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夢中失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總算他的理智還未完全喪失,當即起身道:「對不起,小可已經吃飽,失陪了!」

  說罷,急急忙忙「奪門」而出,奔回自己房中,上床躺下。

  他抱頭側身而臥,努力想排除腦中的欲念和小腹下騰騰有如怒蛙的一股火。

  但是沒用,他僅剩的一點理智,很快就被渾身的欲火所淹沒了!

  他雙目發赤,心跳氣急,開始渴望有女人前來投懷送抱,他想到了花風,彷彿又看到她那雪白美妙的胴體在露天裡奔跑,肥美白嫩的玉腿在飄飛……

  花鳳悄悄走入他房中,輕輕掩上房門,然後開始寬衣解帶,一轉眼就已脫得一絲不掛,邁動一雙玉腿,走到了他的床前。

  好清楚的「幻象」。

  麥飛龍眼睛直直的瞪視著出現在眼睛的這個「幻象」目中冒出火來了。

  他伸出顫抖的手,摸上「幻象」的酥胸,發覺「幻象」如真,頓時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住花鳳的玉臂,將她抱上了床……

  雲行雨施。

  雲消雨散。

  麥飛龍漸漸清醒過來。

  他以為做了一場夢,便把眼睛閉上,靜靜躺著養神,希望這個使他感到不安的「美夢」

  趕快消失。

  忽然,他感到有一隻手掌在輕輕摸撫著他的面頰,他不覺喃喃自語道:「唉,這場夢到底要持續多久呀!

  卻聽耳邊有個人吐氣如蘭的低聲道:「親哥哥,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麥飛龍臉上升起一絲微笑,仍閉目發夢吃道:「我知道你希望這是真的,但你別做夢,這只不過是一場春夢罷了,春夢了無痕,哈哈……」

  身邊的女人輕輕咬著他耳根,情語綿綿道:「不,這是真的!親哥哥,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麥飛龍感到被咬的耳根微微發病,不禁倏然一驚,霍地翻身坐起睜眼一瞧,登時「啊」

  的驚叫起來。

  不錯,一切都是真的!

  花鳳活色生香的胴體,赫然橫放眼前!

  而自己,也是全身赤裸!

  「天哪!

  他驚得魂飛魄散,一把拖過棉被掩住自己的身子,駭然大叫道:「你這是怎麼回事?」

  花鳳玉臉微暈,卻仍躺著沒動,羞答答道:「這要問你自已,我們幫主叫我進來看看你,你卻拉住不肯放……」

  麥飛龍震駭欲絕,顫聲道:「不!不!這不是真的,我……」

  正囁嚅間,驀聞「砰」的一聲,房門突然被人推開,美人幫主走進來了!

  美人幫主臉密如冰,怒叱道:「好呀!你們好事!」

  花風慌作一團,抓起衣裳掩住身子,惶聲:「幫主,這不是我的錯,他方才瘋了,拉住我不放……」

  美人幫主叱道:「還不快穿上衣服!」

  花鳳連忙跳下床,抱著遁入衣裳床左的一方布的後面……

  美人幫主眼球一轉,瞪望麥飛龍冷笑道:「麥少俠,我只知道你是正人君子,沒想到竟幹出這種傷風敗俗之事,如今你可如何向我交代?」

  麥飛龍仍在發呆發楞,他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但是看到床上落紅點點,他的心顫抖了,他知道一切真的,自己已經幹下一件可怕的事,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泥沼裡。

  美人幫主眉毛揚了揚,尖聲道:「說呀!你強暴了我的姑娘,這件事如何解決?」

  麥飛龍羞愧交進,恨不得立刻死去,低頭悲聲道:「幫主請先出去一下,等一會……我們再來商量解決之策,好麼?」

  美人幫主「哼」的一笑道:「好,你穿衣服,本幫主回房等你!」語畢,轉身出房而去。

  麥飛龍慢慢的穿著衣服,心亂如麻,六神無主,不知如何面對即將來臨的真難,也不知如何處理善後,他感到有山那麼重的痛苦壓到自己頭上!

  錯已鑄成,自己該怎麼辦?美人幫主一定不肯原諒自己,她若將此事宣揚出去,自己還有臉見人麼?恩師知道了,他老人家豈肯饒恕自己?唉唉,終南一派的聲譽,都被我一個人丟盡!糊塗!糊塗透了!我怎麼會幹出這種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忽然,他的眼睛看見了一樣東西一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東西!

  劍!

  放在枕頭下的一把劍!

  於是,他伸手拿起那把劍,抽了出來。

  「拍!

  人影一幌,他的劍已被人打掉。

  花鳳出現於床前,滿臉幽怨淒苦的望著他,道:「你……

  你想幹什麼?「

  麥飛龍垂下了頭,激動地道:「我對不起你,你讓我死了吧。

  花鳳苦笑道:「死?哼,你玷汙了我,一死便能解決問題麼?你死了我怎麼辦?麥飛龍痛苦的抱著頭,道:」我該死!我該死!我該死……「花風氣憤地道:「你是怎麼搞的?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我失身於你都不後侮,你還後悔個什麼勁兒?」

  麥飛龍猛的拾起頭,雙目逼視她道:「我問你,你們是不是在酒中下了藥?」。

  花風呆目一瞪,尖叫道:「你說什麼?麥飛龍吃了一驚,忙道:」好了,好了,用不著這麼大聲鬼叫,我們去見你們幫主吧!

  花鳳一扭腰,往外便走。

  兩人進入美人幫主的房中時。

  只見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六女正圍在美人幫主身邊竊竊私議,她們看見麥飛龍和花鳳人房,掩口直笑,麥飛龍一看這種情形,登時滿面通紅,窘得要死。

  美人幫主心知這時不能再讓麥飛龍受到一點刺激,立刻揮手道:「去!除鳳丫頭之外,都給我回房睡覺!」

  卓明珠等六人自然不敢違抗,齊聲應是,起身施禮退了出去。

  美人幫主接著向麥飛龍冷冷一笑道:「你坐下!」

  麥飛龍默默坐下,低頭不語。

  美人幫主道:「令師眼下人在何處了」

  麥飛龍低道頭答道:「此刻天約已返回終南山了」

  美人幫主道:「那好,我想來想去,覺得這件事非找今師解決不可,我跟你去!」

  麥飛龍心頭大慌,抬頭面露求情之色道:「幫主,您不能給小可留點面子麼?」

  美人幫主冷笑道:「哼,我給你留面子,那我們鳳丫頭怎麼辦?難道她就白白受你玷汙?」

  麥飛龍黯然道:「我們可以商量商量……」

  美人幫主問道:「你打算怎麼解決?」

  麥飛龍反問道:「幫主之意呢?」

  美人幫主道:「我先把利害關係講清楚、你是名門正派的門下,而且又是本屆競技大會的英雄人物,眼下,你麥飛龍三個字已是家喻戶曉,你們終南派將因你一人而重振聲威,復興貴派大業,但假如你強暴敞幫姑娘的消息一旦傳到江湖上去,那麼,你的聲譽將一落千丈,由英雄變為狗熊,成為人人唾棄鄙視的小人,你們終南派也將再度垮台,永難復興。你也就成了終南派的罪人,我說的,對也不對?」

  麥飛龍點點頭。

  美人幫主冷聲一笑,又道:「同時,消息一旦傳出,說不定還會引起武林公憤,強迫令師辭去武林盟主職位對也不對?」

  麥飛龍又點點頭。

  美人幫主嘆了口氣道:「所以,這件事你可得好好處理。」

  麥飛龍痛苦地道:「幫主要小可怎樣?請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吧!」

  美人幫主轉望花鳳問道:「丫頭,你打算怎樣?」

  花鳳低首含羞道:「全憑幫主作主。」

  美人幫主道:「你願不願嫁給他。」

  花鳳點頭道:「我已失身於他,若不能嫁給他,只有一死了!」

  說華,嚶嚶哭了起來。

  美人幫主回對麥飛龍說道:「那麼,我對你兩項要求,要是你答應了,我便不公開你的醜行,你要是不答應只好公諸武林,讓大家來評評。」

  麥飛龍道:「幫主若要小可娶她為妻。小可答應便了。」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這是我要求的第一,我還有一項要求……」

  麥飛龍道:「請說。

  美人幫主道:「我要你加入敝幫,做一位『護花使者』!

  麥飛龍渾身一震,衝口道:「這不成。

  美人幫主冷笑道:「沒關係,我原無強迫你答應之意。」

  麥飛龍心知自己雖然拒絕她的條件,她便要公開自己的行為,心中大為憤慨,道:「我玷辱了花姑娘的身子,娶她為妻也就是了,憑什麼要加入貴幫做『護花使者』。」

  美人幫主冷冷一哼,道:「這是敝幫的幫規,要娶敝幫的姑娘為妻,就得加入敝幫為『護花使者』!」

  麥飛龍嘆道:「你為何不設身處地替小可想一想,小可是敝派倚賴之人,怎能做你的『護花使者』?」

  美人幫主格格笑道:「說得真有趣!是你強暴了我的姑娘,還要我替你沒想,其實你該為我設想才對,我辛辛苦苦養了一個姑娘,平白送你為妻,這種血本無歸的生意有誰肯幹!」

  麥飛龍沉下臉,道:「你有這個要求,足證明我中了你的計,您必是在酒中下藥」

  美人幫主猛拍身邊茶几,道:「你胡說!」

  麥飛龍冷冷一哼,道:「是不是胡說,你心中有數!」

  美人幫主怒道:「本幫主真沒見過像你這樣無賴的人,你幹了壞事還不肯認錯,還要反咬人一口,你有何證據能證明我們酒中下藥?」

  麥飛龍默然不語。

  他愈來愈相信自己必是吃下了某種藥物,才迷失本性犯下淫行,但他如何去找「證據」

  呢?「

  美人幫主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道:「好了,你回房去吧我早就知道,這件事應該找你師父才能解決!」

  他覺得這件事萬萬不能讓師父知道,也不能傳到江湖上去,自己死不足惜,卻不能連累了本派,使眼看有復興之望的本派又垮下去。

  美人幫主道:「怎麼回事?本幫主要就寢了,你別賴著不走好不好?」

  麥飛龍仍坐著不動,嗒然道:「我什麼都可答應您,但若要叛離終南派投效您,這是萬萬辦不到的事。」

  美人幫主道:「我沒有說要你叛離終南派,你做了敝幫的」護花使者「,仍然可以留在你們終南派!」

  麥飛龍不覺心頭一動,注目問道:「您的意思是說,我做了」護花使者「之後,可以不必留在美人谷?」

  美人幫主道:「是的,你可以一直留在終南派,接到幫主的命令時,再替我辦事就行了。」

  語聲微頓,說道:「並且,你若怕令師知道,我也可以替你保守秘密。「

  麥飛龍道:「如果你命令我做不利我派之事,我也遵辦?」

  美人幫主笑道:「這一點你倒可放一百二十個心,我絕對不會命令你做不利於貴派之事,甚至也不會命令你做壞事!」

  麥飛龍道:「那麼,您要我做什麼?」

  美人幫主道:「護花而已!」

  麥飛龍道:「保護貴幫姑娘的安全?」

  美人幫主點頭道:「正是,我的姑娘在執行各種任務時常須有人暗中保護,必要時出手支援她們,如此而已!」』麥飛龍覺得條件不苛,不禁有些心動了,問道:「那麼,我和花姑娘的婚事呢?」

  美人幫主道:「你們可以先行文定,立下婚約,這樣何時成親均可。」

  麥飛龍起身來回踱步,靜靜考慮了好半天,才點頭道:「好吧,我答應您!」

  說出這句話後,目中跟著湧出兩行淚水,他知道自己的一生完了。

  美人幫主隨即遞出兩張紙,說道:「這裡是入幫誓書和婚約書,為恐口說無憑,請在這上面寫下你的姓名。」

  麥飛龍接過一看,只見一張的是「余願加入美人幫為護花使者,服從幫主領導,如有違抗,願受幫規處罰。」

  另一張寫的是:「餘一時失檢,玷辱了花鳳姑娘,今立此婚書,願娶花鳳姑娘為妻,如有違抗,願受武林公裁』等語,不禁苦。

  笑聲道:「小可已答應了,又何必出字據?」

  美人幫主道:「非如此不可。」

  麥飛龍乃是最重信義之人,自覺說已犯了錯,答應了人家的條件,自然不能反悔不認帳,而對方要求立字為憑,也算是「合理」要求,當下不在與對方爭論,要來一支筆,分別在人幫誓書和婚約書上簽下了姓名,然後送還給對方。

  美人幫主欣然收下,笑道:「好了,現在你已是本幫的『護花使者」!「她接著傳對花鳳笑道:「丫頭,你該和他交換一件信物才對,拿什麼東西送給他啊?」

  花鳳羞不可抑,以袖掩面,道:「我……我不知……」

  美人幫主脆笑一聲,道:「哼,現在還害什麼臊?我記得以前曾經送給你一顆大珍珠,它還在不在?」

  花風點點螓首。

  美人幫主道:「那麼,就把它送給你未來的夫婿吧。」

  花鳳依言取出一眼大如龍眼的珍珠,往麥飛龍面前一送含羞道:「給你!」

  麥飛龍接下了珍珠,隨亦摸出一條汗巾,送到她手上,道:「我身上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這條汗巾你收下吧。」

  花風接過汗巾,嫣然一笑,立即轉身「逃」出去了。

  美人幫主笑道:「好了,事請總算有了圓滿的解決,今後我們是一家人啦!」

  麥飛龍強笑一下,沒開腔。

  美人幫主道:「夜已深,你回房安寢去吧。」

  麥飛龍道:「幫主一直說要把武林金獅的秘密告訴小可現在何不說出來。」

  美人幫主格格一笑,道:「現在,你已是本幫的『護花使者』,我不主動告訴你的,你就不可多問!」

  麥飛龍一夜未眠,躺在床上瞪著眼睛,他為「今後不知如何做人」而訪惶無主,而怨恨終宵……

  天亮時,美人幫主召他到面前,道:「我想了一夜決定兩個步驟,你和花鳳連袂奔赴長安,查查金山樓金匠房德聲死亡的真相,我帶卓明珠六人再去石門河,暗中踩探病美人水香蘭和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動向,你意下如何?」

  麥飛龍道:「石門河我看不必再去了。」

  美人幫主道:「為什麼?」

  麥飛龍道:「武林金獅是被那兩度出現的『金身怪人』所竊無疑,而那兩個『金身怪人』中,沒一個像獨臂劍神的,所以可斷定武林金獅絕非為獨臂劍神所竊。」

  美人幫主道:「那兩個『金身怪人』難道不可能是他的部下?」

  麥飛龍道:「獨臂劍神乃是當今武林罕有敵手的劍術大家,他若要搶奪武林金獅,絕不願假手於人。」

  美人幫主道:「話雖不錯,但天下事總是難以逆料的,我決定再走一趟石門河,暗中監視他們一段日子看看。」

  麥飛龍不大樂意與花風同行,便道:「那麼,長安之行,由小可一人前去即可,花姑娘仍讓她侍候幫主吧?」

  美人幫主微笑道:「怎麼?你不喜歡和她一道走?」

  麥飛龍道:「不,小可的意思是……」

  美人幫主擺手打斷他的話,道:「別說了,你們已是未婚夫婦,理當走在一起!」

  麥飛龍情知她要花鳳監視自己,再說無益,只得點頭道:「好,我們何時走?」

  美人幫主道:「等下就走。」

  麥飛龍道:「若查出房德聲確是被人殺害的,便可斷定是崆峒派所為,那時該怎麼行事?」

  美人幫主道:「我已吩咐花鳳怎樣行事,到時候,你聽她的就是。最要緊的是,你絕對不可向任何人透露武林金獅藏著某種秘密一節,包括令師在內!」

  麥飛龍道:「假如我說了呢?」

  美人幫主冷笑道:「那麼,我便把你強暴花風之事公開!」

  麥飛龍苦笑道:「若尋獲了武林金獅,也不能讓家師知道?」

  美人幫主道:「要先讓我看過之後,才可交給令師,老實告訴你,我要的是藏在武林金獅身上的秘密,不是那只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幫主可否透露一下那『秘密』的內容?」

  美人幫主道:「不能。」

  麥飛龍道:「幫主不以為竊獅者已取去了那個『秘密』麼?」

  美人幫主道:「普天之下,除我和病美人水香蘭之外,我敢說沒有第三人知道它的秘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