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隔室春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道:「自應跟蹤那去執行任務的姑娘。」

  麥飛龍道:「師父這就直接返回終南山麼?」

  終南一劍仙道:「不,為師將順路前往長安,察看一下房德聲確實的死因,這一點,仍然很重要,如證實房德聲確是被謀死而的,那時咱們至少可以確定兇手不是美人幫便是崆峒派,也就是說,武林金獅不是美人幫竊去的,便是崆峒派監守自盜的。」

  麥飛龍換好了衣服,又把包袱包好揹起道:「好,弟子去了。」

  他知道不能騎馬,故即向師父拜別,然後騰身疾起,向林外掠去。

  一路揀偏僻荒地,朝潼關疾趕。

  三四里路程,在他腳下不過一轉眼工夫,他又回到潼關城中了。

  他遵照師父的指示,一先買了一頂草笠戴在頭上,把自己的面部儘重掩在草笠下,才向五福客棧走來。

  自他們師徒離開潼關以至現在,前後不過兩刻多時,他相信美人幫主一行大概尚未離開客棧,因為女人在「出門」的時候,絕不像男人那樣說走就走,這是他和勝雪紅共事一段日子後,所得到的經驗。

  果然,走到五福客棧附近,才見美人幫主一行人正由客棧中出來。

  客棧門口,停著她們乘來的二輛馬車。

  那兩個駕車的勁裝大漢(麥飛龍已知他們就是美人幫的花奴)看見她們出來,連忙打開車廂門,讓她們上車。

  麥飛龍住足遠遠而望。

  只見美人幫主,花風,卓明珠,勝雪紅共乘一輛,林馨、杜鵑花,蘇雪連,師圓圓共乘另一輛,八人都上車坐定之後,兩名花奴立即登上車座,驅車駛去。

  駛向北城門!

  麥飛龍一看即知她們不是欲回美人谷,因為美人谷在潼關的東南方伏牛山中,她們若要回谷,應走南城門。

  她們不回美人谷,將去何處?麥飛龍知道只有眼下去才能明白。當即遠遠尾隨下去。

  轉眼間,車出潼關,繼續朝北前進。

  麥飛龍不敢跟得太近,隨在車後百丈之處,並盡量靠近路邊,利用路邊樹木掩蔽身形。

  一路跟了二十幾里,天已入暮,著近山林,暮煙四起,道上的行人漸漸稀少………不久,天黑下來了。

  二輛馬車仍繼續前進,又走了二十多里,才在一處名叫「仁安」的大鎮上停下來。

  停在一家客棧的門口。

  麥飛龍看著她們投入客棧,心中盤算一番,決定冒險跟著她們投入那家客棧,偷聽她們談話。

  他等那兩輛馬車駛開之後,才走入客棧。

  一名店小二連忙上前招呼道:「這位客官,您住店?」

  麥飛龍向客棧內望了望,看不見美人幫主等人,心知道她們已經進入客房,乃答道:

  「我要一間上房。」

  店小二道:「是是,您請跟小的來。」

  他低著頭跟隨店小二進入客棧後進,後小二打開一間上房,笑問道:「這一間如何?」

  他凝神一聽,聽出隔壁有女人說的聲音,知是美人幫主等人,心中大喜,點頭改變聲調道:「好,替我煮一碗麵來,我吃了就要睡上,明日要起早趕路。」

  店小二連聲答應:「是是,馬上送來,馬上送來!」

  說罷,拔步而去。

  麥飛龍於是走人房中,把房門關上,卸下包袱,立時靠上牆壓邊,側耳竊聽。

  「啊呀,不好,好像有臭蟲咬了我一口,好癢呀!」

  聽聲音,似是蘇雪連。

  「臭蟲?我的天,你別嚇唬人好不好!」

  是師圓圓。

  「你看!」只聽蘇雪連接著叫道:「我的腿上被咬紅了一塊,癢死我啦!」

  師圓圓吃驚道:「這怎麼成?咱們豈能睡在有臭蟲的床上?咱們快去告訴幫主,換一個房間!」

  蘇雪連嘆道:「算了,這一間既有臭蟲,別的房間也一定有師圓圓道:」我什麼都不怕,就怕臭蟲,真是要命。這家客棧怎地這樣骯髒?「蘇雪蓮道:「這是小客棧,前來投宿的大半是販夫走年自然骯髒了。」

  師圓圓怨聲道:「要我睡這房間,我寧可睡馬車。」

  蘇雪蓮道:「曖,我真想洗個澡!」

  師圓圓道:「這裡有洗澡的地方麼?」

  蘇雪蓮道:「沒有,不過咱們可以吩咐店小二把水端到房中來洗。」

  師圓圓道:「好主意,等下店小二來了,咱們叫他提兩桶清水來,好好的洗一洗,我已好幾天沒洗澡了,渾身發癢……。」

  「蓬!蓬!蓬!」

  有人敲門。

  只聽蘇雪蓮問道:「誰呀?」

  「姑娘,小的給你們端茶來了。」

  原來是店小二。

  隨聽房門「呀」的一聲,接著是師圓圓的聲音,道:「喂,你們這房中怎麼有臭蟲?」

  店小二聲音帶著詫異,說道:「什麼?臭蟲?沒有吧?」

  蘇雪蓮叱道:「還說沒有?我的腿上都給咬紅了,又疼又痒!」

  店小二道:「真的麼?」

  師圓圓道:「五姐,給他瞧瞧!」

  蘇雪蓮惱笑道:「瞎說,我的腿也是他看得麼?」

  師圓圓道:「這有何妨,咱們幫主說,女人若要和男人平起平坐,首先要破除羞恥之心一」

  蘇雪蓮打岔道:「別說了,喂,店小二,我們要洗澡,你快去提兩桶清水來。」

  店小二道:「是是。二位姑娘要……要在這房中洗……洗澡。」

  蘇雪蓮道:「哼,有何不可?」

  店小二似甚窘迫道:「可以!可以!不過要……要小心一些,莫被人看去了才好。」

  蘇雪蓮不高興地冷聲道:「我們關著房門,誰看得見?店小二道:」是是……是是…「蘇雪蓮道:「快去!」

  店小二道:「是是。」

  房門「蓬」的一聲關上,店小二走了,但隨又被人推開只聽花鳳走人房中笑道:「你們兩個嘰嘰咕咕的嚷些什麼呀?」

  師圓圓道:「大姐,你可要小心,這家客棧不於淨,有臭蟲呢!」

  花鳳驚懊一聲道:「你看見了?」

  師圓圓道:「五姐的腿上被咬了一口!」

  花鳳道:「不是蚊子叮的?」

  師圓圓道:「蚊子才不會飛到裙子裡去!『』花風道:」這鎮上就只有這家客棧像樣一些,咱們只好將就過一夜,反正明早就要走了。「蘇蓮雪問道:「大姐,你跟誰同睡一房?」

  花風道:「七妹。」

  蘇雪蓮道:「咱們今晚不吃飯麼?」

  花鳳道:「要吃,幫主已吩咐下去,要店小二送到房中來吃,大概快送來了。」

  蘇雪蓮道:「在幫主房中吃麼?」花鳳道:「嗯。」

  蘇雪蓮道:「我和六妹打算洗個澡再去吃飯,若趕不上你替我們向幫主說一聲。」

  花風道:「好。」

  麥飛龍偷聽了半天,見她們說的,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家常話,覺得無趣,乃轉回床上,和衣躺下。

  「蓬蓬蓬!」

  暮然,敲門聲起!

  他嚇了一跳,翻身站起,仍然改變聲調發問道:「誰啊?」

  「客官,您要的麵來了。」

  他這才放下心,上前開了門,把一碗大滷麵接過,說道:「沒事不要再來,我吃了麵就要睡覺。」

  店小二哈腰笑道:「是的,您請吃麵,小的走了。」

  他把房門關上,上了門閂,才端面到桌前坐下,吃了起來。

  與美人幫投宿同一家客棧,而且僅隔一道板壁本來是十分不妥當的,他心中也很緊張,深怕會被發現,但他仍然認為只有如此才能偷聽到她們的談話,只有從她們的談話中,才可能探出真情。

  為了不使隔房的蘇雪蓮和師圓圓起疑,他還故意弄出一些聲音,吃麵呼呼響,不時加上一兩聲咳嗽……

  一碗麵吃完,正好聽見店小二提水進人隔房的聲音。

  他站起長吁一聲,開始脫衣,脫下外衣掛好,隨即上床躺下。

  然後,又悄悄爬起,提輕腳步。

  湊至板壁下,把朵貼上去。

  「五姐,這壁上沒有小孔,隔房那位客人也上床睡覺了。」

  隔房中,師圓圓輕聲說了這句話。

  旋聽蘇雪蓮說道:「再仔細看看,壁上若有一點小小洞孔,也可以把咱們瞧個一覽無遺呢!」

  師圓圓說道:「我全部找過了,真的沒有洞孔。」

  蘇雪蓮道:「那麼,咱們洗澡吧。」

  於是,隔房中響起一片輕微的脫衣之聲,隨後是「嘩啦啦」

  的水聲,光聽不看,就知她們已脫得一絲不掛,進人水桶中了。

  麥飛龍覺得偷聽女人洗澡不好,原想不聽,但轉而一想又恐她們可能在洗澡時聊起武林金獅之事,故又決定繼續偷聽下去。

  「曖,人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這話果然不錯,看到這個蹩腳的水桶,就不由我想起了咱們美人谷中那個美人池」可不是,在咱們的美人池沐浴,那真叫舒服,我實在不太想出來。「

  「不過咱們跟著幫主出來跑跑,倒也有一層好處……」

  「什麼好處?」

  「運氣好的話,可以遇上一位如意郎君。」

  「哈,五姐,你想男人了?」

  『哼,難道你就不想?「

  「我不想。」

  「別假正經了!」

  「真的。」

  「你還沒碰上你喜歡的男人,所以才不想,要是叫你碰上了,你也會想的。」

  「哦………

  「我問你,你覺得麥飛龍的人品如何?」

  師圓圓道:「你最好別打他的主意了,他是七妹的獵物呢?」

  蘇雪蓮道:「我只是問問你,誰說我要打他的主意了?」

  「麥飛龍人品確是不錯,只是太拘謹了一些,我不喜歡太拘謹的男人。」

  「那麼,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我喜歡豪放不霸的男人,就像………」

  「就像誰?」

  「你記得參加兵器對搏獲得銀碗的那個年舉岳麼?」

  「啊,原來你喜歡他呀!」

  「不要亂講,我只是覺得他還不錯罷了。」

  「幫主說他可能是『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傳人,曾表示有意收他為本幫的護花使者,你若是對他有意,我替你向幫主說一說如何?」

  「我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

  「好,你不要,我可要了。」

  「你要什麼?」

  「年舉岳!」

  「哼,你敢!」

  「啊喲,別動手動腳………」

  忽然,房門又『蓬蓬』響起來。

  「誰呀?」

  「是我。」

  師圓圓道:「哦,是大姐,你別進來,我們正在洗澡呢!」

  「幫主要我來喊你們去吃飯。」

  「我們等下就去。」

  「要快點!」

  「好,馬上來,馬上來。」

  於是,花風走了。

  房中經過一段短暫的沉寂之後,又聽蘇雪蓮輕脆的笑道:「六妹,說真的,我很佩服你………」

  師圓圓道:「佩服我什麼?」

  蘇雪蓮道:「你的眼光很好,年舉岳的確是個值得一愛的青年。」

  師圓圓道:「我只是說說而已,其實我和你一樣,只在武林競技場見過他一面,他只怕已經不記得我們了。」

  蘇雪蓮說道:「聽說他家住長安,是個當家子弟。」

  師圓圓道:「我知道。」

  蘇雪蓮道:「這次我們幫主要去找『病美人水香蘭』,等事情告一段落後,我陪你去長安走一趟如何?」

  師圓圓道:「只怕幫主不答應。」

  蘇雪蓮道:「幫主有意網羅他為護花使者,豈有不答應之理?」

  師圓圓道:「好了,別談這些了一你見過『病美人水香蘭』沒有?」

  蘇雪蓮道:「沒有。」

  師圓圓道:「聽說她長得很美,而且,駐顏育術,雖已是四十許人,看來就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

  蘇雪蓮道:「不錯,幫主還說她武功很高,只不過生性懶惰,老是喜歡躺在床上裝病,因此知道她的人不多。」

  師圓圓道:「你說她對武林金獅……」

  「蓬蓬蓬!」

  突然,三下敲門聲打斷了師圓圓的話,旋聽花風在門外大叫道:「喂!你們還不快出來,盡在裡面嘰嘰咕咕的談些什麼?」

  師圓圓似乎吃了一驚。

  連忙答道:「來了!來了!小妹在穿衣服,馬上就來了!」

  兩人沒敢再聊天,急急拭乾身子,穿上衣服,開門出房,吃飯去了。

  麥飛龍恨恨的一擊掌,暗罵道:「花風這個死丫頭,真是可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她們說到武林金獅的時候,前來打擾,簡直是跟我過不去!」

  他只好回床躺下,好像丟了一雙即將到口的嫩雞,感覺很不是味兒。

  不過,他總算已知美人幫主此行的目的……要去找病美人水香蘭!

  病美人水香蘭是誰?她住在那裡?師圓圓最後一句提到武林金獅。

  病美人水香蘭和武林金獅有何關係?難道武林金獅是被病美人水香蘭竊去的?但美人幫主為何隱而不宣?或者是:武林金獅是美人幫主和病美人水香蘭共同下手竊去的,現在美人幫主將去與她會面?「咳……」

  他輕輕嘆了一聲,暗忖道:「要是此刻師父在這兒就好了,他老人家必然知道病美人水香蘭是何許女人……如今,但願蘇雪蓮和師圓圓等下吃飯回來之後,會重提武林金獅之事。」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蘇雪蓮和師圓圓回到房中來了。

  麥飛龍立刻輕躍下床,又靠上板壁凝神竊聽起來。

  但聽蘇雪蓮輕笑道:「六妹,我看七妹是愛上麥飛龍了。」

  師圓圓道:「好像是的。」

  蘇雪蓮道:「這叫弄假成真!」

  師圓圓道:「方才她要求去找麥飛龍,幫主為何不答應?」

  蘇雪蓮道:「想是幫主怕麥飛龍對咱們起疑,目前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好像已開始懷疑咱們了,自然以不再啟他們疑竇為佳。」

  師圓圓道:「小妹倒覺得應該讓七妹繼續和麥飛龍交往,所謂知已知彼百戰百勝呀!」

  蘇雪蓮道:「幫主對終南派亦無敵意,只不願被他們尋著武林金獅而已。」

  師圓圓道:「真是怪事,麥飛龍為甚麼會愛上半瞎子孟三彥的女兒,那丫頭長的又不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