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與鬼推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年舉岳吃了一驚,失聲道:「嘎,自殺了?為何要自殺?」

  麥飛龍道:「他以死來洗清他的罪嫌。」

  年舉岳動容道:「嗅……」

  麥飛龍道:「武林金獅雖然可貴,但不論其價值多高,總不及人命之寶貴,所以連掌門人一死,我們便不再懷疑他了。」

  年舉岳疑惑道:「然則,那『黑天神西門世輝』又將作何解釋?」

  麥飛龍道:「有幾位目擊者都指出『黑天神西門世輝』確是第一個在會英閣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之人,不過他們看到的西門世輝必非真正的西門世輝,而是別人偽裝冒充的。」

  年舉岳目光發直道:「這是說,竊獅者意在嫁禍華山派?」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還有一個目的可能是要使我們的偵查走入歧途。」

  年舉岳眉頭一皺道:「可惡,如今有沒有另查出一些端倪來?」

  麥飛龍道:「沒有,僅知武林金獅為一批金身怪人所竊,他們曾數度出現……」

  當下,把金身怪人數度出現的經過說了一遍。

  年舉岳沉吟道:「奇怪,那些金身怪人是何方神聖?竊奪武林金獅何用?」

  麥飛龍並沒有把已經查出金身怪人是崆峒派之人一節說出,因為他覺得不該讓外人知道得太多。

  年舉岳雙目一抬道:「麥兄如今打算怎樣著手追查?」

  麥飛龍搖頭道:「目前還無打算……」

  年舉岳問道:「美人幫的勝雪紅姑娘怎麼不跟著麥見了?」

  麥飛龍苦澀一笑道:「這次走馬換將,換了個人了……」

  年舉嶽覺得有趣,追問道:「換了誰?」

  麥飛龍道:「花風。」

  年舉岳道:「那位奪得舉重金碗的姑娘?」

  麥飛龍道:「正是。」

  年舉岳笑道:「她很不錯,美人幫七女之中,小弟認為她的身段最迷人。」

  麥飛龍道:「啊哎!別提了!」

  年舉岳訝道:「怎麼啦!」

  麥飛龍搖搖頭。

  年舉岳一拍他的膝蓋,笑道:「麥兄,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許多人想接近美人幫的姑娘都不可得,你卻抱怨不置,真叫人不懂。」

  麥飛龍苦笑不語。

  年舉岳笑問道:「是不是美人幫主沒摸對麥兄的胃口?」

  麥飛龍一怔道:「什麼?」

  年舉岳道:「麥兄喜歡的不是勝姑娘也不是花姑娘,所以才抱怨?」

  麥飛龍搖頭道:「不是,不是……」

  年舉岳道:「不然,是什麼原因?」

  麥飛龍嘆了口氣道:「年兄,小弟和你一樣,對美人幫的姑娘並無好感,所以請你不要再揶榆我了。」

  年舉岳仰頭「哈哈」笑了兩聲,道:「好!不談女人!不談女人!咱們到隔壁長安酒樓去喝兩杯吧!」

  說畢,站了起來。

  麥飛龍搖頭道:「不,今晚不喝酒,小弟有件事情想和年兄商量商量……」

  年舉岳重新坐下,收起笑容道:「何事?」

  麥飛龍道:「小弟自與年兄結識後,覺得年兄是個正直坦誠之人,一直希望能與年兄結為好友,不知年兄願不願交我這個朋友?」

  年舉岳道:「咱們現在不就是好朋友麼?」

  麥飛龍一笑道:「年兄可願老老實實告訴小弟,你的師尊是誰?」

  年舉嶽好像很為難,咬了咬嘴唇,才笑道:「麥兄,你要交的朋友是我,不是家師,對不對?」

  麥飛龍道:「對,但既為好友,你有何不可說的呢?」

  年舉岳道:「有一天,小弟會告訴你的,但不是現在……」

  麥飛龍道:「有不少人都說年兄的師尊必是『獨臂劍神萬勁松』。」

  年舉岳道:「就算小弟的師尊是萬勁松好了,那又有何不對?」

  麥飛龍笑道:「當然沒有什麼不對。」

  年舉岳道:「既無不對,又何必窮究呢?」

  麥飛龍道:「小弟只想知道罷了,並無別的意思,年兄幸勿見怪。」

  年舉岳笑道:「不怪,不怪,小弟因有某種原因,故不欲讓人知道師門來歷。」

  笑容一收,注目問道:「麥兄說有件事情要與小弟商量,究是何事?」

  麥飛龍道:「小弟想要求年見幫個忙,替小弟帶一封信給家師。」

  年舉岳一口答應道:「好!」

  麥飛龍道:「沒甚麼不方便麼?」

  年舉岳搖頭道:「沒有。」

  麥飛龍道:「那麼,麻煩借用一下紙筆。」

  年舉岳道:「好,小弟去取來。」

  他起身人內取出文房四寶,放到桌上替麥飛龍磨好墨汁,然後笑道:「麥兄請寫吧,小弟等下再來」

  語畢一揖出廳而去,麥飛龍於是提筆寫信,很快寫畢,封上封口,便坐下等候。

  不久,年舉岳回到廳上來了。

  他笑問道:「寫好了?」

  麥飛龍起身把傳遞出,道:「是的、年隻請將此信面交家師。」年舉岳接過了信,納入懷中,「何時送去?」

  麥飛龍道:「越快越好。」

  年舉岳道:「小弟明早動身如何?」

  麥飛龍道:「好的。」

  兩人又閒聊了一陣,麥飛龍才起身告辭,返回狀元客棧年舉岳送走了麥飛龍,立即轉回房中,取出麥飛龍交給他的信,用清水在封口上抹了抹,然後輕輕拆開,將裡面的信箋抽出,展開唸了起來:「師父,今托年舉岳君奉上此函。渲關別後,弟子一路跟蹤美人幫主一行到了石門河,該地有一婦人名叫『病美人木香蘭』據稱數十年前曾與美人幫主共侍一夫,現已改嫁『獨臂神劍萬勁松』,美人幫主疑其竊取武林金獅,故往探查。弟子暗中竊聽,始知武林金獅蘊有某種秘密,美人幫主稱該『秘密』只有她和『病美人木香蘭』知情。

  故懷疑病美人竊去武林金獅,根據弟子觀察所得,美人幫主及病美人,均在覬覦該『秘密』,只是尚未奪取武林金獅罷了。

  那日弟子暗中竊聽時,為『獨臂劍神』發現而暴露行藏,現已與花鳳來到長安,經查房德聲死因,在其臥榻尋獲一顆鐵蓮子,形狀與『襲擊』崆峒派門下之鐵蓮子相同,弟子推斷除崆峒派之外,旁人無殺害房德聲之理。故可證明武林金獅失竊,實為崆峒派所侵吞。師父接獲此信後,請急赴崆峒查究,但萬勿與美人幫聯合,亦匆來見弟子,原因日後稟告……「年舉岳看到這裡,微微一笑,把信重新封好,收人懷中,即往後院走來。

  來到後院一間柴房中,移開地上一塊木板,走了下去。原來,木板下是一道石級,其下是一間頗為寬大的地窖!

  年舉岳走下石級,把木板移口人口蓋好,才一直走了下去。

  地窖的一牆壁上,掛著一盞琉璃燈,照見了堆放在地上的幾個鐵箱,也照見了被綁在裡面的一個人!

  上個金身怪人!

  他雙手戴著一副鐵銬,雙腳繫著一副鐵鐐,粗大的鐵鏈連在一支深埋在地中的木椿。他身上還穿著那件金光閃閃的皮外衣,只是罩住頭部的「皮帽」已被扯下,露出了整個臉龐!

  年紀約近四句,雙眉短而濃,虎目獅鼻,虯胡如刺,相貌倒很威武,但現在已顯得憔悴頹喪,象個待死囚犯。

  年舉岳走到他面前,神色冷峻地道:「朋友,你考慮好了沒有?」

  金身怪人轉頭他望,不予理睬。

  年舉岳笑道:「你決定死也不說,是不是?」

  金身怪人開口道:「對了。」

  年舉岳走去壁上取下一條馬鞭,一揚一抖,發出「叭!」的一聲脆響,笑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我絕不會讓你痛痛快快的死去的!」

  金身怪人冷然一笑道:「隨你來吧!」

  年舉岳沒有立刻動手,又道:「你已被我擒住,我也知道你是什麼人,今後你是脫不了關係了,所以你若是聰明的,就該把武林金獅的下落說出,也免得受皮肉之苦,」

  金身怪人一哼道:「老子不說,你敢把老子去交給終南一劍仙不成!」

  年舉嶽劍眉一揚道:「你以為我不敢?」

  金身怪人道:「你是不敢,你若把我交給終南一劍仙,你也別想得到那只武林金獅了!」

  年舉岳哈哈一笑道:「他媽的,你好象抓住了我的弱點,因此才抵死不肯吐露武林金獅藏放的地方。」

  他突然揮動馬鞭,叭叭叭的鞭打了金身怪人七八下,厲聲道:「你說不說?」

  金身怪人閉目忍受著痛楚,一字一字道:「你太小看我了!」

  年舉岳又猛力鞭打他數十下,暴聲道:「說不說?」

  金身怪人臉上溢出一條條的血痕,渾身也因忍受不住劇痛而發著抖,但神情仍極硬朗,冷冷一笑道:「不說,你繼續打吧!」

  年舉岳扔下馬鞭,探手人腰抽出一柄匕首,以激烈的語氣道:「現在我再問你一句,說不說?」

  金身怪人道:「不說!」

  年舉岳一刀削去,竟將他的一隻左耳削了下來,叱道:「再給你一次保全右耳的機會,你說不說?」

  金身怪人居然還挺得住,端坐不動道:「小子,你的手段還不夠狠,你該割我的鼻子或挖我的眼睛才對!」

  年舉嶽大怒道:「好,我就割你的鼻子,挖你的眼睛!

  說著,又一刀削去。

  就在他的刀尖即將落到金身怪人的鼻樑之際,忽聞地窖人口傳下一聲沉喝:「住手!」

  聲若焦雷,震得整個地窖都象在顫動!

  年舉嶽驚然一驚,轉身挫腰著式,喝問道:「什麼人?舉岳,是我…」

  隨著話聲,有三個人走下石級來了。

  一個是獨臂劉神萬勁松。

  一個是病美人水香蘭。

  另一個則是年舉岳的父親年估昌。

  年舉岳一見大喜道道:「呵!師父師母,你們都來了!」

  獨臂劍坤扶著病美人走下石級後,才含笑答道:「是的,為師接到你的信後,便與你師母立刻趕來。」

  年舉岳很高興,立刻一指那金身怪人說道:「師父,就是他。」

  獨臂劍神趨前看了看金身怪人,掉頭埋怨道:「舉岳,你太毛燥了,你不該傷害他………。」

  年舉岳道:「眼下時機緊迫,他卻始終不肯吐露藏放武林金獅的地方,所以弟子才傷害他的。」

  獨臂劍神一怔道:「時機緊迫?」

  年舉岳取出麥飛龍的信。「師父請看此信便知端的了麥飛龍推開房門,整個人突然一下子呆住了。

  花鳳在房中不足為奇,奇的是還有七個人和她坐在一起。

  她們是美人幫主、卓明珠、林善、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

  她們竟都趕到長安來了。

  來得好快!

  美人幫主看見麥飛龍站在門口,不由微微一笑,道:「你發什麼呆,快進來呀!」

  麥飛龍移步走人,略施一禮道:「幫主這麼快就趕來了?」

  美人幫主笑道:「很意外麼?」

  麥飛龍道:「的確很意外,小可以為幫主在監視病美人水香蘭。」

  美人幫主道:「本幫主確是在監視她不錯!」

  麥飛龍道:「那麼,何以突然來長安?」

  美人幫主道:「水香蘭到長安來了,本幫主自然也到長安來了?」

  麥飛龍道:「哦,她到長安來幹什麼?」

  美人幫主道:「大概是為了那只武林金獅吧。」

  麥飛龍道:「獨臂劍神呢?」

  美人幫主道:「也來了!」

  麥飛龍道:「此刻何在?」

  美人幫主道:「在年舉岳家中。」

  麥飛龍又是一驚,失聲道:「啊,有這等事?」

  美人幫主道:「一點不假,本幫主派出跟蹤的護範使者親眼看見他們進人年估昌字畫鋪的。」

  麥飛龍驚駭不置,道:「這麼說,年舉岳確是獨臂劍神的徒弟了?」

  美人幫主道:「是的!」

  麥飛龍深深吸了一口氣,想到自己託他送信去終南,不禁面上發紅,暗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還一再否認是獨臂劍神的徒弟……」

  對於那封信,他倒不覺有多大嚴重,因為年舉岳已是獨臂劍神的徒弟,那麼他所知道的事情比較自己為多,即使他偷偷拆閱那封信時,自己亦無甚損失,倒是對於自己的「與虎謀皮」深感慚愧罷了。

  美人幫主問道:「方才你那裡去了?」

  麥飛龍道:「沒去何處,只在街上逛了一會。」

  美人幫主看了花風一眼,道:「鳳丫頭說你對她冷落,你怎能不對她好一些?」

  麥飛龍道:「小可的軀體雖賣給了你們,但靈魂卻無法出賣!」

  美人幫主道:「你應該試著喜歡她,這是終身大事,你不喜歡她,只有痛苦一輩子。」

  麥飛龍笑笑不語。

  美人幫主道:「好吧,暫時不談這些。方才鳳丫頭已將你們在路上的遭遇及訪查房德聲的死因告訴我,你看那些金身怪人是不是崆峒派之人?」

  麥飛龍道:「八成不錯。」

  美人幫主道:「那麼,我們必須立刻採取行動了。」

  麥飛龍道:「只怕司空瑜尚未回崆峒山。」

  美人幫主打岔道:「我所謂採取行動,不是要趕去崆峒派。」

  麥飛龍道:「不然幫主要對何人採取行動?」

  美人幫主道:「要對獨臂劍神、病美人、年舉岳!」

  麥飛龍道:「哦……」

  其實,他一知年舉岳是獨臂劍神的徒弟時,就知應該如何行動,也猜到她要採取何種行動,只是他對美人幫主已產生極端的反感,對於和她們共同行事,覺得意興全無而已。

  美人幫主道:「你還想不出來麼?」

  麥飛龍道:「想出什麼?」

  美人幫主道:「你們在路上遇到六個金身怪人的攻擊,後來其中有個叫」老三「的金身怪人不見了你不知那裡去了麼?」

  麥飛龍道:「是不是被年舉岳擒去了?」

  美人幫主道:「對了,他去擒了一個金身怪人,必是要逼其供出藏放武林金獅的地方,甚至可能已知他的師父和師母趕來長安,所以咱們不火速採取行動,武林金獅要落人他們手裡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