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任人擺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若然如此,假定武林金獅非病美人水香蘭所竊,則竊獅者的目的何在呢?」

  美人幫主道:「不知道。」

  麥飛龍道:「小可不信有人光為了那百斤黃金而竊去武林金獅。」

  美人幫主道:「這可說不定,百斤黃金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

  說到這裡,一摔手道:「好了,你們去打點衣物,立刻動身吧!」

  兩刻時之後,麥飛龍和花鳳各騎一馬,馳離蒲城,取道向長安而來。

  麥飛龍對跟在身邊的花鳳,感覺就如被人在腰上插了一把刀,打心底生起一股厭惡之感,故一路出城之後,都不跟她說一句話。

  花風卻也像個「羞於啟口」的新娘子,默默的跟著,大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決心。

  兩人走了好半天,麥飛龍反覺不過意,暗道:「她雖厚顏無恥,畢竟是把貞操獻給了我,而且她已打定主意跟定了我,我又無法甩掉她,若一直不跟她交談,也不是辦法………」

  想到這裡,便開口道:「花姑娘,你怎麼不說話?」

  花鳳不答,木無表情。

  麥飛龍不禁暗發一聲冷笑,暗道:「哼,我願意跟你說話,你該高興才對,居然反跟我賣起嬌來了!」

  當下,笑了笑又道:「你怎麼啦?」

  花鳳冷冰冰地道:「你在和誰說話?」

  麥飛龍道:「跟你。」

  花風道:「我是你甚麼人?」

  麥飛龍一征,繼之「哼!」的一笑道:「你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不是麼?」

  花鳳道:「既然是你未過門的妻子,你在稱呼上就應該改變一下。」

  麥飛龍沉聲說道:「我叫你『花姑娘』,並無不對?」

  花鳳道:「還有更適當的稱呼!」

  麥飛龍道:「請指教。」

  花鳳道:「鳳妹!」麥飛龍一笑道:「哦……」

  花鳳道:「今後你在人前人後都要稱我一聲『鳳妹』,否則我不依你!」

  麥飛龍乾笑一聲道:「沒問題,只是我這個未來的夫婿脾氣很暴,要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你可得忍耐啊!」

  花鳳冷冷一笑道:「我才不怕你呢!」

  麥飛龍道:「有一句話說『惡人只有惡人磨,娛蚣碰見蜒蛐螺』,你若不相信,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花風冷冷道:「還有一句話,不知你聽說過沒有?」

  麥飛龍道:「願聆高論。」

  花鳳道:「孫猴子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卻翻不出如來的手掌!」

  麥飛龍哈哈大笑,道:「對,對!別忘了孫猴子在如來佛的手指上撒了一泡尿,我雖逃不出你的手掌,但總可在你手上撒尿!」

  花鳳微笑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要撒尿,就儘管撒吧。」

  麥飛龍聳聳肩,道「說真的,我很為你可惜,你還是個黃花閨女,為了協助你們幫主達到她目的,竟肯犧牲自己的貞操,實在太不值了。」

  花鳳道:「我失身我未來的丈夫,算不得犧牲。」

  麥飛龍冷聲說道:「但你認為嫁給我,會有快樂麼?」

  花鳳道:「如果你不肯給我快樂,你也別想過快樂的日子!」

  麥飛龍不覺長嘆一聲,說道:「這真是何苦來哉!」

  花風道:「所以,你最好真心真意地喜歡我,這樣大家都好。」

  麥飛龍道:「如今木已成舟,你老老實實告訴我,昨晚你們在酒中下了什麼藥?」

  花鳳道:「助情花。」

  麥飛龍不懂,問道:「助情花是什麼東西?」

  花風道:「一種可以助情發興的藥物,縱是大羅天仙吃了此藥,也叫他不能自持。」

  麥飛龍道:「」你們為何要這樣陷害我?」

  花鳳道:「因為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得不如此降伏你。」

  麥飛龍道:「你可告訴我武林金獅的秘密是什麼?」

  花鳳道:「不行。」

  麥飛龍道:「唉,你若想獲得丈夫的歡心,最好不要對丈夫守密!」

  花風道:「你還不算是我的丈夫。」

  麥飛龍道:「那麼,換個話題,你們幫主以前的丈夫是誰?」

  花鳳道:「這也不能告訴你。」

  麥飛龍笑笑道:「別忘了我已是你們幫中的『護花使者』,不是外人啊!」

  花鳳道:「護花使者在我們美人幫中的地位僅高於『花奴』而已,還不夠資格過問幫中事務!」

  麥飛龍沒再開口,他覺得跟她說話,還比不上跟自己的膝蓋說話來得有趣………

  馬蹄聲中,日漸西斜。

  眼前,來到了一片不見人煙的荒野地帶。

  麥飛龍突然有一種說不出所以然的感覺,感覺到四周似乎埋伏著敵人,不由得一勒坐騎,運目四下搜視起來。

  花鳳跟著一勒韁繩,詫聲道:「怎麼了?」

  麥飛龍仰臉望天,抽動著鼻子,道:「好象有一場驟雨要來了!」

  花鳳披嘴一曬道:「瞎說,天上沒一片烏雲,那來的驟雨?」

  麥飛龍笑道:「天有不測風雨,人有旦夕禍福,你最好趕快準備一下!」

  花風道:「我沒帶斗篷出來,如何準備?」

  麥飛龍道:「不要斗篷,有劍就行了。」

  花鳳一怔道:「什麼意思?」

  一語甫出,四周的幾堆野草底下,突然冒出幾顆人頭來!

  前面出現兩個,後面出現兩個,左右各出現一個,一共是六個人。

  六個金身怪人!

  他們由草叢裡站起,移步走了出來,將麥飛龍和花鳳緊緊包圍起來。

  其中一個,可從其身材上看出是首次在潼關客棧裡出現的外,餘者五人身高一樣,胖瘦也一樣,就好像是一個模子裡印出來似的。

  花鳳臉色逐變,迅捷的撤出佩劍,目注麥飛龍,吃驚地道:「這些人即是你屢次見到的『金身怪人』?」

  麥飛龍點點頭道:「不錯」!

  說也奇怪,他對今天出現的這六個「全身怪人」,心中毫無一絲懼意,明知這次遭遇凶多吉少,卻一些也不擔憂,他甚至有一種奇怪的希望,希望自己能死在他們的劍下……

  這時,六個全身怪人,已站定了腳步,為首那個數度出現的金身怪人,開聲陰測側的笑道:「小子,這次不會再有第二個半瞎子孟三彥現身搭救你了吧!」

  他的整個腦袋都包在「金皮」之中,只露出一雙炯炯發光的眼睛,連雙耳和嘴巴部位都沒開個洞口,是以說出來的話聲,給人一種悠遠空洞之感。

  麥飛龍端坐馬上紋風不動,淡淡一笑道:「我也不希望再有武林人現身搭救。」

  那金身怪人瞥了花風一眼,沉笑道:「你以為今天換了這個丫頭,就能保你於不死?」

  麥飛龍搖頭道:「不,這位花鳳姑娘的力氣或比原先那位勝姑娘大,但在劍術方面,絕不比那位胖姑娘高明。」

  花風瞪了他一眼,嗔聲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麥飛龍舉手一指那金身怪人,笑道:「這位朋友認為我在依靠你,所以我不得不說清楚。」

  那金身怪人嘿嘿大笑,道:「小子,咱們廢話少說,今天你們兩人若想活命,只有一條路走!」

  麥飛龍左右看看,問道:「那一條?」

  那金身怪人道:「我要知道武林金獅所蘊藏的秘密,你們說出來,我便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此地便是你們埋骨之處!」

  花鳳驚詫道:「咦,是誰告訴你們武林金獅蘊藏著什麼秘密的?」

  那金身怪人詭笑道:「住在石門河邊的一對夫婦!」

  花鳳臉色一變道:「哼,我們幫主猜得不錯,果然是那人洩漏了秘密!」

  麥飛龍卻不相信對方之言,笑笑道:「閣下挑撥離間的手段實在高明……」

  那金身怪人兩眼一瞪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緩緩道:「既然那對夫婦肯告訴你武林金獅蘊藏著某種秘密,那他們為何不告訴你『秘密』是什麼呢?」

  那金身怪人似乎呆了一下,才又爆發一陣狂笑,冷聲道:「因為我們談不攏,因此,他們不肯說出來!」

  麥飛龍道:「依我看,閣下是跟蹤美人幫主到了石門河遠遠聽到了」武林金獅蘊藏著某種秘密「這句話而已,我敢說,閣下甚至不知道那對夫婦是誰!」

  那金身怪人突然右腕一翻,撥出肩上的長劍,厲笑道:「小子,你廢話太多了,如今一句話,你們到底說不說出來?」

  麥飛龍一指身邊的花風道:「閣下該問她才對,她才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

  那金身怪人果然轉望花鳳道:「丫頭,你說不說?」

  花風心神已漸穩定,聞言笑道:「要我說出武林金獅的秘密,你首先得回答我一個問題!」

  那金身怪人道:「好,你問?」

  花風笑道:「我只問你兩個問題,你只要肯回答其中一個問題,我便把武林金獅的祕密奉告。」

  那金身怪人不耐煩的促催道:「你快問吧!」

  花鳳道:「我第一個問題是,你是誰?」

  那金身怪人搖頭道:「問第二個問題!」

  花鳳道:「第二個題是,你為何要竊走武林金獅?」

  那金身怪人嘿嘿一笑道:「這個問題,我也不能回答。」

  花鳳雙手一攤道:「那就算了,你不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能把武林金獅的秘密告訴你知。」

  那金身怪人笑道久:「沒關係,我有辦法叫你說出來。」語至此,舉劍一揮,示意大家一齊上!

  包圍在四面的五個金身怪人同時撥出長劍,一齊圍撲上去。

  麥飛龍滾鞍下馬,腳未著地,劍已出鞘,大喝一聲,向其中一個金身怪人的雙腳掃去。

  他的劍法並非以快為主,但這一劍卻發得奇快無比,宛如一道閃電由地上驚,凌厲的劍風捲起地上無小枯葉。

  那金身怪人亦非弱者,一見劍,疾忙跳起三尺,跟著身形一旋,一劍反向麥飛龍有膝上點來。

  而就在這一剎間,另外的兩棲長劍,鋒利的劍尖也已點到了麥飛龍的身前……

  與此同時,花鳳也已跳下馬,跟另外兩個全身怪人打了起來。

  花鳳的劍術其實不比勝雪紅差她出劍的速度,也快得無與倫比,雖是似一敵二,居然是攻多於守。

  但與她交手的兩個金身怪人卻也能見招破招,沒有一絲慌亂之象。

  一時間,雙方劍如遊龍,展開了一場劇烈的搏鬥,打得難分難解。

  那位顯然是「首領人物」的金身怪人沒有加人圍攻,站在一旁按劍未動。

  麥飛龍由於落人美人幫主的陷阱,對自己的前途已經失去信心,頗想一死以解脫痛苦,在這種心情之下,對死亡自然不感到多大可怕,故出手全無顧忌,雖是以一敵三,卻著著搶攻,毫不把對方三人放在心上。

  手中一柄長劍叢橫翻飛,勇若神龍!

  三個圍攻他的金身怪人一時反為他的氣勢所懼,竟未能傷他一根汗毛。

  四柄劍不時爆起火花,碰擊聲不絕於耳……

  雙方打了一盞茶工夫,麥飛龍越戰越勇,劍招越來越凌厲難當,只見他突然一個大盤旋,長劍劃出一道虹光指向其中一個金身怪人的腹部一聲輕微的「刷」!如電而過,那金身怪人的腹部頓時洞開,大小腸掛了下來!

  「啊………

  那金身怪人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踉蹌顛退數步,仰身倒了下去。

  聽其聲音,年紀似在三十左右。

  那位「首領人物」一看自己的人中劍倒下,大吃一驚,疾忙飛步跳過去,揮臂攬起中劍的金身怪人,頓足往後縱退,同時大聲道:「你們小心應付,我馬上就來!」

  他縱退數丈之後,即將中劍的金身怪人放下,低聲道:「世泉,你受傷極重,已難活命,為師也不忍見你痛苦,所以你這就去吧!」

  言罷,驕指疾落,點中了「世泉」的死穴,然後抱起旁邊一顆斗大的石頭,對準「世泉」的面部用力砸下去。

  只聽「拍!」的一聲,世泉的面部頓告稀爛,鮮血和腦漿由眼孔中溢出!

  他接著抓起長劍,飛身一掠三丈,撲到麥飛龍身後,一劍便向麥飛龍的「氣海俞穴」刺到。

  麥飛龍錯步轉身,沉劍一削,震開來劍,緊接著一抬左足,踢向另一個金身怪人……

  再度以一敵三,卻已無先前的氣勢了。

  因為,圍攻的這位一首領人物,功力之強,可謂武林罕見,他連發三劍,麥飛龍被迫擋了他一劍,一條右臂被震得一陣酸麻,腳下也站不穩,顛出了一步!

  「刷!刷!刷!」怪人首領又乘勢劈出三劍,每一劍都像大刀闊斧,銳不可當!

  麥飛龍不敢用手招架,腳下連問,退開數步。

  怪人首領冷然一笑,如影隨形緊迫而上,又揮劍「刷刷」的猛劈過來。

  原先圍攻麥飛龍的兩人一看「首領」吃定了敵人,便傳去協助另兩個同夥,合力攻擊花鳳。

  花鳳以一敵二,勉強保住,現在突然加上兩個敵人,那裡吃得消,頓時被攻得手忙腳亂,急得尖叫起來,道:「喂!你們要不要臉?四個大男人攻我一個女子!」

  那四個金身怪人默不作聲,他們自出現到現在始終未發一語。好像四個啞巴。

  花鳳又驚又氣,奮力擋開數劍之後,已感乏力,氣喘吁吁的尖叫道:「龍哥,我不行了,快來救我!」

  麥飛龍本來還能勉強抵擋怪人首領的攻勢,這下聽她親見的喊自己為「龍哥」,頓如吞下一塊血淋淋的生肉,感到噁心極了。

  高手對敵,是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的,就在他感到渾身不自在的一剎那間,怪人首領已跟進,長劍一沉,壓住了他的劍,左手驕指點出,一下就點中了他的右幽門穴!

  他頓感腰眼一痛,全身氣力盡失。仰身倒了下去。

  花鳳大驚失色,不敢再事戀戰,虛發一劍,將四個全身怪人迫退半步,立時頓足縱出戰圈,落荒急逃。

  怪人首領哈哈一笑,騰身而起,如鷹掠空,一下趕上了她,攔住去路,獰笑道:「丫頭,你逃不掉了!」

  花鳳面色大變,橫劍當胸,瞪目失叱道:「你待怎樣?」

  怪人首領用劍一指躺在地上的麥飛龍,哈哈笑道:「你怎可棄你』龍哥』而去啊?」

  花風突地一劍刺出,叱道:「吃我一劍!」

  怪人首領似已料到她有這一手,只見他身形一偏,長劍順勢挑起,「當!」的一聲,正中她的劍身,把她的長劍震得脫手飛上半空,緊接著欺上一步,一劍抵上她胸口,獰笑道:

  「你再動一下看看!」

  花鳳面色蒼白了,顫聲道:「你不要殺我……」

  怪人首領笑道:「你乖乖聽話我便不殺你!」

  花鳳點點頭,表示服從。

  怪人首領道:「把眼睛閉起來。」

  花風依言閉上眼睛。

  怪人首領驕伸二指,在她麻穴上點了一下,似乎他也有一絲憐香惜玉之心,順手拉住她的手腕,讓她慢慢倒下,然後立刻轉向四個金身怪人說道:「把他們抬上馬鞍,咱們離開此地!」

  其中兩個金身怪人立時把麥飛龍和花鳳抱上馬鞍,讓他們橫臥於鞍上。

  另一金身怪人指了指已死的同黨,向怪人首領露出「怎麼辦」的眼光。

  怪人首領道:「也把他帶走,咱們找個地方好好把他掩埋。」

  那金身怪人便上前抱起那個已死的同黨,另兩人則上前牽起馬索,五人急急的離開現場,朝西方遠遠的一條山脈奔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