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英雄氣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向他和病美人一抱拳,即轉對年舉岳笑道:「年兄,你該送小弟到門口,才不致使美人幫主起疑。」

  年舉岳一抬手道:「請!」

  麥飛龍回到狀元客棧,推開自己和花鳳同住的房間房門一見房中只有花鳳一人在,不由一怔道:「她們那裡去了?

  花鳳笑道:「走了!」

  麥飛龍大愕道:「走了?」

  花鳳俏皮的笑道:「是的,幫主認為這家客棧不大安全……」

  麥飛龍迷惑道:「怎說不安全?」

  花鳳走去把房門關好,才低聲道:「幫主怕獨臂劍神會尾隨你而至!」

  麥飛龍恍然道:「哦,真機警,她們轉投了那家客棧?」

  花鳳道:「這事你別管,今夜三更一到,我帶你去與大家會面就是了。」

  麥飛龍道:「幫主要我勘察他們囚禁金身怪人的可能地點,如今不想知道了麼?」

  花鳳拉著他在床邊坐下,笑道:「當然想知道,你現在告訴我吧。」

  麥飛龍道:「我沒查探出來。」

  花鳳道:「怎麼了?」

  麥飛龍道:「我一再誇讚他的住宅很華美,他只是謙遜不肯帶我去宅中各處走走,我有什麼辦法呢?」

  花鳳道:「有沒有見到『獨臂劍神萬勁松和病美人水香蘭』?」

  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花鳳道:「對你的造訪,有沒有表現懷疑?」

  麥飛龍點頭道:「當然有些懷疑了,不過他似乎也不敢斷定我是有所為而去的。」

  花鳳道:「他問了你什麼沒有?」

  麥飛龍道:「有的,他問我有沒有找到武林金獅等等問題。」

  花鳳道:「你怎麼回答?」

  麥飛龍道:「我把可以說的說給他聽。」

  花鳳道:「你有沒有透露房德聲被殺害之事?」

  麥飛龍道:「沒有。」

  花鳳道:「你和他在那裡談話?」

  麥飛龍道:「在宅內一間客廳中。」

  花鳳道:「有無旁人在場?」

  麥飛龍道:「沒有。」

  花鳳道:「他家中約有多少人?」

  麥飛龍道:「不知道,我只見到他父親和一個夥計,他家的人必是都在後院。」

  花鳳嘟嘟嘴道:「你走這一趟,可說毫無所得嘛!」

  麥飛龍道:「這是意料中事,他心懷鬼胎,對我的造訪自然處處提防,謹慎應付,我又不能公然指出他是『獨臂神劍』之徒,能有何作為呢?」

  花鳳問道:「你可曾透露我跟你來到長安?」

  麥飛龍道:「他問我勝雪紅怎麼沒來,我告訴他這次跟我來的是你。」

  語聲一頓,又道:「我覺得這一點應該據實告訴他,因為他如是劫去金身怪人之人,自然已知你跟我在一起,我若說謊,反去使他生疑。」

  花鳳點點頭道:「對。」

  她接著站起身子,說過:「你坐坐,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說畢,出房而去。

  麥飛龍知她要把「消息」交人轉告美人幫主,心中暗暗得意,忖道:「等著瞧吧,今夜美人幫主魚玄霞一死,看你們這些丫頭還能有什麼氣候。」

  他和衣往床上一倒,開始想即將發生的事情的後果。

  美人幫主一死,幫中姑娘將會怎樣?瓦解星散?或者再推選出一個幫主來?

  自己已佔有了花鳳的身子,要不要負責任取她為妻?

  不,她們是用不正當的手段誘我上當的,我沒有對她負責的必要!

  但是,入幫誓書和婚約書握在她們手裡,我要怎麼才能擺脫她們的要脅呢?

  唔,一定要設法把入幫誓書和婚約書奪回來銷毀才行……思忖間,忽見房門一開,花鳳回來了。

  她把門閂好,隨即開始寬衣解帶,一面笑道:「距行動的時候尚有一個半時辰,咱們先來睡一覺吧。」

  麥飛龍一見她在解衣,登時緊張起未,還忙跳下床道:「你先睡吧,我睡不著。」

  花鳳有些著惱,板起玉靨道:「怎麼,你討厭我?不願跟我同床睡覺?」

  麥飛龍麵上發熱,吶吶地道:「至少咱們還沒到同床睡覺的時候……。」

  花鳳氣憤的一跺足,道:「這表示你沒有真心愛我,我……我告訴幫主去。」

  麥飛龍道:「咱們尚未正式完婚,幫主也不能強迫我跟你睡覺吧?」

  花鳳恨聲道:「不管怎樣,你不願跟我同睡一房,表示你沒有誠意娶我為妻!而且……

  這些天你對我總是冷冷淡淡的愛理不理,我受夠了!我不願再看你的白眼!走!

  咱們去見幫主說個明白!」

  說著,上前一把揪住麥飛龍的胸襟,在房外扯去。

  麥飛龍覺得自己已有希望擺脫她們的控制,犯不著在這時候跟她鬧翻,於是決定暫時與她「虛與委蛇」一番,乃換上一副笑臉道:「好了!好了!你別生氣,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

  花鳳叫道:「沒什麼可說的,今天我要徹底解決一下,你要喜歡我,就得跟我同床睡覺,不然大家拉倒。」

  麥飛龍見她嗓門越拉越高,怕被其他宿客聽見,忙道:「好好,我跟你睡,我跟你睡,這可行了吧?」

  花鳳一扭身子,悻悻然道:「你不用假心假意,我才不稀罕!」

  麥飛龍暗罵道:「不要臉的淫婢,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來了。」

  心中在罵,嘴上卻不得不獻殷勤,笑道:「不要生氣,來日方長,咱們多互相了解之後,也許可以和好相處的,你說是不是?」

  花鳳轉怒為喜,五指輕輕在他頷上一戳,笑道:「你這個人哪,真是叫人摸不透,一會冷冷冰冰,一會嬉皮笑臉,哼!」

  麥飛龍強笑著。

  花鳳偎入他胸懷,羞笑道:「其實你該知道: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只要你對我好,我願做你忠實的妻子……」

  麥飛龍含糊以應,想起了至今下落不明的孟凡,心頭陣陣絞痛。

  花鳳輕聲道:「來,咱們上床去說話,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呢!」

  於是,兩人解衣上床,並頭躺下,麥飛龍不敢碰她的身子,好像一具屍體,僵硬的躺著。

  花鳳卻步步進逼,不停的施展出各種挑逗的姿態,微笑道:「告訴我,你以前沒和姑娘相好過麼?」

  麥飛龍道:「沒有。」

  花鳳笑道:「你太老實了。」

  麥飛龍道:「唔……」

  花鳳道:「是不是令師管得你很嚴?」

  麥飛龍道:「不……」

  花鳳道:「不然,是為甚麼?」

  麥飛龍閉上眼睛道:「睡吧,不要再說話了,今夜三更可能有一場惡鬥,咱們應該養足精神體力。」

  花鳳嬌嗔的輕輕擰了他一下,道:「你怎麼攪的嘛!」

  麥飛龍道:「有何不對?」

  花鳳挪動嬌軀擠擠他的身子,道:「別躺得像個死人似的嘛!」

  麥飛龍道:「你要我上床睡覺,現在我已照辦了,還有甚麼不對?」

  花鳳生氣道:「哼,看來你還是不喜歡我!」

  麥飛龍道:「我很累,想好好睡一覺,你也快睡吧。」

  花鳳忽然眼眶一紅,湧出兩行珠淚,道:「你不喜歡我不要緊,但你非娶我不可了,因為……因為我……已經有身孕了!」

  麥飛龍大吃一驚,霍然坐起道:「真的?」

  花鳳掩面哭泣道:「當然是真的,這件事還能騙人麼?」

  麥飛龍張目的愕,心頭震盪,失聲道:「不!不!這不可能……」

  花鳳突然坐起,滿臉悲憤道:「你這是甚麼意思?」

  麥飛龍渾身陣陣發冷,顫聲道:「這……這……這怎麼辦?」

  花鳳冷笑道:「你說該怎麼辦?」

  麥飛龍恨不得立刻死去,激動地道:「幫主知不知道?」

  花鳳道:「知道,我告訴她的。」

  麥飛龍麵上抽搐不止的問道:「她怎麼說?」

  花鳳道:「她說等尋獲武林金獅之後,立刻為我們籌辦喜事。」

  麥飛龍垂下了頭。

  花鳳瞪望他冷冷道:「你不願意?」

  麥飛龍搖搖頭。

  花鳳道:「你快要做父親,應該高興才對!」

  麥飛龍沒作聲。

  他感到自己快要發瘋了。

  自從獲知自己的「酒後亂性」純是她們預先佈下的陷阱時,他就決定不該守信諾娶她為妻,打算奪回婚約書之後,便要給她一個反悔不認帳,但是她竟然懷孕了,這樣一來情形便大不相同了,自己可以不認她做妻子,卻不能不承認她懷的是自己的骨肉!

  「老天,這如何是好?」

  他突然雙雙手往頭上一抱,痛苦的叫道「不!不!不……」

  花鳳臉一變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雙目發呆,一臉激動地道:「你……確信已經……有孕了麼?」

  花鳳點頭道:「不錯!」

  麥飛龍全身癱瘓的倒了下去,長嘆一聲道:「罷了,罷了,我……娶你為妻就是了!」

  花鳳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心中大喜,情不自禁的撲落他身上,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笑道:「我要為你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只要你真心喜歡我!」

  麥飛龍把頭轉到一旁,道:「別急,慢慢來,我願意試試我的天哪!」

  三更將近。

  花鳳揭被而起,低聲道:「咱們該去了!」

  麥飛龍懶洋洋地道:「我可以不去麼?」

  花鳳道:「不行,你是我們的一個主力,幫主打算派你對付年舉岳,豈可不去!」

  麥飛龍無可奈何的起身道:「那就走吧!」

  兩人下床穿衣,裝束停當,即推開房窗,一掠而出,越牆出了客棧。

  花鳳低聲道:「跟我來。」

  嬌軀一騰,領路奔去。

  一路潛行,奔過一段大街,轉入一條黑暗無燈的小巷,行入數十步,赫然發現巷中有九個人倚立於一道磚牆之下。

  這九個人正是美人幫主及林、卓、杜、蘇、師勝六女,另外還有兩個面貌英俊的青年!

  麥飛龍心知他們便是美人幫的護花使者,覺得他們很面善,心中暗暗稱奇,忖道:「奇怪,這兩個護花使者我好像在那裡見過似的……」

  美人幫上一見他和花鳳到了,立刻招手叫他到面前,低聲道:「麥飛龍,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便是本幫的護花使者……」

  她先指指一個穿藍衣的青年,道:「他叫謝玉基,曾參加本屆掌力競技。」

  接著又一指另一個穿黑衣的青年道:「他叫盧金輝,亦曾參加暗器一項你大概還記得吧?」

  麥飛龍弄不清他們是在參加競技之前就加入美人幫或在參加競技之後才被收羅的,但覺得不便動問,向他們抱拳道:「幸會。」

  謝玉基和盧金輝連忙還禮,道:「麥兄請多多指點。」

  美人幫主介紹過後,立刻說道:「麥飛龍,你晚間拜訪年舉嶽的經過,簡要說說一遍給我聽聽。」

  麥飛龍道:「是,他見到小可時,神色甚是驚訝,又好像很高興,立刻請我入宅一間客廳坐下,問我何時到的,我說剛到。又問我跟誰來的,我說跟花鳳來的,然後便問起追查武林金獅情形,我便把可以說的向他說了。」

  美人幫主道:「由鋪子進去,經過些什麼才到客廳?」

  麥飛龍道:「只經過一片天井。」

  美人幫主道:「天井大不大?」

  麥飛龍道:「不小,舖磚的地面,約兩丈寬三丈長,兩邊擺著一些盆景。」

  美人幫主道:「客廳是通入內宅之路?」

  麥飛龍道:「是的。」

  美人幫主道:「照你看,他家內宅是不是有很多房間?」

  麥飛龍道:「我想大概不少吧。」

  美人幫主道:「他對你的拜訪,有無現出不安之色?」

  麥飛龍道:「沒有,但言談十分謹慎,每一句話都做經過一番斟酌才說出來的。」

  美人幫主沉吟有頃,又問道:「你有沒有問他是不是『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徒弟?」

  麥飛龍道:「沒有,我只表示很樂意結交他這個朋友,並表示很想知道他的師承,他聽了只顧左右而言他。」

  美人幫主點點蜂首,又一指謝玉基和盧金輝道:「他們自入夜監視迄今,均未見『獨臂劍神』或『病美人』現身,看情形必是在宅中盤間那個金身怪人……」

  麥飛龍問道:「年舉岳呢?」

  美人幫主道:「他也沒出過大門。」

  麥飛龍道:「那麼,我們開始行動吧。」

  美人幫主道:「好,我們今夜的行動,最大目的在於將那金身怪人劫過來,消滅敵人則為次要之事。」

  「現在你們注意聽我說,等下闖入宅中後,以能不驚動對方為佳,若是被對方發現了。」

  「那麼我對付『獨臂劍神』一人,謝、盧二人合力對『病美人』,麥飛龍時對付年舉岳,再留花鳳一個在場協助,其餘的,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你們六人負責搜索那金身怪人,得手之後,立即撤退,若形勢發展到無法將那金身怪人劫走時,則下手擊可殺也!」

  她說到這裡,環望眾人一遍,問道:「大家聽明白了沒有?」

  眾人一齊點頭。

  「好,開始行動!」

  嬌軀一縱而起,悄無聲息的躍上民房,施展上乘輕功,向前掠去。

  麥飛龍、謝玉基、盧金輝以及花鳳等七女隨後跟上。

  轉眼工夫,到了「年估昌字畫鋪」的後院牆外,美人幫主趨近牆門。

  側耳反聽了一會。

  聽不出院內有人走動,於是向眾人一招手,首先一飄身,迅捷的橫越過牆頭,輕飄飄落到院內。

  眾人亦紛紛越牆而入。

  院中,燈光不多,只有幾間房中透射出昏黃的燈光,整個院子呈現深夜的寧靜,看樣子屋中人均已進入夢鄉了。

  美人幫主舉目打量一番,掉頭向蹲在身後的眾人傳言說道:「太安靜了,這不是好現象,可能對方已有準備,等下你們進行搜索時,要分外小心,注意黑暗的地方,提防伏擊。」

  眾人點點頭。

  美人幫主接著向麥飛龍說道:「麥飛龍,你先去窺探一下。」

  麥飛龍點頭應諾,立時彎身向前疾竄過去。

  只見他竄至一堵屋壁角下,探頭向內窺探一眼。

  然後閃身轉入,瞬即不見。

  過了片刻之後,才見他又由屋角轉出,向大家招招手,示意眾人可以過去了。

  美人幫主由懷中摸出一條一丈長的黃綾帶,捲在手腕上,然後才彎身疾行過去。

  謝玉基、盧金輝和花鳳等七女各自出武器,分兩路挺進。

  十一人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的潛入院中,才在美人幫主的一個手勢之下,分開搜索起來。

  倏忽之間,十一人已全沒入黑暗中,不見了蹤影!

  一會兒之後……

  「啊哎!」

  驀地,一聲驚叫打破了沉寂的半夜!

  聽聲音,似是杜鵑花!

  美人幫主正在窺視一間屋子,聞聲一驚,連忙循聲飛縱過去。

  奔到一廂房後面,只見杜鵑花正在一排窗下掙扎,她的頸部,正被一隻破窗而出的手掌扼住!那情形十分可笑!

  可想而知,她是在欺近窗前向房中窺視之際,冷不防被人從房中探出一隻手來,而扼住了她的頸部的。

  此刻,她的身子已被從房中提離地面,恰似一隻被人抓住頸子的鴨子,正在拼命掙扎著,卻無法掙脫敵人的手掌!

  美人幫主一見大驚,飛撲疾上,右手一揚,捲在手腕上的黃綾帶「呼!」的一聲,如蛇射出。

  別看那是一條軟綿綿的黃綾帶,這時由她手上發出,竟如一條鐵鏈,勁道奇強無比,只聽「劈拍!」一響,破窗而入,捲向那隻手腕!

  「哈哈哈!」

  大笑聲中,房中人隻手十指一鬆,放開杜鵑花,縮了進去。

  杜鵑花已被扼得半死,房中人的手掌一鬆,她也立時軟倒於地。

  美人幫主方待趨前探視,忽聽數丈外的一間房頂上又傳來一聲驚呼,抬頭一望,只見師圓圓正骨碌碌的由房上滾下來,不禁又是一驚,頓足疾起,撲前搶救。

  她身形去勢如電,居然適時接往了墮下的師圓圓,急問道:「圓圓,怎麼了?」

  師圓圓臉色蒼白,斷斷續續道:「我……我被年……舉岳打……了一掌……」

  語畢,頷首一垂,昏死過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