將這個金身怪人帶去交給白兄審問,豈知魚幫主竟有非分之想,因此和她打了起來,如今白見來得正是時候……」

  美人幫主聽了大怒道:「萬勁松,含血噴人!本幫主乃是公認的武林盟主之一,有權追究武林金獅,誰說本幫主有非分之想?」

  獨臂劍神笑道:「你若無獨吞武林金獅之意,怎不明著向老夫要人,而在半夜三更,偷偷入宅打劫?」

  美人幫主喝道:「你胡說!本幫主著想侵占武林金獅,那會和麥飛龍一起行動?」

  獨臂劍神正要回嘴之際,終南一劍仙已搶著道:「二位別吵了,誰是誰非白某人十分清楚!

  他語聲清晰有力,透著一股鎮攝人心的威嚴,聽得獨臂劍神和美人幫主面上發赤,啞然說不出話來,本來,他們都不會怕終南一劍仙,但邪不勝正,再加上還有武當掌教天一真人和逍遙翁越雲林在場,因此他們都心存顧忌,不敢露出猙獰面目。

  終南一劍仙語聲微頓,繼道:「萬兄,現在你能讓白某人等帶走那竊獅賊?」

  獨臂劍神忙道:「當然,白兄只管帶走。」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很好白某人將記住萬兄這個情份。」

  頭一轉,向站在牆下的麥飛龍道:「飛龍,去把那金身怪人帶出來!」

  麥飛龍恭聲應是,立即轉身走向柴房,向年舉岳說道:「年兄,請將金身怪人交給小弟吧!」

  年舉岳看看師父和師母,見他們均無反對之意,只得將金身怪人拉出,交給麥飛龍。

  麥飛龍先點了金身怪人的軟麻穴,才將他攔腰抱起,向牆下走去。

  終南一劍仙道:「上來!」

  麥飛龍一躍登上牆頭。

  終南一劍仙這才轉望美人幫主說道:「魚幫主,你是武林盟主之一,有權參與審問竊獅賊,明日午時,請來芙蓉園共同會審!」

  語畢,轉對左右的天一真人和逍遙翁越雲林道:「咱們走吧!」轉身便欲離去。

  美人幫主急道:「白掌門人且慢!」

  終南一劍仙身形起勢一剎,回頭問道:「魚幫主有何見教?」

  美人幫主道:「白掌門人既承認妾身為武林盟主之一,有權參與審詢竊獅賊,難道妾身就不能跟掌門人一道走麼?」

  終南一劍仙道:「當然可以,不過白某人等如今借宿於慈恩寺,貴幫均屬女子,去了甚不方便,還是依照白某人所說,明時在芙蓉園相見為佳!」

  美人幫主看他又要騰身,忙道:「人多不方便,去一人總可以吧?」

  終南一劍仙想了想,點頭道:「也罷,魚幫主一人可以來,至於貴幫姑娘,還請她們返回客棧為是。」

  美人幫主道:「不,妾身須親自看顧她們,免得她們遭人侵犯,妾身只派她們一個隨掌門人去就行了。」

  說到此,轉對花鳳道:「鳳丫頭,你隨白掌門人一起去吧!」

  花鳳襝衽一福道:「遵命。」

  說畢,走了過去。

  終南一劍仙似乎急著離去,隨即一揮手道:「大家走吧。」。

  身形一騰,疾掠而去。

  麥飛龍抱著金身怪人隨後縱去。花鳳,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亦跟著縱身而起,眨眼之間,老少五人已消失於夜幕之下…………

  五人之中,花鳳的功力最差,她傾出十二成腳力,才勉強跟在麥飛龍後面,跑了老半天,她忽然發現已奔到一處城牆下,不禁詫異道:「咦,要出城麼?」

  麥飛龍也感奇怪,開聲道:「師父,慈恩寺不在城外吧?」

  終南一劍仙答道:「不……」

  麥飛龍問道:「咱們不去慈恩寺?」

  終南一劍仙道:「嗯……」

  麥飛龍驚訝道:「師父,你不是說借宿於慈恩寺麼?」

  終南一劍仙笑道:「傻孩子,那是為師放的煙幕罷了咱們對獨臂劍神不能不防著點兒啊。」

  麥飛龍恍然道:「原來如此!

  終南一劍仙領路奔到一處城牆下,忽然停步,說道:「咱們由此出城來,把金身怪人交給為師吧。」

  麥飛龍亦知自己無力帶著金身怪人飛越城牆,當即把金身怪人交過去。

  終南一劍仙則將金身怪人攬在脅下,喝聲「起!」點足一縱丈餘,腳尖一點城牆,身形再度縱起,倏忽之間便登上城牆。

  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麥飛龍和花鳳亦紛紛飛身縱上,老少五人很快便越過城頭,縱落城外,跳過護城河,向前奔去。

  麥飛龍覺得師父和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的行動透著幾分詭異,心中暗暗嘀咕,忖道:「這是怎麼回事?師父到底要將金身怪人帶去何處?」

  此外,他還有一件事想不通,那就是師父怎會突然和天一真人及逍遙翁越雲林「追蹤」

  到年舉岳家來?師父怎知有個全身怪人落在獨臂劍神的手中?又怎能在極短時間內邀約大一真人和逍遙翁越雲林一起行動?還有,師又是否已知自己中了美人幫主的圈套,受美人幫主控制之事?如已知道,他老人家是否已有對付美人幫主之策?正思忖間,忽聽身後的花鳳叫道:「麥飛龍,你慢一點,我跟不上了!」

  麥飛龍早知美人幫主要她跟來的用意,心中十分憎惡,但一想到她已懷有身孕,又覺不忍不理她,當下放慢腳步,讓她跟上,道:「你不能跑快點麼?」

  花風笑道:「可以,只是不能跑得太快……」

  麥飛龍皺了皺眉道:「你們幫主實在不該派你跟來。」

  花鳳道:「她沒有錯,我是最適當的人選,不是麼?」

  麥麥龍冷哼一聲道:「我知道她派你跟來的用意,但她應該為你想想才好!」

  花鳳笑道:「別替我擔心。」

  麥飛龍又哼了一聲,沒開腔。

  花鳳低聲說道:「我要你解釋一下,你肯解釋麼?」

  麥飛龍道:「我也弄不清楚。」

  花鳳冷笑道:「哼,如果不是你暗中通知令師,絕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麥飛龍怒道:「這一路上,你與我寸步不離,可曾看見我託人去暗通消息!

  花鳳道:「夜間你就曾離開過我!」

  麥飛龍道:「你以為家師會飛?一下子就從終南山飛到了長安?花鳳道:」令師也許根本就沒回終南山,你們師徒在潼關分開之前,必會約好在此見面。「表飛龍冷冷道:「你認為我有未卜先知之能,知道金身怪人將落人年舉岳手中,而先要家師在長安等候?」

  花鳳似感無言以對,冷然一笑道:「不管怎樣,剛才令師若提起你受我們控制之事,就證明你沒有信諾,那時我們便只好把你強xx我的醜行公諸武林了!」

  麥飛龍道:「武林中人未必肯相信你們的話,我不怕!」

  花鳳道:「真的不怕麼?麥飛龍默默無語,他並非真的不怕,雖然他沒有強xx她,但和她發生肉體關係總是事實,這件事情一旦傳到江湖上去,即使大家肯相信他是中了美人幫的詭計,對他自己來說,也是一件丟臉的事。

  何況美人幫主還握有他的入幫誓書和婚約書,這兩樣東西不但足以使他的名譽受到無法挽回的損害,甚至會拖垮整個終南派,所以他心中是害怕的,他暗暗祈求等下師父不要提及自己受控制之事。

  兩人在低聲交談間,前面的終南一劍仙,天一真人,逍遙翁越雲林已奔出十幾丈外終南一劍仙忽然掉頭叫道:「飛龍,你們怎不跑快一些?」

  麥飛龍答道:「是,弟子來了。」

  口中答著,放步疾追上去。

  將近天亮時,終南一劍仙領路奔人一座松林內,來到一座古剎前。

  古剎外面的圍牆已多半倒坍,破瓦枯葉滿地皆是,分明廢棄已久。

  終南一劍仙在古剎前剎住腳步,回對跟在身後的逍遙翁道:「請在林中守望一下,看看有無人尾隨上來。」

  逍遙貧點點頭,縱身跳上一株巨松,在樹權間坐了下來。

  終南一劍仙這才覺著金身怪人步入寺中。

  老少四人進人大雄寶殿,終南一劍仙把金身怪人放下,隨問麥飛龍道:「飛龍,你過來,為師有話跟你講………」

  麥飛龍走過去。

  終南一劍仙又拉他靠近自己身邊,才向他附耳低語道:「為師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麥飛龍突然看出不對,大驚說道:「嘿!你是誰?」

  但是,才想跳開之際,軟麻穴上已經被點了一下,頓感渾身酸麻無力,仰身栽倒於地。

  他倒地之後,立刻大聲叫道:「花姑娘,你快逃!」

  花風一見終南一劍仙竟將自己徒弟點倒,一時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由睜大眼睛道:

  「白掌門人,您…………」

  站在她身側的逍遙翁越雲林掌出如電,一把扣住她右腕脈門,怪笑一聲道:「你也躺下吧!」

  話聲中,左手胼指疾出,點了她的軟麻穴!

  花風嚶嚀一聲,頓是軟癱地上。

  她這時已明白怎麼回事,不禁破口大罵道:「不要臉!原來你們都是冒牌貨!」

  終南一劍仙和逍遙翁哈哈大笑,前者一邊笑一邊俯身解開金身怪人的穴道,然後與逍遙翁一起步出大殿而去。

  過了一會,兩人再轉回大廳時,已變了另一副模樣-一變成兩個金身怪人!

  麥飛龍暗嘆一聲,忖道:「罷了,這下子有死無生了,我真是瞎了眼……」

  這時,獲救的金身怪人已由地上坐起,臉上露出了寬慰的笑容。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笑道:「老三,你的耳傷嚴重麼?」

  獲救的金身怪人露齒一笑道:「放心,死不了的!」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在他面前蹲下,取出傷藥道:「來,我替你包紮!」

  他一邊為「老三」敷藥,一邊問道:「是誰割下你耳朵的?」

  獲救的金身怪人道:「年舉岳。」「

  「那天襲擊你的也是他?」

  「正是。」

  「你有沒有說出什麼……?」

  「沒有。」

  「他們知不知道你是誰?」「大概不知道。」

  「靠得住嗎?!』」那小子口口聲聲說知道我是誰,卻始終叫不出我的姓名,可見他只在恐嚇我罷了。

  「他們雖不知你的姓名,但可能知道你的來歷,是不是?」

  「哦……」

  「他媽的,真想不到萬勁松那老傢伙也會插一腳!」

  「你們怎知我被關禁之處?」

  「本來不知道,後來無意間發現美人幫主到了長安,我們便盯她的梢,才知你被關禁在『年信昌字畫鋪』後面。」

  「現在我們怎麼辦?」

  「不要緊,我們已經捉到了兩個俘虜,除非他們不顧俘虜的死活,否則就得替咱們保守秘密!」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說到這裡,已替獲救的金身怪人包紮好耳傷,當即挺身起立,轉到麥飛龍身邊,踢了麥飛龍一腳,吃吃笑道:「小子,你完全沒想到我們會有這一手吧?」

  麥飛龍道:「是的,佩服你們高明的易容術。」

  冒充終南一劍仙的金身怪人笑道:「你知道我們是誰麼?」

  麥飛龍道:「知道!」

  全身怪人目中殺機隱透,沉聲笑道:「你說說看!」

  麥飛龍胡扯道:「你們是華山派中人,對不?」

  金身怪人微微一怔,繼之仰頭哈哈大笑道:「不錯!我們是華山派的人!但我倒不知道你憑甚麼推斷我們是華山派的人?難道我們掌門人的自殺還不能使你釋疑麼?麥飛龍道:」

  連掌門人死得很冤枉……「

  金身怪人目光一注道:「怎麼說?」

  麥飛龍道:「他並不知道他的門下瞞著他竊取了武林金獅。」

  金身怪人「哦」一聲道:「你猜得很對,敝派掌門人的確被我們蒙在鼓裡!」

  麥飛龍道:「你們為何要竊去武林金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