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心灰意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疾行一二里,已到山腳下,怪人首領領路上山,又走了半里山地,來到一片濃密的樹林前,五人乃進人林中,在林中歇下來。

  怪人首領吩咐四人將麥飛龍和花鳳抱落地上,接著道:「到四下看看!」

  四個金身怪人乃分向東南西北走了開去。

  不久,四人先後回到林中,都向怪人首領搖搖頭,表示附近無人。

  怪人首領道:「很好,現在你們動手把他埋了吧。」

  四個金身怪人似是他的門徒,對他十分服從,當即一齊拔出長劍,揀了一塊地挖掘起來。

  怪人首領走近麥飛龍身邊,俯身察看,見他尚無活動能力,旋又轉去察看花鳳,他似知花鳳較易逼供,乃在她身邊坐下,把劍輕輕按在她身上,嘿嘿怪笑道:「我只要用力一切,你的身子便將一分為二……」

  花鳳臉色一陣蒼白,惶聲道:「不,我不要死,請你別殺我!」

  怪人首領笑道:「那麼,快把武林金獅的秘密說出來!」

  花鳳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武林金獅蘊藏著某種秘密,至於那秘密是什麼,只有我們幫主一人知道1」

  怪人首領獰笑一聲,把按在她身上的劍用力壓下去。

  花鳳嚇壞了,駭聲大叫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說便了!」

  怪人首領鬆了鬆劍身,笑道:「說吧!」

  花鳳說道:「我說出之後,你就立刻放我們走麼?」

  怪人首領道:「當然。」

  花鳳道:「你賭個咒我才能放心。」

  怪人首領道:「不必賭咒。」

  花風道:「你不敢賭咒,表示你沒有真心釋放我們,我不說了。」

  怪人首領道:「真的不說?」

  花風道:「真的不說!」

  怪人首領道:「真可惜,你這麼年輕美貌,竟不能享受人生樂趣……」

  一邊說,一邊又用力把劍壓下去!

  花風又驚叫道:「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求求你不要殺我!」

  怪人首領不理,繼續壓下去,劍鋒壓得她肚子沉下二三寸,眼看只要再壓下一寸便將腹破腸流!

  花鳳大叫道:「我說!我說!」

  怪人首領這次卻不肯鬆劍,沉聲道:「快說!」

  花鳳道:「你把劍拿開,我才能說。」

  怪人首領斷然道:「不,你說!」

  花鳳裝出不勝痛苦之狀,道:「武林金獅的秘密可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說完的,你這樣壓著我,叫我如何說呢?」

  怪人首領想了想,便把劍抬起,道:「好,這是最後一次,你再不老老實實說出,我就一劍劈了你!」

  花鳳鬆了一口氣,嘆道:「你這個人一定沒讀過書,所以才對我們女孩子這樣無禮……」

  怪人首領喝道:「少哆嗦!」

  花鳳忽然道:「龍哥,你看我可以說麼?」

  麥飛龍右幽門穴雖受制,神智卻極清醒,聞言淡淡答道:「你若想死,不妨趕忙說出,若不要死,就應閉住你的嘴,不過我倒贊成你說出來。

  花鳳呆了呆道:「怎麼說?」

  麥飛龍道:「因為我想死。」

  花鳳頓感左右為難,視線移回到怪人首領的面上,憂懼地道:「你……一定不殺我,好麼?」

  怪人首領點頭道:「好!」

  花鳳歎道:「唉,說起武林金獅的秘密,真是一言難盡唉,對了,請你先回答我一個疑問,你既不知武林金獅的秘密,為何要竊取它呢?」

  怪人首領怒道:「你別管,快說!」

  花鳳忽然嬌笑一聲道:「其實你不說我猜得出來,你們竊取武林金獅,日的是在打擊崆峒派的聲望,對不對?」

  怪人首領沒回答,把劍移上她的咽喉。

  花鳳花容失色,驚道:「別來!別來!我立刻就說,那武林金獅的秘密是一」

  「沙」

  驀地,數丈外的樹上,傳來一聲樹枝震動的音響!

  怪人首領渾身微微一震,目中陡露銳芒,跳起大喝道:「什麼人?」

  沒人回答,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怪人首領冷哼一聲,向其中一個金身怪人做了個手勢,示意他過去察看。

  那金身怪人一點頭,雙足微頓,身子突如離弦之箭,循著聲音來處,飛射而去。

  樹林濃密,所以他的身形迅即消失不見!

  怪人首領緊緊立在花鳳身邊,凝神戒備著,提防有人前來搶救或劫人。

  另外的三個金身怪人也停止掘地,守在麥飛龍的左右,嚴陣以待。

  過了片刻之後……

  「蓬!

  林中深處,突又傳來一聲問響,似有一人由樹上跌落地面!

  怪人首領上了一驚,大聲急問道:「老三,怎麼樣?老三沒有回答,一切又恢復平靜,好象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般!

  怪人首領不見回答,頓時緊張起來了,連忙向三個金身怪人一揮手,喝道:「快去看看!」

  三個金身怪人同時縱起身子,一齊向發出聲音的地方趕了過去。

  怪人首領把麥飛龍拉到花鳳身邊,讓他們並排躺著,然後不停的運目搜視四面林中,好象一隻偷食的老鼠,很擔心突然竄來一隻貓。

  花鳳問道:「是誰來了?」

  怪人首領沉聲道:「別說話!

  花鳳笑道:「可能是我的幫主來了!

  怪人首領眼睛一瞪道:「你再羅嗦一句,我就先劈了你!

  花風吃吃嬌笑道:「是麼?殺了我,誰個告訴你武林金獅的秘密?」

  怪人首領把劍尖抵上她咽喉,冷冷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花鳳面色一白,那裡敢再開腔。

  驀地,樹動人現,三個金身怪人同時由樹梢上縱落下來了。

  怪人首領急問道:「老三呢?」

  一個金身怪人走到他身邊,向他附耳說了幾句話。

  怪人首領全身劇烈一震,失聲道:「什麼?老三不見了?你們有沒有仔細找過?」

  那金身怪人點點頭。

  怪人首領頓足道:「不好!咱們快分頭追人!快!無論如何非把老三救回不可!」

  話聲中,人已縱上樹梢,一閃而沒!

  三個金身怪人互相一打手勢,也立即破空飛去,分頭救人去了。

  花風一看對方四人竟丟下他們不管,一齊追出,不禁大喜道:「龍哥,這是脫身良機,你快替我解開穴道!」

  麥飛龍道:「我右幽門穴受制,全身無一絲力氣,如何替你解穴?」

  花鳳焦急道:「這怎麼辦呀?」

  麥飛龍緩緩道:「躺一會再講吧。」

  花鳳生氣道:「你這人怎麼攬的?一點也不焦急,難道你真想死在他們手裡麼?」

  麥飛龍道:「頗有此意。」

  花鳳恨聲道:「我可不想死呢,你快快想想辦法吧!」

  麥飛龍岔開話題,笑笑道:「真有意思,方才我殺了他們一人,那首領人物立刻拿石頭砸爛那人的面部,現在他們丟了一人。卻又急得不顧咱們而去,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花鳳道:「他們怕露了身份。」

  麥飛龍笑道:「對了,由此可知他們這些人必是武林中成名露臉的人物,只不知方才竊去『老三』之人為誰?」

  花鳳道:「也許是本幫之人。」

  麥飛龍道:「絕對不是!」

  花鳳沉吟一陣,道:「嗯,如是本幫之人,這會應該現身出來救我們離開才對……那麼,你說他是誰人呢?」

  麥飛龍道:「我不知道。」

  花鳳道:「他竊去老三,目的何在?」

  麥飛龍道:「我不知道。」

  花鳳歎道:「唉,你什麼都不知道,你只知道死!」

  麥飛龍道:「對了。」

  花鳳道:「我哪一點比不上孟三彥的女兒?你這樣心灰意冷!」

  麥飛龍道:「你沒有一點比得上她。」

  花鳳氣得粉臉變青,叫道:「好!好!我是一點也比不上她!可是我告訴你,你已是我的丈夫,你別想再得到她了!」

  麥飛龍道:「我雖得不到她,可是你也沒有得到我你得到我什麼呢?」

  花風怒道:「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別忘了你們終南派的興衰和你的生死都操在本幫手裡!」

  麥飛龍沒開腔。

  花風沉默了片刻之後,忽然說道:「我想起來了!」

  麥飛龍淡淡問道:「想起了什麼?」

  花風道:「那人竊走一個金身怪人而不救我們,這表示他不是我們的朋友!」

  麥飛龍道:「這是很淺顯的道理。」

  花鳳道:「他既然不是我們的朋友,那麼他竊去一個金身怪人,其目的必也在那只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這也是很淺顯的道理。」

  花鳳道:「但他只要武林金獅而不向我追究武林金獅的秘密。這就叫我想不通了。」

  麥飛龍暗笑道:「我卻已經想通,但我告訴你!」

  花風思索道:「真奇怪,莫非他已經知道了武林金獅的秘密?」

  麥飛龍忽然掙扎而起,靠上一株巨樹坐著,用手輕輕推拿著受傷的幽門穴。

  花鳳一見大喜道:「啊,你能活動了?」

  麥飛龍道:「我早就能動,只是渾身疼痛無力罷了。」

  花風急道:「你快替我解開穴道,我帶你去療治,幽門穴左屬肝右屬肺,非趕快服藥不可。」

  麥飛龍笑道:「我都不急,你急甚麼呀?」

  花風忽然哭了起來,聲淚俱下道:「稱這人真叫人傷心,你以為我對你沒有一絲情意麼?我其實是很喜歡你的,雖然……

  雖然我們幫主做得有些過份,可是……我……我……」

  麥飛龍道:「住口!」

  花風嚇了一跳,愕愕的說不出話來。

  麥飛龍看見自己和她的長劍被拋在兩匹馬的腳旁,於是扶材站起,一走一顫的走過去,撿起自己的劍,走回到她身邊。

  花鳳瞪大了眼睛,萬分驚恐地道:「你……你要殺我?麥飛龍冷冷望著她,沒有答話。

  花鳳顫聲說道:「我告訴你,那人幫誓書,和婚約書,都在我們幫主手裡,你即使殺了我,你也別想……」

  麥飛龍突然掉轉劍身,用劍柄的雲頭,運出全身僅有的力氣,往她身上戮了下去。

  花風痛呼一聲,可是叫過之後,臉上立刻現出一片喜色,慢慢的撐身坐起,又喜又羞地道:「對不起,我……我以為你要殺我呢!

  麥飛龍扔下長劍,無力的坐下去。

  花鳳受制的是麻穴,解開了就沒事,她見麥飛龍麵色死白,心知他受傷不輕,連忙趨前扶住他問道:「你覺得怎樣?」

  麥飛龍喘著氣道:「再過四個時辰不服藥,你便成了未亡人了!

  花風忙道:「那麼,我扶你上馬,咱們快找大夫去!

  麥飛龍道:「不必找大夫,到了城裡,替我抓付藥行了。」

  花風道:「抓什麼藥?」

  麥飛龍道:「冶療幽門穴的藥是十三味,加白豆叩,木香各一錢,煎好之後,衝七厘散三……三錢服下。」

  一語甫畢,突然「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人也頓時昏厥過去……

  xXxXXx店小二提著一盞燈走人房中,燈驅走了黑暗,照亮了躺在床上的飛龍和坐在床邊的花風。

  他把燈掛上牆壁,含笑問候道:「姑娘,你丈夫醒過來了?」

  花鳳點點頭。

  店小二道:「另一貼藥什麼時候煎?」

  花風道:「午夜。」

  店小二道:「好的,到時候小的會替姑娘把藥煎來,姑娘放心好了。」

  花鳳道:「辛苦你了,事後我會重賞你的。」

  店小二哈腰笑道:「謝謝!謝謝!姑娘還要什麼只管吩咐,敝店也賣吃的,要不要小的送些吃的來?」

  花風道:「暫時不要,你去吧。」

  店小二躬身應是,退了出去。

  花鳳掏出一條香帕,輕輕拭著麥飛龍頭上的汗水,柔聲問道:「你覺得怎樣?」

  麥飛龍苦笑道:「大概死不了。」

  花鳳道:「你好好養傷,等內傷全癒之後,我們再動身不遲。」

  麥飛龍輕晤一聲道:「你也去歇息吧。」

  花鳳道:「不,我要在此陪著你。」

  麥飛龍道:「怕我逃走?」

  花鳳嗔道:「瞧你說的什麼話,我怎麼會怕你逃走。」

  麥飛龍笑笑道:「不錯,人幫誓書和婚約書在你們幫主手裡,我逃到天邊海角也沒有用!」

  花風道:「不要再說這些,好麼?」

  麥飛龍轉動眼睛望望房中的一切,問道:「這是哪地方的客棧?」

  花鳳道:「大荔。」

  麥飛龍道:「距離長安還有兩百里……」

  花鳳道:「是的。」

  麥飛龍道:「咱們是否仍要去長安?」

  花鳳道:「當然,這是咱們目前所只能走的一條路。」

  麥飛龍道:「咱們已經落後人家一大步了,那劫走金身怪人之人已佔了絕大優勢,他只要揭開金身怪人面上的金皮便知如何去找武林金獅了。」

  花鳳傲然道:「可不是,而咱們卻還在暗中摸索,等到咱們查明房德聲之死係被人殺害。證明那些金身怪人是崆峒派的高手時,只怕武林金獅已不在他們手裡了!」

  麥飛龍道:「正是,而要找出那劫走金身怪人的姓名來歷,恐怕更不容易。」

  花鳳道:「這倒不見得……」

  麥飛龍道:「不見得麼?」

  花鳳道:「是的,我想了半天,又讓我想出一個道理來了。」

  麥飛龍微笑道:「什麼道理?」

  花鳳道:「那人劫走一個金身怪人,目的是在於武林金獅,而他既然未現身逼我說出武林金獅的秘密,便表示他早已知道武林金獅所蘊藏的秘密,而知道這個秘密之人,除我們幫主之外,就只有一個病美人水香蘭了,所以我敢說那人如非病美人水香蘭,就一定是她的丈夫獨臂劍神萬勁松!」——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