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威武不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幫主打算怎樣做?」

  美人幫主道:「先將那個叫『老三』的金身怪人劫過來。」

  麥飛龍道:「幫主認為他被囚禁在年舉岳的家中?」

  美人幫主頷首道:「不錯!」

  麥飛龍道:「如今獨臂劍神和病美人都到了,我們要從他們手中幼奪金身怪人只怕不易……」

  美人幫主冷笑道:「不見得,我們有十一個人,他們只有三個。」

  麥飛龍左右望望道:「我們有十一個人麼?」

  美人幫主道:「另外還有兩個護花使者正在暗中監視年估昌字畫鋪。」

  麥飛龍道:「哦……

  美人幫主道:「事不宜遲,我決定今夜三更採取行動,現在你先去年舉昌的家中走一趟,暗中勘察他們宅內的情形。」

  麥飛龍一愕道:「我怎麼能去?」

  美人幫主微笑道:「聽勝雪紅說,年舉岳對你甚有好感,你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去拜訪他。」

  麥飛龍道:「他會起疑的。」

  美人幫主道:「不怕他起疑!」

  麥飛龍道:「也不怕打草驚蛇?」

  美人幫主道:「不怕,如果他們警覺不妙而將那金身怪人帶出長安城,那對咱們更為有利,在城外動手更容易得手。」

  麥飛龍思忖片刻,點頭道:「好,我去。」

  美人幫主道:「你一定要設法使年舉岳帶你到宅內各處看看,暗中觀察他們囚禁金身怪人的可能地點。」

  麥飛龍道:「好。」

  美人幫主道:「千萬不能洩漏我們己到長安的消息。」

  麥飛龍一笑道:「當然。」

  美人幫主道:「好,你去吧。」

  麥飛龍又來到了「年估昌字畫鋪」的門口。

  一眼望人,只見年舉岳的父親年估昌仍坐在櫃檯後面,優閒的抽著汗煙。

  麥飛龍走人一揖,道:「年老伯。小可又來打擾了。」

  年估昌臉上掠過一片驚疑之色,立時起身陪笑道:「麥少俠別客氣,還有什麼事麼?」

  麥飛龍道:「小可寫了一封信叫令郎送去終南,剛才想起忘了提一件事,所以想來加進去令郎還在裡面吧?」

  年估昌親切的笑道:「在!在!請坐一下,待老漢去喊他出來……」

  話未完,已撥步急急入宅而去。

  麥飛龍微微一笑,便在櫃前坐下等。

  不久,年舉岳隨著他父親出來了,他向麥飛龍一抬手,朗笑道:「麥兄,小弟正在房中打點行裝家父說你要在信上加幾句話?」

  麥飛龍起立道「是的,臨時想起一事,所以又來麻煩年兄,真是抱歉。」

  年舉岳笑道:「說那裡話,麥兄要在這寫還是到裡面去寫?」

  麥飛龍道:「還是到裡面去吧。」

  年舉岳一擺手道:「好,請」

  於是,兩人又到了內宅的客廳中。

  年舉岳又將文房四寶取出放到桌上,接著摸出那封信還給麥飛龍,說道:「麥兄請寫吧。」

  麥飛龍接過信,立即將它撕成碎片,再探成一團,扔到牆角下。

  年舉岳面色一變道:「怎麼了?」

  麥飛龍微笑道:「小弟改變主意,不打算麻煩年兄了。」

  年舉岳詫異道:「為什麼?」

  麥飛龍道:「年兄很忙,小弟不敢勞動年只跑那麼遠的路。」』年舉岳道:「我不忙呀!」

  麥飛龍道:「不,年兄的師父師母剛到,你該陪著他們。」

  年舉岳神色速變,跳起叫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年兄若還把小弟當作朋友,就不要再隱瞞了!」

  年舉岳一張臉登時陰沉下來,雙目充滿敵意,耽耽注視麥飛龍良久之後,才開口道:

  「你怎麼知道的?」

  麥飛龍道:「說來一言難盡,年兄請帶小弟拜見令師,小弟再詳細告之!」

  年舉岳沉思未答,在麥飛龍面前走來走去,不時的向麥飛龍瞥上一眼,神色陰暗不定,似有突起發難一舉殺斃麥飛龍之意。

  麥飛龍端坐不動,鎮靜一笑道:「年兄請不要妄動,否則會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

  年舉嶽劍眉一揚,笑道:「真的麼?」

  麥飛龍道:「真的。」

  年舉岳道:「有件事情,你大概還不知道,我參加兵器對搏,若有意贏取金碗,可說易如探囊取物!」

  麥飛龍道:「我知道,你是故意輸給我的,你參加競技大會的目的,只是想和我結交,贏得我對你的好感,以便日後經常接近我。」

  年舉岳嘿嘿笑道:「不錯!而現在,我如要殺你的話,你能逃得了麼?」

  麥飛龍語氣平靜地道:「也許逃不了,但小弟相信年兄絕不會動手的。」

  年舉岳面露殺氣笑道:「你怎敢說我絕不會動手?」

  麥飛龍道:「因為狗咬人不響,你已經說出來了,就表示你不會動手了。」

  年舉岳冷冷的望著他,臉上布滿詭笑!

  麥飛龍也一眼不瞬的逼視著他,面上始終掛著和悅的微笑,毫無一絲懼色。

  廳中的氣氛漸漸不對,雙方雖然沒有伸手去握劍柄,但情況實已到了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地方!

  就在這時,忽聽裡面有人朗聲一笑,說道:「舉岳,不要動手!」

  話聲落處,門簾一揚,只見獨臂劍神與病美人手挽手走入廳中來了!

  麥飛龍起立抱拳行禮,道:「小可參見萬老前輩及水大娘。」

  獨臂劍神哈哈大笑,道:「別客氣,麥世兄請坐!」

  病美人水香蘭卻以「痛心』的表情望著麥飛龍,失聲道:」你稱奴家甚麼呀?」

  麥飛龍知她外貌雖然年輕,實際年齡已在四旬以上,故稱她一聲「大娘」並無不對之處,當下拱手道:「小可稱呼您為大娘。」

  病美人氣得粉臉變色,跺足道:「你瞎說!我……我那裡像個大娘呀?」

  麥飛龍心中暗笑,又拱手道:「很抱歉,小可對您的稱呼如有不當,還請指教。」

  病美人道:「你不能叫我大娘,叫大娘難聽死了,我可還沒老呢!」

  麥飛龍忍住笑道:「是。」

  病美人撅撅唇道:「稱呼『萬夫人』,還差不多!」

  麥飛龍恭謹地道:「是,萬夫人。」

  病美人這才嫣然一笑道:「你這孩子還算懂得禮貌,坐呀!」

  麥飛龍道謝坐下。

  獨臂劍神扶著病美人坐下之後,自己也在一旁坐下,笑道:「麥世兄怎知我們來了?」

  麥飛龍道:「美人幫主說的。」

  獨臂劍神面色微變,目放精光道:「哦,她在跟蹤老夫麼?」

  麥飛龍道:「是的。」

  獨臂劍神打量著他,不解的問道:「你來幹甚麼?」

  麥飛龍道:「奉美人幫主之命,前來踩探年兄家中的情形,以便今夜三更採取行動,劫走被你們捕獲的金身怪人。」

  獨臂劍神大感意外,怔了半晌,才詫聲道:「你……何以直言無隱?」

  麥飛龍道:「因為小可不喜歡和她合作。」

  獨臂劍神問道:「什麼原因?」

  麥飛龍道:「萬老前輩對美人幫主的為人應極了解,何必再問原因。」

  獨臂劍神面作沉思之狀,道:「但是,你和她們合作,可以名正言順的接收武林金獅,跟老夫合作,只怕……」

  麥飛龍道:「老前輩若認為武林金獅的價值重於您老的名譽,取去可也!」

  獨臂劍神面色一紅,笑道:「老夫倒不想侵占什麼武林金獅,而是要取得蘊藏在內的一個秘密,你若同意老夭取得那個秘密咱們便可合作。」

  麥飛龍道:「不!」

  獨臂劍神一怔,說道:「那麼,麥世兄的意思是……」

  麥飛龍道:「現在暫時不談武林金獅,小可只希望老前輩能將美人幫主除去,至於你我雙方為敵為友,以後再講!」

  獨臂劍神訝笑說道:「你要老夫除去美人幫主?」

  麥飛龍道:「是的。」

  獨臂劍神道:「為什麼?」

  麥飛龍道:「因為她不是個正派的女人,一年半後若讓她接任武林盟主,天下必將大亂。」

  獨臂劍神忽然哈哈大笑道:「老夫明白了,你們不願讓美人幫分去一半權利,因此要假老夫之手除去她們,對不對?」

  麥飛龍道:「不對,敝派無任何野心,一年半後,如美人幫已不復存在,我們不再繼續行使武林盟主的權力。」

  獨臂劍神笑道:「這麼說,你要除去美人幫,完全是基於維護武林的安寧了?」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獨臂劍神低頭沉吟了片刻,道:「要老夫替你除去美人幫主可以,但須有代價……」

  麥飛龍道:「小可已經付出代價了。」

  獨臂劍神一楞道:「怎麼說?」

  麥飛龍道:「小可現在來通知你們防範美人幫今夜進行的突擊,便是給您的一種代價!」

  獨臂劍神失笑道:「哈,這算什麼代價?難道沒有你的通知,老夫便會栽在美人幫的手裡不成?」

  麥飛龍道:「老前輩武功蓋世,自然不致被美人幫主所乘,但包括小可在內,今夜將有十一人人宅突擊,您能保得其他人也無損傷麼?」

  獨臂劍坤聳聳肩道:「拙荊及小徒也不致被她們所乘!」

  麥飛龍道:「但還有令徒的父母等人!」

  獨臂劍神說道:「老夫可以事先請他們避去別處。」

  麥飛龍冷笑道:「對啊!但如無小可的通知,您能未卜先知地讓他們避開去別處麼?」

  年舉岳接口道:「師父,他說的對,咱們不能不領他這個人情。」

  獨臂劍神站起負手踱步,考慮了一會,住足道:「好吧,你說她們今夜三更要來?」

  麥飛龍道:「是的。」

  獨臂劍神道:「一共十一人?」

  麥飛龍道:「是,美人幫主及七女之外,還有兩個護花使者。」

  獨臂劍神目光一凝,說道:「兩個護花使者是誰了」

  麥飛龍道:「不知道,小可還沒見過他們,美人幫主說他們正在附近監視。」

  獨臂劍神一吃驚,問道:「到時候,你會助我們麼?」

  麥飛龍道:「不,由於某種原因,小可還不能與她們決裂,所以到時候小可仍站在她們一方,不過小可盡能不參戰就是了。」

  獨臂劍神皺皺眉道:「老夫雖有把握擊斃美人幫主,但雙方人數懸殊,只怕不大容易取勝。」

  麥飛龍道:「她們闖入宅中後,會分出一些人去搜索你們囚禁的金身怪人,所以老前輩很有得手之望。」

  獨臂劍神道:「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我看不如先去客棧攻她們一個不備」

  麥飛龍道:「不成!」

  獨臂劍神道:「為什麼?」

  麥飛龍道:「那樣一來,美人幫主就知是小可走漏消息的了。」

  獨臂劍神應道:「只要老夫殺死了她,就是讓那些姑娘知道又有何妨?」

  麥飛龍搖頭道:「不成,萬一不成,小可就……麻煩了。」

  病美人水香蘭忽然啟口道:「你為何對她這般顧忌?」

  麥飛龍支吾道:「很抱歉,小可不便把原因說出來……」

  病美人脆笑道:「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落在她手裡?」

  麥飛龍忙的搖頭道:「沒有!沒有!」

  病美人不信,脆笑道:「魚玄霞這個女人我最清楚,她控制男人很有一套,你是不是上了她什麼惡當,有苦說不出?」

  麥飛龍現在才知美人幫主名叫「玄霞」,忍不住道:「夫人可否告訴小可,她的前夫是誰?」

  病美人搖首笑道:「不,我說出她前夫的姓名,也等於洩了我自己的底,這怎麼成呀!」

  麥飛龍見她不說,便轉對獨臂劍神說道:「好了,咱們就這樣決定,希望老前輩為武林做一件好事,小可告辭了。」

  語畢,站起抱拳。

  獨臂劍神道:「等一下,老夫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怎知有個金身怪人落人我們手中了」

  麥飛龍一笑道:「小可與花姑娘在前來長安途中,遭遇六個金身怪人的攻擊,後來我們失手被擒他們把我們帶到一處山中樹林內,迫令花姑娘說出武林金獅蘊藏的秘密,花姑娘正要說出之際,突有武林人在附近出現,其中那個叫」老三「的金身怪人追去察置,結果一去不返,分明是被那武林人劫去,小可本不知那武林人即是令高足年舉岳兄,但方才聽說老前輩及尊夫人投人此宅,一切便不難猜想出來了。」

  獨臂劍神笑道:「你不想知他是誰麼?」

  麥飛龍道:「小可當然很想知道,不過老前輩不說,小可絕不勉強。」

  獨臂劍坤道:「老夫可告訴你,只要你答應讓我們取到那個秘密!

  麥飛龍道:「不,武林金獅乃是公有的公物,小可無權答應。」

  獨臂劍神道:「我們要的是那個秘密,不是武林金獅,老夫取出那」秘密「之後,保證還給你們一隻分毫無損的武林金獅。」

  麥飛龍搖頭道:「對不起,小可不能答應。」

  獨臂劍坤笑道:「你不答應,我們仍然能夠取得那」秘密」

  啊!」

  麥飛龍道:「那樣的話,情形便不同了。」

  獨臂劍神哈哈笑道:「那樣的話,你我便是敵對之人了是不是?」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老前輩乃是名滿天下的武林高人,一向深受武林同道的尊敬,今後為正為邪,全在老前輩自己的抉擇。」

  獨臂劍神看了病美人一眼,含笑道:「老夫從來不敢以正人君子自居,你對老夫的期望,不要太高了!」

  麥飛龍笑笑道:「當然,誰也無權阻止老前輩自甘墮落。」

  獨臂劍神仰頭一笑道:「好啦!就照你所說,咱們暫時不談武林金獅之事,你去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