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以邪制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就在這時,身後響起一片低沉的乾笑,旋聞「獨臂劍神萬勁松」說道:「魚大姐,你是堂堂的一幫之主,怎麼幹起竊賊的勾當來了!」

  美人幫主聞聲飄出數丈,放下師圓圓,返身一抖玉手,黃綾帶又如怪蟒捲出,叱道:

  「萬勁松,你若不想身敗名裂,快將金身怪人交出來!」

  話語末了,黃綾帶已捲到獨臂劍神萬勁松的腳下!

  獨臂劍神哈哈一笑,跳腳避開,獨臂暴探而出,猛向她右腕抓來,叫道:「勝得了老夫一招半式,老夫便交出金身怪人!」

  他有劍而不用,竟空手要與美人幫主對搏,顯然不把美人幫放在眼裡。

  美人幫主冷笑一聲,擰身錯步,黃綾帶一帶而回,改向獨臂劍神的腰上捲去。

  獨臂劍神一抓落空,不禁讚道:「好功夫!你這『困仙綾』可是跟『雪山姥姥』學的了」

  美人幫主不答,緊接著變招再攻,雙手一搶,本是軟綿綿的黃綾帶競一變而為其硬如棍,往獨臂劍神的左耳打去。

  獨臂劍神空手接了她數招,已看出她的武功比自己料想的要強上數倍,故不敢再存輕敵之心,覓隙撥出長劍,全力迎戰起來。

  這時,年舉岳已由房上躍落,揮劍攻向趕過來的花鳳和卓明珠。

  花鳳大叫道:「麥飛龍,你還不快來。」

  麥飛龍由角下轉出,仗劍縱到,大喝一聲,道:「姓年的,你不要欺負女子,咱們鬥一鬥吧!」

  話聲中,一劍劈出!

  年舉岳只得丟開二女,與他鬥了起來。

  忽然,另一處也響起一片金鐵交鳴之聲,旋見病美人舞動一柄玉如意,將謝玉基和盧金輝攻逼出來。

  謝、盧二人,前者使一條七節鞭,後者使一把緬刀,兩人身手均極不凡,但卻擋不住病美人的一柄不及一尺的玉如意。

  被攻的節節後退。

  雖然落了下風,倒無一絲敗象。

  花鳳,卓明珠,林馨,雪蓮,勝雪紅五女在場觀戰片刻,看出已方不致很快落敗,便照原定計劃行事,除花風留下之處,其餘四女到各處,搜索金身怪人被囚禁之處。

  其實,金身怪人正被囚禁在後院一間柴房內的地窖中,距雙方搏鬥之處,不過兩丈之遠,但卓,林,勝四女卻捨近求遠,一齊闖入宅中。

  花鳳見麥飛龍不敵年舉岳的攻勢,不禁著急,叫道:「喂,麥飛龍,你是金碗得主,可不要輸給銀碗得主呀!」

  年舉岳聽了哈哈大笑道:「對,麥兄,你若輸了,可得把金碗送給我!」

  麥飛龍不作聲,只是沉著應戰。他仍然希望獨臂劍神能殺死美人幫主,故無取勝之心。

  雙方搏鬥中,忽聽美人幫主叫道:「鳳丫頭,你先把鵑花和圓圓帶出去!」

  花鳳應了一聲,上前攪起師圓圓,再跳去窗下攪起杜鵑花,向後院奔去。

  獨臂劍神似甚關心病美人一邊打一邊注意她的情況看見她始終打不倒謝,盧二人忍不住開聲道:「香蘭,你能支持麼?」

  病美人水香蘭笑道:「你放心,安身有把握收拾這兩個兔崽子!」

  雙方又戰了一刻多時,仍未有人分出勝負。

  卓明珠忽由屋脊上跳下,報告道:「幫主,宅中沒有一個人影,也找不到那金身怪人。」

  美人幫主喝道:「再找!」

  卓明珠應了一聲,又縱身上屋,繼續往內宅搜索去了。

  獨臂劍神突然發動猛攻,劍氣「嘶嘶」銳響,攻得美人幫主招架不暇,大笑道:「魚玄霞,你立刻下令撤退,不然老夫要對你不客氣了!

  美人幫主「哼!」的冷笑一聲,也加緊招勢,黃綾帶如龍翻騰,綿綿而出,道:「姓萬的,你有多大本事只管使出來,別空口亂叫!

  獨臂劍神濃眉一揚道:「好,老夫讓你見見厲害!」

  劍光如電閃兩下,驀聞「嗤」的一聲輕響,美人幫主的黃綾帶突地一分為二,被斬斷了好大一截,飄飛跌落地上!

  美人幫主臉色一變,慌忙頓足縱退。

  獨臂劍神長笑一聲,如影隨形緊躡而上,又一劍劈出,斬斷了她的鬢髮,然後有二劍攻向她粉頸,暴聲道:「三招之內,取你性命!」

  美人幫主鬢髮一斷,頓成披頭散髮之婦,但她臨危不亂,立時斜身掠開,同時一抖玉手,打出一蓬閃閃發光的暗器。

  那數十支細如銀絲的針!

  獨臂劍坤一見之下,連忙滑步蹲了,同時舞劍打下一部分細針,失聲道:「好賤人,你連『千手師唐堯』的獨門絕技『仙女散花』也學到了!」

  美人幫主又打出一蓬細針,叱道:「不錯,本幫主身懷十二絕藝,今天有你受的了!」

  獨臂劍神乃是當今武林數一數二的人物,幾十年來未曾遇著勁敵,今夜鬥上美人幫主,發覺她果然功夫很雜,頗不易對付,心中很是驚奇,但也因而激起一股好勝之心,大笑一聲道:「好!你一施展出來,讓老夫領教領教!」

  長劍一揮,勁氣隨出,震開了她打到的一蓬細針,立時又挺劍攻上。

  美人幫主扔下半截黃綾帶,嬌軀一縱,凌空三丈,空中一折身,忽然手一上多了一條長鞭,振腕下未,鞭稍發出「叭!」的一聲,對準獨臂劍神捲了下來。

  那長鞭長約丈二,通體烏黑不知何物所製成,但揮舞起來,更比黃綾帶靈活凶猛!

  獨臂劍神一見之下,神色一怔,又失聲叫道:「咦,是不是『蛇郎君左龍』的獨門兵刃『千裡勾魂鞭』麼?」

  美人幫主一招凌空下未曾得手,立時「叭!叭!」揮出二鞭,口中格格脆笑道:「對了!『蛇郎君左龍』在生之日是你的死對頭,他臨終之時傳我『千裡勾魂鞭』,遺命要我取你老命!」

  獨臂劍神身形左飄右閃,避開了她二鞭,隨亦揮劍攻出兩招,哈哈大笑道:「好極了!

  你果然不含糊,居然學會了當代幾位武林奇人的絕藝,但你想憑這幾手玩藝兒與老夫對敵,恐怕還不夠呢!」

  於是,兩人又展開另一場惡鬥,而交手數十把之後,還是獨臂劍神佔了上風……

  另一邊,麥飛龍和年舉岳仍然打得難分難解,兩人出手有真有假,麥飛龍無意擊敗對方,卻不願為對方所擊敗,年舉岳頗想擊敗麥飛龍,以便轉去攻那些姑娘,但又不敢施出殺手,怕真的殺了麥飛龍……

  再另一邊,病美人和謝、盧二人的搏鬥也還沒分出勝負。

  謝、盧二人雖未在競技大會上獲勝,但打鬥的本事卻真不劣,始終能夠纏住病美人……

  忽然,勝雪紅出現了,她大聲報告道:「幫主,我們已找遍全宅,沒有任何發現!」

  美人幫主喝道:「找找後院這邊!」

  勝雪紅應了一聲「是」,掠身飛向後院牆邊的那間柴房,轉眼就闖入柴房裡去了。

  獨臂劍神一見勝雪紅進人柴房,心中暗急,突然劍法一變,只攻不守,殺手連施。

  美人幫主頓感招架為難,連連後退,但還是低擋不住對方凌厲的攻勢,幾處衣裳先後中劍,破衣片片飛揚,情況危發而狼狽。

  她一連退出十幾步,突然嬌叱一聲,手中的「千裡勾魂鞭」

  使了個怪招,一下纏上了獨臂劍神的右腕和長劍。

  宛似一條長蛇,緊緊的纏住!

  獨臂劍神先是一怔,繼之仰天大笑,右臂連集內家真力向上一振,纏在手腕和長劍上面的「千裡勾魂鞭」頓時斷為數截,紛紛掉下!

  美人幫主大吃一驚,鬆掉鞭柄,倒縱疾退。

  獨臂劍神厲聲笑道:「哪裡走!」

  劍出如電,倏地抵上了她的心窩!

  美人幫主還想再退時,背部已撞上一面牆壁,一看對方的劍尖已抵上自己心窩,嚇得花容失色急叫道:「且慢!」

  獨臂劍神本欲一劍刺死她,聽她急叫,不覺收住劍勢,哈哈笑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美人幫主道:「本幫主業經武林竟大技會承認,為後一年半的武林盟主,你敢殺我這位武林盟主麼?」

  獨臂劍神大笑道:「怎麼不敢?你縱是王母姑娘,老夫照殺不誤!

  花鳳忽然由黑暗中撲出,一劍向獨臂劍神的背心猛刺過來。

  獨臂劍神背上似長著眼睛,眼看花風劍尖已將刺人他的背部,突見他身形一側,左足一抬,「拍!」的一聲,一腳踢中花風的劍身,並將她震得「登登登」額退數步!

  而就在這時,附近忽有一人發出一聲慘叫!

  發出慘叫的是謝玉基。

  他被病美人的玉如意切中咽喉,登時鮮血飛濺,仰身倒了下去。

  濺出的鮮血,正好酒在病美人的臉部!

  病美人驚叫一聲,嬌軀一軟,立時暈倒地上。

  她受傷了麼?沒有!

  她只是受了驚,她是個嬌滴滴的女人,一向不得一點點的驚嚇,見到一條蛇,一隻老鼠,或是見到鮮血,都會立刻暈倒。

  現在,謝玉基的血濺滿她一臉,自然更不在話下了。

  獨臂劍神一見大驚,高叫道:「香蘭,你怎麼啦?美人幫主乘他分神之際,突起一掌拍開他抵在自己心口的長劍,並勢欺上,颶然一掌拍上他的胸膛。

  「砰!」

  獨臂劍神如中巨杵,應聲直顛出去。

  年舉岳睹狀大駭,連忙丟下麥飛龍。

  疾撲面至,扶住他的身子問道:「師父,您覺得怎樣?」

  獨臂劍神張口吐出鮮血,接著將年舉岳推開,暴聲道:「沒事,你站開去,看為師宰了這個賤婦。」

  語畢,神情嚴肅的舉步向美人幫主迫去。

  他的一對環目,射出無比銳利的寒光,狠狠的瞪視著美人幫主,似乎已下定決心要將她擊斃!

  美人幫主為其氣勢所奪,渾身發驚然,不覺步步後退…

  花風忽然大叫道:「萬勁松,你看這裡!」

  她一步跳到病美人水香蘭的身傍。用劍抵上水香蘭的心口,嬌叱道:「你再動一下,我一劍刺死你的妻子!」

  年舉岳也大喝一聲,仗劍撲去。

  花風柳眉倒豎,杏目一瞪,尖叱道:「站住!你不要你師母的命了?」

  年舉岳果然被她唬注,剎住撲勢,不敢再上。

  麥飛龍一看情勢改變,不禁暗暗著急,忖道:「糟糕,怎麼變成這個樣子?這病美人真是莫名其妙,殺了人自己也跟著暈倒……」

  心中盡著急,卻不敢動手幫助獨臂劍神一方。

  美人幫主看到己經反敗為勝,心中大喜,急喝道:「鳳丫頭,把她帶下去,」

  花鳳應了一聲,伸手抓起暈絕下省人事的病美人,將她拖到後面去。

  獨臂劍神驚怒交進,倏地欺上一步,吼叫道:「魚玄霞,你待怎樣?」

  美人幫主格格脆笑道:「很簡單,看你是要武林金獅還是要保全你妻子之命!」

  臂獨劍神氣得七竅生煙,暴跳如雷道:「好賤人,居然要肋脅到老夫頭上來了!你敢傷她一根汗毛,老夫不剝你的皮才怪!」

  美人幫主笑道:「哼,這麼說,你是不要你愛妻之命了?」

  獨臂劍神吼道:「我要剝你的皮!」

  美人幫主驕靨一沉,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否剝我的皮一鳳丫頭!」

  花風答道:「在!」

  美人幫主冷冷道:「宰了她!」

  花鳳道:「是!」

  手中長劍一舉,便要砍下病美人的頭。

  獨臂劍神老來得嬌妻,豈忍見驕妻被殺,頓時慌了手腳,急叫道:「慢著!」

  花鳳收住劍勢,拾目望著美人幫主。

  美人幫主笑道:「怎麼樣呀?」

  獨臂劍神轉頭去看麥飛龍,他認為麥飛龍該出手幫助自己解決這個危發的局面。

  但麥飛龍站著沒動,他自然也想到自己可以出其不意的救下病美人,可是他又想到獨臂劍神已然受了內傷,他能否擊敗美人幫主已成問題,假如他無法擊殺美人幫主,那麼自己的臨陣倒戈,除了招致身敗名裂外,並無一點好處,所以他不敢冒險。

  獨臂劍神見他沒有任何表示,心中甚是不滿,當下回頭對美人幫主道:「假如老夫交出那金身怪人,你便肯釋放拙荊?」

  美人幫主道:「對了。」

  獨臂劍神道:「咱們來商量一下,老夫可以交出那金身怪人,但你須把那『秘密』分一半給老夫,如何?」

  美人幫主道:「不行。」

  獨臂劍神怒道:「你想獨吞?」

  美人幫主頷首道:「不錯。」

  獨臂劍神冷笑道:「你最好考慮一下,有老夫人在,你縱然得到那秘密,今後也別想過平安日子!」

  美人幫主道:「不見得,我們傾全幫之力,還鬥不過你這個老殘廢麼?」獨臂劍神大為憤怒,目中殺氣騰騰,似有突種發難之意。美人幫主機警的又退一步,說道:「看來,咱們是談不攏了一風丫頭!」

  花鳳又答道:「在!」

  美人幫主道:「你注意看著,這老殘廢一動,你就先宰了那賤人!」

  花風道:「好的。」她的長劍緊緊擱在病美人的粉頸上,只內力一割,大羅神仙也無法搶救。

  獨臂劍神氣餒了,臉上殺氣一歛,道:「舉岳,去把他帶出來吧!」年舉岳悻悻的移動腳步,向柴房走去。

  這時,勝雪紅正站在柴房門口,她方才曾入柴房搜尋,卻無所獲,此刻見年舉岳走來,連忙機警的讓開,不敢讓年舉岳接近自己。年舉嶽雖因自己一方一敗塗地而大感不歡,卻仍不改其「風流」本色向勝雪紅擠眼一笑道:「勝姑娘,你若想先睹為快,請跟我進去。」

  勝雪紅道:「少嚕蘇!」

  年舉岳在柴房門口住足笑問道:「告訴我,你為何跟麥飛龍鬧翻了?」勝雪紅不理睬。

  年舉岳含笑道:「我覺得麥飛龍真傻,像你這樣清麗絕俗的姑娘不要,居然愛上那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丫頭,真是美人幫主截口道:」小子,你少嚕囌,快進去把那金身怪人帶出來!「年舉岳聳聳肩,舉步走了進去。不久,果然拖著那金身怪人走出來了!金身怪人雙手仍被銬著,左耳下凝結著一大片血塊,步履蹌踉,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美人幫主上下打量了金身怪人一陣,卻不認識,不覺脫口問道:「他是誰?」

  獨臂劍神道:「不知道,小徒雖然擒他到此有數日之久,但他始終不肯吐露隻字。」

  美人幫主一笑道:「真的麼?」

  獨臂劍神道:「不信,你問問他看。」

  美人幫主察言觀色,心知他所言不假,心中十分高興,微笑道:「好了,你叫你徒弟把他推過來吧!」

  獨臂劍神道:「不,你先放開拙荊!」

  美人幫主挺收眉一笑道:「怎麼?你怕我不放人?」

  獨臂劍神沉聲道:「不錯,你是個反覆無常心如蛇蠍的女人,老夫不能信任你!」

  美人好主笑道:「我先放人,要是你不把他交給我呢?」

  獨臂劍神神色嚴峻地道:「老夫說一不二!」

  美人幫主沉思了一下,又笑道:「好吧,我也聽說你很守信諾,一向是一言九鼎,今天我就信你一次看看風丫頭,把她放開!」

  花鳳應了一聲是,立即收劍退開數尺,喝道:「水香蘭,回到你丈夫身邊去吧!」

  原來,病美人水香蘭已經甦醒了一些時候了,只因頸上被花鳳的劍按住,一直不敢動彈,現在花風的劍一收回,她立即由地上坐了起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