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美人之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獨臂劍神忙道:「是是,你快回房去躺一會吧,這裡的事由老夫來解決。」

  接著,大聲喊道:「小梅!小梅!

  「來啦!

  小梅應聲而至。

  獨臂劍神道:「快扶你主母回房去,你主母頭痛病又發作了。」

  小梅連忙上前扶病美人,入內而去。

  美人幫主冷笑道:「裝模作樣,哼!

  獨臂劍神怒道:「你說甚麼?」

  美人幫主道:「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最少有三百天在鬧病,不是頭痛,就是心痛,再不然就是腰酸背痛,而且見不得任何刺激,見到一條蛇,一隻老鼠,或見到一點點的血,都要立刻暈倒,對不對?」

  獨臂劍神沒好氣地說道「對又怎樣?」

  美人幫主笑道:「那都是假的,她最會在男人面前撒嬌。你愈是服侍她,她愈是病得厲害。」

  獨臂劍神劍神道:「老夫知道!

  美人幫主訝笑道:「老前輩既然知道,為甚麼還要…」

  獨臂劍神接口冷冷道:「人之所好各有不同,老夫就喜歡愛裝病的女人!

  美人幫主啞然失笑道:「哦,這表示老前輩有著很豐富的憐香藉玉之心,二妹能嫁給老前輩,可說是烏龜看綠豆,對上眼啦!」

  獨臂劍神萬松雙眉一聳,冷聲道:「說完了沒有?」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笑道:「老前輩要下逐客令了?」』獨臂劍神道:「不錯,老夫沒有工夫跟你閒扯蛋。」

  美人幫主道:「妾身以前和二妹也經常吵架,吵過就好,老前輩何必如此著惱?」

  獨臂劍神道:「她現在是老夫的妻子,老夫不願她受到一點打擾!」

  美人幫主道:「我們大老遠起來,老前輩都不留我們住上一天麼?」

  獨臂劍神道:「抱歉。」

  美人幫主移目轉注麥飛龍笑道:「麥少俠,準備作何打算?」

  麥飛龍起身道:「告辭!」

  美人幫主道:「好,咱們一道走。」

  於是,大家一齊辭出,上了馬車,離開石門河,取道南下。

  麥飛龍因要知道武林金獅所包藏的秘密故與美人幫主同乘一車。

  同車的還有花鳳和勝雪紅二女。

  馬車行駛了一段路後,麥飛龍見美人幫主始終不開口說話,忍不住這:「幫主,現在您可以把武林金獅包藏的秘密賜告了吧?」

  美人幫主又沉默了片刻,才啟口道:「獨臂劍神和病美人實有極大嫌疑,你為何不在他們宅中搜一搜?」

  麥飛龍道:「那沒用。」

  美人幫主道:「怎說沒用?」

  麥飛龍道:「如果武林金獅是他們竊去的,他們絕不敢把它藏在宅中,小的若動手搜,只會打草驚蛇而已。」

  美人幫主道:「這麼說,你是不想打草驚蛇,而並非不懷疑他們了?」

  麥飛龍道:「以獨臂劍神在武林中的名氣和地位來說,小可確實不敢相信他會是竊獅之人,但病美人水香蘭卻不無可疑。」美人幫主道:「這樣說就對了,病美人水香蘭外表柔弱,骨子裡卻是個極有心的女人,她必是勾引獨臂劍神使他成為自己丈夫之後,才在他丈夫的協助下竊取了武林金獅的!」

  麥飛龍說道:「也許是時,不過,這要等幫主說出武林金獅的秘密之後,小可才敢同意幫主的推斷。」

  美人幫主點點頭,忽然一笑道:「告訴我,你們師徒憑什麼懷疑我偷了武林金獅?」

  麥飛龍已知她確非竊獅人,乃據實答道:「因為魚幫主在我們的心目中,是一位來歷不明的女人,貴幫之崛起來得太突然,而武林金獅早不丟晚不丟,卻在貴幫參加本屆競技大會之後丟了,這兩件事表面上雖無關聯,但總叫人無法釋疑。」

  美人幫主道:「但你們何不想想,如果武林金獅是我們偷的,我們又何必參加競技大會呢?」

  麥飛龍道:「我們當時的想法是,貴幫參加競技大會,目的是在使『美人幫』一舉成名,同時籍機指出該武林金獅是假的。」

  美人幫主道:「我們參加競技大會,確實是想一舉成名天下知,但既然你們可能懷疑本幫主偷取了武林金獅,那麼,我指出那只武林金獅是假的,豈非是自找麻煩?」

  麥飛龍道:「我們認為貴幫目的並不在佔有那只武林金獅,而製成武林的動亂不安,換句話說,你要我們自相殘殺,而達到你征服武林的野心。」

  美人幫主笑道:「你們想得太離譜了。」

  麥飛龍點頭承認道:「是,今天聽見幫主向病美人索取武林金獅,小可方才知道過去的猜疑錯了。」

  語聲一頓之後,面露笑容道:「不過,請恕小可說句不客氣的話,武林金獅雖非幫主所竊,但幫主也有佔有它的野心,對不對?」

  美人幫主正容道:「不對!」

  麥飛龍道:「不然,幫主為何要向病美人分一杯羹?這句話,已充分表示幫主對武林金獅有了非份之想!」

  美人幫主道:「錯了,本幫主對病美人那樣說,用意全在誘使病美人承認偷了武林金獅,因為本幫主者說要她交出武林金獅,她一定會矢口否認,但若說只要分她一杯羹、她就可能會考慮接受,這是一種套取真情的技巧呀!」

  麥飛龍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幫主在潼關時,又為何不透露有病美人這樣一個可疑的人物?」

  美人幫主道:「本幫主與令師等人分手之後,才想起病美人的。」

  麥飛龍笑道:「幫主曾說當今天下,只有您和病美人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既是如此,幫主以前怎會忘了病美人這樣一位重要人物呢?」

  美人幫主似有語塞之感,皺皺娥眉道:「本幫主沒想到她,是有原因的……」

  麥飛龍道:「為什麼?」

  美人幫主道:「此事關係私人隱秘,恕難奉告!

  麥飛龍道:「小可斗膽,還想追問幫主一件事,希望幫主能據實相告,因為此事對追查武林金獅或許有用?」

  美人幫主道:「你說說看。」

  麥飛龍道:「幫主說許多年前與病美人共事一夫,請問他是誰?」

  美人幫主淺淺一笑道:「我說麥少俠,你真是少不更事,怎好向本幫主問起這個啊?」

  麥飛龍一笑道:「每一個女人都要出嫁,每一個女人也都會有丈夫,小可以為說出丈夫的姓名並非一種羞恥!」

  美人幫主道:「他已經死了,本幫主已恢復姑娘家的身份,我不喜歡有人知道這件事,正如每個女人不喜歡有人知道她的實際年齡一樣,這是我們女人應該保守的一點秘密。

  麥飛龍感到可笑。

  美人幫主歛去笑面,正經地道:「總而言之,本幫主對武林金獅絕無非分之想,因為一年半之後我們名正言順的接收它,再不著在這個時候以不正當的手段奪取它,你說對不對?」

  麥飛龍不欲與她多爭論,乃點頭道:「那麼,幫主現在請將武林金獅的秘密告訴我吧!」

  美人幫主身子往車廂上靠去,裝出疲倦之態道:「我累了,且讓我歇一歇,等今晚投宿客棧時,再慢慢說給你聽便了。」

  說華,閉上眼睛。

  麥飛龍很感不快,但也無可奈何,暗道:「好吧,我反正跟定了,倒看你能拖延多久!

  馬車,在道上疾馳著………

  夜幕垂下時,她們回到了蒲城,在原來的一家客棧門口停車,下車進入。

  麥飛龍自然跟入,他已決心要逼美人幫主說出武林金獅所包藏的秘密,因為這個「秘密」和武林金獅的失竊必有極大關聯,要知誰偷了武林金獅,先得知武林金獅的秘密為何。

  大家在客棧中安頓了下來之後,美人幫主召來了一名店小二道:「小二,我們餓了,快開一桌酒菜來!」

  店小二連聲應諾,急急而去。

  美人幫主接著向麥飛龍笑道:「麥少俠,等吃過飯後,本幫主再把一切告訴你,如何?」

  麥飛龍點頭道:「好。」

  美人幫主道:「鳳丫頭,替我備水,我要洗洗身子。」

  花鳳答道:「是,幫主要在那裡洗?」

  夫人幫主道:「自然在我房中。此地設備哪有咱們美人谷好,將就一下算了。」

  麥飛龍聽說她要去房中洗澡,自不便呆著不走,當即辭出回到自己房中去,和衣躺上床。

  半個時辰之後「砰砰砰!」

  有人在門外敲門。

  麥飛龍翻身坐起,問道:「那一位?」

  花鳳在房門外答道:「是我,麥少俠,我們幫主請你過去吃飯。」

  麥飛龍上前開門,道:「在那裡吃?」

  花風道:「就在我們幫主的房中,店小二已經把酒菜送來了。」

  麥飛龍當即出房,隨她往美人幫主的房間走來。

  進人房中一看,果見房中已擺好了一桌酒菜,美人幫主居中而坐,六女分坐兩邊。

  美人幫主見他進來,便指著對面一個位置道:「麥少俠請坐。」

  麥飛龍道謝坐下。

  美人幫主道:「鳳丫頭,替麥少俠斟酒。」

  花鳳答應一聲,提起酒壺,為麥飛龍勘了一杯酒,麵含嬌笑道:「麥少俠酒量不錯,今晚可得多喝幾杯。」

  麥飛龍笑道:「不!今晚不能多喝。」

  花鳳道:「為什麼呀?」

  麥飛龍道:「今晚我要聽貴幫主講故事。」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麥少俠怕醉了聽不到故事?」

  麥飛龍道:「正是。」

  美人幫主道:「別擔心,今晚你若醉了,也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總之本幫主遲早會把武林金獅的秘密說給你聽就是了。」

  麥飛龍道:「小可卻想盡快知道武林金獅秘密,以使早日把它尋回來。」

  美人幫主舉起面前一杯酒,含笑道:「來,為我們之間的猜疑冰釋乾杯!」

  語華,撩開黑紗,一飲而盡。

  七女跟著喝下面前杯中酒。

  麥飛龍忖度她們不致在酒中下藥,故隨亦舉杯喝了下去。

  然後,大家舉抽箸吃菜。

  美人幫主邊吃邊笑道:「麥少俠,你還想念那位孟凡姑娘麼?」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美人幫主道:「本幫那位黏護法至今毫無音訊,看樣子她有脫離本幫之意,要是她帶著女兒遠走高飛,你想又有何用?」

  麥飛龍道:「小可會去尋找。」

  美人幫主道:「要是找不到呢?」

  麥飛龍默然不語。

  美人幫主含笑道:「你和孟姑娘是否有了超友誼的關係?」

  麥飛龍道:「沒有。」

  美人幫主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如此癡情呢?」

  麥飛龍笑了笑道:「幫主,我們不談這些好麼?」

  美人幫主笑道:「本幫主一直在想,要是你願意娶本幫的姑娘為妻,將是武林中一段佳話……」

  麥飛龍道:「小可無此福氣。」

  美人幫主道:「我不相信你會不喜歡標緻的姑娘,必是你對本幫有著某種成見。」

  麥飛龍道:「不敢。」

  美人幫主道:「當初本幫主派遣勝雪紅協助你追查武林金獅,就是希望你們能成為美眷,沒想到你對雪紅竟無半點情意。」

  麥飛龍甚窘,連忙說道:「幫主請別在說下去了。」

  雪紅羞赧不堪,垂面而去。

  美人幫主笑道:「怕什麼?我這個女流之輩都敢說,難道你一個大男人反不敢聽?」

  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喜歡雪紅一人?還是統統不喜歡?假如你喜歡別的姑娘,可以告訴我,眼下在座的七個,任由你選擇,怎麼樣?「麥飛龍俊臉通紅,窘笑道:「幫主,我們來談談武林金獅的秘密,如何?」

  美人幫主道:「現在正在吃飯,本幫主不喜歡在吃飯的時候提起那些不愉快之事。」

  麥飛龍窘笑了笑道:「小可也沒心清談論兒女私情。」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麥少俠莫非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麥飛龍道:「幫主應該為貴幫這七位姑娘留點面子,你看她們都羞得不好意思吃飯了。」

  美人幫主道:「鳳心,抬起頭來!」

  花鳳抬頭羞答答地道:「幫主有何吩咐?」

  美人幫主不答,回對麥飛龍笑道:「這丫頭聰慧異常,一向最討我喜歡,我很捨不得讓她出閣,但麥少俠若對她有意……」

  麥飛龍想起那天在美人谷看到她赤裸裸一絲不掛的情景,一張臉頓時脹紅,站拉身子道:「幫主若要再說下去,小可只好告退了!」

  美人幫主笑道:「好好,不說就不說,你請坐下來吧!

  麥飛龍快快坐下。

  卓明珠忽然舉杯笑道:「麥少俠,奴家敬你一杯酒!」

  麥飛龍說聲「謝謝,舉杯飲下。

  林馨也跟著端起一杯酒,嫵媚一笑道:「麥少俠,奴家也敬你一杯。」

  麥飛龍感到不妙,笑道:「這不成,你們一人敬我一杯,我非醉倒不可。」

  林馨道:「我們一人敬你一杯,總共也不過七杯。哪裡就會醉倒呀?」

  麥飛龍覺得不便推辭,只好斟酒,與她對飲下去。

  杜鵑花提起酒壺,把他的空杯斟滿,然後也端自己的。一杯,羞笑一下道:「來!」

  麥飛龍苦笑道:「嘿,這不是車輪戰麼?」

  杜鵑花道:「就只這一杯,以後不再強迫你喝了。」

  麥飛龍只得又飲了下去。

  然後是蘇雪蓮,師圓圓和勝雪紅,她們也都敬了他一杯酒。

  麥飛龍飲下最後一杯酒後,立刻拱手道:「好了,小可先作聲明,今晚的酒,到此為止,不再喝了。」

  美人幫主笑道:「那就吃菜吧!」

  麥飛龍舉箸吃菜,吃了幾口,忽覺體內似有一股火在隱隱燒起,腦門也有些發暈,並且產生了一種綺念,不禁暗吃一驚,忖道:「奇怪,今晚我怎的這樣不濟?」

  和美人幫的姑娘一道吃喝,他本來是深懷戒心的,所以他喝了八杯酒後,便不敢再喝,自以為適可而止便不致醉倒,但現在他發覺自己竟然已經「醉」了!

  他為自己超乎尋常的「不勝酒力」深感迷惑,眼睛瞪望著面前的空杯,發起呆來。

  美人幫主格格脆笑:「麥少俠如欲再飲,請勿客氣。」

  麥飛龍抬頭茫然道:「什麼?」

  美人幫主笑道:「我說麥少俠如想再飲幾杯,請不要客氣!」

  麥飛龍搖頭道:「不,小可好像…好像醉了。」

  美人幫主笑吟吟地道:「世事紛紛天已時,勸君杯到不須辭,但能爛醉三千日,漢興亡兩不知一人生難得一醉,一醉能夠解乾愁,醉了,又有何不好?」

  麥飛龍沒有回答,他的神智漸漸喪失,腦海裡浮現著各種旖旎風光,春心蕩漾,漸漸感到不能自持了。

  眼前七女,現在看來個個都那麼嬌美可愛,令他有「饞涎滴」之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