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都是禍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病美人道:「你現在不缺少甚麼,你的名氣無人能及,你的財產一輩子花不完,此外,你還有我,你應該滿足了。」

  獨臂劍神笑道:「一個人若對現實表示滿足,他就完蛋啦」

  病美人輕嘆一聲道:「『唉,我真是拿你沒辦法……」

  獨臂劍神笑了笑,一見年舉岳道:「舉岳,你不必和她們在此地碰面,且到附近去避一避,等她們走了後,再回來。」

  年舉嶽答道:「弟子遵命。」

  起身向他們行了一禮,隨即退出廳堂,逕自出宅去了。

  病美人見年舉岳走了後,微微一笑道:「你這個徒弟和你一樣不老實!」

  獨臂劍神道:「怎講?」

  病美人道:「他方才把小梅抱在身上,你也不斥責他一聲。」

  獨臂劍神笑道:「食色性也,老夫怎可強迫他不接近女色?何況他又沒有強,他願打,小梅願挨,這是正常的事情豈可斥責!」

  病美人道:「哼,你們師徒真是一丘之貉!」

  獨臂劍神哈哈大笑道:「不錯,也可說是臭味相投,所以老夫才破例收他為徒!」

  語至此,忽然精眸一亮,側耳凝聽了片刻,接著笑道:「聽到了沒有?」

  病美人道:「是馬車的聲音?」

  獨臂劍神點點頭說道:「正是,美人幫主到了!

  病美人道:「既然不打算迴避,那就出去見見她們吧?」

  獨臂劍神道:「好」

  他起身過去,將她扶起來,然後手挽著手,向宅外走出,兩人走到大門外,已見二輛華麗馬車穿過了桃花林,駛到了近處。

  獨臂劍神忽然向病美人低聲道:「終南一劍仙的徒弟,麥飛龍也到了。」

  病美人水香蘭一怔,舉目四望,伺道:「人在何處?」

  獨臂劍神萬勁松仍低聲道:「在右方數丈外的林中。」

  病是美人道:「要不要把他請出來?」

  獨臂劍神道:「不必,他對咱們無害。」

  說話之間,美人幫的二輛馬車已駛到他們面前停了下來,他們好像是前來拜訪老朋友,不掩藏形跡!

  駕車的兩名花奴停住馬車之後,立即跳下車,開了車廂門。

  於是,美人幫主和花鳳、卓明珠、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等七女一下車來了。

  病美人露出親熱笑面,啟口道:「魚大姐,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呀?」

  美人幫主一瞧見有位獨臂老人站在她身邊,臉色微微一變,訝然道:「二妹,他是何人?」

  病美人緊挽著獨臂劍神的右臂,笑道:「是我的丈夫。」

  美人幫主瞪大眼睛,說道:「你的丈夫?」

  病美人點頭道:「正是小妹體弱多病,需要一個男人做依靠。」

  美人幫主把獨臂劍神打量一番,忽然一笑道:「你一向眼光不錯,但這次看上這位斷去一臂的老先生,可叫愚姐大惑不解了。」

  病美人脆笑道:「他雖然斷去一臂,但剩下的一臂卻極具威力,一舉可使天地變色,比咱們死去的那位丈夫要強得多了。」

  美人幫主微笑道:「是麼?你這位新丈夫大名如何稱呼呀?」

  病美人細聲細氣地道:「姓萬,名勁松。」

  美人幫主彷彿聽到打在身邊的一聲焦雷,渾身震動了一下,脫口道:「獨臂劍神萬勁松?」

  病美人沒再回答;轉臉向身邊的丈夫嬌笑道:「夫君。這位便是我常常說起的魚大姐。

  許多年前,我和她曾共事一夫,後來我們那位丈夫死了,我和她才分道揚鑣,你該拜見拜見她。」

  獨臂劍神萬勁松微一躬身含笑道:「魚大姐,你好!」

  美人幫主好像受不起獨臂劍神的一禮,藏在黑紗後面的玉臉一陣蒼白,趕忙檢徑一福道:「不敢,妾身久聞萬老前輩大名,一直無緣拜試,方才多有得罪,尚希原諒。」

  獨臂劍神笑道:「好說,老夫從不忍責怪標緻的女人,魚大姐不要客氣了。」

  話聲一頓,繼又笑道:「魚大姐天姿國色,何以竟罩著一方黑紗?莫非是擁『色』自珍麼?」

  美人幫主笑道:「萬老前裴真會說笑話……」

  病美人接口笑道:「我們魚大姐在臉上罩一方黑紗,是有道理的,絕非是怕人看到她那美艷絕倫的臉龐」

  獨臂劍坤笑哦一聲,好奇的追問道:「是什麼道理阿?」

  病美人凝凝眸斜睨美人幫主,掩口吃吃脆笑道:「大姐,小妹可以說出來麼?」

  美人幫主笑道:「二妹最好口下留得。否則姐姐也會把你當年的一切抖出來。」

  病美人呆了果,隨即岔開話題笑道:「好了,大家別再開玩笑了,請到裡面在談吧!」

  於是,主客一齊入宅,在廳堂上坐下來。

  美人幫主命七女上前拜見過獨臂劍神和病美人後,接著笑道:「二妹是幾時與萬老前輩成親的?病美人道:」上個月。「

  美人幫主道:「怎不通知愚姐一聲,讓愚姐趕來喝杯喜酒?」

  病美人道:「我們沒敢驚動親友。」

  美人幫主轉望獨臂劍神問道:「今高足年舉岳在不在此?」

  獨臂劍神故作一怔道:「你說誰?」

  美人幫主微笑道:「萬老前輩不是有一個傳人名叫年舉岳的麼?」

  獨臂劍神搖頭道:「魚大姐弄錯了老夫從未收有傳人。」

  美人幫主訝道:「這就怪了,那年舉岳參加本屆競技大會一的兵器對搏,獲得一雙銀碗,他使的劍法分明是萬老前輩的『分光斷影九絕劍』呀!

  獨臂劍神獨臂到神又搖頭道:「沒有!沒有傳人,魚大姐一定弄錯了。」

  美人幫主道:「不然,那年舉岳又是何人的門下?」

  獨臂劍神道:「老夫未去看過本屆的武林競技大會,不知道。」

  病美人接口道:「大姐,你今日遠道而來,不知有何責幹?」

  美人幫主臉容一整道:「愚姐今日造訪,是要和二妹談談那只武林金獅,希望二妹能分我一杯羹。」

  病美人一愕道:「分你一杯羹?此言怎講?」

  美人幫主一笑道:「二妹別裝蒜了,愚姐本來以為二妹當真對它沒興趣,但經過一陣追查之後,愚姐已知那只武林金獅落在二妹手裡,所以……」

  病美人接口道:「慢來!慢來!小妹早就說過了,那只武林金獅雖有極驚人的價值,但小妹對它卻不感興趣,這是實實在在的。如今大姐怎麼又懷疑到小妹頭上來了?」

  美人幫主瞥了獨臂劍神一眼,道:「當今天下,只有咱們姐妹二人知道武林金獅的密秘,二妹若說沒有拿,那麼二妹可曾把武林金獅的密秘洩漏出去?」

  病美人擠首道:「沒有。」

  獨臂劍神佯作不知的問道「『武林金獅有何秘密?」

  病美人向他一擺手,道:「這事你別管。」

  接著,又回頭對美人幫主道:「大姐,你該相信小妹才對小妹真的沒拿武林金獅!」

  美人幫主微笑道:「是麼?」

  病美人道:「小妹可以賭咒,要是小妹竊取了武林金獅就叫小妹變成醜八怪!」

  美人幫主笑道:「小妹對駐顏一道,較愚姐更為高明,那會變成醜八怪呢?」

  病美人道:「小妹若是說謊,老天爺自會讓小妹碰傷了臉部,這樣就會變成醜八怪了。」

  美人幫主似乎對她的賭咒一點也不重視,淡淡一笑道:「我說二妹,人是不能太貪心的,你就是把那武林金獅分一半給愚姐,對你也沒甚麼損失呀!再說目前終南一劍仙師徒正在全力追查武林金獅的下落,萬一他們獲悉武林金獅在你手裡,那你今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是不是?」

  病美人微怒道:「大姐,你別含血噴人,小妹若想佔有武林金獅,也不會等到今天,早就拿了!」

  美人幫主看獨臂劍神一眼,含笑道「你是有靠山等到今天才拿的……」

  獨臂劍神面容微沉,佛然道:「魚大姐,你莫非懷疑是老夫協助香蘭竊取了武林金獅麼?」

  美人幫主道:「不敢,妾身沒有這樣說,只是大家若知二妹與老前輩結為夫妻,只怕都會這樣猜想。」

  獨臂劍神冷笑道:「老夫不管武林人士怎樣猜想,但若有人敢誣指老夫和香蘭竊取了武林金獅,老夫就要他的好看!」

  語畢,目光炯炯的逼視著對方。

  美人幫主這時倒表現得很鎮靜,輕脆的一笑道:「老前輩武功舉世無匹,但若要憑著一身武功來鎮壓天下人,恐怕很難使人信服。

  獨臂劍神仰臉狂笑一聲道:「香蘭曾說魚幫主蠻不講理,果然不錯!

  美人幫主道「老前輩言重了,妾身絕非蠻不講理之人。

  獨臂劍神聲調一沉,緩緩道:「你若講理,為何說出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來?老夫只說若有人誣陷我們夫婦,老夫就要持技對付什麼人!

  美人幫主道:「既然如此,老前輩諒必願意接受本屆武林盟主終南一劍仙的調查了?獨臂劍神」哼「的一笑道:」你是說,要通知終南一劍仙來調查我們?美人幫主點頭道:「他是如今的武林盟主,有權調查任何一個可疑人物!

  獨臂劍神道:「好,老夫現在就請他的徒弟前來調查!

  話聲中,上身一轉,右臂突抬,二指遙向廳堂後面的一個紙窗,隔空點去!

  「嗤!」的一聲,指風戳破紙窗,旋聞窗外有人「啊呀」驚叫了一聲,接著是「蓬」的一聲巨響,似有人由簷上跌落地面所發出的聲音!「美人幫主大吃一驚,霍然而起道:「外面什麼人?」

  獨臂劍神微微一笑道:「你們那位姑娘,勞駕去把他帶進來如何?」

  勝雪紅道:「我去!」

  說著,起身奔了出去。

  俄傾,只見她雙手扳住一個青年的腋下,把那青年拖人廳中來了!

  她滿臉驚奇地叫道:「幫主您看,這人竟是麥飛龍!」

  一點不錯,被她拖入廳中的,正是麥飛龍!

  他被獨臂創神發出的一縷指風點中了肩並穴,雖未昏迷過去,全身卻已不能活動。

  美人幫主面色大變,失聲道:「麥飛龍,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麥飛龍根尷尬,不知如何口答。

  獨臂劍神笑道:「他必是跟蹤你們來的,方才在門口,老夫已發現他了。」

  美人幫主臉色異常難看,冷峭地道:「麥飛龍,你竟敢跟蹤本幫主麼?」

  麥飛龍窘笑了一下,躺在地上沒動,他沒想到自己的行藏會被獨臂劍神發現,而落入這種尷尬的境地,他不知要如何解釋才能使「誤會」冰釋。

  美人幫主眉梢揚了揚,冷笑道:「說呀!你為何跟蹤本幫主?難道你們師徒竟懷疑本幫主才是竊獅之人?」

  麥飛龍感到手腳已勉強能夠活動,於是掙扎站了起來,用手推拿著被點中的肩井穴,苦笑道:「魚幫主莫生氣,誠如方才魚幫主所說,敝派如今是武林盟主,有權調查任何一位可疑人物……』獨臂劍神哈哈大笑道:」有道理!有道理!

  美人幫主氣得粉臉一片鐵青,叱道:「簡直荒唐!本幫主若是盜取武林金獅之人,又怎會在競技場上指出那望武林金獅是膺品而自找麻煩了」

  麥飛龍笑笑道:「小可現在只有一句話要說,根據今日魚幫主到此追查武林金獅的下落的行動看,已可斷定魚幫主絕非竊獅者,今後小可不會再暗中偵查貴幫了,至於其餘之事,小可不想費唇舌解釋了。」

  這是真心話,他的確已不懷疑美人幫主了,因為他方才躲在外面時,已把她和病美人水香蘭的談話聽了個清楚,知道美人幫主對武林金獅雖有野心,企圖佔為已有,但她絕不是竊去武林金獅之人,如果她已竊得武林金獅,終不會來此找「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的病美人索取武林金獅。

  美人幫主聞言之下,怒色稍減道:「這樣也好,免得你們師徒繼續鑽牛角尖。」

  獨臂劍神道:「麥世兄請坐!

  麥飛龍抱拳道:「謝謝。」

  當即退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來。

  獨臂劍神笑道:「方才老夫出手稍嫌無禮,麥世兄沒有受傷吧?」

  麥飛龍道:「沒有。」

  獨臂劍神輕咳一聲,又笑道:「你已把我們的交談聽得清清楚楚,是吧?」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獨臂劍神一指美人幫主道:「這位魚幫主無憑無據,竟硬指拙荊竊取了武林金獅,還要拙荊分她一懷羹,你說可笑不可笑?」

  他放意把「分一杯羹」四字說得很重,聽得美人幫主滿面通紅,尷尬萬分。

  麥飛龍道:「並不可笑,魚幫主的懷疑,也是有其根據的。」

  獨臂劍神注目一嗅,略現不悅地道:「是何根據?」

  麥飛龍道:「是因為尊夫人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

  獨臂劍神立刻轉對病美人水香蘭,面呈嚴肅道:「香蘭,你最好說出來,武林金獅除了代表武林盟主的權威之外,到底還包藏著什麼秘密?」

  說畢,擠擠眼。

  病美人會意,含笑道:「妾身也不知道武林金獅包藏著什麼秘密……」

  說到這裡,轉望美人幫主道:「大姐你弄錯了,小妹並不知武林金獅包藏著什麼秘密,如今你既然說出來了,就說說看,到底武林金獅有什麼秘密呀?」

  美人幫主臉色更加難看,沉默良久之後,忽又一展笑靨道:「二妹當真不知道麼?」

  病美人道:「是嗎?」

  美人幫主笑道:「二妹既然不知道,愚姐也不便告訴你了。」

  病美人道:「怎麼說呀?」

  美人幫主道:「愚姐將於一年六個月之後接任為武林盟主,所以有關武林金獅的秘密,未便透露給外人知道。」

  病美人微笑道:「大姐不告訴小妹,但說給麥少俠聽總可以吧?」

  美人幫主道:「當然,愚姐離開此處之後,自然會把武林金獅的秘密源源本本的說給他聽。」

  語至此,轉對麥飛龍說道:「麥少俠,等下離開這裡之後,本幫主自當把一切秘密向你解說,現在咱們先來解決一件事一一你身上可帶著『金獅令旗』?麥飛龍點頭道:」有。「美人幫主道:「那麼,你可以代表令師行使武林盟主的權力,是不?」

  麥飛龍又點頭道:「是的。」

  美人幫主道:「我建議你在這宅中搜一搜,也許會有收穫。」麥飛龍搖頭道:「不。」

  美人幫主一怔道:「為什麼不?」

  麥飛龍道:「小可信得過萬老前輩的為人。

  美人幫主顰眉道:「本幫主不反對你這種看法,但對我這位二妹,你總不會比我更清楚她的為人吧?」

  病美人聽了大為生氣,失聲道:「大姐,你把我看作甚麼樣的人了?女飛賊?還是淫婦?告訴你,我長了這麼大還沒偷過人家一件東西,也沒偷過人!我可不像人家那樣外表端正,暗地裡卻窩藏面首縱欲貪歡!

  美人幫主臉色變了變,格格冷笑道:「二妹,咱們做了幾十年的姐妹,今天你是第一次敢這樣對我說話,可真不含糊。

  病美人站起一跺足道:「不錯!我現在有了一位有力的靠山,所以敢頂撞你怎麼樣?你若是不高興,隨你的使好了!

  語畢,忽然雙手抱頭「啊哎!」叫了一聲,身形搖搖欲墮。

  獨臂劍神吃了一驚,連忙上前扶住她,惶急地道:「香蘭,你怎麼了?那地方不舒服?」

  病美人翻翻白眼,裝出快要暈倒的樣子,有氣無力地道:「我………我頭好病………你知道我是…………不能生氣的,我一生氣就頭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