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如此師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師圓圓搖首道:「不像。」

  美人幫主道:「你看他的樣子,約有多大的年紀?」

  師圓圓道:「大約有三十多歲了,身子又高又瘦,根本不像麥飛龍。』」

  她接著向勝雪紅瞟了一眼,破涕而笑道:「七妹,你怎麼老想到麥飛龍呀?」

  勝雪紅臉上又飛起兩朵紅霞,道:「小妹猜他,自然有道理!」

  師圓圓道:「什麼道理呀?」

  勝雪紅道:「他可能會暗中跟蹤咱們!」

  師圓圓道:「他為什麼要跟蹤咱們?」

  美人幫主一擺手,阻止她們說下去,寒臉冷笑道:「那囫圇吞書生高求榮居然敢打你們的主意,真可說是色膽包天了……你為何不殺了他?」

  師圓圓道:「那蒙面人把他吊在樹上,那樣子難看死了,我不敢走近去。」

  美人幫主道:「你也真是的,男人的身子有什麼可怕的?」

  師圓圓默然不語。

  美人幫主道:「好了,大家回房收拾衣物,咱們該上路了。」

  石門河是一條不大不小的河流,源自石輔而與洛水會合,在與洛水會合之處,有一片桃花林,落英繽紛,十分幽靜優美。

  桃林深處,建有一座幽雅的宅院。

  這天早上,有個青年穿林麗人,走進了這座宅院。

  這青年頭戴一頂竹笠,身穿黑衫,腳踏芒鞋,腰懸一柄長劍。

  是麥飛龍麼?不是。

  這人是年舉岳!

  他走人宅院時,屋中的人聽到了,只聽一個嗓門沉濁的人在屋中開聲問道:「什麼人?」

  年舉岳一面走人一面答著:「師父,是弟子回來了。」

  屋中人「哦」了一聲,道:「到廳上去,為師馬上出來。」

  年舉岳微微一笑,折身轉向宅內的一間廳堂,人廳坐了下來。

  「年少爺,您回來了?」

  一名容貌俏麗的小僕端茶人廳,向年舉岳福了一福,然後倒了一杯茶,雙手遞給年舉岳。

  年舉岳接過茶,笑笑道:「小梅,你長得愈來愈標緻啦!」

  小梅羞笑的低下頭。

  年舉岳摘了竹笠,喝了一口茶,問道:「師母起來了沒有?」

  小梅答道:「她早就醒來了,只是還躺在床上不肯起來。」

  年舉岳道:「這幾個月,有沒有人來過?」

  小梅搖頭道:「沒有。」

  年舉岳又端茶喝起來。

  小梅道:「少爺,聽說您得了一隻銀碗?」

  年舉岳道:「嗯。

  小梅笑道:「您以前一直向我吹牛,說您拿金碗易如反掌,怎上結果只拿到一隻銀腕!」

  年舉岳笑笑道:「這是師父吩咐的,他老人家不要我拿金碗,有甚麼辦法呢!」

  小梅道:「老爺為何不要你拿金碗?」

  年舉岳道:「他說我若拿了金碗,就不易與麥飛龍交上朋友說到這裡,探頭向廳外望望,然後向小梅招招手,低聲道:」小梅,你過來。「小梅走上兩步道:「幹甚麼?」

  年舉岳伸手要拉她,笑道:「你過來,讓我親親。」

  小梅退開一步道:「我不要!」

  年舉岳不悅道:「好,你不要,我找別的姑娘去。」

  小梅走上一步,羞答答道:「您不怕被老爺瞧見?」

  年舉岳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膝上,在她白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吃吃笑道:「不要緊,他老人家不會罵我的。」

  小梅把臉藏入他懷中,不勝嬌羞地道:「您說……您將來要娶我,可別騙我呀!」

  年舉岳笑道:「不騙你。」

  小梅道:「老爺若是不答應呢?」

  年舉岳道:「不會,他老人家最懂得愛情,否則他也不會老來這裡,還同你主母結為夫妻了。」

  說著,又摟摟抱抱,頻頻親她小嘴,好像在逗一隻可愛的小貓玩。

  正在此時忽然有兩個人走入廳上來。

  一個是老人。

  一個是少婦。

  老人身高六尺,健壯得像一株巨樹,環目獅鼻,滿面長鬚,身穿一襲錦袍。神志豪邁粗擴,但右袖空蕩蕩的,是個斷去右臂之人。

  少婦年約二十七八歲,容貌之美,絕不在美人幫主之下,身材更見纖細婀娜,步履輕盈,臨風欲倒,透著一絲病態。

  這種病態如是刻劃在別的女人的臉上,一定不好看,但刻劃在她臉上,卻更見嫵媚更是楚楚動人!

  她,正是「病美人水香蘭」!

  而獨臂老人則是當今武林擁有第一劍術大家的「獨臂劍神萬勁松」。

  年舉岳一見他們人廳,連忙推開小梅,起身施禮道:「師父,師母,你們起來了。」

  獨臂劍神萬勁松望望小梅,咧嘴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嘿嘿一笑道:「舉岳,你怎麼一回來就逗小梅?她今年才不過十四歲呀!」

  十四歲的小梅卻已經懂得害臊,聽了這話,掩臉跑出去了。

  獨臂劍神萬勁松把病美人水香蘭扶入椅裡坐下之後,自己隨亦落座,含笑道:「舉岳,你也坐下來。」

  年舉岳恭聲應是,一旁坐下來。

  獨臂劍神萬勁松輕咳一聲,問道:「你帶來了甚麼消息?」

  年舉岳道:「美人幫主帶著她的七女往我們這裡來了。」

  病美人水香蘭聽了臉面逐變,急問道:「她們來此何為?」

  雖然語帶驚慌,卻極為清脆悅耳。

  年舉岳微笑道:「自然是找師母您來的。」

  病美人水香蘭柳眉輕皺。憂形於色道:「哼,我又沒有得罪她,她來找我幹麼?」

  年舉岳道:「她懷疑師母竊取了武林金獅,要來這裡搜一搜。」

  病美人水香蘭著急道:「這簡直豈有此理,她憑甚麼懷疑我竊取了武林金獅?」

  年舉岳道:「她懷疑到師母頭上,自有道理的…」

  病美人水香蘭咬牙恨聲道:「我早就明白告訴她我對武林金獅沒興趣,她竟還不肯相信。」

  年舉岳道:「她認為只有她和師母知道武林金獅的秘密,因此自然懷疑師母了。」

  病美人轉望獨臂劍神萬勁松問道:「夫君,你看這怎麼辦?」

  獨臂劍神萬勁松哈哈笑道:「別怕,天塌下來,也有老夫頂著!」

  病美人道:「她武功異常了得,你可不能太輕敵呀。」

  獨臂劍神點點頭,望著年舉岳問道:「上次你捎信回來,說終南,崆峒二派及美人幫將聯合上華山興師問罪,這件事後來怎麼樣了?」

  年舉嶽答道:「他們沒有上華山,因為正當他們齊集潼關會英閣時,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突然先到了會英閣,他告訴他們說要他的命容易,要侮辱他們華山派的聲譽則辦不到,然後撥出一柄匕首,當眾自殺死了。

  因此終南一劍仙、崆峒司空瑜及美人幫主便相信連天壁是無辜的,也就不再懷疑華山派了。「

  獨臂劍神環目閃動著精芒,以欽佩的語氣笑道:「連天壁以死來洗清他們華山派的罪嫌,倒真叫人感動啊!」

  年舉岳道:「是的,弟子原來也認為武林金獅是他們竊去的,但連天壁這一死,已證明他們是清白的,因為武林金獅價值再大,也不值得用他自己的性命去換取。」

  獨臂劍神回對病美人笑道:「也難怪美人幫主要懷疑你了,照這情形看,除了你之外,已沒有第二個可疑人物了!」

  病美人幽幽一嘆道:「可是你知道,我根本沒見過武林金獅呀!」

  獨臂劍神笑道:「是的,真正對武林金獅發生興趣的是老夫而不是你,但想不到羊肉尚未吃到,就已惹來一身腥!」

  病美人美眸微抬,凝注年舉岳問道:「他們幾時會到這兒?」

  年舉岳道:「最遲中午可到。」

  病美人道:「除了她和七女之外,還有些甚麼人?」

  年舉岳道:「此外就是駕駛馬車的兩名花奴,不過她們後面還跟著一個人……」

  病美人道:「誰?」

  年舉岳道:「麥飛龍。」

  病美人道:「麥飛龍跟著她們幹麼?」

  年舉岳道:「終南一劍仙懷疑美人幫主才是竊獅之人。」

  故命麥飛龍暗地跟蹤,他們師徒認為暗中尾隨著她們,也許能看出一些蛛絲馬跡。

  臂劍神哈哈笑道:「這件事情愈來愈有趣了,大家都在你懷疑我,我懷疑你,將來一定會鬧得不可開交!」

  病美人顰眉道:「我可不願被人懷疑,我不喜歡有人前來擾亂我們的安寧!」

  年舉岳道:「師母想過安靜的日子,恐怕已不可能了,等下美人幫主一到,看見我們師徒在此,必然會加深對師母的懷疑。」

  病美人點了點臻首,傲然道:「對,所以你們師徒還是去避一避吧!」

  獨臂劍神搖頭道:「不,現在你正需要保護,老夫怎能在此時離開你,讓你受她們欺侮。」

  病美人道:「但她若見你在此,一定認為我找到了一位有力的靠山,因此改變初衷,要佔有那武林金獅了,這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困擾。」

  獨臂劍神道:「老夫不怕任何困擾。只怕你受到人家的欺侮。」

  病美人聽了這話,芳心大悅,含羞帶笑的瞟了他一眼,低首道:「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是你不怕人說閒話麼?」

  獨臂劍神一怔道:「說甚麼閒話?」

  病美人道:「你是當今武林名震天下的高人,而我不過是個……是個蒲柳之身,大家若知你和我結為夫妻,一定會譏笑你的。」

  獨臂劍神濃眉一聳道:「我萬勁松一生好我所好,惡我所惡。誰敢譏笑,老夫就把他的『笑』割下來!」

  病美人噗味一笑道:「怎麼把『笑』割下來?」

  獨臂劍神道:「誰敢笑,老夫便把他臉上笑的那塊肉割下來!」

  病美人道:「你可別在我面前殺人,你知道我最怕見到人血,我見到人血就要暈倒的。」

  獨臂劍神好像怕她暈倒,忙道:「是是,老夫不在你面前殺人就是了。」

  病美人道:「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獨臂劍神道:「甚麼好辦法?」

  病美人道:「咱們立刻離開此地如何?」

  獨臂劍神笑道:「不行,你若迂離此地,美人幫主便更認定武林金獅是你偷的了。」

  病美人道:「咱們搬到不跡罕至的地方去住,只要不被人找到,管她們去說呢?」

  獨臂劍神搖頭笑道:「不,這做法與老夫的性格不合,老夫不喜歡逃避!」

  病美人嘆道:「唉,你為什麼不說對武林金獅感興趣?」

  獨臂劍神點頭道:「不錯,老夫對武林金獅確有莫大的興趣,所以不想與你隱居放世外。」

  病美人作了個撒嬌的姿態道:「哼,你到底是喜歡武林金獅嘛?」

  獨臂劍神道:「兩樣都喜歡。」

  病美人填道:「魚與熊掌豈能兼得?」

  獨臂劍神萬勁松道:「對老夫來說,這句話不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